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49章 主子很生气,很可怜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看着纸上的字,力透纸背。一笔一顿,可见那人写出来用了多么大的力。她可以想象他紧抿着唇角,眉峰冷凝,凤目如霜。握着纸的手不由自主地攥紧。可是那又如何呢?若是再给她重新选择,她还是会如此选择!

    青鳞见凤红鸾攥着纸半响不动,忍不住用嘴啄她手背。她眸中的云雾散去,对着它摆摆手。青鳞用一双鸟眼睛询问地看着她,那意思是她难道不回信?凤红鸾点点头。回什么信呢!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

    青鳞不甘心,用脑袋蹭她,凤红鸾看着小东西黏黏的样子不禁莞尔,伸手拍拍它。本来一直讲的故事住了口,站起身走到桌前,斟了一杯水,一手做出喝水的动作,一手蘸了水在桌子上写“告诉他,我是很好!”

    外面包括杜嬷嬷等人都沉浸在故事中,继续等着。已经习惯公主每讲半个时辰就喝一次茶了。按奈不住被故事诱惑的兴奋,有些小宫女们小声地谈论起来。有说牛魔王狡猾的,有说是猴子大意了,它不是火眼金睛吗?怎么就没看出来牛魔王变成八戒了?

    一时间外面议论的热闹。杜嬷嬷到也没制止。公主被关在这里,凤仪宫的所有跟着侍候的人等于也与外界断绝了来往,自然闷得慌,如今她也就适当地放宽了政策。反正等凤红鸾喝完水继续讲,她们的讨论自然会终止。

    青鳞睁大眼睛辨别桌子上的字,半响抬头,询问凤红鸾,“就这个?”

    凤红鸾点点头。

    青鳞摇摇小脑袋,意思是这些不够,让她多写点儿。他的主子很生气,很可怜,从昏迷醒来听到她住进凤仪宫的消息气得又晕了过去。后来再醒来后就一言不发,那脸色冷得跟冰窖似的。谁都不敢靠近他三尺之内。后来还是蓝世子说了几句话,他终于好些了,但又听到醒来的锦瑟小主说她怀孕了,他当时那神情它形容不出,如今想起来都寒毛直立。

    “就这些吧!他会懂的!”凤红鸾不用想也知道云锦怕是会掀了房,让树倒屋塌。

    青鳞不依,用嘴啄凤红鸾的手背,又用爪子指了指砚台,示意她用笔墨。不多写一句话也行,但起码也要拿回去字啊!否则它真没办法交差。它带不回去有用的消息他怕会被他主子炖了。

    凤红鸾放下杯子,无奈地摊摊手。桌上只有没墨的砚台,纸笔都无。让她写什么?从进来住了这么些天,除了这个砚台,她再没看到过与文房四宝有关的东西。书没有,纸笔更没有。她是高贵的囚犯,不是贵客!

    青鳞似乎了解了凤红鸾的处境,脑袋耷拉下来。

    凤红鸾向外看了一眼,抱着它回身躺回贵妃椅上,继续接上刚刚的故事讲。外面众人本来讨论做一团,刹那被吸引回视线。不多时,她见众人精力被集中故事里,伸手拍拍青鳞,示意它可以走了!

    青鳞恋恋不舍地看了凤红鸾一眼,一步三回头,像舍不得媳妇似的,凤红鸾好笑地看着它,它好像不好意思了一下,这才无声无息飞了出去。

    凤红鸾闭上眼睛,摸着小腹。只有她一人的声音响彻在静寂的凤仪宫。

    片刻,有熟悉的脚步声走进凤仪宫,凤红鸾心思一动,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青鳞刚刚离开,玉痕便来了,那么它能否飞出去?

    凤仪宫众人听得入神,没人发现玉痕走进来。

    “故事讲得不错,不如去天牢讲,那里更适合!”玉痕声音响起,透着凉意。在浓郁的夜色里直直传进内殿。

    凤红鸾一叹,听这口气果然青鳞被他抓住了!

    众人一惊,“噗通”跪倒在地。无数膝盖和地面相撞的声音伴随着惶恐的声音响起:“奴婢(奴才)参见……参见皇上……”

    玉痕脚步不停,目光扫过众人,看向内殿。琉璃灯光下,那女子懒散地躺在贵妃椅上,窗前投影出她的影子,娴静温软,随意清淡。他凤目眯起,声音忽然一寒:“凤仪宫所有人都去尚法司每人领杖责二十。杜嬷嬷杖责三十。”

    “是!”外面无一人求饶。

    凤红鸾住了口,反正打的是他的人,打呗!

    “我从来还不知道你这么想去天牢!”玉痕挑开帘子,抬步走了进来。

    凤红鸾睁开眼睛,果然见玉痕手里攥着青鳞。青鳞一副我完了的样子看着她。她瞥了一眼,收回视线,目光定在玉痕脸上,见他眉目温润,气息清浅绵长,显然内伤已经痊愈,垂下眼睫,淡淡道:“换个地方也成!”

    玉痕定定地看着凤红鸾,凤目幽深难测,须臾,他缓步走进屋,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看着桌面上未干的水迹挑眉,“你也觉得你很好吗?”

    “自然!吃得好,穿得好,睡得好,如何能不好?”凤红鸾瞥了一眼桌面。枉她辛辛苦苦讲了好几日的西游记,将杜嬷嬷和凤仪宫所有人都糊弄住了。不过就猜测青鳞一定会来,她能让它平安离开。没想到还是被这尊佛给抓住了。看来他不止在凤仪宫内布置了人,凤仪宫外定也有人时刻监视着凤仪宫的一举一动。想来这些天他就等着请君入瓮呢!

    “既然你觉得如此好!那就久住吧!”玉痕声音微低,含着一丝不明意味,如玉的手一下一下地摸着青鳞的羽毛,询问:“如何?”

    青鳞寒毛竖起,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若不同意久住的话,你会放我走?”凤红鸾挑眉看着玉痕。若是他真能放她离开的话,她自然会感激不尽。她会隐姓埋名,寻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剩下孩子。若是生孩子后还有命的话,那是上天对她最大的优待,若是不能的话,只能说上天给了她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没给她与心爱之人长相厮守的缘分。

    “你认为我会放你离开?”玉痕看着凤红鸾,似乎能看出她心中所想。

    凤红鸾自然知道他不可能放她离开。但尽管清楚地知道,但还是忍不住想将话都挑明白了。她如今有了孩子,不再是一个人,她玩不起。认真地看着玉痕,“我们今日就开门见山好好谈谈!将所有的话都说明白了,如何?”

    玉痕看着她不答话,没同意,也没否定。

    凤红鸾盯着玉痕的眼睛,缓缓开口:“我已经嫁给了云锦,腹中怀着他的孩子。我可以不计后果,不顾性命,不回他身边,只为了生下这个孩子。因为我爱他,想看看我和他的孩子到底像谁。以我这副被寒毒折磨的残败身子,想必你也知道,如果我不抓住这次机会,将他打掉的话,也许我永远也不能再怀孕。也可能再也不会有孩子。所以,这个孩子我才非要不可。”

    玉痕似听非听,不置可否。

    “我如今也不过是一个想要保护我的孩子的女人而已。于你有什么用呢?不但无用,对你反而有害。抛却一国之君的身份和地位,你本身就受天下人敬仰。我如今不过是别人的糟糠之妻而已。你如此将我放置在你的皇后寝宫,会让天下人如何看你强抢别人妻子?于你的江山霸业视为污点。”凤红鸾看着玉痕,继续道。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玉痕挑眉。

    “你不在乎,但不代表你的臣民不在乎,更不代表你的子孙不在乎。到时候后世如何评说于你?更甚至我不相信你对我的爱可以不计较我已经为人妻的身份。不计较我怀着别人的孩子,誓死也要生下这个孩子。你只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我明明与你下一局棋,如今却站在了你的对立面,不甘心我如今早已经厌倦想要退出这一局棋,而你不答应。玉痕,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爱我。”凤红鸾没有从玉痕那双墨玉的眸子看出任何情绪,不由心底微沉。

    “呵……”玉痕忽然笑了,看着凤红鸾,眸光微凝,冷意和苍凉在他那双凤目一览无余,“红鸾,你认为你了解我吗?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真清楚?你说的这些我若是都不在乎呢!你该如何?”

    凤红鸾收回视线,沉默不语。玉痕和云锦其实真的是一类人。他们能清楚地剖析别人的内心,将别人扒开揉碎鲜血淋淋地展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将别人看得透彻,但是却将自己隐藏的极深,在他们的心里都埋着一个恶魔,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只要被他们认准的事情,他们会拉着你一同体验他们心底的恶魔,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都要走一遭。

    “我的要求不高。只求隐姓埋名。你和云锦以后如何,我也不会再参与。你们最后谁得了这天下,都与我无关。这样不好吗?”凤红鸾幽幽地道。

    “不好!”玉痕断然地摇摇头,如玉的手来回把玩着青鳞小小的身子,指尖似乎穿透了青鳞的皮毛,凤红鸾都能清晰地看到青鳞的肋骨,他凤目沉寂上一望无尽的黑色,淡淡道:“这一局棋,若是没有你,下得还有什么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