《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712章 完美大结局(8)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趴在他怀里喘息,闻言嗔了他一眼,“他因为是你和我的孩子,我才爱他。”

    云锦氤氲的眸光刹那如破除了云雾,璀璨如明月,忍不住继续吻上凤红鸾娇喘的美好,哝哝不清地道:“那也不行,爷只准你抱他,不准他吃你奶。”

    关于自己的防线,他是半丝不退。

    凤红鸾翻了翻眼皮,闭上眼睛。算了,为了她的耳朵着想,不吃就不吃吧!云锦要想做一件事情,没有做不成的。她不想天天为了儿子吃奶同他斗法。累不累?

    云锦得意地挑挑眉。鸾儿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许久,云锦离开凤红鸾的唇瓣,抱着她平躺在床上喘息。凤红鸾听着两个人的呼吸声缠绕在一处,屋中火炉燃烧的正旺,她的心也如炉中的火,被烤得暖暖的。想起那日的情形,轻声道:“锦瑟死了,是为了救我。”

    “我知道!”云锦声音平静。

    “她死前说不想自己那副丑样子,让等你来了将她变回原来的样子。”凤红鸾又道。那日看到锦瑟一瞬间变老的惊悸依然清晰。

    云锦抱着凤红鸾腰的手紧了紧,“我已经将她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凤红鸾点点头,将头埋在云锦心口,听着他的心跳,询问:“当时得回消息说你重伤昏迷了。后来怎么会突然回来?”她难以想象从得到消息那日到第二日她濒临危险不过一日夜。也就是说他重伤醒来赶了千里的路。

    “我怎么能不回来?若是当时再晚一步……”云锦住了口,想起那日他出现见到的情形眉眼染上昏暗,“我的确是昏迷了,但不过我一心想着鸾儿在等我,我就醒了。黑雾要往回传消息被我制止了。我想着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

    没想到没有惊喜,有的是惊吓。

    “红衣是不是遭遇了不测?”凤红鸾听到黑雾的名字,想起红衣。

    “她只是脸被毁了。性命无虞。”云锦道。

    凤红鸾手紧紧攥了一下,想起芸姨娘顶着红衣的脸,轻声道:“那日幸好有锦瑟。不过从今以后云不弃没娘了。”

    云锦沉默不语。

    “锦瑟死前说告诉玉子桓再不准娶。锦瑟是爱上玉子桓了吧?”凤红鸾又道。她早就想到一个女人不爱一个男人的话,是不会愿意为他生孩子的。尤其是锦瑟那样的女人。如今锦瑟不准玉子桓再娶,凭她的独占心里,不是爱是什么?

    云锦点点头,“锦瑟爱上他,是他的福气!”

    凤红鸾心里一叹,“我当时还想着这一场战争结束那日,锦瑟和玉子桓也许……”说到一半不再继续,人都死了,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转了话询问:“蓝澈呢?”

    “姐姐!”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蓝澈熟悉的声音。转眼间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几步走到床前就去抱凤红鸾,“姐姐,你终于醒了……”

    凤红鸾眨眨眼睛,蓝澈的手还没够到她,云锦衣袖一甩,蓝澈身子已经被掀了出去。

    蓝澈勉强站稳脚,对着云锦大怒,“云锦,你做什么?”

    “爷问你做什么才对!”云锦坐起身,凉凉地看着蓝澈,“他是你嫂子,礼仪懂不懂?难道用爷教你?”

    “谁说她是我嫂子,她是我姐姐!”蓝澈瞪着云锦。

    云锦瞥了蓝澈一眼,懒洋洋地道:“是姐姐也改不了你流着云族血脉的事实。”

    蓝澈顿时哑口,精致的眉眼凝聚上怒意。

    凤红鸾推了云锦一下,对着蓝澈招招手,“理他做什么?你刚刚从哪里来?”

    “我从御书房过来。”蓝澈走过来,一屁股坐在软榻上,忽然想起什么,怒意褪去,对着云锦笑了,“我是流着云族血脉又如何?云不离也流着云族血脉呢!有本事姐姐抱他的时候你将他扔出去?那才是你的本事。我看将来十个你也顶不上云不离在姐姐心目中的地位。”

    云锦脸顿时寒了。

    凤红鸾好笑,云不离是云锦的软肋,蓝澈打在他软肋上了。

    蓝澈胜了一局,得意地挑起眉梢,转头对凤红鸾道:“姐姐,那日你吓死我了。我刚出了城外几十里就碰到了他回来,否则真不敢想象。”

    “如今不是好好的吗?就够了!”凤红鸾收起笑意,声音微沉,“可惜为了我和云不离死了很多人,锦瑟,天音大师……青蓝、青叶呢?”

    “她们两个那么重的伤,要不是臭老道那两颗还阳丹她们怕是早就去见阎王了。都是那两个该死的丫头,没事了弄什么梅花回来害了姐姐。”蓝澈提起此事依然恼怒。

    “也不怪她们。谁知道……”凤红鸾摇摇头,余光看到云锦脸色昏暗莫测,定是想起了芸姨娘,怎么说芸姨娘也是他娘,她住了口,对蓝澈道:“我饿了。”

    蓝澈瞥了云锦一眼,对外道:“传膳!”

    孙福早就候在殿外等着里面传膳,闻言立即带着人走了进来。

    凤红鸾要下床,云锦将她抱在怀里,脸上沉暗褪去,柔声道:“你要坐月子。就在床上吃吧!我喂你,地上凉气重。”

    “这屋子里暖和,没事儿!”凤红鸾摇头。

    “不行!”云锦否决。

    凤红鸾见他坚持,不再言语。孙福立即带着人将桌子挪到床边。粥和菜都凉成合适的温度,云锦抱着凤红鸾一口一口地喂她。

    蓝澈看着二人,本来关于芸姨娘造成祸事对云锦的满腹不满渐渐褪去。世上没有人能比他更爱姐姐,有些事情也不是他的错。他能将芸姨娘挫骨扬灰就足已证明对姐姐的爱。如今他们好好的,他还计较那些做什么。

    饭后,凤红鸾继续窝在床上,云锦则被蓝澈强行拉去御书房。说没道理他日日累死累活,而他陪她姐姐睡觉。如今姐姐好了,他自然也要去干活。一大堆他的密函都堆在他书房算是什么事儿?

    云锦冷着脸不去,凤红鸾笑着推他,蓝澈都瘦了一大圈,的确没道理将所有事情都推给蓝澈,朝中的事情就够蓝澈忙的了,可想而知再加上云锦的密函,蓝澈十只手也忙不过来。云锦无奈,嘱咐了凤红鸾半响不能随便下地,才大爷似地跟着蓝澈去了御书房。

    二人走后,帝寝殿静了下来。

    凤红鸾对外面轻喊:“弄花!”有些事情她想明白明白。

    弄花应声走了进来。似乎知道凤红鸾要问什么,不等她开口,禀告道:“那日半夜,芸姨娘易容的红衣突然闯入房间说少夫人早产了,我一急,没有防备,着了她的道。等发现她不是红衣已经晚了。弄兰几人也是一样。她给我们施了离魂术。云少主回来才救了我们几人。”

    凤红鸾点点头,怪不得那日早上她和锦瑟起来没见到弄花等人呢!

    “后来芸姨娘又以红衣的身份假传少夫人命令,撤了帝寝殿的云隐暗卫。帝寝殿的禁卫军自然更是发觉不了,她将帝寝殿布了阵。连智缘大师和天音大师也破解不了。后来可能是锦瑟公主交手她的内息一弱,智缘大师才寻到了破阵之法,救了少夫人和锦瑟公主。”弄花又道。

    凤红鸾点点头,“如今红衣情形如何了?”

    “红衣醒来之后就要自杀,被少主拦住了!”弄花又道。

    “告诉她,我不怪她,这不是她的错。她的脸可以恢复,等我好了之后就能帮她恢复容貌。”凤红鸾想着她凭借她那个世界所学的医术,再加上云族灵力,要恢复红衣容貌不难。

    “是!”弄花颔首。

    “锦瑟……的尸身呢?”凤红鸾又问。

    “云少主将锦瑟公主恢复容貌装棺了。过两日运往云族。”弄花道。

    “芸姨娘呢?”凤红鸾又问。

    弄花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云少主当日在少夫人睡了之后就将芸姨娘……挫骨扬灰了。”

    凤红鸾一惊,看向弄花。弄花肯定地点头。

    凤红鸾心中说不出的震骇。云锦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不过。他看似凉薄,实则最重亲情。云族主无数次想要他性命他都不忍下手,芸姨娘虽然没有养他,但生了他,云锦一直尊其为母。从芸姨娘在一年前指使纵容望夫村主事害她后他才寒了心,但也并未做绝。如今是真的寒了他的心,可以想象到将亲生母亲亲手摧毁,即便是一具尸体,该是多痛。

    “少夫人,您可能不知道。少主受的伤其实很重。和玉王在双方布的阵中纠缠数月不分胜负,少主心急少夫人,知道再纠缠下去一两个月怕也不会分出胜负,终于狠心和玉王两败俱伤。当时本来被救回云蓝军大营已经奄奄一息,但少主没过一个时辰就奇迹地醒来了。不顾所有人劝阻,执意回来看少夫人。”

    凤红鸾袖中的手攥紧,怪不得他能在第二日及时出现呢!重伤赶路,可想而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