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59章 西凉和云族势不两立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事儿……”青蓝、青叶捂住脑袋连忙摇头站起来,依稀可见小脸通红。

    凤红鸾干咳了一声,有些埋怨地垂捶了云锦一下。云锦接收到凤红鸾的意思,脸不红心不跳地瞥了二人一眼,“这两个丫头越发出息了!如今倒是配得上风影和雾影了。”

    凤红鸾顿时笑了。她也觉得是!

    青蓝、青叶本来红着的小脸刹那白了,连忙摇头,“奴婢不要,奴婢二人要一辈子侍候小姐!”

    “侍候她是我的事,哪里有你们的位置?”云锦闲闲地看了二人一眼,警告道:“要是不同意你们清楚后果。”

    二人看向凤红鸾,凤红鸾心下好笑,移开视线不看二人。二人垂下脸,不敢言语,等于默认了。凤红鸾想着云锦这心已经黑得无与伦比了。打量眼前的环境,是一处官道。不远处有一辆马车,马车前站着黑雾。

    诚然如云锦所说,他是要光明正大地带着她出西凉!

    云锦拉着凤红鸾走向马车,黑雾看向凤红鸾,眼中似乎有激动的神色一闪,恭敬地请礼:“少夫人!”

    “嗯!”凤红鸾笑着点头。

    “一切都按照少主的吩咐准备妥当,所有隐卫暗桩全部出动护送少主和少夫人回云族。若没有特殊情况,应该安然无虞。”黑雾又对云锦道。

    云锦“嗯”了一声,不太在意地拉着凤红鸾上了车。

    青蓝、青叶自然不敢上车去碍眼。连忙坐在了车座后面。黑雾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快而稳地走了起来。

    刚走了不远,凤红鸾似乎又想起什么,伸手挑开帘幕看向西凉皇宫的方向,那里火光冲天。她想着不知道玉痕会不会救火。估计不会吧!

    “怎么?舍不得了?”云锦抱着凤红鸾手臂收紧,不满地看着她。

    “我在想只是可怜了那些国色天香!本来是娇花,这一场大火,怕是毁了!”凤红鸾一叹,落下帘幕。国色天香啊!世间从此再无此花。

    云锦哼了一声,“有些东西本就不该存在!存在了也是祸害。不如没有。”

    凤红鸾闻言敏感地看向自己的小腹,指尖微微颤了一下,抬眼看云锦,云锦神色不明,她伸手抱住他,偎依在他怀里,沉默不语。

    云锦目光落在凤红鸾小腹上,凤眸蒙上一层昏暗,也不再开口。

    西凉皇宫内。

    玉痕看着凤仪宫轰然倒塌,缓缓撤回墨绸,墨玉的眸光温凉入骨。

    玉子墨在青蓝、青叶冲进去的第一时间也向前跨出了一步,但又猛地顿住脚步。抿唇看着凤仪宫支撑的廊柱在大火中被吞噬,袖中的手死死攥紧,一滴血痕滚落无声。

    玉子桓僵硬地站着,视线如凝固了一般也定在倒塌的廊柱上,俊颜发白。

    流月和云隐暗卫都看向玉痕,见皇上面无表情,大气也不敢喘。宫廷禁卫军已经停止了弓箭拉射,人人都似惊呆一般地看着眼前。将偌大的凤仪宫顷刻间轰塌,只因为刚刚云少主和王上一招交手,实在令人震撼。

    整座皇宫静寂无一人说话,倒塌的凤仪宫依然在熊熊火光中燃烧。只听到噼里啪啦的声响。大火吞噬子夜,将上方的天空照得亮如白昼。

    “皇上,可是吩咐人灭火?”流月犹豫了片刻,见玉子墨和玉子桓皆不开口,只能硬着头皮轻声询问。

    “不用灭,让它烧,直到化为灰烬!”玉痕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流月一惊,连忙道:“万一起了风的话,怕是牵连整座皇宫,到时候……”

    “无碍!起了风将这座皇宫都烧的话再重建!”玉痕看着眼前,熊熊大火在子夜清凉的风中燃烧烈烈,似乎同样在他内心深处燃烧,将那张镌刻在心底的容颜烧得模糊,烧成灰烬。从此以后,他便真正是西凉的王。

    流月垂下头,再不敢开口。自小跟随主子,早已经将主子的心思摸清了几分。即便知道云少主和红鸾公主走了密道不可能葬身这火中,但在主子的心里,唯一让他心动的执念已经死了,该是何等的凄凉。

    杜嬷嬷立在不远处,看着大火吞噬凤仪宫。想着无论如何那女子终是在这里住了月余。也算是圆了皇上心中的一个执念。只是她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世间偏偏就一个红鸾公主,偏偏就云少主和王上两个绝顶男子,似乎命运就是应该开这样的玩笑一般。总有人满意,总有人受伤。“流月,暗青!”许久,玉痕收了脸上的神色,威仪开口。

    “在!”流月和暗青立即上前。

    “隐月星魂和皇室隐卫全部出动,全力拦截云锦。遇到云隐暗卫,一律杀无赦!”玉痕吩咐。

    “是!”二人躬身。

    “青王!”玉痕看向玉子墨,沉声开口。

    “臣在!”玉子墨收回视线,同样收敛起脸上的情绪,看向玉痕。

    “云锦十年来埋伏在西凉的所有暗桩由你负责全部挖起清除!一个不留!”玉痕清声吩咐。

    “臣遵旨!”玉子墨垂首。

    “桓王!”玉痕看向玉子桓。

    “臣在!”玉子桓也敛起眸中情绪,恭敬应声。

    “你负责西凉各地大小关卡,严把每处关口。配合青王行动!朕要西凉自此后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玉痕冷声道。

    “臣遵旨!”玉子桓垂首。

    玉痕面无表情地摆摆手,“去吧!”

    玉子墨和玉子桓同时转身。流月和暗青对看一眼,身影一闪,带着隐月星魂和皇室隐卫顷刻间出了西凉皇宫。

    “小蜻蜓!”玉痕看着一行人离开,再次开口。

    “奴才在!”小蜻蜓连忙上前。

    “传朕旨意,昭告天下。西凉和云族势不两立!”玉痕一字一句吐口。

    小蜻蜓一惊,立即叩首,“是!奴才这就去着拟旨司拟旨!”话落,见玉痕没什么吩咐,连忙急匆匆走了下去。

    杜嬷嬷看着小蜻蜓身影离开,一双老眼现出激动的神色。她是先皇后留下侍候太子殿下的老人,可谓是看着早先身为太子,如今身为一国之君的皇上长大。皇上从小就隐忍不发,十年磨一剑,无非就是天下至尊之位。她日日等待,如今终于等到了这一日。皇上终于借此机会正式拉开了征战天下的序幕。

    西凉和云族势不两立!东璃和蓝雪势必会被卷入天下棋局这一场风波。未来是一场浩劫还是一场繁华盛世,也许期待的太久,突然来到,令人淬不及防。她身子轻轻颤了起来。

    玉痕依然背负双手,看着眼前吞噬在大火中的凤仪宫。火光照在他身上,龙袍上的腾龙翱翔九天,凌云直上。他玉颜在火光辉映中却如霜如雪,眸光如子夜的利剑。

    这一夜,风向未变,终是未延绵燃烧整个皇宫。只凤仪宫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同样伴随着凤仪宫化为灰烬的还有满园的国色天香!

    玉痕站在凤仪宫外整整一夜,天明十分,直到大火将凤仪宫化为灰烬,他才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顶着晨曦雾色,背影孤绝冷傲。

    第二日,云少主夜闯西凉皇宫,纵火烧了凤仪宫,强行带走红鸾公主的消息传遍天下。天下再起哗然!

    玉王震怒,昭告天下:西凉和云族从此势不两立!

    此昭告一出,彻底打破了摇摆已久的天下时局!天下百姓敏感地闻到了烽烟的味道。再没有数日前得闻凤红鸾入住凤仪宫休夫,玉王和红鸾公主一个月后大婚时被吵闹得沸沸扬扬的情形。无论是酒楼、茶楼,再不见人说书点评。百姓们也不再交头接耳大声谈论。天下顷刻间陷入紧张诡异的灰色氛围。

    这种诡异灰色的气氛不出一日,以西凉为中心,顷刻间刮起了龙卷风!

    以青王玉子墨为首,桓王玉子桓辅助,流月的隐月星魂和暗青的皇室隐卫为利刃,由西凉京城为起点,多方人马出动,地毯式排查搜索。由最大的窝点凤凰楼作为开头第一刀,接连所有云锦埋伏在西凉的无数暗桩店面被掀起,商铺、店面、别庄产业,茶馆、酒楼大肆彻查。快、狠、准,不留一丝余地。

    顷刻间,所过之处,血染一片!

    百姓家家闭户,人人恐慌,再不见月前的空前繁华盛世!

    史书《江山志》记载,此次玉王铁血手腕对西凉全方位大清洗事件是为西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肃清别国势力的铁血清洗。比一年前玉王肃清兄弟之争的‘京中之变’大了天地之分。此次事件被史官记载称之为‘凤仪宫之变’。它还有一个很香艳的名字,被后世野史称之为‘红颜劫’。

    铁血肃杀全力以赴肃清的‘凤仪宫之变’,据说在第三日起了变数,云少主本来撤退的势力反扑。两方势力相较,将此次事件整整延续了一个月之久。

    虽然是西凉全力素整。但历史在这一事件的最后一页还是被郑重地记下了最后一笔。言:‘凤仪宫之变’没有赢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