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83章 云锦,我渴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喝水吧!”云锦咬牙松开凤红鸾,飞快地起身走到桌前,斟了一杯水自己先咕咚咕咚灌起来。

    凤红鸾好笑地看着他,“到底是我渴还是你渴?”

    “我也渴!”云锦不敢看凤红鸾,感觉自己身体的火褪不去,有些懊恼地端着水走回来,伸手扶起她,盯着她的肚子咕哝道:“真是磨人……”

    “嗯?”凤红鸾接过水。

    “我说这个小东西真是磨人!”云锦语气居然有几分恨恨地意味。

    凤红鸾将空杯子放下,伸手摸着小腹,笑道:“他前些日子总是动来动去,一点儿也不消停。想来这两日累坏了,如今也在睡觉呢!”

    “是不是动了胎气?”云锦闻言欲火刹那退了几分,将手覆在她小腹上。

    “应该没有,我没有感觉任何不舒服。”凤红鸾摇摇头。当时情况虽然危险,但她第一时间先护住了小腹。虽然被迫动了寒灵,但云族主那点儿微末灵力真对她不足畏惧。云锦还是不放心,另一只手去把凤红鸾的脉搏,脉搏平稳,他松了一口气。刚要撤手,就在这时凤红鸾肚子里忽然动了一下,云锦一惊,猛地缩回了手,凤目不敢置信地盯着凤红鸾的肚子,急迫惊喜地道:“鸾儿,他动了,刚刚,刚刚是不是他动了?他……踢我了,你感觉到了吗?他踢我了……”

    凤红鸾笑着点头,“嗯,是,他估计是被你吵醒了……”

    云锦闻言立即又将手试探地放了上去,肚子里的小东西又踢了他一下,他呆呆地盯着凤红鸾的肚子,惊喜道:“他又踢我了,还好有劲……”

    凤红鸾难得见云锦一副傻傻的样子,抿着嘴好笑,又觉得这一刻无比幸福,跟她第一次感觉到孩子动是一样的感受,附和着点头,“嗯,他好有劲的……”

    “可是他这样踢你,你会不会疼?”云锦转眼间喜色褪去,蹙眉问。

    “不疼!”凤红鸾摇头。她要是说偶尔会疼的话,这个人估计恨不得进去将里面的小东西揪出来揍一顿。

    “真的不疼吗?”云锦怀疑,那么大的劲呢!能不疼?

    “真不疼!他估计被你吵醒了发脾气了,这小子似乎有起床气,若是他没睡好被吵醒就用很大的劲踢我。”凤红鸾道。

    “臭小子,哪里来这么大的脾气?”云锦眉头蹙紧。

    凤红鸾眼皮翻了翻,想着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个人的脾气难道不够大?

    “臭小子,不准再踢你娘了知道吗?我都舍不得踢她一下。”云锦板着脸,盯着凤红鸾的肚子训斥。

    凤红鸾好笑。

    不知道是不是云锦的话管用了还是小东西又睡着了,果然不再动了。她这才舒服了些,懒洋洋地躺下身子。

    云锦手依然放在凤红鸾的肚子停留了半响,没有感受到肚子在动,才缓缓拿开,得意地挑挑眉道:“算你识时务!”

    凤红鸾无语。这么大的人跟个孩子似的!

    云锦也躺在身子,重新将凤红鸾抱在怀里,只剩幸福和平静,满足地道:“鸾儿,我以前从不敢想象会这样幸福……”

    凤红鸾反手抱紧他,“我也不敢想象。”

    他们都是上天少给了幸福的人,以为终此一生只有苦难没有幸福。原来是他们的幸福是绑在一起的。两个人只有在一起,才能幸福。

    “以后我们就多想想!”云锦吻了吻凤红鸾唇瓣,指尖将她一缕散乱的发丝抚到耳后,“爷觉得还是将你放在我身边吧!否则你在哪里,我都觉得不放心。”

    凤红鸾嘴角扯开,终于让她跟着他了吗?笑道:“你早就该如此!不该将我自己扔在云山。”说这话时候她感觉自己像是个闺中怨妇。

    “是,早就该如此!也省得你背着我偷偷摸摸犯错。”云锦道。

    凤红鸾伸手揉揉鼻子,忽然想起没得到子母血,立即问道:“你当初是将子母血放在玄冰棺木下的暗阁里了吗?还是我按照你说的记忆错了,子母血不在那里。弄花和红衣将整个玄冰棺木都找遍了,也未曾见到子母血。”

    “嗯!”云锦点头,脸色蒙上一层灰暗,“那是我专门打造的玄冰棺木。只有那一处暗阁。若是子母血不在,只能说明被人取走了。”

    “会是谁取走了?西凉太上皇不像是知道子母血,否则在心中他就会提到了,威胁我更有力。你父主显然也不知道子母血。我父皇若是知道拿了定会给我。”凤红鸾将三王都过滤了之后,眸子眯起,“难道是玉痕?”

    “若是他早就拿走了子母血也不奇怪,西凉都在玉痕的掌控中,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西凉太上皇的举动自然也瞒不住他,而且那个真幻阵估计是玉痕的师傅袖手樵隐所布置的,而玉痕有能力破解玄冰棺木的机关打开暗阁,取走子母血。”凤红鸾分析,越发觉得是玉痕。

    云锦抿唇不语,容颜忽幻忽灭。

    “子母血在玉痕手中也没什么,反正有了子母血没有千年雪莲也不成,千年雪莲世间只有一株,不就在他手中吗?不对,记得君紫璃说玉痕当初送给东璃太皇太后用来给那老太太保命了。多活了半年。这样的话千年雪莲这世间就没了,那么就算得到子母血,也是无用的。”

    “不过我感觉我身体没什么的。除了开始三个月的时候晕吐的厉害,如今一点儿也不觉得不舒服或者难受。如今的寒毒变成寒灵,它像是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就像是胳膊腿一样,伴随着我血液一体滋生滋长,也许根本就不用解寒毒,我也会安然无恙的。”凤红鸾如以往一般,将手指放在云锦胸口画圈圈,这样一想,感觉也不是没有道理,顿时又有了几分信心,“你说呢?”

    “嗯!”云锦抱着凤红鸾手臂紧了紧,轻应了一声,听不出情绪。

    “大不了我们全力攻下这江山,到时候逼迫玉痕逼不得已将子母血交出来,然后再去玉雪山顶峰找雪莲。再大不了不是还有你吗?我也想通了,什么也不如我们在一起重要,你若到时候动用全部灵力救我,我也不反对。我活一日,你活一日。实在不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不是还有下辈子吗?下辈子我们睁大眼睛好好选人家投生,就投生隔壁,做青梅竹马,长大结婚生子,挺好的。”凤红鸾不忍看云锦脸上神色,语气轻松地道。

    云锦低头,看向凤红鸾眸光温柔,“好!”

    凤红鸾嘴角勾起,暖暖地笑了。

    青蓝、青叶端来饭菜,就看到二人并排躺在床上,两张容颜紧挨在一起,屋中暖暖的气流划过,是如此美好。不忍打扰,悄悄退了下去。

    云锦拉着凤红鸾起来,吃罢晚饭。凤红鸾懒洋洋地窝回床上,依然困乏的厉害。云锦自然不忍也不敢折腾她,只能忍着自己的欲火,煎熬地抱着她入睡,直到深夜才睡着,睡着前郁闷地嘟囔道:“我觉得还是将你送回云山吧!爷日日这样的话如何受得了?”

    凤红鸾迷迷糊糊听到他嘟囔,嘴角扯了扯,更往他怀里拱了拱,睡了去。

    第二日早上醒来,凤红鸾睁开眼睛,入眼处是昏暗的光线和葛布的帐篷,她怔怔看着棚顶,听着外面沥沥的雨声,想起是来了大军营地,嘴角忍不住弯起。身边已经没人,伸手摸摸被褥是凉的,显然那人起来了许久。

    又躺了片刻,她坐起身,挑开帘帐,穿上鞋子下了床。

    “小姐,您醒了吗?”青蓝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嗯!”凤红鸾应了一声。

    青蓝手中打着一只油纸伞,挑开帐篷进来,伞布上有水珠滚下,她看着凤红鸾道:“云少主在军机营商议军事,告诉奴婢说小姐醒来先自己吃饭,他会晚些回来。”

    “军机营离这里远吗?”凤红鸾走到门口,挑开帘子向外看了一眼,外面的雨下得不是很大,细细密密的,清凉的风伴着细密的雨丝有一丝清爽。

    “不远!就在前面!”青蓝道。

    “那我们现在过去等他。”凤红鸾道。

    “小姐,虽然雨不大,但也是凉的,若是染了风寒就不好了。”青蓝不赞同地摇头。

    “不会的!如今正是暑天,这雨虽然凉,但是不冷。我还没那么虚弱。”凤红鸾伸手拿过青蓝手中的油纸伞,抬步走出了帐篷,对她道:“你若是去的话再找一把伞。”

    青蓝只能又找了一把伞跟上凤红鸾。

    数万兵马的营地很大,将整个翠枫山都给占了,放眼看去一眼望不到头,每个营帐前都有士兵值岗,每隔一炷香都会有一队士兵巡逻。兵马虽多,但井条有序。可见云锦之能,治军有方。

    凤红鸾撑着伞在帐篷外,想着这些士兵该是多少家园出来的男儿。他们的背后有多少妻子、儿女、父母等着他们回归。如今是持衡时期,可一旦打破这种持衡,血染荒山,铁骑践踏飞花,该有多少尸骨被掩埋?本来舒爽的心情如这雨水,顷刻间蒙上一层凉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