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80章 挨骂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少夫人!如今如何安置?”红衣走过来,轻声询问凤红鸾。

    “将玄冰棺木打开,将我父皇和我娘合葬。他们生前相隔两地,死后定希望永远在一起。而他们生前受干扰,在黄泉上一定不愿有人再打扰他们。就长埋在这里吧!我将真幻阵封死,以后再不令任何人闯进来。”凤红鸾道:“即便玄冰棺木开启,不能保存永久,但也能保存他们尸身百年,其实多少年无所谓,他们只想在一起而已,同棺同穴。”

    红衣点头,看向被冰封的云族主和西凉国主,“那族主和西凉太上皇呢!”

    “他自然是送回云族,祖祀一个牌位还等着他呢!”凤红鸾瞥了一眼云族主,又看向西凉国主,“至于他,也自然交给玉痕。”她父皇和娘定不想在黄泉路上还见到这二人。

    红衣再次点点头。

    凤红鸾看着玄冰棺木中的容颜,她娘风华依旧,她父皇两鬓霜染。但愿来生,他们能幸福。扫了一眼四周风景,这里虽然是丛林,但却处于半山腰处,青草繁茂,四季常青。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摆摆手,吩咐道:“还将玄冰棺木葬在这里吧!”

    红衣和弄花、弄兰、青蓝、青叶得了凤红鸾吩咐齐齐动手,打开玄冰棺木,将蓝雪国主并排放在云倾颜身边,迅速地合上棺木。几人合力将棺木还放在早先的位置,又将那颗被红衣和弄花联手拔起的大树挪回原地。

    半个时辰后,一切恢复如初,真幻阵内的天已经黑了下来。

    凤红鸾站在大树前又静立片刻,缓缓转身,对着几人道:“我们出去吧!”

    弄花和弄兰将云族主和西凉国主放进车里。几人出了真幻阵。真幻阵外天色正值响午。阳光明媚。

    凤红鸾轻吐了一口浊气,将阵脚的一块石头变幻了个位置。眼前的入口刹那消失于无形。她将石头碾碎,真幻阵瞬间在眼前消失。彻底变成了一个死阵,再无门路可寻。

    红衣等人惊异地看着凤红鸾,眼前再无真幻阵,是一片荒山。

    凤红鸾拍拍手,看向前方道:“荒山谷通向外面有两条路可选,从五里外的分叉路口转西是西凉的地盘。弄兰和弄花前去将西凉太上皇交给玉痕,他该不会为难你们。红衣、青蓝、青叶和我一路走横水渡转回云山。”

    “少夫人,您不见少主?”红衣一怔,走横水渡就是避开了少主的大军。

    “嗯!”凤红鸾点头,垂下眼睫,轻声道:“我……我不见他了!”

    红衣沉默。这次少夫人来此能逃过一劫实属万幸。她不明白明明少主已经废了族主灵力为何族主还能提起灵力杀少夫人。少夫人不得已被迫动用了寒灵。即便她们隐瞒当时情形不说,但少主只要一看到族主被冰封住的尸体也知道少夫人出手了。能迫使少夫人出手,就可以想象到当时情况有多危机。她不敢想象少主知道少夫人和孩子险些不保会如何?少夫人不见少主正好,她更不敢见。

    “走吧!”凤红鸾叹息了一声,当先抬步。

    弄花、红衣等人默默跟在她身后。

    半个时候后,距离分岔路口还剩一里地,凤红鸾停住脚步,敏感地看着前方。

    红衣和弄花对看一眼,也感觉前方气息不对。快步向前探测,不出片刻回来,红衣白着脸对凤红鸾道:“是西凉和云族的骑兵,已经将分岔路口封死。玉王和……少主亲自带兵。”

    凤红鸾无奈一叹,她已经感受到那二人的气息。苦笑道:“这回想躲都躲不过了!”

    “少主和以前不同了,少夫人安然无恙回来,少主不会恼少夫人的。”红衣心里也没底,但还是劝慰凤红鸾。她想着少主不会将少夫人如何,但会将她扒一层皮。

    凤红鸾摸摸肚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红衣等人跟在她身后。

    过了荒丘,一眼便看到前方分叉口两方兵马对立。西凉骑兵和云族骑兵气势不相上下。当前二人一人王袍玉带,雍容威仪,正是玉痕;一人白衣雪裳,玉颜冷峻,风采卓然,正是云锦。

    距离得远,凤红鸾看不清两人脸上的表情。但也能感受到由二人身上散发出的低气压,这一片荒山草木都为之胆颤。

    凤红鸾脚步停住,垂下头,想着这真不是一个好的场合!

    “少夫人?”红衣见凤红鸾停住脚步,触到云锦看来的视线,腿不由打颤。

    “我何曾怕过谁?你爹啊……真是让人胆怯……”凤红鸾摸着肚子。一番奔波想来肚子里的孩子也累了,任她怎么抚摸都一点儿动静也无。

    青蓝、青叶站在凤红鸾一左一右看着她,想着不止她们怕云少主,原来小姐也是怕的。想想当时情况危险,如今她们还心有余悸。母子平安回来就是万幸。青蓝轻声道:“这事情小姐虽然迫不得已,但毕竟事关小姐母子安慰,若是……若是云少主大怒,小姐就多说些好话吧!”

    “嗯!”凤红鸾几不可闻地应了一声。依然垂着头不动。

    弄花、红衣等人见凤红鸾不动,自然也停住脚步不再上前。

    “能让她对你如此畏惧不前,云少主好大的本事!”玉痕目光落在凤红鸾身上,虽然离得远,但也能感受到她胆怯的情绪,面无表情地对着云锦开口。

    “本少主自然有本事!”云锦闻言本来冷峻的玉颜瞬间蒙了一层清霜,看向凤红鸾,声音极沉,“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

    凤红鸾闻言抬头看了云锦一眼,低着头走向他。

    玉痕看着凤红鸾一步步走向云锦,再次开口:“这一番惊天动地的变动你都能死里逃生,是不是觉得很幸运?嗯?红鸾?”

    凤红鸾转头瞥了玉痕一眼,面无表情,“你家太上皇在我的车里,若不想他的尸体在这么热的天里溃烂,最好赶快下葬。”

    “看来朕还要谢谢你送了朕父皇的尸首回来?”玉痕眸光一冷。

    “谢就不必了!怎么我们也是交情一场,顺带帮你带回来的。”凤红鸾淡漠地收回视线,对着对着弄兰摆摆手,“将西凉的太上皇交给玉王!”

    “是!”弄兰挑开车厢帘幕,将西凉国主带出来,向玉痕走去。

    西凉士兵看着已经死去的西凉国主,人人面色大变,对凤红鸾现出仇恨的神色。但没有玉痕的指示,齐齐端坐在马车,不敢轻举妄动。

    玉痕看着云族主,面色一沉,翻身下马,恭敬地从弄兰手中接过。凝视了片刻,抬眼再看凤红鸾,墨玉的眸光冷厉,“不知道这一笔账该如何算?我父皇算是死在你手?”

    “你要想算在我身上也行!若是你认为一个孕妇有能力杀了堂堂西凉太上皇的话。”凤红鸾头也不回,走到云锦马前站定,如水的眸子一错不错地看着他。

    云锦薄唇紧抿,居高临下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凤红鸾,眸中雾霭沉沉。

    “难道你告诉我他是自杀?”玉痕挑眉。

    “西凉太上皇和蓝雪太上皇交手,双双重伤身亡,云族主被波及,三王同时驾崩!”凤红鸾声音平静,“这便是事实,若是玉王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玉痕目光定在凤红鸾后背上,女子后背挺得笔直,怀孕四五个月依然身材纤细窈窕。他墨玉的眸子眯了眯,“这到是个能令人信服的说法!”

    凤红鸾不再言语,依然看着云锦。

    玉痕抱着西凉国主翻身上马,袖中的墨绸忽然袭向凤红鸾。

    凤红鸾恍若未觉,看着云锦,面前这人的情绪她摸不准,她答应他不想让他担心,每每却迫不得己做出令他最担心的事情,有些事情总是这样,从来令人不由自主。

    云锦袖中的锦绸飞出,缠住玉痕的墨绸,声音凉寒,“玉王想清楚了再动手!若是你如今不怕你家老头子尸骨未寒,本少主奉陪到底!”

    玉痕眸光凌厉地看着云锦,“云少主以为朕不敢?”

    “天下有玉王不敢为的事情?逼迫有妇之夫休夫?强抢别人妻子为后?”云锦眸光同样犹如利剑,冷冷嘲讽道:“本少主以前倒是小看玉王了。”

    “呵……”玉痕忽然笑了,“以前云少主在没得到她心的时候做的惊人之举多不胜枚举。朕和你比起来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云锦闻言嘴角微勾,但眸中却无一丝笑意,“本少主对以前的自己一直引以为荣,能令玉王效仿,说明本少主做得很对。至少……”顿了顿,云锦意有所指,“事实如此!有些人你这一生再遥不可及。不但这一生,生生世世都遥不可及。”

    “是么?”玉痕挑眉,看向凤红鸾依然挺直的背,笑得温凉,“朕即便遥不可及,但却有毁却的能力。云少主如此有本事,那就看好了人。万一朕哪日一失手,将其毁了,不知云少主是否去九泉之下大言不惭?或者说云少主哪日兵败如山,朕的剑锋和马蹄踏平云山,可不会客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