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72章 天下三公子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凤红鸾闭上眼睛。想着云不离啊!真好。

    锦瑟哼了一声,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云不弃!”凤红鸾道。

    “云不弃?”锦瑟挑眉。

    凤红鸾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瞥了锦瑟一眼,“自然叫云不弃!从今以后他也是我和云锦的儿子。你不准欺负他!否则我要你好看。”

    锦瑟叱了一声,低头看怀里的孩子。眸光有某中温暖的感动溢出。云不弃!她是想告诉这个孩子是有家人疼的吗?不弃!不弃!在心里默默喊了几声,半响,抬头看着凤红鸾,认真地道:“凤红鸾,谢谢你,他叫云不弃很好。”

    凤红鸾嘴角微勾,从这个女人嘴里听到一句谢谢真不容易。理所当然道:“自然很好。将来我的儿子叫云不离。不离不弃。”

    “你怎么肯定你生的会是个儿子?”锦瑟看着凤红鸾的肚子。

    “我有感觉,他一定是儿子。”凤红鸾伸手摸肚子。想起什么,又道:“我告诉玉子桓了,这个孩子叫云不弃。”

    锦瑟面无表情,“他说什么?”

    “没说什么!同意呗!就算不同意你以为我还能将这个孩子给他?”凤红鸾挑眉,眯着眼睛看锦瑟神色。

    锦瑟不再言语,不知道想些什么。

    凤红鸾重新闭上眼睛。想着如果一个女人不爱一个男人的话会给他生孩子吗?不会吧!所以,锦瑟给玉子桓生了孩子又说明什么呢!

    午后的阳光透过浣纱格子窗射进房间,温暖宜人。二人不再说话。小不弃吃饱了睡去,安静酣然。

    第二日辰时,掌刑堂传回消息。昨日夜子时云锦和玉痕的一路兵马在荒山谷相遇,双方将领各展其长,你攻我守,你退我进,实力相当,厮杀惨烈,各有胜负。

    同样昨日夜子时,白灼出兵夺回晏阳城,不想遇上了本来应该在横水渡率领大军的君紫璃,白灼自然不是君紫璃的对手,不但未曾夺回晏阳,而且带去的十万兵马损伤半数,君紫璃乘胜发兵,一举攻陷了距离晏阳内的一座守城临崎。白灼负伤带领余下人马退到襄昶城。

    同样昨日夜子时,楚枫在横水渡突击东璃前锋营,成功将东璃前锋营粮草烧毁。前锋营守将为楚枫所杀,前锋营万人尽数折在楚枫之手。

    同样昨日夜子时,西凉青王玉子墨和蓝雪鄱阳王蓝子逸交手,未分胜负。

    凤红鸾看着眼前厚厚一摞密报。想着昨日可真是一个好日子,昨日夜子时更是一个好时辰。君紫璃扔下大军悄然去了晏阳,仅用两万兵马便折损了蓝雪五万兵马,一鼓作气攻陷了临崎。临崎攻破,紧接着就可以进兵襄昶城,白灼既然已经不是君紫璃对手,自然无力反抗,然后蓝雪以北十城都相当薄弱,君紫璃若是一举攻下的话也不是难事。

    仅是一夜之间,对于东璃和蓝雪来说,局势顷刻间对蓝雪已经不利。

    凤红鸾唇瓣紧紧抿起,楚枫在横水渡拦截东璃大军,自然不能令其过了横水渡和玉痕大军汇合,那样云锦以一敌二,自然处于被动,局势不利。所以,楚枫不能离开横水渡,自然相助不了白灼。而蓝子逸如今牵制玉子墨更不能去襄昶城相助。另外一旁还有玉子桓按兵不动,便是一个威胁。蓝雪除却蓝澈外已经无人可用来抵挡君紫璃。但即便蓝澈亲征,也不是君紫璃对手。

    这样算起来,蓝雪便是一个弱点!

    “君紫璃原来还有两把刷子!”锦瑟看着密报,一双美眸忽然闪过一抹光。

    “能位居天下三公子,与云锦、玉痕齐名。他自然有真本事。”凤红鸾眯着眼睛看着地图,目光定在襄昶城。看来她还是不能待在云山。不知道若是她去,是否是君紫璃的对手。

    “襄昶城北山十里处是一处方圆几十里的雾瘴之地。若是合理利用的话,君紫璃不一定能过得了襄昶城。”锦瑟也看着地图上的襄昶城,缓缓道。

    凤红鸾眸光微闪,抬眼看着锦瑟,勾唇一笑,“不错!”顿了顿又道:“襄昶城以北十城都一马平川,无天险绝地防守,若是君紫璃出手,简直薄弱不堪一击。唯一能守住襄昶城的只有这一处雾瘴之地了。”

    “嗯!”锦瑟点头,起身坐起来,“我去相助蓝雪守住襄昶城。”

    “不行,我去!”凤红鸾断然拒绝。她刚生完孩子,正是体虚之时,如何能奔波?

    “凤红鸾,你当我是纸糊的还是面捏的?”锦瑟冷哼一声,忽然出手放在小腹上,手心一股青灵之气溢出,小腹的刀痕瞬间愈合恢复,看不出一丝痕迹,她推开被子下了床,“你觉得你去会是君紫璃的对手?你的身子半丝也不禁折腾,一旦出手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到时候别说孩子难保,就是你的小命没准也交代到那。到时候你出事的话,你想想云哥哥还不直接扔下大军去救你?那样到省事了,不用打了,这江山就是玉痕的了。”

    凤红鸾抿唇,伸手抚上小腹。

    “我到想会会君紫璃,看看他有几斤几两。这个男人当初眼瞎,如今到令人刮目相看了。”锦瑟忽然一笑,“谁说这天下是男人的舞台,我偏要给她搅和搅和。我若去的话,就不信君紫璃能过了襄昶城。”

    凤红鸾抬眼看锦瑟,见她一扫三日来的虚弱苍白,如今眉目染上淡淡光华。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和她争斗不服输的锦瑟。

    “怎么?你不相信我能是君紫璃的对手?”锦瑟挑眉。

    凤红鸾微微一笑,“不是!我觉得你若是去的话,君紫璃一定过不了襄昶城。”

    锦瑟嘴角勾起,如芙蓉盛开,不过昙花一现,瞪了凤红鸾一眼,“你清楚就好!”

    凤红鸾笑而不语,她自然清楚锦瑟的能奈,绝对不属于君紫璃,有她去襄昶城的话,定能守住襄昶城,也许不但能守住,还能对君紫璃是个打击。

    “你在云山好好待着!我不在这里看着你,你最好别做让别人操神的事儿。”锦瑟转身去衣柜取衣服,利索地往身上穿,半丝也看不出来刚刚前一刻还是躺在床上刚被剖腹生产了三天虚弱的女人。

    凤红鸾仰头望天,看到的只是棚顶,“知道了!”

    穿戴妥当,锦瑟抬步就往外走。

    “你这就走?”凤红鸾收回视线蹙眉。

    “废话!难道等君紫璃攻克了襄昶城我在去等着吃一盘黄花菜吗?”锦瑟头也不回。

    “先去给孩子喂奶吧!喂完再走。”凤红鸾看着锦瑟离开的脚步,神色幽幽。

    锦瑟脚步一顿,回头瞥了凤红鸾一眼,出了房门。

    凤红鸾看着锦瑟进了隔壁小不弃的房间,不出片刻又出来头也不回地匆匆走了。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腹,将身子无力地靠在软榻上苦笑。半响有些郁闷地轻声道:“云不离,你来的真是时候,就是一座拴住我的牢笼……”顿了顿,又道:“这回不想给小不弃找奶娘也没办法了……”

    她的声音飘散在房间里,被空气淹没,似是无限惆怅。

    “少夫人!公主独身一人出了青山屏障!”红衣疾步走来,向房间内看了一眼道。

    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清声道:“弄梅、弄月!”

    “少夫人!”二人飘身而落。

    “你们跟着锦瑟贴身随扈!一切以她的安危为先。”凤红鸾沉声吩咐。

    “是!”二人应声,身影飘远。

    “弄花!”凤红鸾又吩咐,“给蓝澈传消息,就说锦瑟去襄昶城相助!他不必御驾亲征!”

    “是!”弄花应声。

    “红衣,将给小不弃准备的奶娘请来吧!”凤红鸾看了红衣一眼,无力地躺了回去。

    “是,少夫人!”红衣转身走了下去。她自然明白少夫人的心思,如今一动不能动地待在云山,每日靠听着各地的消息度日不能参与的无力,自然很郁闷。但也没办法,自然是孩子要紧。

    午夜子时,襄昶城传回消息,君紫璃发兵进攻襄昶城。

    凤红鸾收到密报蹙眉,君紫璃的动作倒是快!锦瑟早上离开的,云山距离襄昶城千里之遥,锦瑟快马加鞭能到是能到,但是她生产后体虚,外加长途奔波必定劳累,如何能是君紫璃的对手?攥着密报的手不由自主抓紧。

    “小姐,您担心也是没用!仔细动了胎气。锦瑟公主去了,即便是襄昶城失手了也没关系。她定有办法夺回来的。”青蓝见凤红鸾脸色不好,劝道。

    “是啊,小姐!仔细身子。”青叶也劝道。

    凤红鸾松了手中的密报,点点头头。稳定心神仔细地看眼前的地图。希望能找出对付君紫璃的弱点。襄昶城即便失手,也不能让君紫璃再越雷池一步。

    天明十分,凤红鸾依然没寻到制衡君紫璃的方法,头疼地揉着额头。君紫璃的弱点无非就是东璃太皇太后和君紫钰。如今那二人都死,他已然无弱点可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