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710章 完美大结局(6)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字!好一个万物如轻尘,吾心如明月。”智缘大师大赞。

    臭老道得意地大笑起来。

    凤红鸾一口气喝完一碗药,嘴角扯开,绽出一抹笑意,“姓云,名不离,字轻玥……真不错呢!”“你喜欢就好!”云锦放下碗,抱着凤红鸾,看着她如此虚弱,心疼地道:“乖,什么也别想,睡了一会儿。”

    凤红鸾不想睡,也舍不得睡,她怕这是一场梦,一旦睡下去就醒不来了,摇摇头,“我不睡,我就看着你,你告诉我,这不是一场梦对不对?”

    “不是梦!怎么能是梦?”云锦摇摇头,抓起凤红鸾的手放在他脸上,“你摸摸我,是不是很真实?你摸得到够得到,如何能是梦?”

    “真的不是梦,真好!我以后什么也不求了。”凤红鸾轻轻抚摸着云锦的脸,菱角分明,玉质颜色,这数月来她午夜梦回都想念的发疼的脸。泪痕再次滚出,“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

    云锦心疼地看着凤红鸾,抱紧她,用指腹将她眼角的泪痕抹去,温柔的怕她被自己弄碎了一般。转头对臭老道说:“将孩子抱过来。”

    臭老道不太情愿被云锦指使,但还是抱着云不离走到床前弯下身让凤红鸾看。

    凤红鸾看到浑身是血的一个小人儿,瘦瘦小小的,一张小脸显然被臭老道的衣袖擦过,白白净净,眉眼都看得极清楚,她看他,那小人儿也细细地眯着眼睛看她。她偏头看云锦,见云锦也眯着眼睛瞅小人儿,小人儿五官看不出像谁,但这一双眼睛到是像云锦。简直如出一辙,都是细细的凤眼,凤红鸾忽然笑了,对云锦道:“他像你。”

    “嗯!”云锦嘴角微勾,如玉的容颜绽开一抹极轻地笑。因为他这一笑,屋内刹那轻云浅月,飘雪如画。

    凤红鸾居然看到小人儿似乎对云锦撇了撇嘴角,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像是不屑一看的样子,她愕然,抬头看向云锦,云锦凤目危险地眯成一条缝,她无声地笑了,闭上眼睛,愉悦地道:“你陪我着我睡,哪里也不准去。”

    “好!我陪着你睡,哪里也不去。”云锦抱着凤红鸾躺下。

    凤红鸾安心地闭上眼睛,她实在太累,身体损耗太过。很快就睡了过去。云锦温柔地凝视着凤红鸾,眸光似乎要滴出水来。片刻,也缓缓闭上了眼睛。

    臭老道对着二人撇撇嘴,将孩子抱离床前。不舍地看了半响,递给智缘,“这孩子就你看着吧!我老道现在就得离开。”

    智缘大师一愣,看向外面的天色,“你现在就要离开?”

    “嗯!这个臭小子和西凉那个玉小子还未分出胜负,这臭小子有了媳妇什么都忘了,还会想起无回谷那百万大军?西凉玉小子不趁机讨好处就不是他。这一局棋走到了现在多不容易。如何能这么就便宜了玉小子?我老道这就去无回谷给这个欺师灭祖的臭小子守住他的云蓝军。等他回去不至于云蓝军让人吞的骨头都不剩。”臭老道老眼一直不离开云不离的小脸。

    智缘大师点点头,接过孩子,“有你去,定可以守住云蓝军不任人侵犯。”

    “哼,我可不是为了这个欺师灭祖的臭小子,我为的是我的徒弟怎么也不能输给袖手樵隐那个老不死的。”臭老道瞥了云锦一眼。

    “袖手死了三十多年了。”智缘大师笑着提醒。

    “那他的徒弟也不可能赢了我的徒弟。像什么话?”臭老道道。

    “西凉的青王也是你的徒弟。”智缘大师再次提醒。臭老道伸手挠挠脑袋,“幸好他是西凉青王,不是西凉皇上。要不我老头子都不知道站在哪一边了。”话落,不舍地看着云不离,“哎呀呀,真舍不得,要不我将这小子带走得了。以后就跟在我身边,我老道也不寂寞……”

    “休想!”臭老道话音未落,云锦吐出两个字。

    臭老道要伸出去抱孩子的手一僵,瞪着云锦,“你既然不累就滚回去无回谷。如今媳妇孩子都平安,你还在这里腻味个什么劲?”

    云锦恍若未闻,抱着凤红鸾一动不动。

    “真是没出息!”臭老道不屑地撇嘴,伸手在云不离小脸摸了两下,对智缘嘱咐道:“老和尚,反正你也没事儿,就在这里多住些日子,等这小不点儿硬朗了再走。这小不点儿和你我投缘。我老道还真不放心啊!”

    “好!”智缘大师笑着点头。

    臭老道一步三回头,终于依依不舍地出了帝寝殿走了。

    凤红鸾再次醒来已经是三日后。还没睁开眼睛,便听到耳边云锦压低的声音,“云不离,你信不信爷将你扔出去?”凤红鸾一怔,只听云锦又道:“喊爹爹!”

    凤红鸾嘴角抽了抽,才出生的孩子会喊爹吗?

    “你到底喊不喊?你不喊我就将你扔出去滚雪球玩。”云锦威胁,显然是怕吵醒凤红鸾,声音压得极低。

    云锦话落,房中静静,半丝声音也不闻。

    “看来爷不将你扔出去,你是不知道我是你爹。”云锦咬牙,似乎要去抓云不离。

    云不离抗议地发出一声喊叫,“啊……”

    那声“啊”刚响起,转眼间就被卡住,云锦小心地去瞄凤红鸾,见她依然睡着,松了一口气,对云不离横眉怒目,“你若是将你娘吵醒,看我不……”

    “看你如何?将他扔出去滚雪球玩?”凤红鸾懒洋洋开口。心中好笑。这个男人!

    云锦一惊,手一颤,捂着云不离小嘴的手立即松开,连忙转头去看凤红鸾,见她醒来,立即挂上了一副笑脸,刹那换了一个人,柔声道:“鸾儿,你醒啦?”

    “是啊!刚醒来就见你欺负儿子。”凤红鸾似笑非笑地看着云锦。

    “我没有,是他欺负我。”云锦立即摇头。

    “他能怎么欺负你?不喊你爹?你难道刚出生就会喊?”凤红鸾挑眉,见云不离正在欣赏云锦变脸,似乎看得津津有味,她嘴角忍不住又抽了抽。有其父必有其子。

    “我这不是在逗云不离玩呢嘛!我知道他不会喊。”云锦干笑了两声,见凤红鸾神色不变,他伸手抓住云不离两只腿将他从床上提溜起来,得意地道:“鸾儿,你看他长得像……”

    “云锦,你快将他放下!”凤红鸾吓得心脏都跳出来了,腾地坐起身,见云不离脑袋冲下吊着,她就感觉吊着的那个人是她一般。

    “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吗?”云锦看着凤红鸾腾地起来也吓了一跳。

    “什么叫好好的?孩子不是这么抱。”凤红鸾伸手去夺云不离,手都发颤。

    “不是这么抱?我这三天一直都这么抱来着……”云锦躲开凤红鸾的手,又提溜着云不离晃了晃,“你看,他还乐呢!”

    这三天都这么抱?凤红鸾只感觉眼前一白,定了定神,果然见云不离眯着眼睛,咧着嘴在笑,她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呆呆地看着云不离,“他……”

    “鸾儿,你怎么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不这么提着他就是了。”云锦见凤红鸾呆呆地看着云不离,半响连眼珠都不动,立即将云不离平放在床上。

    凤红鸾伸手摸摸心口,心有余悸地喃喃道:“还好,还在!”

    云锦担忧地看着凤红鸾,“鸾儿,你是不是还以为是在做梦?我不都告诉你了吗?这不是做梦。你和云不离都平平安安。”

    “我知道不是在做梦!”凤红鸾回过神,白了云锦一眼,看向云不离。

    云不离已经洗干净,小小的人儿,白白的一团,眉眼虽然还没长开,但是一笔一划,粉雕玉琢,依稀有云锦的面部轮廓和影子,可以想象将来定是祸害一方的主。“知道不是在做梦就好。”云锦松了一口气,伸手将凤红鸾抱在怀里,在她唇角亲了一下,柔声道:“辛苦了云夫人。”

    凤红鸾嘴角微勾,这一番的确着实辛苦。当时生云不离的情形她如今想起来都后怕。甚至不敢想象能坐在这里,身边有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她回吻了云锦一下,轻声道:“我就说是个男孩吧?果然酸儿辣女是对的。云不离长得像你。”

    “嗯,长得像我。”云锦见凤红鸾吻他,居然眼睛还不离云不离,他有些吃味,板正她的脸,“我不准你以后有了云不离就少爱我一分,不准我和云不离在你身边你只看他不看我,不准对着云不离笑,不准……”

    “他是你儿子!”凤红鸾受不了地打断他的话。哪里来这么多不准?

    “我儿子也不行,你一定要爱我比爱他多些。”云锦正色道。

    鸾儿太爱这个孩子了。他觉得不趁此机会给自己争取福利和巩固防线,这小子早晚会骑到他头上作威作福。一定要防患于未然,将此种恶性扼杀在萌芽里。

    凤红鸾又好气又好笑,在他面前的这个人是大男人吗?她怎么感觉他是孩子。而本来是他孩子的那个小人儿安静地躺在那里看着她们,看那神情仿似不屑,似乎对云锦的行为语气极其不耻。她有些哭笑不得。看着云不离,真难想象他是才出生三天的孩子。难道这就是云族所谓的天赋异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