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90章 曾经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澈脸一红,忿忿地瞪了凤红鸾一眼,“你到不害羞!”

    “你终于说话了啊!不容易!”凤红鸾笑了笑,“有什么害羞的?你是我弟弟,又不是别人。”

    蓝澈脸色一变,再次垂下头,放在膝盖上的手攥紧。

    凤红鸾恍若未见,继续道:“后来我想结婚了,于是想尽办法脱离组织。我终于成功了,但就在我自认为很幸福的婚礼上,我想许下一生的男人冲我开了枪。枪……哎,解释起来真麻烦,枪就相当于剑吧,就是他给了我一剑,毫不犹豫……一直以来看着我温文浅笑的神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对待陌生人的冰冷。我才知道,我有一个面具,他也有一个面具的。当时我去接近他,又怎知他不是在特意等我?我有时候就想着那日即便我不过去,他怕是也会过来找我的,从那日失去意识前我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他是另一个组织的首领。”

    “后来子墨告诉我,说两个灵魂要历劫,受尽苦难,才能合二为一。我本不属于那个世界上的人,自然要回来的。我结婚那日,正是东璃璃王迎娶丞相府凤三小姐大婚之日,君紫璃未嫁先休你清楚我就不用说了。凤红鸾爱了君紫璃四年,受不了打击,跳了丞相府的荷花池。正巧我被枪杀而死,灵魂回归这个世界,凤红鸾一心想死,没有生存的意识,而我想活着的意识强烈,所以,我的灵魂吞并了她的灵魂,合为了一体。也就是我的意识主宰了这具身体,我成了凤红鸾。”

    蓝澈紧攥着的手忽然松了,再次抬起头,抖动嘴角想说什么,但又闭上了嘴,只是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伸手拉过蓝澈的手,蓝澈一缩,被她紧紧攥住,指尖轻柔地抚摸着他手心的血痕,又道:“我经历了白浅浅的苦,十年非人的生活,不是常人能忍受,我还是挺过来了。我虽然没亲身经历凤红鸾的苦,但我的脑中有凤红鸾从记事起到现在的所有记忆,和亲身经历有何不同?你看,相比起我,你却不同。”

    “你自出生起就是蓝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尊贵非凡。蓝雪没有王储之争,君臣一心,不必勾心斗角,不必严防暗箭杀戮,你只需要跟着父皇学习治国为君之道,时常看你母后冷脸和吃闭门羹,开始可能伤心,但常了也就不痛不痒了,不必像以前的凤红鸾一样担心三餐不饱,更不必像白浅浅一样需要踩着别的肩膀和尸体成长。”

    凤红鸾顿了顿,又道:“如今不过是一场小小的风雨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每个人都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若是能有选择,我宁愿不做云倾颜的女儿。但可能吗?不可能!你虽然不是父皇亲生,但他对你严教授业解惑,为君为父。他若不爱你,如何会将蓝雪江山传给你?他可是一早就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而依然让你出生就做太子之位。这是事实。你不能因为不是父皇亲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否定父皇和蓝雪给予你的一切。”

    蓝澈闭上眼睛,神情痛苦。

    “相比起云锦、玉痕、还有我,我觉得你是最幸运的呢!云族就是一个大泥潭,云族为何历来只一脉相承?其实不是历代族主不生,而是出生的婴儿只要不是天纵英才的云族继承人都会被溺死沉塘,只留一人做云族少主……”

    蓝澈身子一震,闭着眼睛睁开,显然不敢置信。

    “你也不知道吧?这是云族秘辛,我是听云锦说的。”凤红鸾一叹,“而西凉呢!西凉不用我说,你比我清楚,西凉兄弟众多,玉痕从小就是在毒杀暗箭,三步一谋,七步一斗中过来的。再说东璃,君紫璃和君紫钰比云锦和玉痕好点儿,但也是有限,东璃一直有藩王作乱,藩王联合和皇室斗智,更有取东璃皇室而代之的意思。刺杀君紫钰和君紫璃怕是家常便饭。直到君紫钰登基之前,君紫璃才平定了藩王,扫兴了障碍。”

    “你看,相比云族、西凉、东璃来说,蓝雪简直就是天堂。父皇于国来说,致使百姓安乐,国泰民安,于你来说,并未太过要求严苛,顺其自然让你轻松成长。也许你会认为你不是父皇亲生,所以父皇才不上心,没严厉要求你经历云锦和玉痕的那些。但反过来想想,我到觉得父皇是看透了这天下,你的回忆没有任何阴暗面和不好的感觉,即便是蓝皇后给你的冷淡也成不了你半夜睡醒的梦魔。你有什么理由觉得自己被上天遗弃了?只因为流着不是你一直以来认为的血液就自暴自弃颓废呢?”

    蓝澈张了张口,看着凤红鸾温柔温暖的眸子,终于恼恨地开口:“我不是父皇亲生,我一直以为是父皇亲生的,云族那个老东西……云……云族主……他怎么能是我父亲?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他。你不知道,我当初还想派人杀了他,不过杀不了而已。我不能接受我不是父皇亲生,我不是父皇亲生如今占着蓝雪的江山和皇位算什么?我……”

    蓝澈忽然激动起来。

    凤红鸾伸手捂住他的嘴,平静地道:“云族主不过是提供了一颗精子而已。难道父皇养育你十七年比不过云族主提供的那一点儿血?谁不讨厌他?云锦在他身边二十年,儿子该敬的孝道云锦以前一分没少过,但他都能对云锦下杀手,就已经灭绝人性。但如今他不是死了吗?尘归尘,土归土,都死了的人了,还让活着的人不安稳算什么事儿?父皇明知道你不是他的血脉,但依然传位于你,就是拿你当他的儿子,这蓝雪的江山就是你的,子民也是你的责任。我说了这么多,你就想不通?”

    蓝澈看着凤红鸾,苦涩地道:“我该想通吗?我觉得你说了这么多,我是该想通的。但如今蓝雪一团糟,我……我对不起父皇的教诲,我无能为力……一想到不是父皇的亲生,我看着这里的一切就想逃,感觉自己肮脏,没有立场坐在这个位置……”

    “你是父皇唯一的太子,亲自下旨接任的继承人。你没有立场谁有立场?”凤红鸾认真地看着蓝澈,“你告诉我,知道了云岩是你父亲,你会改名姓云吗?你将来有了孩子,你会让你的孩子姓云吗?”

    “不可能!”蓝澈断然开口。

    “看,你也说不可能!是啊!那么云岩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姓的是蓝,你永远是我的弟弟,你不是云族人,你不是云岩的孩子,你只是父皇的孩子,你将来有了孩子也还是性蓝。你的叶和根都在蓝雪。这就够了!”凤红鸾伸出手臂抱住蓝澈,“放心,没什么大不了的。姐姐帮你!”

    蓝澈眼圈发红,一滴泪水滴落到凤红鸾的肩上,抖着嘴角,半天才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姐……”

    凤红鸾面上终于露出笑意,拍拍蓝澈,“乖!”

    蓝澈脸一黑,“我不是小孩子……”

    “是,你不是小孩子,你是我弟弟……”凤红鸾笑意加深。

    “重死了,明知道自己怀孕还坐在地上,还不起来!”蓝澈推开凤红鸾,看向她的肚子,那凸起的一块让他似乎有些好奇。

    凤红鸾动了动身子,蹙眉,“腿麻了,你拽我起来!”

    蓝澈连忙站起身,自己的腿也颤了颤才站稳,伸手去拽凤红鸾,半途又收回去,犹豫了一下将两只手都伸出,弯身将凤红鸾抱到了床上,轻轻地放下。有些紧张地问:“用不用我给你揉揉?”

    “不用!你当我多没用呢!就是有些麻,没事儿!”凤红鸾笑着摆摆手。

    蓝澈松了一口气,看着她肚子,“我听说小东西会动了?”

    “嗯!你的消息到灵通!”凤红鸾点头。

    蓝澈闻言顿时忿忿地道:“还不是那个云混蛋……云……哼,特意写信来给小爷炫耀……”

    凤红鸾好笑地看着蓝澈,想着云锦那人啊!当他知道云不离动的时候估计是将认识的人都通知到了。既然蓝澈收到信,那么玉痕、子逸、子墨估计也收到了同样的信,怕是连君紫璃都收到信了。

    “姐姐,我以后该叫你姐姐还是叫你嫂子。”蓝澈提到云锦,眼神黯了下来。

    “自然是姐姐!刚刚不都说了吗?不但你不改姓,你的子孙都不改姓,一直姓蓝,那自然是我弟弟,我的亲弟弟。就叫他姐夫,当然,云锦还是很好的,你不认云族的任何人认他叫哥哥也行。无论叫什么你都是我们的弟弟,小小年纪这么多心思做什么?除了外面乱些,传言多些,其实什么都没有变,胡思乱想那么多做什么?”凤红鸾板着脸训道。

    蓝澈点点头,对着凤红鸾笑了,暖暖的,“好!不乱想。”

    凤红鸾也露出笑意,疲惫地躺在蓝澈的床上,“我饿着呢!听说你四天不吃不喝折腾自己?要我就是谁不让我舒服我就去让谁不舒服。折腾自己傻不傻?”

    蓝澈脸色瞬间阴沉,“是玉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