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700章 凭吊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郡主被凤红鸾气势所震,顿时失了声。

    “孙福,将她带下去!命九门提督严守京城,从今日起没朕的命令一只苍蝇也休要飞出去。”凤红鸾气怒地转回身。

    “是!”孙福一摆手,有两个侍卫上前,利索地将呆愣的青郡主拖了出去。

    大雨迅速地吞没了几个人的身影。

    凤红鸾冷眼看着青郡主被拖出帝寝殿外。心里冷冷哼一声。她是红颜祸水?自古天下一乱,只要搀和了女人,人人就会说那个女人红颜祸水。当初云锦火烧凤仪宫将他救出。玉痕借此起誓与云族势不两立,战争的导火索是因为她不错。但有几个人知道为了这一战玉痕和云锦分别筹谋了十年?而她出现才一年多而已。

    “姐姐,你休要听她胡说,不过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而已!”蓝澈恼怒,白灼是白灼,他的妹妹是他的妹妹。若是早知道他根本不会放这个女人进来。别人不知道他清楚,没有谁再比她不想兴起战争的了,她如今想要的不过是安定而已。

    凤红鸾不以为然地一笑,“没什么!这几句话还没资格让我怒。”

    蓝澈担忧地看了凤红鸾一眼,不再开口。即便红颜祸水怎么了?有些人想有红颜祸水的资格还没有呢!

    “少夫人,少主的信!”红衣拿着信走了进来,递给凤红鸾。

    凤红鸾伸手接过,缓缓打开。当看到内容松了一口气。

    “他说什么?”蓝澈问。

    “他说他早就派去了黑雾和云隐暗卫,只救了锦瑟,可惜晚了一步没救下白灼。”凤红鸾面色现出暖意。锦瑟自然不能死,她若死了的话,云不弃就没娘了。又道:“血煞阵万无一失,锦瑟本来是要和君紫璃同归于尽的。东璃若没了皇上,东璃必乱。锦瑟用自己布了一步棋。若是玉痕不出现,死的就是君紫璃和她。她本来是要白灼离开,可白灼并未离开,而是在危急关头替她挡了剑,锦瑟才坠了崖逃得一命。”

    蓝澈一怔。他本来误会锦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原来是这样!

    “虽然蓝雪死了青郡王,但是君紫璃被锦瑟重创,如今昏迷不醒。东璃军折损一万。东璃皇室隐卫折损近半数。这次虽然对蓝雪打击不小,但对东璃创伤更大。”凤红鸾又道。她就知道锦瑟从来就喜欢走极端。不给自己留余地,更不给别人留余地。当时在东璃和西凉的两次盛宴上她就已经领教过了。遇上锦瑟,君紫璃能应付了两个月也算本事!

    “白灼也不算白死了,但也不能饶了君紫璃!”蓝澈道。

    凤红鸾将信小心地折好,攥在手中,眸光如蒙了一层雨雾,雾霭沉沉,她道:“自然不能白死!天下之争,两方对立,从来就没有朋友,只有敌人。失了的要讨回来,死了自己的人,别人的人也理所当然要去死。”

    蓝澈赞同。

    襄昶城之战告一段落,玉痕再未发兵行军。云锦亦未有任何动作,天下再次陷入短暂休战期。君紫璃在西璃军大营昏迷不醒,锦瑟被黑雾救回云蓝军大营,亦是受伤太重,因为她动用了云族的禁术,云锦不能运用云族灵力为她疗伤,同样昏迷不醒。

    三王府挂起的白幡被大雨冲散架,大雨停后又重新挂起白幡。

    三日后,蓝子逸和楚枫护送白灼棺木回朝,蓝雪京城再次陷入悲痛气氛中。

    凤红鸾待白灼棺木入了青郡王府后,吩咐孙福备车辇,亲自去青郡王府凭吊。这是凤红鸾回京登基之后第一次出宫门。

    玉辇驶出宫门,街道被大雨洗刷的干净无尘,两旁百姓闻声早早匍匐在地,山呼万岁。凤红鸾不是第一次体验这种身在高处众生如蝼蚁的感觉,但她看着跪在街道两旁玉辇下的百姓,却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蓝雪江山和蓝雪百姓是她的责任,不是能随便扔掉的包袱。沉重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灰暗。

    “姐姐?”蓝澈骑马跟在玉辇旁,见凤红鸾脸色不好,担忧地出声。

    凤红鸾收敛了脸上泄露出的情绪,对上蓝澈担忧的视线摇摇头。

    半个时辰后,玉辇在青郡王府门口停住。青郡王府数百人出来接驾,当前站着颤着身子苍老病态的青郡老王爷。青郡老王爷身旁立在护送白灼尸体回国的蓝子逸和楚枫。二人神色疲惫,眉目也露着显见的悲痛之色。

    众人山呼万岁,声音也夹杂着悲痛。

    “都平身吧!朕和嫡亲王前来凭吊青郡王。”凤红鸾眸光扫了一眼青郡王府的众人,真正伤心者没有几人。白灼去后,有多少人等着接替他的位置。高门大院里的争斗从来就没有休止过,三王府明刀暗箭更胜一筹。她上前一步,温和地对青郡老王爷道:“老王爷节哀!青郡王为国捐躯,朕和蓝雪臣民都会记着他的功。”

    “多谢皇上!”青郡老王爷沉痛地点头。前两日他还想着抱重孙子,如今人就没了。

    凤红鸾看着青郡老王爷,也知道过多的安慰无用,转眸看向蓝子逸和楚枫,眸光温和,“辛苦鄱阳王和南怀王了!”

    蓝子逸和楚枫齐齐恭敬一礼,“微臣份内之事!”

    凤红鸾不再寒暄,“走吧!带我去凭吊白灼!”

    蓝子逸点点头,当先抬步向里走去,凤红鸾抬步跟上,身后蓝澈、楚枫、青郡老王爷也跟在身后。

    主院搭建了高高的灵棚,灵棚下是一副刷着朱红漆的红木棺木。

    凤红鸾还想往前走,蓝子逸停住脚步出声制止,“皇上能来,白兄就已经高兴了。你腹中有孩子,仔细别冲撞了。”

    凤红鸾摇摇头,冲撞不过是迷信的说法。但蓝子逸出手挡住她,坚决地摇摇头,凤红鸾无奈,只能停住脚步,孙福递上两张纸,凤红鸾扔进火盆里,看着纸钱燃烧,想着这一局江山之棋下牺牲的人,白灼不是第一个,也自然不会是最后一个。

    灵棚前静寂无声,人人屏息。

    许久,楚枫上前,轻声道:“皇上,据说白兄死前说其实他想再听一遍《倾尽天下》,可惜没机会了。不知皇上可否在此弹一曲,也让白兄走得安心?”

    凤红鸾心思一动,看着静静躺着的棺木,点头,“好!”

    “去取琴来!”白灼对着身后一人吩咐。

    不出片刻,一把上好的古琴取来,摆上琴案,凤红鸾落座。素手轻触琴弦,一曲《倾尽天下》流泻出指尖。她记得去年她和云锦在公主府的水榭中弹琴,白灼和楚枫闯进去的情形,似乎犹在昨日。

    一曲落,众人依然沉浸在琴曲中不能回神。

    凤红鸾站起身,打破沉寂,“赐青郡王金丝楠木棺木,为其保留青郡王尊号。”

    凤红鸾话落,众人齐齐惊醒。金丝楠木稀少珍贵,只有历代帝后可以使用。如今皇上赐白灼金丝楠木棺木已经是足够显示厚待,更何况还未其保留青郡王尊号,这让那些一心期盼接替白灼的青郡王府之人无异于断绝了念想。

    “老臣叩谢吾皇天恩!”青郡老王爷当即叩谢。

    凤红鸾闭了闭眼睛,人死了,再多的尊崇也抵不过活着最好。白灼才二十出头而已。她缓缓转身,抬步向外走去。

    “恭送皇上!”众人跪拜恭送。

    上了玉辇,凤红鸾闭上眼睛,将恭送声排除耳边。玉辇起驾,明黄的纱帐随风轻轻晃动,这一趟青郡王府之行,她疲惫至极。

    回到皇宫,凤红鸾整整睡了一日才缓过劲来。蓝澈担忧地守在她床上坐了一日,见她醒来神色恢复以往才松了一口气去处理奏折。

    凤红鸾睡够了,入夜后再无睡意,拿了一本书窝在软榻上给云不离胎教。

    孙福来秉,小心谨慎,“皇上,鄱阳王求见!可否见?”

    “让他直接来内殿吧!”凤红鸾抬头向外看了一眼,窝在软榻上懒洋洋地摆摆手。子逸和楚枫自然不能在朝,他们明日要回云蓝军大营。

    蓝子逸走了进来,一身黑色锦裳比往日的清逸华裳多了几分肃穆凝重。胸前系了块白布。他在殿外刚要见礼,凤红鸾摆摆手,“以为你不同别人,不用见礼了,进来吧!”

    蓝子逸似乎笑了一下,将刚弯下的身子直起,挑开帘幕走了进来,“君臣之别!子逸不敢逾矩呢!”

    “若是君臣之别,你该白日来,我就会御书房接见你。”凤红鸾瞟了蓝子逸一眼。

    蓝子逸低笑,眸光燃起了几分暖意,看向凤红鸾凸起的小腹,走过来给她把脉,问道:“孩子可好?这些日子可有不舒服?”

    “没有!”凤红鸾摇头。蓝澈几乎日日让太医给她把脉,比她还紧张。

    “胎动很平稳,皇上切勿劳累,保持如此状态,定能安然无恙。”蓝澈松了手,转身走到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为自己斟了一杯茶道:“云师兄令我带回了几种皇宫没有的珍贵草药给皇上补胎,子逸寻了一只会说话的八哥给皇上解闷,刚刚都交给弄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