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78章 福大命大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样一来所有的谜团就浮出水面了。

    还记得当时她怀疑她爹对她娘不忠贞,认为他爹不够爱她娘,否则一个人若真爱一个人的话,如何能一边爱着一边和别的女人怀了孩子?对于她的不屑,当时她爹笑笑并未说什么,如今想来她爹和蓝皇后根本就没什么,他爹是因为这个人情而照顾蓝皇后的。又想到他后宫一直空置,如何能说她爹对她娘不忠贞?

    “后来我本来要杀了那个贱人!但看到她顶着那一张脸自然不会杀她,况且她是她的内侍,自小与她一起长大,模仿她模仿的十成十,所以,我要折磨她。让那个贱人没受的苦都要她偿受一遍。只是后来又被蓝凤歌和那个贱人将她救了出去。”云族主又恨恨道。

    凤红鸾心底发寒,想起蓝皇后那一身病痛估计都是那时候被云族主折磨落下的。那样的情形下,可以想象她承载了云族主全部的恨,受了不知多少苦。都是因为她娘。别说一株千年血灵芝,就是十株千年血灵芝也抵不过这天大的人情。她终于明白为何蓝皇后杀了君紫璃四名侧妃和琼华陷蓝雪于危难,他爹也对她厚葬,丝毫不怪她了。

    又想起当时和蓝皇后一番谈话,她根本就是个温婉的女子,提起她娘和他爹没有丝毫悔恨。后来杀君紫璃四名侧妃和琼华之时性情大变,只能说是被人威胁的,而能威胁到她的人,无非是云族主。

    凤红鸾看着云族主。问道:“这么说当初蓝皇后杀君紫璃四名侧妃和琼华是被你威胁的了?”

    “不错!”云族主点头,阴狠道:“蓝凤歌明明知道蓝澈是本族的儿子,却真当他的儿子养着,而那个贱人也心安理得地待在蓝雪后宫做皇后。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本族威胁她若不听从本族吩咐,本族便将此事昭告天下,让蓝凤歌成为一个大笑话。她为了保住蓝凤歌的声誉,自然答应了下来。一个贱人爱上蓝凤歌,另一个贱人也爱上蓝凤歌,那么本族让她们都去死……”

    凤红鸾想着她猜测的果然没错,蓝皇后死前精心打扮的皇后装来看她是爱她爹的!只是可惜即便她娘死了,她因为自己已经残破之躯,即便对她爹有情,也只能埋在心底,不敢越雷池一步。而她爹因为爱她娘,所以甘愿空置后宫十几年如一日。这一刻,了解了这一段过往,她心底忽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十几年如一日,那二人守着空落落的皇宫,心里该有多苦,只有当事人明白。

    凤红鸾想起当初云锦强硬地要求蓝皇后的陵墓送回云山,而云族主却没有为难就安葬了。眼睛眯起,问道:“云锦早就知道蓝澈是他弟弟了?”

    云族主冷哼一声,“他如何能不知道?当年之事那个孽子可是帮凶。”

    凤红鸾想起当初初见蓝澈是在老铁匠铺,她为了打造酬情,解答问题。之后蓝澈查明了她的身份入住丞相府,后来提亲。蓝雪国主那时候怕是就知道了她是他的女儿,但没反对蓝澈娶她,因为蓝澈不是她弟弟,所以,他当时必是愿意她以儿媳妇的身份嫁去蓝雪的。否则也不会当时在东璃大力支持蓝澈娶她了。

    另外在西凉她和蓝澈被人刺杀中半刻醉之时,救她的黑衣人如今想来就是蓝雪国主了。若不是一早就知道她是他的女儿,当云锦在她和玉痕大婚之礼上点破她是他的女儿之时他如何会那么镇定?只因为一早就知道而已。

    还有,想想云锦当时在东璃防蓝澈防的紧,后来只要蓝澈粘着她,他便没有好脸色,如今想来便也通透了,原来是早就知道她和蓝澈没有血缘关系。

    凤红鸾不禁苦笑。来到这个世界最大的感触就是明明是对的,在她认为理所当然的情况下,或者她将那种以为扎根发芽之时,有些事情却总会在她淬不及防的情况下被颠覆。比如锦瑟和玉子桓黑白颠倒,比如蓝澈的身份不是她弟弟,而是云锦的弟弟。

    “小姐?”青蓝、青叶担忧地看着凤红鸾。

    “少夫人,有些事情少主不告诉少夫人必定有他的道理,少夫人一定要相信少主是爱少夫人的就好了。”红衣看着凤红鸾苦笑,心下一紧,立即道。

    “我明白!”凤红鸾点头。锦瑟和玉子桓只不过是云锦和玉痕较量的一局棋而已。而蓝澈是她的弟弟还是云锦的弟弟有有什么区别呢!他父皇一直以来就知道蓝澈是云族主的儿子,还将皇位传给蓝澈,她还能有什么不接受的。

    红衣松了口气。少夫人能明白就好。她和少主再也经受不住波澜了。

    “原来还有这些个曲折!蓝凤歌虽然得到了她的心,朕却觉得他比你我都可怜!哈哈!”西凉国主大笑起来。

    “不错!他才是我们三人中最可怜的那一个。哈哈……”云族主也大笑起来。

    “你们认为他可怜,我却认为他才是最幸福的那一个。我娘直到到死心里都有他,一直不曾后悔爱上她。而你们即便后宫三千粉黛又如何?还不是没有得到心仪女人的心。”凤红鸾看着二人,冷声道:“蓝澈就算不是他的儿子又如何?蓝澈自始至终都将他当做他的亲生父皇。我父皇将皇位传给他,他就会永生永世姓蓝,他的后世子孙也姓蓝。又有什么区别?”

    “如何能没区别!蓝澈身体里流着的是本族的血脉!”云族主大怒。

    “流着你的血脉又如何?若是蓝澈在这里,他即便知道了也不会认你是他父亲。”凤红鸾面无表情地道:“我真不觉得你们有什么可觉得他可怜的。我认为他比你们强了不止千倍。他这一生都知道自己该要什么。不像你们明明身边有花千万朵,还想摘最美的那一株。这样的男人如何配说爱我娘?”

    西凉国主和云族主面色铁青。

    凤红鸾继续道:“我父皇爱我娘,在她死去他肯定想随她而去。但为了蓝雪的江山和责任却甘愿独守了十几年。他这一生无愧于我娘对他的爱,也无愧于蓝雪臣民。谁说他无子?他有蓝澈和我,一儿一女。无论是家还是国,他都做到问心无愧。他仁爱之心蓝雪上下称颂,三王府世代效忠。一个男人做到如此,我不觉得你们能比得上他。”

    凤红鸾话落,四下静寂。

    西凉国主脸色暗沉。云族主满眼杀气,“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杀了她!”

    “朕如今到敬佩蓝凤歌有个好女儿!可惜,即便你说得再好,朕也会杀了你!”西凉国主再次出手,双掌齐发,比刚才掌风凌厉数倍。

    青蓝、青叶、弄兰、红衣、弄花面色一变,齐齐出手。

    凤红鸾眸光眯起,一团冰蓝的光再次凝聚手心。刚刚为了救她这五人都受了伤。尤其是弄花和红衣伤重如今也不过能提两成内力。算起来五人合力还不是西凉国主对手,所以她必须出手。

    “玉兄!以长辈欺负一个晚辈,不觉得有失了身份?”千钧一发之际,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蓝雪国主飘身而落,挡在了几人面前,堪堪截住了西凉国主的杀招。

    凤红鸾心下一松,灵力收回体内按住小腹。红衣、弄花等人大喜,趁此机会拉着凤红鸾后退了数步,避开被二人气势所波及。

    只听“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西凉国主和蓝雪国主齐齐后退了三步。

    “蓝兄来得真是时候。”西凉国主看着蓝雪国主。

    “的确是时候!”蓝雪国主回头看了凤红鸾一眼,神色欣慰,“恰恰听到了我女儿的一番话。朕死而无憾!”

    凤红鸾心思微动,为以前对她父皇的误解而心生歉意。这个世界上是有真爱的,两心相依,再也容不下别人,不止云锦和她,还有他父皇和她娘。让她有信心能走到最后。

    “你、我、云兄三人争斗一生,二十年前比武未分胜负,无论是智谋还是对倾颜之心,我们都自认不输于你,朕这些年一直想着到底输了你哪里?让倾颜选择了你。如今借你女儿之口算是知道了!”西凉国主沉声开口:“因为倾颜不爱,所以也不算我们输。我们不是输给了你,而是输给了倾颜。”

    蓝雪国主沉默,看向玄冰棺木,神色温柔。

    “今日你来得正好!我们二十年的恩怨不如就在今日一笔勾销!看看谁能走出去。就是谁赢。如何?”西凉国主道。

    “也好!”蓝雪国主点头。

    “云兄如今已经是废人,就不必算了!只是你我。”西凉国主又道。

    “好!”蓝雪国主颔首。

    一个好字未落,西凉国主和蓝雪国主再不多言,心照不宣同时出手。顷刻间两道身影凌云直上,飞上半空。

    凤红鸾仰头看着二人,只见两道身影在半空中来回变幻,衣袂纷飞,招式快若闪电。即便以她的修为和身手也只能看清几分,不能窥视全部。但即便如此她也能感觉到那二人实力相当,所差无几。若是硬要分出一个结果的话,也只能是两败俱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