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62章 我们再不分开,好不好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狭小的空间内,夫妻二人终于破除了重重阻隔,两颗心真正地融合成了一颗心。尽管期间付出了无数代价。但彼此相偎依这一刻,所有都值了。

    片刻,凤红鸾又开始犯困。云锦不再说话,只温柔地拍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大喊,“姐姐!”

    凤红鸾听到熟悉的声音闭着眼睛瞬间睁开,听到有马蹄声奔来,她脸上一喜,“是蓝澈!”

    “嗯!”云锦点头。

    凤红鸾起身坐起来,刚要挑开帘子,车帘已经被人从外面先一步挑开,蓝澈欢喜的脸色一霎那侵入眼帘,当看到凤红鸾,眼眶发红,眼中似乎隐隐有泪光现出。

    凤红鸾看着蓝澈,数日不见似乎长高了许多,但也瘦了许多,本来精致的小脸如今长开了些,再不显稚嫩,一双眸子也再不见清澈光芒,而是收敛了些曾经奢华的东西,沉淀沉稳许多。仔细辨认才能认出些昔日的影子,可见经历果然能让一个人成长。她笑道:“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男大啊,也十八变呢!我的弟弟真是越变越俊秀了!”

    蓝澈本来眼睛要出水,看着凤红鸾浅笑盈盈的样子刹那将水吞了回去。这个女人明明过得很好,亏得白教这么多人担心她!恼怒道:“你还回来做什么?在西凉做那尊玉佛的皇后啊!什么云蒙山的雨露,国色天香的花糕,还有羽毛笔比黄金都贵,苇叶纸堪比金叶。你得意了?”

    凤红鸾见云锦脸色不好,显然还在介意,她无语地看着蓝澈,见他还有教训下去的势头,恼道:“你确定你是我的亲弟弟?”

    “好呀!你连弟弟都不认了!”蓝澈怒。

    “哪能不认呢!呵呵,你当然是我的亲弟弟,如假包换!”凤红鸾很识时务地笑了两声,见蓝澈脸色还不好,揉揉鼻子,眼波流转间见蓝子逸骑马过来,连忙打招呼,“子逸,数日不见,我都想你了!”

    蓝子逸一怔。

    云锦脸顿时黑了。

    凤红鸾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尴尬。

    蓝子逸轻笑,清逸的俊颜染了一丝温润如玉的暖意,瞥了云锦一眼,笑道:“子逸也想公主了!”

    青蓝、青叶想着这就是传说中的蓝世子啊!敢当着云少主的面和小姐如此眉来眼去的说话,二人崇拜地看着他。实在佩服!

    黑雾心中想的和青蓝、青叶想的一样,实在佩服蓝世子的本事。

    “你想死吗?”果然,云锦阴阴地看着蓝子逸。

    蓝子逸身子一颤,笑道:“子逸还没活够,还要多活几年看看我的侄子!”

    凤红鸾尴尬褪去,顿时笑颜如花。

    云锦听到说到他儿子,脸色稍霁,阴测测地看着蓝子逸,“你最好备好礼等着他出生,不是金山我儿子不要。否则见都别想见。”

    凤红鸾闻言嘴角抽搐,抬头望天!金山啊!

    “咳咳,云师兄真会……”蓝子逸顿了顿,缓缓吐出两个字,“打劫!”

    凤红鸾想着可不是打劫吗?他云锦会缺钱?不过谁嫌钱多啊!她笑看着蓝子逸,眼前似乎黄橙橙的一堆金山。觉得要是金山真很不错,笑容不自觉地灿烂。

    云锦刚好了几分的脸又黑了,伸手“啪”地落下帘幕,语气不善地赶人,“从哪来的滚回哪儿去!别在爷跟前碍眼了。”话落,命令道:“黑雾,赶车!”

    黑雾想着少主这是吃醋了,连忙挥起马鞭。

    蓝子逸伸手摸摸鼻子。

    蓝澈不干了,出手抓住车壁,阻止马车离开,对着里面道:“刚说了两句话,你急什么?我还没问你玉痕要开战了,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打!”云锦不以为然。

    “就这么打?”蓝澈声音提高。

    “有什么不明白的回去问你老家老狐狸去!”云锦挥手抚开蓝澈的手。

    蓝澈恼怒,刚想再去拦,蓝子逸出手拦住蓝澈,轻声道:“皇上早就传信要太子殿下速速回京。如今既然看到公主安然无恙,太子殿下还是别在耽搁了,即刻启程回京吧!想来皇上定有安排。”

    蓝澈住了手,看着马车走远,有些不舍,“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我可是他弟弟!”

    蓝子逸好笑,想着太子经历了离魂后终是成长了,也只有在公主面前才像个孩子。

    蓝澈转过头,询问蓝子逸,“你不跟我一起回京?”

    蓝子逸摇摇头,凤目蒙上一层昏暗,向西凉方向看了一眼,声音平静,“青王和桓王如今分别镇守边境。我必须镇守叶枫城,否则蓝雪边境空虚,难保玉王不趁此机会攻陷蓝雪。”

    “那尊玉佛如今还在忙于清扫姐夫的暗桩势力,还有闲工夫发兵?更何况蓝雪边境和云族境地相距不过百里。叶枫城有我姐夫呢!就不信能被西凉夺去。”蓝澈道。

    “就因为玉王还在肃清西凉残余势力,所以云师兄更改趁此机会带公主入云族祖祀。”蓝子逸笑道:“反正我回京中左右也是无事。我留在叶枫城最好不过。太子殿下一人回去就可。”

    蓝澈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二人不再耽搁,打马向叶枫城驰去。

    马车中,凤红鸾听到后面马蹄声转了路向叶枫城方向驰去,她有些伤感,“以前一直不觉得独身一人有什么不对。如今我越来越不想和亲近的人分离。”她仰脸看着云锦,“我们再不分开,好不好?”

    云锦将她揽在怀里,温柔地抚摸她的脑袋,“好!”

    凤红鸾闭上眼睛,想着无论她兜兜转转,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对她不离不弃。真好!

    傍晚十分,马车来到了青山屏障外围碧湖处,云锦将没睡醒的凤红鸾从马车抱下来。抱着她并没有坐船,而且足尖轻点,踩着湖面并排开的几条船向青山屏障飘去。

    凤红鸾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想着原来晕船的人是这样过这条湖的。

    “恭迎少主,少夫人回山!”青山屏障外响起震耳欲聋恭敬的声音。

    凤红鸾一怔,只见青山屏障外跪了黑压压一群人。当前一排人是身着官服的老者,她认识,正是云城的那些官员。在他们的后面,她看见了梅姨、红衣、风影、雾影等人。抬头看云锦,想着他将云城搬来云山了?

    云锦面色淡淡地扫了一眼众人,目光定在红衣身上,“都准备好了?”

    “回少主,一切都准备好了!明日正是吉日,可以带少夫人入祖祀!”红衣起身,立即恭敬地道。

    “嗯!那就好!都起吧!明日不准误了时辰。”云锦点头。

    “是!”红衣垂首。

    云锦再不多言,抱着凤红鸾进了青山屏障。进入守灵石的暗门,隔绝了外面的一切。他低头看凤红鸾,对上她疑惑的视线才解释道:“云族的祖祀只有每一代少主大婚才能开启一次。明日我带你入祖祀,这些人自然必须来的。”

    凤红鸾恍然,“可是明日是不是太赶了?”刚回云山就入祖祀。

    “不赶!若不是天色晚了的话,爷还想今日带你去呢!”云锦摇摇头,想起什么道:“以防万一你哪日再给我一纸休书,爷要牢牢的将你拴住。”

    想起那封休书,凤红鸾脸色有些不自然,“那封休书呢?”

    “一会儿你就见到了!”云锦瞥了凤红鸾一眼,说话间带着她出了暗门,眼前是一座清幽的院子,淡淡的梅花香盈满院中。他大踏步带着她进了房间。

    凤红鸾想着如今是夏季吧?这里的梅花却正在盛开。果然云山天地灵气和别处不同。正想着只觉身上的感觉一空,她已经被云锦轻飘飘放在了床上,她一怔,云锦撑着身子轻轻覆在了她身上,一双眸子灼灼地看着她,声音微哑,“鸾儿!”

    凤红鸾看着云锦眼中的神色,明白他的意思,脸色微红,“天还没黑!”

    云锦一挥手,窗前的帘幕落下,房间的光线刹那暗了下来,他认真地看着凤红鸾熏红的脸道:“这就黑了!”

    凤红鸾无语。

    云锦已经低头吻了下来,在凤红鸾的唇瓣细细描绘,舌尖卷起迤逦柔情,浓得化不开,凤红鸾不禁迷醉。

    “鸾儿,真的可以吗?”云锦手放在凤红鸾小腹处,隐忍着不确定地问。

    “嗯,据说可以!”凤红鸾眸光染上氤氲之色。她这些日子没什么身体不适!应该可以吧!她也想他呢!

    云锦再不犹豫,挑开凤红鸾的衣带。一改早先时候的如狼似虎……

    天幕滑下黑纱,凤红鸾全身疲惫昏昏欲睡。云锦嗜足地舔了舔嘴角,虽然意犹未尽,但也知道不能再要了。如玉的手轻柔的来回摸着凤红鸾的小腹,口中嘟囔,“磨人的小东西!等出来收拾你。”

    凤红鸾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瞥了云锦一眼,跟没出生的孩子较劲,真有他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