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81章 夫妻一体(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身子一僵。袖中的手不由自主地蜷缩了一下。

    云锦冷冷一笑,“谁说得准是否玉王哪一日不小心掉了马下摔死。或者死在本少主的利剑之下,那样的话本少主的铁骑踏平西凉河山,同样不会客气。”

    “朕拭目以待!”玉痕凉凉道。

    “本少主也同样拭目以待!”云锦目光同样凉寒。

    话落,玉痕撤手,墨绸收回。云锦锦缎同样撤回,不是收回袖中,而是缠住凤红鸾的身子,轻轻一收,凤红鸾只感觉身子一轻,已经端坐在了云锦身前。

    熟悉的气息将她环绕,凤红鸾瞬间有了安定的感觉。

    云锦收回锦缎,手臂揽住凤红鸾的腰,先是轻轻一握,之后力道收紧,似乎要将她扣入身体里。凤红鸾眼眶一酸,将身子放松,软软地靠近他的怀里,轻声道:“云锦,我想你了。”

    云锦眸中刹那涌上云雾,凤眸眯了眯,低头凝视凤红鸾,“嗯?想我了?”

    “嗯,想你了!”凤红鸾点头。相思入骨这四个字不足以形容。

    云锦凤目微暗,看着凤红鸾,不再言语。

    凤红鸾闭上眼睛,想着“吾心安定之处是吾家”的话,果然不假。前一段时间在云山居住,云山再清幽安稳,没有云锦,她总觉得心不安稳。

    云锦凝视凤红鸾片刻,低着头抬起,眸光冷冷地掠过弄花、弄兰、红衣、青蓝、青叶,几人一直低垂着头,此时感受到云锦的目光霎时通体冰凉。须臾,他移开视线,声音一沉,“走!”

    话落,调转马缰,不看玉痕一眼,揽着凤红鸾离开。

    五万兵马紧随云锦之后。弄花、红衣等人连忙赶着车带着云族主的尸体跟上。

    玉痕目送云锦带着凤红鸾离开,墨玉的眸光一片凉意。须臾,收回视线看了一眼西凉国主,面无表情地调转马头,沉声吩咐,“撤!”

    宝马四蹄扬起,向西而去。五万西凉铁骑紧随其后。

    不出片刻,这一处荒山谷兵马如潮水退去,地上留下密密麻麻马蹄践踏的痕迹。

    凤红鸾将身体全部重量都倚在云锦身上,脑袋枕着他的臂弯,感受到云锦掌控玉雪龙平缓的速度,嘴角忍不住弯起,再弯起。

    “既然想我还不想见我?嗯?”走了一段路,云锦忽然开口。

    凤红鸾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装没听见。

    “若是我不来,你是不是准备还要避开我?嗯?”云锦贴在凤红鸾耳边,如兰的气息若有若无地缭绕她的耳垂。

    凤红鸾不能再继续装睡,动了动身子,想避开耳边的麻痒。云锦钳固着不让她动,低头含住她耳垂,生意低沉,“嗯?鸾儿?你告诉我,是不是真想我?”

    “自然是真想!”凤红鸾躲不开,只能任他含着,苍白的脸颊染上一丝红晕,说谎话不打草稿地道:“我没想要避开你,本来也是要去找你的……”

    “嗯?找我?”云锦唇齿微微用力。

    “唔……”凤红鸾痛呼一声,

    “是真想找我?我即便不来接你,你也去找我?不是转路横水渡回云山?你确定?”云锦依然含着凤红鸾耳垂,贝齿轻轻啃咬。

    凤红鸾被磨得难耐,只能低声道:“即便是知道做错了,我也会去的。换做是你收到那封信,你也会去的。无论是我不能让她毁了我娘的棺木,还是为了子母血,我都会去的。没告诉你是怕你担心。”

    “嗯!”云锦听不出情绪地应了一声。

    凤红鸾咬着唇瓣不再开口,耳边再没传来云锦啃咬的动作,她微微抬眸,见他看着前方,容颜幽暗莫名,她心下一紧,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又怪我了?我……就知道你怪我,所以即便想你,也不敢见你。”

    云锦不语,恍若未闻。

    凤红鸾脸色一暗,垂下头,闭上眼睛。

    荒山静寂,即便是五万兵马疾驰,但依然马蹄声一致,可见训练有素。

    许久,云锦收回视线,将凤红鸾抱紧,将头埋在她颈窝,一叹,“我不是怪你,是真的害怕你出事。姑姑生你一场,你该尽孝,不能任她棺木被毁,情有可原。子母血重若性命,是不该如此失去。你是错了,不是错在去了,而是错在没有告诉我而自作主张。更不应该过我的地盘还避开我。”

    凤红鸾一怔,抬眼看云锦。

    云锦埋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他低低低道:“即便我被那尊玉佛拴住离不开,也会派人做好万全准备,保你万无一失。你这样私自前去,危险不可预知,你可知我得到消息之时是什么感受?”

    凤红鸾身子一震,唇瓣紧紧抿起。

    “鸾儿,以后再有决定告知我可好?别再让我这样总是猜测你的心里想伸手助你而无能为力。我们夫妻一体。你何时才能明白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可依靠。别总是为我着想。你应该想我的着想只是你,我一直所在乎的只是你。你若不在,若是出事。我还活着有何意义?即便杀了那尊玉佛,马蹄踏平西凉,夺了这万里河山,又有何意义?”云锦声音低不可闻,“你就是我的全部,云锦此生唯一的全部。如今一切所做,不过都是为了我们约定好的那十丈方圆。”

    凤红鸾心下触动,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猛地回身抱紧云锦,哽咽地道:“对不起,我又犯错了,我就是很笨,总犯错,总是让你担心,我……”

    “你呀……”云锦被迫勒住马缰,看着在她怀里大哭的人儿,无奈一叹,“鸾儿,从你怀孕以后越发的爱哭了,莫不是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真是个哭吧精?”

    凤红鸾只想哭,明知道自己娇气,但眼泪收不住,“我从五岁就靠自己,做一切事情之前都先将感情排除,做好权衡利弊。我也恼恨这样的自己,却是一直都改不了……说过多少个以后不这样了也不管用,我……我感觉我好没用,总是让你担心……”

    “乖,别哭了!也有我的责任,是我没看好你,总让你犯错。”云锦心疼地抱着凤红鸾,低声柔哄,“你这几日定是一直劳累,哭多了伤身,不准哭了。”

    凤红鸾想起这两日自己不眠不休,本来觉得很是坚韧,却偏偏见到云锦就感觉委屈的不行,想不哭,一时间也止不住,埋怨道:“都怪你,你若是不理我,我就想着法子的让你消气,定不会觉得自己委屈,如今你这样对我,我就觉得欠了你八辈子钱还不起似的。惹我想哭……”

    “嗯,你说对了,你就是欠了我八辈子钱还不起。”云锦忽然低低笑了起来,胸膛震动,眉眼一改清冷如霜,暖如春风,柔声道:“没事儿,爷准你慢慢还。这辈子还不起还有下辈子,下辈子还不起还有下下辈子,下下辈子若是还还不起也不急,就八辈子,十辈子,一百辈子,一千辈子的慢慢还。”

    凤红鸾吸吸鼻子,感觉自己连灵魂的祖爷爷都卖给他了!哭着哭着觉得好笑。

    “你虽然脾气不好,秉性刚硬,心里自私,毛病众多,如今还多了爱哭,爱睡觉,犯懒,等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毛病。”云锦笑看着凤红鸾,眸光温柔似化成温泉水,“但谁叫爷就爱你呢!所以,你要给爷好好的,规矩些,不准再任性而为,即便任性而为,也要让我知道。只有你好了,我就好了。若是你出事,上哪里陪我一个凤红鸾?”

    凤红鸾眼睛哭得红肿,点头,埋在云锦怀里,用他的衣服擦眼泪。

    云锦目光落在自己衣服上,再次一叹,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盯着凤红鸾哭花的脸和他胸前脏污了一片的衣服,半响道:“罢了!我的衣服注定就是给你擦眼泪的!是它的荣幸。”

    凤红鸾抬起眼皮,见眼前洁白如雪的衣服一片濡湿,她嘴角咧开,想起这人以前好洁癖,如今都被她给改了,一回生二回熟,也不再觉得给他弄脏了不好意思,轻声道:“就是它的福气。”

    “不止是它的福气,也是我的福气。”云锦笑道。心中被温柔注满。的确是他的福气,天下哪个男人有此荣幸让她在怀中一哭?又有何人有此荣幸揽她入怀?谁见过她温软如水,怯怯如犯错的孩子一般小心翼翼怕他责怪的神态?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如此。焉能不是福气?不但他有福气,他的衣服也有福气。

    以前他不知道这是幸福,一味地对她冷脸责难,怪她不珍惜自己。经过上次之事他彻底醒悟。还有什么比她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更值得庆幸的?她很聪明,惊才艳艳,天下多少男人都不及,但她其实又很笨,只要认准的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样的鸾儿啊!不知道更有多少人羡慕他的福气,他焉能不珍惜?

    “距离你的大营是不是还有好远?”凤红鸾彻底放松下来,顿时有了困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