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82章 夫妻一体(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云锦点头,“有几十里地,天黑前能回去。你睡吧,我再将马速放慢些。”顿了顿,忽然想起后面的马车,问道:“要不我带你进车里。”

    “不要。”凤红鸾摇头。车里有被他冰封住的云族主,抿了抿唇,闭着眼睛睁开,看着云锦,“是我杀了你父主,你……不会怪我吧!”

    “当初我废除他灵力,怕他撑不住,所以稍微留了一丝,没想到险些害了你。”云锦在早先弄兰从车厢带出西凉国主给玉痕之时便看到了车内被冰封住的云族主,他自然知道只有凤红鸾的寒灵能做到如此。他脸色沉暗,“若是他不对你动手,你定顾念我不会杀他的,如今他算是死有余辜。姑姑去了,岳父去了,西凉那老头子也去了,他自然也该一同去了。属于他们那一代本来早就该过去。接下来我们好好生活。你能保住你自己和我们的孩子是有功之臣,我如何会怪你?”

    凤红鸾闭上眼睛,将头埋在云锦臂弯,“我好困,你到了见我不醒也不准喊醒我。”

    “好!”云锦点头。

    凤红鸾当真睡了过去。

    云锦温柔地凝视怀中的女子,她软软地倚着自己,如婴儿一般,感受到她全心的依靠,心中被幸福涨得满满的。她瞒着她私自陷入危险,他焉能不气?但更多的是爱。这就够了。他爱她,愿意等着她慢慢改变,学会懂得她不是自己,还有他陪她一起。即便学不会也没有关系,他以后将她看住看死就是了,定不让她再犯错。

    想到此,云锦忽然抬起头,看向红衣。

    红衣等人见少主和少夫人没有像以往一般冷脸冷战,而是感情似乎又近了一层,看到云锦脸上的笑容真心欢喜,紧紧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但还没放进肚子里,触到云锦的目光,红衣刹那全身僵硬。

    “学会隐瞒了?我走时是如何交代你的?”云锦定在红衣身上,沉着脸问道。

    红衣“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少主让他看顾少夫人,她反而险些令少夫人出事。垂下头,自责地道:“请少主责罚!是奴婢过错!”

    “罚?若是她出事,你几个脑袋也不够罚的!”云锦冷声道。

    红衣垂首不语。

    “黑雾!按规矩她该如何处置?”云锦面无表情地向后瞥了一眼,问道。

    黑雾一直跟在云锦身后贴身保护,闻言看向红衣,攥着马缰绳的手收紧,收回视线,垂下头,不带任何情绪地道:“违反少主命令,杖毙,或者逐出云山。”

    红衣身子一震,但依然跪在原地,一动不动。

    弄花、弄兰、青蓝、青叶看着红衣,齐齐转头看向云锦怀里的凤红鸾。凤红鸾似乎睡熟了,一动不动。

    “嗯!”云锦听不出情绪地应了一声,“那就杖毙吧!”

    黑雾抿唇,“是!”

    弄花、弄兰、青蓝、青叶等人面色大变。

    凤红鸾忽然伸手掐了一下云锦,闭着眼睛睁开,“你是诚心不让我睡觉!她是被我逼迫的!也不怪她。”

    云锦低头看凤红鸾,“嗯,我知道她是被你逼迫的,你命令她不准给我传递消息。但以后若是再出现类似情况,你再逼迫她,她还会再犯,或者这回若是轻罚她,下次你还是如此。这样算下来,爷的规矩就有等于无了不是?所以……”

    “所以,我以后再不逼迫任何人,我什么都告诉你。无论大事还是小事,就怕我心里长一棵草,我也让你知道,如何?若是以后再犯错,你尽管处置,我再不拦着,可好?”凤红鸾立即打断云锦,连忙又道:“你若将红衣杖毙了,黑雾就该没媳妇了。”

    黑雾嘴角抽了抽。

    青蓝、青叶垂下头,想着云少主太阴险了,这是摆明了借红衣要小姐长记性。先是柔情攻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小姐感动得一塌糊涂,绝不再犯,如今又是棍棒政策,这糖衣加棍棒,小姐以后想不长记性都难。

    “也是!我和你是夫妻一体,黑雾和红衣既然是夫妻,自然一体。昨日黑雾探测消息立了大功,本来要给他记功,如今红衣犯错,那就功过相抵吧!”云锦慢悠悠地道。

    凤红鸾心里骂了一句这人阴险,但嘴角扯出笑意,“嗯,就该功过相抵!”

    “虽然功过相抵,但算起来还是红衣错大些。不罚不成。就由黑雾带在身边调教三天吧!”云锦又道。

    凤红鸾抬眼望天,又闭上眼睛,调教三天啊!不知道黑雾行不行?三天后红衣还下不下得来床。这招倒好,也给黑雾立功奖励了,也给红衣惩罚了。只是这人啊!怎么可以这么……阴险!

    “是,少主!”黑雾声音似乎隐含了一丝笑意。

    “多谢少主不杀!”红衣声音有些僵硬。

    青蓝、青叶见红衣脸色有一丝不自然的红晕,心里偷笑。云少主心情好自然不会真杖毙红衣,但还是将她们吓了够呛。

    云锦“嗯”了一声,双腿一夹马腹,停驻了许久的玉雪龙稳稳跑了起来。黑雾、红衣、弄花、弄兰、青蓝、青叶,五万兵马紧随其后。

    荒山谷是一道长达百里的沟壑,沟壑两端为两壁山峦,分别为蓝玉山和翠枫山。西凉大军和云族大军以这条沟壑为界分庭抗礼。玉痕率领的西凉大军驻扎蓝玉山,云锦带领的云族大军主力盘踞翠枫山。

    云锦带着凤红鸾回到大军营地时天色已经黑了。果然凤红鸾睡得很熟,他自己不忍吵醒她,抱着她下马,向主营帐走去。

    “少主,族主的遗体如何安置?”红衣连忙喊住云锦。

    云锦脚步顿住,看向后面的马车。帘幕掀起,云族主被冰住之前阴狠得意的大笑和不敢置信的神色在那张老脸上交织,他眸光沉了沉,吩咐道:“派人将他送回云山,一切依照族主之礼,不必等我回去安葬,择日立即下葬即可。”

    “是!”红衣垂首。

    云锦抱着凤红鸾转身大踏步走进营帐,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看着她即便睡着依然依赖地抱着他不松手,为了不吵醒她,只能陪着她和衣躺在床上,看着她微微透了几分红晕的脸色,安然地喂在他臂弯,眸中的暗沉褪去,化为温柔,静静地凝视怀中的人儿。

    从云山出来这数日他几乎不曾睡觉,不曾让自己空闲。只要闲下来就会想到她,总感觉心缺了一块一般,如今将她抱在怀里,看着她香香软软的身子偎依着自己。就感觉什么都失去,只要有怀中这个人,这一生也已经知足。

    凤红鸾忽然动了动身子,将腿担在云锦身上,似乎还是不舒服,又挪了挪位置。

    云锦目光落在凤红鸾担在他身上的腿上,注视了片刻,移开目光重新看向她的脸,房间微微烛光下,她脸白如凝脂,更衬得唇瓣粉嫩。温柔的眸子刹那一暗,涌上波澜。

    “云锦,我渴……”凤红鸾就在这时唔哝了一句,无意识地舔了舔干涩的唇瓣。

    云锦只感觉一团火腾地在心口燃烧起来,低下头,声音微哑地问:“鸾儿,你说你渴?”

    “嗯……”凤红鸾应了一声。眼皮睁不开。

    云锦俯身,将自己的唇瓣印在凤红鸾粉嫩的唇瓣上,舌尖轻而易举地探入了她口中,温柔地亲吻着她微微干涩的唇瓣,将自己的味道融入她口中。直到将她两片粉嫩唇瓣吸允的水红,才移开,哑着嗓子问:“还渴吗?”

    凤红鸾眉头皱紧,只感觉更喝得厉害了,“渴……”

    云锦覆又低下头,抱着她身子收紧,恨不得将她嵌入自己怀里,本来清浅的吻在感受到凤红鸾浅浅的回应,控制不住地用力加深这个吻,如狂风骤雨,手也探入她衣襟,呼吸渐渐浊重,一双凤目渐渐被云雾笼罩看不清颜色。

    凤红鸾睡意消失,只感觉喘不过气来,只能靠着云锦渡过来的气息呼吸,数日分开,思念本就入骨,忍不住情动地呻吟出声。

    “鸾儿……还渴不渴?”云锦将手放在她小腹,小腹已经微微隆起,他已经控制不住想要她,但也不敢轻举妄动。连日来的奔波她本来就劳累,如何能承受得住他?忍得额头有细密的汗溢出。

    “更渴了,怎么办?”凤红鸾眼睛睁开,眯起一条细细的缝。烛光下因为这凤眼和她脸上情动迷惘的神色,本来温软如水的容颜忽然魅惑妖娆起来。

    云锦忽然伸手蒙住凤红鸾的眼睛,嗓子哑得厉害,“你说怎么办?”

    凤红鸾伸手拿开云锦的手,云锦捂住不动,一手揽着凤红鸾收紧,两人之间再无一丝空隙,他低声道:“乖,别动,你再动我受不住了。”

    凤红鸾果然不敢再动,放下手,安静地待在他怀里。

    过了片刻,云锦又问:“还渴吗?”

    “渴!”凤红鸾闷闷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