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99章 不过是个开篇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璃军从荒山谷横穿两峰岭,盘踞在襄昶城以西三百里。若玉痕派出人马进攻襄昶城,锦瑟自然不是玉痕和君紫璃的西璃军两相夹击的对手。

    收到消息,蓝澈眉头拧起,对凤红鸾道:“是否派兵去襄昶城?”

    “若是玉痕北移再和君紫璃汇合主攻襄昶城的话,即便派人去也挡不住。除非云锦去守襄昶城,但那是不可能的。”凤红鸾摇头。

    “那怎么办?”蓝澈又问。

    “若是玉痕联合君紫璃攻陷襄昶城,给锦瑟和白灼传信,让他们弃了!”凤红鸾道。

    “岂不是便宜了玉痕?”蓝澈不赞同。

    “顾此才会失彼!玉痕夺襄昶城,我们自然不会闲着。云锦一定有应对之法。”凤红鸾肯定地道。

    “你到相信他!”蓝澈看不惯凤红鸾提起云锦就脸上泛光的样子,总想打击她。但又不得不承认那人的确是有办法。

    凤红鸾笑而不语。

    午时,云隐暗卫传回消息。云锦大军主力撤出了翠枫山,转移到横水渡,与楚枫大军合为一处。文澜等人同时到达横水渡。云军和蓝军整合。云锦重新根据两军各个兵营的特点进行了整理编排。打出云蓝军的名号。

    云蓝军以云锦为主,楚枫为副将,左右丞相为监军,左右将军随扈,气势焕然一新。

    蓝澈看着密函笑了,对凤红鸾道:“西璃军和云蓝军,真是有意思!这天下终于一分为二了。”

    凤红鸾笑着点点头,“是啊!我也没想到是这样!”本来以为东璃怎么也做不到会依附西凉之下。

    “从今日起就要看他们二人谁厉害了。我到觉得以前的都是小试牛刀,如今才算是真正的开始。”蓝澈道。

    “嗯!”凤红鸾抚着小腹点点头。不知道三个月后云不离出生时能不能分出胜负。

    三日后,玉痕大军北移,襄昶城告急。

    凤红鸾传信锦瑟和白灼撤退,被锦瑟传信回来断然否决,信中言她已经想到了制衡君紫璃的办法,一定会在玉痕赶到之前打败君紫璃。说这样不战而退太窝囊,就算要撤也不能让玉痕和君紫璃太便宜了。

    凤红鸾收到信时摇摇头。锦瑟还是太过争强好胜。打仗可不比个人逞能斗狠。但她远在京城对襄昶城也鞭长莫及。又担心锦瑟出事。只能命掌刑堂尽半数隐卫潜入襄昶城保护锦瑟。

    “那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蓝澈看到信哼道。

    “也不见得!锦瑟聪明绝顶,她说可行就是有一半把握。”凤红鸾摇摇头。

    蓝澈张了张口想说他去襄昶城,但看到凤红鸾的肚子又住了口。这么大的肚子里,云混蛋脱不开身不能在她身边,他自然要好好守着她,哪里也不能动。

    同一日,传回消息,云蓝军南移,逼近玉子墨和玉子桓守着的边城。西凉边城传回消息,不见玉子墨和玉子桓有任何动向。

    子时,西凉大军行军距离襄昶城百里时,锦瑟突发骑兵分三路攻陷君紫璃大营,掌刑堂隐卫和东璃皇室隐卫交手,锦瑟和君紫璃交手,一同入了雾瘴之地。锦瑟布了云族禁术血煞阵,将君紫璃困在了阵中。

    同一时间,玉子桓和玉子墨毫无预兆地对叶枫城的发难,兵分两路进攻叶枫城。蓝子逸突然撤军,退出了叶枫城以北三十里的延州城。玉子墨对于得手的叶枫城不但不占领,也突然撤军,从霞峰岭转路与玉痕的西璃军汇合。在霞峰岭遭遇了云锦亲自带兵埋伏。玉子墨受了轻伤,玉子桓受了重伤。折损一万人马。

    消息传回已经是第二日午时,两战大捷。蓝雪朝堂群臣雀跃。

    凤红鸾却没那么乐观。玉痕距离襄昶城百里,如何能让锦瑟得逞?

    果然,午夜襄昶城传回消息,锦瑟用血煞阵困住君紫璃,不成想玉王突然出现在血煞阵,本来胜局瞬间乾坤倒转成了败局。锦瑟不敌,受伤滚落了雾瘴下了山崖,生死不明。白灼死于君紫璃剑下。襄昶城五万兵马折损半数以上。襄昶城失守。

    消息传回时蓝澈“啪”地将战报扔了,怒道:“我就说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她撤退不撤退,白白搭了白灼性命。可恨!”

    凤红鸾脸色阴暗,血煞阵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锦瑟用此阵君紫璃即便再技高锦瑟一筹也奈何不得她,若不是遇上玉痕,自然会安然无恙。她想起白灼,那人似乎和子逸同岁。虽然交情不多,但总归听闻他死讯令人心里难受。

    凤红鸾当即下旨抚恤青郡王府。但她清楚地知道即便再多的抚恤也挽不回痛失亲人的伤痛。战争打起的那一日她就有准备。死的不止是士兵,也许有朝一日也会是自己认识的人,朋友,或者亲人。

    圣旨到达青王府,果然青郡老王爷当场就昏死过去。白发人送黑发人,白灼又是他最爱的孙子,这种打击可想而知,足够一个年迈的老人卧床数日。

    三王府同时挂起白幡,青郡王府哀恸不已,蓝雪举国悲愤。

    “子逸这些年一直不在朝中,白灼和楚枫与我交好。如今……”蓝澈坐在椅子上,握着战报满脸痛苦。

    “有战争就会有流血,这不过是个开篇而已。”凤红鸾站在帝寝殿的窗前看着窗外天色,整个帝寝殿的上空笼罩着厚厚一层云层,想来不久就会是一场瓢泼大雨。她淡淡地道:“若不是锦瑟赶去了襄昶城,白灼早在两个月前就会被君紫璃杀了。”

    蓝澈沉默。

    凤红鸾也沉默。过了许久,她轻喊:“弄花!”

    “少夫人!”弄花出现在殿外。

    “全力查找锦瑟下落!不准其落入东璃或者西凉手中!”凤红鸾吩咐。

    “是!”弄花退了下去。

    “孙福!”凤红鸾再次开口。

    “老奴在!”孙福在殿外应声。

    “传旨!命鄱阳王和南怀王前去襄昶城与玉王交涉,接回青郡王尸身,予以厚葬!”

    “是!”

    “另外吩咐人备辇,朕亲自去青郡王府看望青郡老王爷!”凤红鸾再次吩咐。

    “姐姐,外面要下雨了,还是我代替你去青郡王府吧!”蓝澈站起身。

    蓝澈话落,外面哗地一声大雨倾盆洒下,如断了线的珍珠,瞬间将帝寝殿窗前的视线遮住,接天连地都是细密的雨声,雨打在殿外玉石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大雨卷着白色的烟气,顷刻间将帝寝殿外的太监宫女埋没在雨中看不到人影。

    “算了!等过两日白灼尸体运回再去吧!如今去也无用。”凤红鸾摆摆手,“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已经下了第一场大雪,今年气候暖得不可思议,居然还下如此大雨。”

    “幸好今年暖,否则士兵在数九天寒作战更苦。”蓝澈走过来伸手将凤红鸾面前的窗子关上,与她一同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大雨瓢泼,洗净了玉石路面的杂污,却洗不净二人心底的沉暗。

    凤红鸾不再言语。蓝澈也不再言语。

    帝寝殿静寂,只听外面雨声雷声。

    不多时,一个粉红的身影从帝寝殿外冲了进来,大雨下得太急,看不清来人面貌,但从身形上凤红鸾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青郡主。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唇瓣紧紧抿起。

    镇守在帝寝殿外的宫廷禁卫军齐齐出现拦住了青郡主。青郡主大声喊,“我要见皇上!”声音被大雨淹没。

    “皇上,是青郡主冲进了宫!”孙福用还不算花的老眼认出青郡主,连忙禀告。

    “让她进来!”凤红鸾吩咐。

    孙福撑着伞跑了出去,宫廷禁卫军撤退,青郡主冲进了帝寝殿。孙福将她拦在殿外,青郡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哑着嗓子哭道:“白青向皇上请命,请求皇上准我去襄昶城为家兄报仇!”

    “你能打得过玉痕,还是能打得过君紫璃?”凤红鸾缓缓回身,透过珠帘看着淋成落汤鸡的青郡主。

    “即便打不过我也要为兄报仇!”青郡主抬起头,满脸悲愤和沉痛。

    “青郡老王爷已经白发人送黑发人,定不希望你去送死。回去吧!白灼的仇朕会为他报!他不会白死。”凤红鸾道。

    青郡主跪在地上不动,“我要亲手为兄报仇!誓杀君紫璃。”

    “若你有云锦、子逸之能,朕定不拦你。”凤红鸾摆摆手,“孙福,送她回府!”

    “他们之能又怎么样?还不是不能还回我哥哥性命?”青郡主激动起来,“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你这个女人红颜祸水,这天下能起战乱?我哥哥能死?你……”

    “住口!”蓝澈顿时怒喝一声。

    凤红鸾脸色瞬间一沉,凤目徒然凌厉地看着青郡主,“朕即便红颜祸水也轮不到你来说教?能让你进这帝寝殿就是看在你青郡王府世代忠烈,白灼为国捐躯的份上。否则你一个小小的郡主能踏入这个地方来见朕?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个女人便能左右了这天下?有战乱就会有死人。有多少和你哥哥一样的士兵身死骸骨灭,有些人甚至死无全尸。难道他们的家人都跑来告诉朕他们要上战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