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55章 为何你每次舍弃我,都如此轻易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衣如雪,清华如月。天下间只有一人将白色穿得如玉雪山上的冰雪,纤尘不染。

    这一刻,似乎世界所有都失去了声音,清风吹起帘幕清响她听不见,窗外国色天香花枝细语她听不见,宫苑内廷侍卫巡逻的脚步声她听不见。眼前只余一片如雪的白。

    那人似站在雪中,冷冷地看着她。

    凤红鸾忽然闭了闭眼,再睁开,那人容颜依旧清冷,眸光依旧如万古不化的寒冰,锦袍玉带,墨发眉目,无一处不像是玉雪山的雪,冷得透入骨髓的凉。

    那人一直不开口,似乎要将她看入眼底,凝聚成冰。

    许久,凤红鸾慌乱地移开视线,伸手护住小腹,连退了两步,直到后背贴上窗柩,才垂下头,不敢看他,发出的声音低哑,“你……你怎么来了?”

    “我的夫人大婚封后大典,我难道不该来恭贺?”云锦挑眉。目光定在凤红鸾捂着小腹的手上,凤眸眯起,“带着我的孩子,做别人的皇后,嗯?”

    凤红鸾身子一震。

    “凤红鸾!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你做得出!”云锦看着凤红鸾。眸光凌厉。

    凤红鸾垂首不语,捂着小腹的手微微轻颤,云锦的眸光犹如一把利剑,让她无所遁形。想说什么,却找不到合适的话。无论他欺负她,隐瞒她,还是他一直的所作所为,其实都不过是在尽他的努力给她一个避风港而已。将那些他的黑暗面和污浊都尽量在她面前掩藏起来,他知道她不想接触那些。所以,都替她挡了。包括对锦瑟身份的隐瞒。所以,她不怪他。但正因为这不怪,所以,她如今这样的自己才无法面对他。

    “你可知我这些日子是如何过的?你可有想过我过得好不好?你可有知道你不在我身边时我都做了什么?”云锦走近一步,声音如子夜的风,幽幽冷冷,“你怕是这些日子根本就没想过吧?”

    凤红鸾抿唇不语。她是没有想过,她不是不想,是不敢想。

    “凤红鸾,我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你可曾真正正视过?”云锦忽然伸手,抬起凤红鸾的下巴。

    凤红鸾被迫抬头,对上云锦的眼,心下一悸,慌乱地移开,打开他的手。

    “你看着我,告诉我,难道你如今连看着我都不敢了吗?”云锦手腕用力,将凤红鸾的头重新抬起来,让她被迫面对她。

    凤红鸾感觉下颚一阵疼痛,云锦指尖的温度冰得她难以喘息。

    “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为何你每次舍弃我,都做得如此轻易?”云锦盯着凤红鸾的眼睛,不让她逃避。

    凤红鸾闭上眼睛,这么长时间不曾痛的心忽然剧痛无比。

    “你说过陪我一生,就是如此出尔反尔?有了别的让你珍视的东西就会对我弃如敝履,毫不犹豫的舍弃?你可有疼过?痛过?可想过我会疼?会痛?”云锦手下用力。

    凤红鸾白皙的下颚瞬间青红一片。

    “嗯?你为何不说话?不敢面对我?感觉对我有愧?”云锦手下的力道松了一分,冰凉的指尖转而去摸凤红鸾的脸,“你写那封休书时的感觉如何?可有想过从今以后与我再无关系,可有不舍?”

    凤红鸾闭着眼睛,一滴清泪滴落在云锦的指尖上。

    云锦手指一缩,目光定在手指上,他青白的指尖上如洒了一滴雨露,晶莹,清透。他静静看着,冰冷的俊颜忽然升起恼怒,“这是为我流的吗?你还会流泪?你还有良心?你的良心不是早就被狗吃了吗?”

    凤红鸾瞬间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滚下。

    “你哭什么?我被你扔了都没哭!你凭什么哭?将眼泪给我收回去!”云锦眸中怒意翻滚,用手毫不怜惜地擦风红鸾的脸。

    可是凤红鸾的眼睛像是开了闸的泉眼,眼泪一直流个不停。这些日子的委屈和艰难,都被她生生压在心底最深处,如今才知道,她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她不是不哭,不痛,而是没有看到那个让她痛苦,让她流泪的人。

    “你这是想让我心疼吗?”云锦忽然住了手,看着她白皙的脸被自己的手擦的通红,眸光一紧,任她的泪水将他整只手染湿。

    凤红鸾不语,想想数日前的她跟随玉痕来西凉之时的决然,住进凤仪宫被紧闭了数日无以为乐的困顿,后来被玉痕逼迫写休书的绝望,还有这无数日夜等待封后大婚的麻木。所有的酸和苦她似乎都在这些日子尝过。如今控制不住自己,只想哭。

    “你……”云锦看着凤红鸾,凤眸中的怒意一寸寸退去,忽然闭了闭眼,化为深深疼惜,手臂拉住凤红鸾的手,微微用力,将她抱进怀里。

    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刚要挣扎,云锦抱着她手臂用力,“别动!”

    凤红鸾果然一动不敢动了,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还有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感觉,虽然身上依然沾染着冷气和寒意,但依然让她感觉到像是在大海中漂浮的浮木寻到了归属。无论他身上熟悉的玉兰气息,还有他独有的清雅味道,都让她忽然感觉所有的坚持崩塌。眼泪流的更凶了。

    “我……怎么会被你这个女人一再折磨……”云锦低头,看着凤红鸾娇弱的身子在他怀中不停地哭泣,一颤一颤,似乎将他心揪起。所有的怒意和冰冷早已经在这泪水和柔软中淹没,“别哭了!”

    凤红鸾恍若未闻,为何是这样的云锦?他该像是以往一样,气她私自决定,怒她毫不犹豫舍弃他,他来这里该给她教训,或者割袍断义,恩断情绝,向她一样说狠话伤她,将她伤得体无完肤之后决绝离开才是?而不是如今这样将他抱在怀里疼惜。

    “怎么了?觉得良心开始不安了是不是?你做了这么多事儿,如此将我伤得体无完肤,我是不是也该还回来?”云锦似乎能感受到凤红鸾的情绪,低头问。

    凤红鸾吸了吸鼻子,不说话。

    “我是气你,是恼你,是怒你。但我该死的见不得你的眼泪!”云锦似乎也气怒自己,眉目间隐隐愤恨,那是对自己的怒其不争,“我来时就想着要将你狠狠教训一顿,让你知道来西凉的后果,住进这所破宫殿的后果,还有写休书要嫁给别人的后果。可是……算了!谁叫你这个女人有本事哭呢!爷天不怕,地不怕,怕的就是你的眼泪。”

    凤红鸾闻言,忽然控制不住,哭出声来。那些不舍,那些决定,那些挣扎,那些无奈,那些心酸,那些痛苦,那些麻木……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抵不过这人出现在她面前,对她说这一番话。

    云锦看着凤红鸾,眸光凝聚上温暖,这种被需要,被依靠,即便是哭花了脸,哭湿了他的衣服,他也感觉心再不空荡,瞬间被填充的满满的,再不是午夜梦回的孤寂和苍凉,再不是他日日夜夜守着空寂无人的屋子一遍遍回想她的一颦一笑。声音不由得放柔,“别哭了!”

    凤红鸾想止住眼泪,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抱着他的身子,双手揪住他后背的衣衫,不由得扣紧,似乎想要将这一生所有的眼泪都流尽。

    “你真会作孽来折磨我!”云锦一叹,似恼似怒又似开心地说了一句,伸手将她的脸板起,低头吻上她梨花带雨的脸,将她眼角流出的泪都吻了去。

    凤红鸾泪眼蒙蒙地看着云锦。

    云锦长长的睫毛轻颤,如两扇羽翼,直到将她泪痕吻干,才覆上她的唇瓣,在凤红鸾怔愣中轻而易举地撬开她的贝齿,舌尖探入,缠着她的舌尖,由浅入深,将她口中的味道都吸入自己口中。半响都没感觉到凤红鸾的动静,他蹙眉,唇下用力。更深入这个吻。

    凤红鸾感觉唇瓣传来的疼痛和熟悉入骨的味道,呼吸紊乱了片刻,忽然想起这里是凤仪宫,想起面前的人是云锦,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如一盆凉水泼下,抱着他腰的手撤离,猛地推开了他。

    云锦被推得后退了一步,蹙眉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压抑着喘息,转头看向寝殿外,寝殿外什么也没有,外面看守的人似乎并没有发现屋中进来人,她对上云锦的视线,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你……”

    云锦温暖的眸光在看到凤红鸾一系列举动和神色刹那一寒,打断她的话,“凤红鸾!你又想做什么?难道你真想在这里等着做他的皇后?”

    凤红鸾不抬头,心下慌乱。手再次无意识地捂住肚子。告诫自己不能沉浸在云锦的温柔里。他为了她什么都做得出来,宁愿一辈子没有孩子,他也不会让她为了生这个孩子而失去生命。放在别的人身上允许,放在云锦身上,根本就不会允许它发生。

    云锦死死地看着凤红鸾,声音徒然咬牙切齿,“你还是一样的想法?真要做他的皇后?即便我来找你,原谅你对我的所作所为,忍你,让你,爱你,你如今还是无动于衷?一意孤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