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89章 凤星临世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左丞相文澜传了凤红鸾的原话,满朝文武恭敬地让开路,凤红鸾的马车畅通无阻地入了城,直奔皇宫。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宫门口停下。蓝雪国主生前执掌皇宫大内的大总管太监孙福带着人恭敬地等在宫门口,见马车到来立即上前,“老奴拜见公主!公主舟车劳顿回京,一路辛苦。”

    凤红鸾挑开帘子,看向孙福,比她离开前孙福老了些,面带疲色,他身后的一群宫女太监们也人人精神不是很好,显然皇宫内蓝澈的情形不好。她微微一笑,声音平和,“公公不必多礼。皇上呢?”

    “皇上在帝寝殿,已经四日没出来了。不吃不喝,奴才们送膳食进去皇上也不动一口。”孙福立即回道。面露忧色。

    “我去看看!”凤红鸾蹙眉,缓步下了车。

    “奴才给公主带路!”孙福连忙转身带路。

    宫人齐齐垂首噤声分列两旁。凤红鸾跟在孙福身后抬步,红衣、弄花、弄兰、青蓝、青叶跟在她身后,一行人走进皇宫。西凉皇宫虽然景色依旧,但比之凤红鸾离开前来时更显得清冷。孙福带着她走向帝寝殿,一路上将这几日朝中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凤红鸾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

    来到帝寝殿门口,还未进去,就可以感受到整个帝寝殿有一种压抑的死寂,令人透不过气来。孙福停住脚步,对着里面恭敬地道:“皇上,公主来了!”

    孙福话落,里面未传出声音。

    “皇上,公主来了!”孙福等了片刻,又说了一遍。

    里面依然静静的。

    孙福看向凤红鸾,凤红鸾对着他摆手制止,回头看了红衣等人一眼,吩咐道:“你们等在这里吧!”

    “少主吩咐我们不能离开夫人半步。”红衣摇摇头。

    “他是蓝澈,我的弟弟。在蓝雪任何人想害我他也不会害我。”凤红鸾声音一沉,不容拒绝,“你们等在外面。”

    “是!”红衣身子一颤,退后了两步。

    孙福伸手去推门,房门紧闭,他道:“皇上将里面的殿门反锁上了。”

    “撞开!”凤红鸾道。

    孙福一招手,两个侍卫上前,门晃动了两下,发出一声巨响,里面的别手脱落,两名侍卫退开,孙福向里面望了一眼,轻声道:“皇上在呢!”

    凤红鸾透过飘荡的珠帘也看到了里面的蓝澈,蓝澈倚着床坐在地上,垂着头,散乱的长发遮住他的脸,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一身龙袍褶皱不堪,身前地上扔着玉器的碎屑残骸,整个帝寝殿除了一张床和一张玉桌外再无完好物事。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凤红鸾皱了皱眉,孙福立即道:“那日皇上接到西凉玉王的一封书信,回来后将帝寝殿所有的东西都砸了,再未出帝寝殿一步。转日外面便传出了皇上不是先皇亲生的传言。皇上受的打击很大……”

    凤红鸾点点头,吩咐道:“去将地上的东西都打扫了。”

    “是!”孙福一摆手,两个宫女走了进去。不出片刻,帝寝殿打扫干净,两名宫女退出来。凤红鸾抬步走了进去,在蓝澈面前站定,看着他。蓝澈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似乎恍然未觉有人走了进来。

    看了半响,凤红鸾蹲下身,挨着蓝澈坐下。

    “少夫人,地上凉,孩子……”红衣站在门口,见凤红鸾坐在地上,立即出声。

    凤红鸾对着外面摆摆手,截住红衣的话,“你们都退出殿外等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准任何人来打扰。”“是!公主!”孙福将半残破的殿门关上,对着众人摆手。

    弄花、弄兰等人互相看了几眼,红衣不放心,孙福低声道:“皇上一直都念着公主,不是亲姐弟却胜似亲姐弟,皇上定不会舍得公主在地上坐许久的。”

    红衣点点头,一行人退出了殿外。

    帝寝殿再次恢复静寂。

    过了半响,凤红鸾轻声开口:“在东璃丞相府时,我娘死时我七岁,自此再没见过所谓的爹,唯独一个小丫头巧儿和我相依为命,住在丞相府背角的一间小破屋里。冬天没有煤炭,我和巧儿挤在一张床上抱在一起取暖,但半夜还是冻醒好几回,早上起来被子上都冻了一层霜,我和巧儿鼻子嘴每天都冻得发紫。三餐的饭菜也都是冷的,衣服洗了又洗,旧了连缝补都找不到一块好布。喝口水都冰牙。而且每隔三五日那些所谓的姨娘和姐妹都要光临那所小院一次,找各种各样的借口骂我,惩罚巧儿……”

    蓝澈忽然抬起头看着凤红鸾,一张脸憔悴颓废不堪。

    凤红鸾对着他淡淡一笑,声音平静,“这样的生活维持了十年,直到去年夏天。”

    蓝澈垂下头,一言不发。

    凤红鸾看着他,继续道:“刚刚和你说的是凤红鸾的生活,我再同你说我的。想来你该知道凤星临世之说。”

    蓝澈点点头。

    凤红鸾继续道:“据子墨和云锦说当年云族的神女云倾颜,也就是我娘,为了保护腹中的胎儿在千年寒池开启了云族的禁术锁魂术,但锁魂术中途出了错,胎儿的灵魂一分为二。一个被打到了异世投胎,一个落在了现世。那个在现世的就是存在我娘腹中的一半灵魂,东璃丞相府的三小姐凤红鸾,而被打到异世的那个灵魂就是如今的我,我在那个世界的名字叫白浅浅。”

    蓝澈猛地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凤红鸾。

    “很惊讶吗?也对!这种事情匪夷所思,的确是令人惊讶的。我当时听到的时候只是觉得荒谬,但事实就是如此。”凤红鸾不再看蓝澈,目光看向窗外,继续道:“我在那个世界甚至比凤红鸾还不如。她不过是被饿饿,被冻冻,被几个女人没事儿骂几声抽打几鞭子,但我则是从五岁开始就是踏着尸体走过来的。”

    蓝澈凤眸睁大,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眼睛里的血丝。但较之刚刚还是多了几分人气。

    “我在那个世界的出生很高,比这个世界丞相府小姐的身份丝毫不低,是豪门千金。我爷爷是白氏环球财团的掌舵人,我则是他捧在手里的唯一掌上明珠。可谓是我出生就受尽宠爱。但从五岁开始,一切都变了。五岁我被人带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是专门培养一种人才的基地。唔,你可能听不懂,就像是这个时代云锦的云隐暗卫和玉痕的隐月星魂那种,我不知道云隐暗卫和隐月星魂是如何培养成的,但应该也差不多。总之是踏着别人的尸体,踩着别人的肩膀,一步一个脚印过了十年。我在十五岁时,身上就已经背负了数不清的人命,说夸张些,百八十次从鬼门关前奄奄一息捡回小命,流的血怕是能将整个横水渡的河谷填满……”

    蓝澈身子轻轻颤了一下,再次垂下头。

    “十五岁我从那个地方出来,接受命令回到爷爷身边,但每有任务都会必须出手。白氏集团继承人的身份只是我的保护色而已,过着黑白两面的生活,这样一过就五年。直到我遇到一个男子,他叫……”凤红鸾眼睛眯了眯,想了一下,轻声道:“他叫亚林。”

    蓝澈手指忽然动了动。

    “初见他时,舞会上有几百人,男男女女,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地的他。他虽然样貌极好,俊雅非凡,但并不是令人一眼就惊艳那种,那时比他亮眼的男子也有许多。但我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凤红鸾忽然淡淡一笑,轻若云烟,“那时候的我无论待在哪里,即便是外面艳阳高照,即便是那个舞会灯火如昼,但我依然感觉看到哪里都是一片黑暗。独独那一日,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光亮。那是一种优雅的,清淡的,宁静的,像是大海风浪过后停泊在那里的一艘船,等我栖息。又像是我站在远方,看着那处,那里是我的家,有人点着灯火等我回家……”

    蓝澈再次抬起头,血色的凤眸中现出不敢置信和古怪的神色。

    凤红鸾从窗外收回视线看向蓝澈,笑道:“你也觉得我当时很奇怪对不对?其实我当时自己也觉得奇怪和不可思议的,但当时的确是那种感觉。于是我走了过去,问他,你结婚了吗?他摇摇头。我又问,那你有女朋友了吗?他又摇摇头。我很自然地说,那我做你的女朋友吧!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我又补充说不准拒绝。呵呵……难得我还能想起来当时的情形。”

    凤红鸾笑笑,见蓝澈有些迷惑不解,她解释道:“结婚就相当于这个世界的大婚,就像我和云锦确定了夫妻关系一样,女朋友是未婚男女婚前的一种自由交往,就像是试验,合得来就确定夫妻关系,合不来就分开再另行找合得来的人交往。”

    蓝澈看着凤红鸾的笑脸,好看的眉头皱了皱。

    “后来……”凤红鸾再次眯起眼睛,费力地想当时那男子的表情,他似乎是也很自然地就点头同意了,又道:“后来我们就交往了,五年,我们从没红过脸,更别说吵过架了,我觉得我是爱他的,他对我好得不能再好,即便是我月经每月疼痛,他都会记着日子给我备好暖水袋……唔,月经是女人每个月那几天,就是这个世界说的葵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