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93章 他不是人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晚安,总裁大人一品嫡女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回到帝寝殿沾了床就睡下了。蓝澈直到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他走到内殿看了凤红鸾一会儿,给她掖了掖被角,轻手轻脚地走到外间。

    凤红鸾知道蓝澈进来又出去,听着外面孙福让他去住皇后宫,蓝澈拒绝了,躺在了外间的榻上,不出片刻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凤红鸾笑了笑,也睡了过去。

    第二日,天还未亮,外间传来弄花的声音,“少夫人!”

    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见外面还黑着,迷迷糊糊问道:“什么事?”

    “少主的信!”弄花低声道。

    “他的信急什么?你就不会等姐姐睡醒再给她?”蓝澈醒来,语气不好地训斥弄花。

    弄花立即恭敬地道:“秉蓝王,少主的信十万火急,吩咐一到就交给少夫人,不能耽搁!”

    “拿进来!”凤红鸾闻言立即醒了,推开被子坐起身。云锦的信一般时候都是掐着白天时候到。昨日她给他写的那封信计算着应该今早到他手中,而他的信此时就来了,显然比她写的还早。若是没有急事,云锦定不会让人吵她。

    外间蓝澈不再说话,悉悉索索的穿衣声,显然是起来了。

    弄花走进来,将信递给凤红鸾。

    凤红鸾伸手接过打开,当看到信上的内容面色一变。只见信上写着云族主早就留了一张昭告蓝澈是他亲子的手书,手书上有蓝澈的生辰八字和蓝皇后的真实身份以及蓝皇后怀有蓝澈的日子是在云族做他的女儿之时。手书做不得假,极其真实。当初保留在云兰手中,云兰死前不久将其交给了玉痕。如今那手书在玉痕手中。隐卫得到消息,玉痕准备今日早将那份手书发出,昭告天下。

    凤红鸾拿着信纸的手不由攥紧,她没想到云族主都死了居然还有这个后招。

    “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急?他那边出了什么事儿吗?”蓝澈穿戴妥当,大踏步走到凤红鸾身边,伸手将她手中的信抢过,语气虽然不好,但也透着担心。

    凤红鸾松了手,看着蓝澈。只见蓝澈看到信同样面色一变,死死盯着手中的信纸,一双眸中凝聚着滔天怒火。

    凤红鸾迅速镇定,伸手抓住蓝澈的手,“没事儿!就算是天下都知道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也不能乱,我更不能乱。否则岂不是正中别人吓坏。那么这一局我们就输了。”

    蓝澈闭了闭眼,信纸在他手中化为灰烬,再睁开,已经平静,问道:“那我们如今怎么办?幸好他得到消息及时,否则若是等到过了今日早朝你发出昭告的话,到时候玉痕手中的昭告一出,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幸好他来信及时!”凤红鸾脸色微沉。

    若不是云锦这封信来她还不知道玉痕手中居然有一份云族主写的关于蓝澈身份的告书,或者这封信若是来晚一点儿,等早朝后她昭告天下说蓝澈是她嫡亲弟弟,蓝雪国主的亲生儿子的诏书一出,那么待玉痕手中云族主的告书一出,真实的不能再真实地证明蓝澈的真实身份,两道诏书相撞的话,她的诏书就会成了欺骗天下百姓的谎言,在蓝雪臣民面前失了信,她的名声和人格受损不说,再难得到百姓拥护和爱戴,那么蓝雪大乱的局势就没法挽回了。蓝雪一乱,正趁了玉痕的心,等同于消弱了云锦的势力,那么东璃和西凉两相发兵下,蓝雪破竹之势一毁,云锦再有回天之术也无所用,这一局棋,必败无疑。

    蓝澈看着凤红鸾,“姐姐,可有办法?”

    凤红鸾抿唇。想着如今有什么办法阻止玉痕发出那纸诏书。即便有什么办法如今距离玉痕千里之遥,也是鞭长莫及。若是有办法的话云锦就不会写信来告知了,他就会处理了。如今这么短时间,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制衡玉痕的办法。

    “我有一法,一定可行!不止能稳住蓝雪朝局,也能稳住百姓和军心。”蓝澈道。

    “什么办法?”凤红鸾蹙眉看着蓝澈,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就等着他的诏书发出,姐姐是父皇亲生女儿,登基为帝。姐姐早已经名扬天下,在东璃、西凉那两场惊艳比试早就被天下百姓称颂,后来姐姐回蓝雪又解救了涿州之危,救了蓝雪数万百姓性命。之后无论是驸马大选,还是姐姐在蓝雪大婚,百姓们都敬爱姐姐如神女。天下传言红鸾公主巾帼不让须眉。若是你登基,无论是蓝雪朝臣,还是百姓,都会乐见其成。”蓝澈道。

    “不行!”凤红鸾断然否决。她怎么可能登基为帝?

    “如何不行?这是唯一的办法!”蓝澈立即道:“姐姐不必顾忌我,我以前就不想要这皇位,觉得自己不如姐姐,若是姐姐为帝,定可以让蓝雪国富兵强。但父皇否了,你又不愿,我只能要这个皇位。如今出了此事,我虽然不是父皇亲生,但姐姐昨日一番话已经让我茅塞顿开,我有什么理由不担起蓝雪江山的责任?但如今不同。如今有云族主这一纸诏书,我们即便费尽心机让我坐稳这个位置,稳定朝局和民心,但怕是形式也不容乐观。姐姐是父皇在西凉太子府时当着天下百姓认回来的公主,坐这个位置名正言顺。”

    凤红鸾烦闷地转身,不看蓝澈,摇头,“不行!即便是千难万难这个位置也是你的。我不做。”

    “那你总不能见着蓝雪大乱毁了!一旦蓝雪百姓被玉痕有心鼓动起义作乱,那么蓝雪岌岌可危。到时候蓝雪一弱,再没办法牵制东璃。那么你就等着云锦输给玉痕吧!这样输了的话你不觉得窝囊?你想要的十丈方圆呢?一生平安和云锦在一起再无人打扰呢?输了可就什么也没有了。姐姐,你想清楚了。”蓝澈声音不由加重,几乎疾言厉色。

    凤红鸾闭上眼睛,恨不得耳朵塞上棉花。这个办法虽然是好办法,但她对这个位置天生反感。昨日还怜悯蓝澈来着,今日就轮到她了。

    “姐姐!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明白不明白?”蓝澈将凤红鸾身子板正过来。

    凤红鸾推开他,“你先别说话,让我静静,想想办法!”

    “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可想?”蓝澈见凤红鸾脸色难看,松了手,回身坐在软榻上。脑子前所未有的冷静,“如今这个情形,再也没有比你登基更合适的了。而且你登基不止没有坏处,还有好处,你和他夫妻一体,因此可以名正言顺两国合一。蓝雪和云族合为一体对抗西凉和东璃,西凉和东璃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背地里的协议和筹谋什么的也不足畏惧。定没有你们亲。两国亲如一国。军心合一。征战天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凤红鸾沉默不语。

    蓝澈不再说话。心中清楚地知道凤红鸾不喜欢皇位,他也不喜欢。这个位置其实就是对人的一种束缚,劳心劳力。那硬硬的椅子他在父皇离开这两个月就坐够了。他以为会坐一辈子,直到他有了孩子接替位置。但如今不成想他不是父皇亲生,而是那个他最讨厌的人的儿子。他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但直到昨日她到来,他清楚这个江山是他的责任,父皇在知道他不是他的儿子,依然养了他这么多年,将皇位也传给了他。他不能让父皇失望,愿意继续担起这个江山的责任,也愿意好好做好这个皇上,不让她烦心,但如今情形已经不同。她接替皇位最好不过。

    “姐姐,你还犹豫什么?烦心什么呢!即便你不接受蓝雪的皇位,你也摆脱不了这一局棋。同样不得悠闲。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用最简单的来?况且将来的事情谁又知道会成什么局面。我们先走一步看一步,至少不能让那尊玉佛的阴谋得逞。”蓝澈等了半响不见凤红鸾说话,忍不住劝道。

    凤红鸾伸手揉揉额头,无奈地道:“我从来没想过要做女帝……”

    蓝澈忽然乐了,“我以前可是一直都想你要这个皇位,好留在我的身边。”

    凤红鸾回头瞪了蓝澈一眼,感觉头疼的厉害,“先去派人将三位老王爷和左右丞相、左右将军请进宫。大家集思广益看看是否能商量一个对策。”

    “孙福!听见姐姐说的话了吗?赶紧去三王府和丞相府、将军府传旨。着三位老王爷和左右丞相、左右将军速速进宫!”蓝澈对外面下达命令。

    “是,老奴这就派人去请。”孙福应了一声,匆匆走了出去。

    凤红鸾有些伤神地坐回床上,感觉大脑木木的。半响摸着小腹道:“我身中寒毒,如今寒毒早已经变成寒灵。要这个孩子就是担了风险,万一……”

    “没有万一!他不会让姐姐死的。一定会有办法,你别胡思乱想!”蓝澈立即打断凤红鸾的话。

    凤红鸾住了口,抚着额头道:“可是这皇位,我真的胜任不来!”

    “只要姐姐有心,天下没有你做不来的事情。”蓝澈摇摇头,“姐姐,这如今是不得已而为之。我知道你不愿意。但谁叫我不是父皇亲生的呢!只能说我投错了胎,若我是你的亲弟弟该有多好。一定不会让你做不喜欢做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