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88章 调教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知道,我理解,所以,我从未怪过你。”凤红鸾吸吸鼻子,将云锦反抱得更紧。

    “是从未怪?”云锦低头,看着凤红鸾微红的眼圈挑眉。

    “我承认,当初知道锦瑟的事情时候是怪了,但也就那么一小会儿不舒服,后来就没有了。”凤红鸾声音有些低,“我当时只是觉得自己对你身上不如锦瑟,甚至比锦瑟差了许多。事情来的突然,让我措手不及,我有些接受不了。”

    “傻瓜!”云锦吐出两个字,大手在凤红鸾头上揉弄了一下,低头吻上她的唇瓣,细细品尝,温柔怜惜。

    凤红鸾长长的睫毛微颤,粉唇轻启,轻轻迎合。

    丝绦解开,锦袍滑落。温凉的肌肤相触,迅速燃起十里星火。似乎两个人都要将对方的感觉和气息牢牢锁住,每一分,每一寸,情天幻海,缠绵入骨。

    不知何时,帘帐内柔情息止。凤红鸾疲惫至极,依稀感觉那人给她细细擦拭了身子,粘腻的汗渍退去,化为一身清爽,她想睁开眼睛看看他,奈何困倦袭来,沉沉睡了去。

    第二日,凤红鸾幽幽醒来,习惯性地伸手摸向旁边,身子两侧除了被褥空无一物。她闭着眼睛睁开,才发现自己躺在车里。除了她外,车中无人。

    马车正在快而稳的走着,可以清晰地听到车轱辘压着地面有节奏的声响。车前车后有整齐一致的马蹄声。显然正在路上。

    凤红鸾伸手揉揉额头,没想到自己居然睡得这么沉,何时躺在马车上都不知道。扫了一眼车内陈设,锦绸包裹,身下厚厚的被褥感觉不到半丝颠簸,车中一应用具齐全,相当于一个小型起居室了。她愣了会儿神,起身坐起来。

    腰肢酸软,四肢无力,都在控诉着她昨日纵欲过度。凤红鸾白皙的脸庞浮上一层红晕。想着估计是见她不醒,又怕耽误行程,于是就在她睡着的时候给她弄上车了。伸手摸向小腹,云不离似是在熟睡,看来也累到他了。

    静待片刻,待红晕褪去,凤红鸾才伸手挑开帘子,看向外面。

    青蓝、青叶、弄花、弄兰、红衣无人骑马跟在车旁。见她探出头,青蓝一喜,“小姐醒了?”

    “嗯!”凤红鸾点头,只见如今走在官道上,两旁都是灌木丛和树木,也无人家,看不出是走到哪儿了。她问道:“走了多久了?”

    “回少夫人!天才未亮就启程了。少主回云军大营,见少夫人没醒就备了车辆,说少夫人累坏了,让我们不准打扰少夫人睡觉。”红衣笑着揶揄地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脸上刚退去的红晕再次爬上脸颊,瞥了红衣一眼,前几日红衣被她笑话,今日这是找场子呢!想来完事儿后她睡熟,那人给他清洗之后就将她弄上马车启程了。如今日头都偏西了,也就是说她居然睡了一整天。不自在地别开脸,笑问:“如今到哪儿了?”

    “刚出了叶枫城!蓝世子来见公主,见公主睡得熟也没喊,吩咐我们仔细照看公主。说这一路他都打点好了,蓝世子又派了五千兵马护送公主回京。”红衣也不敢十分笑话凤红鸾,被少主知道她吃不了兜着走。立即正了神色道。

    凤红鸾有些汗颜,子逸来过她居然都没醒,实在不敢恭维如今自己这嗜睡的毛病。扫了一眼车前车后。前面是身着蓝雪兵服的士兵,车后是云族兵服的士兵。她有万人护送回蓝雪京城。这气派可大了。皇帝出行也就几千禁卫军。

    “小姐,你没见呢!当初云少主将你交给我们时那个不舍。奴婢都形容不出来。”青叶想起云锦将凤红鸾抱上车时看了又看的情形,笑着道。

    凤红鸾抿唇而笑,眸光暖暖的。那个人昨夜就不舍,一直缠着她。若不是她怀孕,她都怀疑自己现在能不能从那张床上出来都是个问题。

    “少主生怕少夫人受了苦,不停地嘱咐这嘱咐那的。哎,可怜我们好好一个少主,奴婢都怀疑他变成老妈子了。”红衣感叹道。

    “是呢!我们都出了横水渡老远了,云少主又追了出来看了小姐半响才依依不舍地打马回去。可惜小姐睡得太熟,都没看到。”青叶也笑道。

    凤红鸾想着云锦还有这壮举呢?心头如注了春水,暖融融的,但还是无奈道:“多大的人了!真是的,这回估计横水渡所有的兵将都该背地里笑话他了!”

    “谁敢笑话少主?羡慕还来不及呢!”红衣看着凤红鸾,美眸隐隐笑意,“少夫人也就说说吧!心里美着呢!得夫如此,哎,妇复何求啊!”

    “咳咳……”凤红鸾轻咳两声,看着红衣的脸色,忽然凉凉地道:“红衣,你是不是还想被黑雾调教?”

    红衣娇美的脸迅速布满红潮,垂下头,一声不敢吭了。弄花、弄兰、青蓝、青叶等人看着红衣偷笑。红衣被调教的狠,众所周知!

    凤红鸾满意了,这女人开始还规矩,后来个性就张扬起来,时常拿云锦和她的事情笑话她,如今被她抓住了把柄,以后她就会规矩些了。看向前方,隐隐有几个熟悉的身影骑在马上,她问道:“两位丞相和两位将军可是在前面?”

    “回小姐,在前面呢!”青蓝立即道。

    凤红鸾点点头。身下的马车是两匹骏马驾车,速度不慢。照这样的话日夜兼程两日后就可以进京了。她到没必要折磨自己骑马,想起昨日忘记问云锦关于两峰岭之事,转头问红衣,“玉痕可是攻下了两峰岭?”

    红衣点点头,“玉王在昨日就攻下了两峰岭。”

    “我以前计算总以为东璃是突破口,没想到是蓝雪。”凤红鸾看向西方,眸光清淡。可想而知两峰岭那一场大战不但不比横水渡之战小,反而更会激烈。问道:“云军折损了多少?”

    “两峰岭的五万将士尽数折损,是玉王亲自带兵。不过西凉也折损两万人。”红衣凝重地道。

    凤红鸾点头,“其他地方可有消息传来?”

    “并未有消息传来,不过有锦瑟公主的信,奴婢给少夫人放在枕边了。”红衣道。

    凤红鸾回头,只见果然在她枕边放着一封信,刚刚醒来没注意,落下帘幕,伸手拿起信拆封打开,锦瑟的字和她的人倒是差距颇大,她的人张扬,而她的字倒是娟秀雅致。信中并未有什么重要的内容,无非是将她私自去真幻阵的事情拿起来做文章将她大骂了一通,然后就说她是祸水,云哥哥为了她居然放弃了两峰岭让那尊玉佛捡了便宜。之后说的无非就是要她好好仔细照顾好了云不离,若是云不离出了事儿她和她没完。

    话语虽然不中听,但字里行间还是透着关心。这是锦瑟对她特有的对待方式。

    凤红鸾看着信,嘴角忍不住勾起。她想云不弃了,小小孩子娘就不在身边,前几日收到梅姨的信说小不弃在她离开后日日哭个不停,怎么哄也哄不好,嗓子都哭哑了,小脸都哭肿了,给梅姨急得跟什么似的,但也无法。她收到信后告诉梅姨,就说告诉云不弃,他若是再哭的话弟弟该笑话他了。梅姨转天来信说神了,云不弃听到那话居然真不哭了。

    凤红鸾当时就好笑。云不弃怕云不离笑话,这是上次云不弃哭闹她得出的经验。她有一种感觉,将来那两个小子指定相亲相爱不了,没准就是冤家,谁看谁不顺眼还差不多。

    吃过饭后,凤红鸾继续睡去。她要养着精力,回到蓝雪有一场大战等着她呢!能不能稳住蓝雪江山,将蓝澈从这种打击中拉出来,至关重要。

    蓝雪百姓听说公主回国,一扫数日开战以来的压抑气氛和皇上不是先皇亲生的惶惶心情,各个城池都欢喜迎接,百姓们对凤红鸾就如迎接天神一般。将她当成了救犊。

    凤红鸾每过一个城池都会露一次面,微笑地挑着帘子向外观看。看到她的笑容,百姓们奇迹地觉得安心。

    一路太平,两日夜后,来到了蓝雪京城。

    上次凤红鸾来蓝雪之时正是冬季,走时正是春季。如今秋高气爽,凉风习习,蓝颜花娇俏而开,再不见花粟飘零。若不是蓝雪京城笼罩着的压抑气氛,这种美景实在令人心情舒畅。

    “公主,文武百官出城迎接公主,未见皇上。”左丞相文澜打马过来,对凤红鸾恭敬地道。

    凤红鸾也见到前方城门口文武百官列队相迎,却没见蓝澈身影。若是以前那臭小子听说她回国怕是早就打马迎出几十里了。如今到底是被打击了。点点头,吩咐道:“我直接进宫。让各位大人各自回府吧!我回家而已,不必铺张多礼。”

    “是!”左丞相应了一声,打马离开车旁。

    凤红鸾落下帘幕。这几日她一直思索着如何处理蓝雪之事,朝臣和蓝雪子民怕是都在等着一个说法,她必须要拿出一个说法才能稳定朝局和民心。但她实在想不出什么方法最为妥当,只能见了蓝澈再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