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73章 生个白白胖胖的云不离出来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姐,你去休息吧!这样如何能成?你受得了孩子也受不了。”青蓝劝道。

    凤红鸾点头,起身站起来向床上走去。

    就在这时,弄花飘身而落,“少夫人!昨日东璃君帝进攻襄昶城,即将攻克之时,锦瑟公主和蓝雪太上皇及时出现。成功阻止了东璃君帝。”

    凤红鸾脚步猛地顿住,转身看向窗外,“蓝雪太上皇?”

    “是少夫人父皇。”弄花道。

    凤红鸾忽然笑了!她怎么将她父皇给忘了!他既然退位,蓝澈登基,那老头自然不必再留在宫中的。况且也不能置蓝雪国危难而不管。他和锦瑟同去,君紫璃自然不是二人联手的对手。眉目间染了一夜的愁云散去,点头道:“将消息传给云锦了吗?”

    “少主此时应该也得到消息了。”弄花道。

    “嗯!”凤红鸾摆摆手,弄花退了下去。

    “小姐这回安心睡吧!”青蓝心疼地过来掀起帘帐。

    凤红鸾笑着躺回了床上闭上眼睛。

    这一觉睡得很熟,再次醒来是被隔壁的哭声闹醒的,她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了,坐起身喊道:“怎么了?孩子哭什么?”

    “回小姐,小公子闹脾气!”青蓝连忙回道:“谁都哄不了,已经哭了半天了。”

    “将他抱进来!”凤红鸾卷起帘帐。

    青蓝抱着云不弃进来,凤红鸾伸手接过,只见云不弃一张小脸已经哭花,皱成一团,抽抽搭搭,好不可怜。她顿时心疼,“乖,不哭哦!你是不是想你娘了?”

    小不弃本来声音已经放小,听到凤红鸾的话似乎能听懂一般,更大声地哭起来。

    “你娘过几天就回来了!乖,不哭。”凤红鸾看着那张小嘴冒出的声音大得怕整座云山都能听到,她低声柔哄,“我给你唱歌听好不好?还唱英文歌。”

    小不弃不买账,闭着眼睛哭。

    凤红鸾哄了半天,好话说尽也不管用,青蓝、青叶更是急得团团转。

    凤红鸾皱眉看着怀里的小人,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道:“你再哭你弟弟该笑话你了。说他不弃哥哥真没出息,居然哭个没完,真是个哭吧精。”

    凤红鸾话落,哭声戛然而止。

    青蓝、青叶惊异地睁大眼睛。这孩子真能听懂话?

    凤红鸾嘴角抽了抽,只见小不弃撇着嘴看着她,虽然抽噎,但居然一声也不发出了。她也惊异,不过又想起什么,对青蓝、青叶笑道:“我似乎听梅姨说过,云族血脉的孩子天生下来都是敏感异于寻常孩子。他能听得懂咱们说话不奇怪。”

    青蓝、青叶松了一口气。险些以为锦瑟公主生出来的是妖怪!

    凤红鸾看着小不弃,他也看着她,前几日小人儿睁不开眼睛,如今眼睛睁开她才发现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如小溪一般清澈无波,纯净干净。配合他一张白净的小脸,怎么看将来也是一个美男子。她叹道:“二十年后又是一个祸害!”

    “不用二十年,十年后就是一个祸害!”青蓝道。

    “我看也是!”青叶也道。

    凤红鸾深以为然。锦瑟长得本来就倾国倾城,而玉子桓虽然不及云锦、玉痕,但西凉皇室出品怎么也差不了哪儿去。可想而知将来这个孩子想不成祸害都难。

    “小姐,你也不用说不弃公子将来是祸害。就奴婢看啊!将来不离公子没准比不弃公子更祸害呢!”青蓝看向凤红鸾的肚子道。

    “嗯,将来不离公子不定会醉了多少女人的芳心呢!”青叶也道,“有小姐和云少主这样的父母,就可以预定不离公子的将来。”

    “不是醉了多少女人的芳心,估计是碎了多少女人的芳心!”凤红鸾好笑。云锦本来就是一个大祸害,天下女子被他碎了多少芳心?可以预见将来这小东西也不是什么善茬。

    这回轮青蓝、青叶深以为然。

    凤红鸾低头看怀里地小不弃,发现他委屈地看着她,她冲他笑笑。小不弃立即不委屈了,也咧开小嘴冲着她笑。凤红鸾抚额长叹,“果然是个祸害啊!”

    青蓝、青叶也忍不住笑出声。

    “少夫人!少主的信!”红衣走到门口,就见屋内其乐融融。

    凤红鸾立即将小不弃递给青蓝,红衣走进来将信递给凤红鸾,一边笑道:“少主指不定多想念夫人呢!看看这信,一日比一日厚。”

    凤红鸾笑着接过信赶紧打开。果然映入眼前的是几个大字“鸾儿,我想你。”,她心头顿时感觉被注入了春水,暖融融的,刹那感觉她也想他,想得心都揪起来了。紧接着那人又道:“再想也不准你来找我,乖乖在家待着,等我收拾了那尊玉佛回去。”

    心底刚溢出的一丝想法被无情地掐灭,凤红鸾瞪着那一句话,有些憋闷。这混蛋真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知道她忍不住想去找他,立即给她想法刚萌芽就扼杀了。有些懊恼地继续看下面的,只见那人又道:“云不离那臭小子乖不乖?有没有闹你?若是不乖等我回去揍他。”可以想象那人说这话时候板着脸的神情,懊恼顿时消散,忍不住又好笑。

    “你别总是抱着云不弃那臭小子,若是他累到你爷回去同样饶不了那小东西。”

    “还有,别胡思乱想,再敢一夜一夜的不睡觉给我熬夜猫子,爷回去连你一块儿收拾。否则云不离生出来若不是哭吧精也是夜猫子,实在不好。”

    “蓝老头子还没死,自然用不着你操心蓝雪。蓝澈若是没这点儿本事儿,还当什么皇帝,趁早滚下来将大军给爷得了。省得操神。”

    “你也不用担心我,那尊玉佛狡猾,爷也不次不是?哼,我到看看他还有什么招!”

    “给爷好好将身子养好了,生个白白胖胖的云不离出来,你就是最大功臣……”

    “……”

    凤红鸾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看着,每一句话都要看上两遍,眼前现出那人伏在案前写信的神情,转而又浮现出那人面对玉痕,眉目清冷,倨傲不屑的神色,转而又浮现出他指挥大军部署,马蹄争鸣,血染青草山野,刀剑出销,气吞山河,飞溅落花的风采和英姿。

    每一种形态,都如此清晰,如她在他身边。

    看完信,凤红鸾嘴角翘起,眉目含笑,眸光淡淡光彩。每日有他的一封信,她便冲淡那种不能陪伴在他身边亲临战场的遗憾,能坐在这里安心养胎,也是一种福气。不管未来如何,她想着他都会给她和他们的孩子争得一方净土,十丈方圆。

    第二日,襄昶城传回消息,西凉太上皇既蓝雪太上皇和云族锦瑟公主出现之后,东璃君帝兵败撤退之时突然出现在襄昶城。顷刻间致使情势逆转。东璃和蓝雪双方再次在襄昶城持衡,争夺不下。

    凤红鸾得到消息之时正在逗小不弃玩,不由感叹。果然是一局棋。每一个棋子都不能小看或者被忘记。蓝雪有太上皇,西凉自然也有太上皇。

    青蓝询问凤红鸾,“小姐,是蓝雪太上皇厉害还是西凉太上皇厉害?”

    “都是老狐狸!”凤红鸾想起云锦每提到那二人都是这句话,道。

    “要我觉得还是小姐的父皇厉害。否则也就不会夺了当初的夫人的心了。”青叶道。

    凤红鸾笑笑,不再言语。爱情不是夺的,是用心的!他爹能数十年如一日让蓝雪后宫空置,但西凉国主却不同,后宫开满鲜花,遍地娇艳,子孙盈满。这就是不同。

    接下来两日,掌刑堂每隔一个时辰都会传回关于外界的消息。即便凤红鸾身居云山天外之境,也能感觉到外面风雨雷电交加,四国征战陷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天下似乎找到了一个持平点,各个势力相持不下。

    云锦对玉痕,数百里的荒山之境二人各展所能地较量。蓝子逸对玉子墨,以蓝雪叶枫城和西凉边城为两端,各有攻守。蓝雪国主对西凉国主,锦瑟对君紫璃,襄昶城的争夺怕是更为残酷。而东璃大将军吴卓被楚枫带领的四十万兵马拦截在横水渡,吴卓虽然不及楚枫,但楚枫也不敢过于轻举妄动。因为楚枫之后有玉子桓牵制。

    而玉子桓虽然独立各势力之外,但也不敢随意出手,他必须等待时机,做玉子墨后援,或者随着任意一方攻克或者被攻克之时出手,以迅雷不掩耳之势补上那一处空缺。所以,他看似无用,却是这一盘棋中最难掌控和变化多端的一枚棋子。

    凤红鸾看着地图,眸光凝视,久久不动。

    “小姐,这样看来,如今情势即便兵尽粮绝也难以分出胜负。”青蓝看着地图道。

    凤红鸾摇摇头,“不会!这种局势看似牢固,实则最是不堪一击。只要哪里出现一个异数,这种平衡就会顷刻间打破。”

    “除非小姐出山,否则哪里还能有异数!”青叶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