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76章 空无一物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我们都是有福气的人!”凤红鸾抿唇一乐,当先抬步向丛林内走去,“走吧!我们去找棺木!”

    红衣和弄花跟在凤红鸾身后走入树林。

    树林并不大,半个时辰后三人将整个树林转了一圈回到原点,并未发现任何异常。而此时正午的阳光照射下来,整个树林不但不阴寒,反而有几分温暖。

    “少夫人,是不是推断错误?”红衣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蹙眉,摇摇头,“当初我和玉雪龙几乎将整个真幻阵都踏遍了。唯有这一片树林有水源。按理说应该不会是别处。”

    “那属下再找一遍!”弄花转身又仔细从头开始。

    “少夫人,您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们二人去找。”红衣也转身。

    凤红鸾点点头,这样来回奔波数遭她的确累了,靠着大树坐下。

    弄花和红衣二人向着深处走去。

    凤红鸾闭上眼睛,忽然感觉不对,猛地睁开眼睛看向后背所靠的这棵大树,这颗大树几个人怀抱那么大,树下长满苔藓。眼前是玉雪龙刨出的大坑,可能水源太足,树皮似乎都隐隐现出水珠,水珠晶莹剔透,伸手去摸树干,触手冰凉。她起身站起来,围着大树走了一圈,又转向旁边的几颗大树上摸了摸,其余几颗大树触手温润,不但不凉,还有几分暖意。她嘴角勾起笑意,喊道:“弄花,红衣!回来!”

    “少夫人!”二人本来并未走远,闻言齐齐转了回来。

    “若是将这棵树连根拔起,以你二人之力,能办到吗?”凤红鸾看着二人。

    弄花和红衣对看一眼,又看向眼前几人合抱的大树,点头,“我们可以一试!”

    “那就试试!”凤红鸾想起怪不得上次她和玉雪龙在这里时子夜居然寒冷彻骨,她靠着玉雪龙的皮毛都不能温暖。原来她娘的玄冰棺木就埋在在这里。当时她身受重伤,本来想劈树取水,但发现做不到,只能让玉雪龙用蹄子刨。想想若是当时她没受重伤劈开这棵树的话,那时候就能发现她娘的棺木埋在此地了。

    弄花和红衣围着大树转了两圈,对看一眼,每个人占据一个方位,同时运功用力。只听咔吧一声清响,二人立即住了手,不敢再动。

    “没事儿!是树根断了!”凤红鸾示意二人继续。

    二人继续用力,大树轻轻晃动,咔吧咔吧的声音不断。两柱香后,大树稳稳地被二人连根拔起。树下果然躺着一副玄冰棺木。

    弄花和红衣惊喜得无以复加,看向凤红鸾,“少夫人,真的是棺木!”

    “嗯!”凤红鸾目光锁在玄冰棺木上,眸光涌动。她娘的棺木啊!死后辗转了多少地方,这个女子生前最向往安定,死后却无安宁。无奈还是她的女儿来动她的棺木。

    弄花和红衣惊喜过后,齐齐跪倒在地,尊敬叩首,“弄花、红衣,拜见老堂主!”

    凤红鸾抿了抿唇,抬步走上前。只见棺木上覆盖了厚厚一层土,她吩咐道:“你们起来吧!将这层土挥去。”

    弄花、红衣起身,连忙上前,齐齐挥袖,覆在棺木上的土散去,露出玄冰棺木。

    只见棺木中一个女子静静沉睡,那一张容颜该怎样形容?比初雪还清透,较日月还多了几分光华,眉眼如鬼斧神工雕刻,如最赋有才华的画师镌刻的山水画一般,令人一眼所见再也移不开眼睛,她不像是死去多年,却像是刚刚沉睡,任谁也不忍吵醒她好眠。

    凤红鸾看着棺木中的女子,正是她娘。脑中映出七岁前被这个女子严厉管教的日子。如今她安静地躺在这里,看不出半分那时候的严厉。她将手伏在棺木上,如水的眸子蒙上一层水光,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与命运斗争,给了她生命,让她两度历劫归来,今日有幸站在这里。

    “少夫人,玄冰棺木太寒,您的身子还是少碰触棺木。”红衣连忙劝道。

    “嗯!”凤红鸾缓缓移开手,收起眼中的情绪,吩咐道:“将棺木左侧底座三条纹线处的暗阁打开,我听云锦说是将子母血放在了那里。”

    “是!”弄花立即蹲下身,照着凤红鸾的吩咐去寻找暗阁,找了半响才摸准方位,只听“啪”的一声清响,暗阁应声而开,她将手伸进去。

    弄花摸了半天撤回手,回身对凤红鸾轻声道:“少夫人,里面空无一物。”

    凤红鸾眼睛眯起,“没有?”

    “没有!”弄花摇摇头。

    “再检查一遍,看看是否还有暗阁!”凤红鸾吩咐。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西凉国主或者云族主早就发现了?将东西取走了?应该不可能!若是子母血在西凉国主手中,他在给她的信中就会提出来用来威胁她了。

    弄花闻言按照凤红鸾的吩咐再次摸索检查棺木底座。红衣也上前和弄花一起摸索检查。将整个底座都检查了一遍后,一无所获。

    凤红鸾脸色有些沉,这个棺木据说是云锦专门为她娘打造的,机关布置只有这一处,据他说若不是对机关布置了解的高手如他一般,是根本就不会发现那一处暗阁。如今空无一物,说明什么?

    “少夫人,会不会少主将子母血放在了棺木内?”红衣询问。

    凤红鸾摇头,“千年玄冰的棺木能保存人尸骨不化,但不能随意开启,一旦开启染了阳气,尸体便不能保存长久。云锦根本不会让子母血放在棺木内,将来还得再开启棺木打扰我娘一次,更甚至因此毁了她尸身。所以,如今暗阁中没有子母血,只能说明被人破了机关取走了。”

    “那到底是谁拿走了子母血?难道是玉王?”红衣脸色发白。

    凤红鸾闭了闭眼,“只能以后再查了!”那个人定是知道子母血对她极其重要之人。

    “少夫人,那老堂主的棺木怎么办?要运回云族吗?”红衣看向棺木。

    凤红鸾抿唇不语,似是在想如何将棺木安置。

    弄花、红衣不言语。静静而立。

    过了片刻,凤红鸾淡淡道:“我娘喜静,这里清静正好!还是就长埋此地吧!”

    “可是……”红衣看向凤红鸾,刚要说什么。

    就在这时,树林外忽然传来西凉国主威严的声音,“你居然能先一步找到棺木,朕倒是小看你了!”

    凤红鸾如水的眸子一缩,来得倒挺快!

    弄花、红衣一惊,齐齐护在凤红鸾一左一右,警惕地看着出现的西凉国主。

    西凉国主目光定在凤红鸾身上,老眼深邃,面容威仪。须臾,他移开视线看着云倾颜的棺木,深邃的眸光破裂,染上一丝沉痛。

    凤红鸾看着西凉国主,猜不透他想做什么。但从他沉痛的神色看来,他是爱她娘的。

    “她果然是你的女儿!也只有你的女儿才能令朕刮目相看。更令朕的儿子念念不忘,令云小子如痴如狂,将这天下搅得腥风血雨,简直和你当年一模一样。”西凉国主凝视着棺木中的云倾颜,缓缓走上前。

    弄花和红衣拉着凤红鸾后退两步,警惕地注视着西凉国主一举一动。

    西凉国主恍若未见,在玄冰棺木前停住脚步,又道:“朕记得遇到你比蓝凤歌早,真不明白你为何会选了蓝凤歌。难道朕比他差吗?不惜放弃生命,也要为他生下孩子。朕当时就说过你,蓝凤歌不能保护你,后来怎样?还不是验证了朕所说的话,蓝雪不容你。”

    西凉国主顿了顿,似是在回想当年情形,又道:“朕亲率二十万兵马接你去西凉,你都不为所动,宁愿被迫回到云山。云岩和掌刑堂知道你怀了蓝凤歌的孩子还如何能放过你?这些朕早就料到,难道你料不到?你可知道朕当时其实很恨你的果决,但得知你被逼下千年寒池的消息时你可知朕有多后悔?恼恨自己未曾将你带到西凉。”

    “倾颜,蓝凤歌能给你,朕也能给你。可是你还是就那么一根筋到底。直到现在朕也不明白蓝凤歌哪里好,让你如此为他死心塌地。”西凉国主话落,转头瞥了凤红鸾一眼,“还有你的女儿,她的性情简直和你当年相仿。朕的儿子愿意庇护她不受任何风雨,可她偏偏看上的是云小子,云岩的儿子。”

    “你该知道,云岩不容她!跟着云小子受了多少苦,期间多少磨难,可她至今还是一根筋,而且还怀了云小子的孩子,宁愿如你当年一般放弃生命,也在所不惜。朕真是不懂了!你能告诉朕这是为何?朕的儿子可不输于云小子。”西凉国主话落,看向凤红鸾,“你能告诉朕这是为何吗?”

    凤红鸾一直静静听着,面色清淡,闻言,面无表情地道:“这世间的任何事情从来就没有一定之规,爱情更没有。不像是买东西,谁先到就先得。我和云锦两情相悦,即便这世界上再出现比他好十倍百倍的人,我心里眼里也只能容得下他,再也容不下别人。”顿了顿,她平静地迎上西凉国主的视线,“没有为何,只因不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