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46章 早晚都是死(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不用一再激怒我!我说过无论如何你都会是我的皇后,那么你只能是我的皇后。你若不想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从今日起就老实地做我的皇后。否则,我不介意帮你现在就打掉他。”玉痕寒气忽然退去,顺着渲染开的墨迹继续提笔批阅,冷冷警告。

    凤红鸾身子一僵。抬头看玉痕,玉痕头也不抬,刚刚那一瞬间的杀意和失态仿若幻觉。提笔书写的动作沉稳流畅,端坐在那里,仪态威仪。她收回视线,手指细微地动了动,才发觉手心都是汗。低下头,心底嘲讽一笑。玉痕到底是玉痕!看来这个皇后她非做不可了!但总比云锦打掉他们的孩子要好吧?也罢!

    不再意图做无用功,凤红鸾起身坐起来,这才感觉腹中空空,对着玉痕麻木地道:“我饿了!你的皇后要是饿死的话就没得做了!”

    “一时半会儿饿不死!”玉痕落笔不停顿,凉声道。

    凤红鸾一噎,她可以不吃饭,但肚子里的孩子必须得吃饭。这些日子他不知道他存在,就已经够折腾了,若是知道他已经存在,她绝对不会做那些折腾自己又折磨别人的事儿,掀开帘子,看着玉子墨,“子墨,我饿了!”

    玉子墨身子一僵,转头看凤红鸾,迎上她的视线,眸光瞥了玉痕一眼,见他没表态,点点头,对暗青吩咐道:“将我早先吩咐你准备的药膳给她端来!”

    “是!”暗青立即下去了。

    凤红鸾如今一听带药这个字就敏感,定定地看着玉子墨,玉子墨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淡淡道:“是康复你身体的滋补药膳,不会影响腹中胎儿。”

    凤红鸾点点头,有些为自己居然也能有朝一日草木皆兵的处境哀默。移开视线看向眼前,队伍正走在官道上,这条路她认识,半年前她随玉痕出嫁西凉时走的就是这一条路。如今看着四周景色距离西凉京城还有几百里,看着情形队伍是日夜兼程,也就是一昼夜的路程就可进京了。

    不多时暗青将药膳端来,足足在车厢内摆了一整桌子,凤红鸾想着都说孕妇能吃,原来玉子墨还嘱咐了这个,刚想到这看到两双筷子,她怔了一下,玉痕已经放下密折,拿起了一双筷子,径自吃了起来。她想着怀孕后脑子也不好使了,也默然地拿起筷子。

    刚吃了两口,凤红鸾打破沉默,看着玉痕,“这算不算是优待俘虏?”

    “你可以选择不吃!”玉痕头也不抬。

    凤红鸾不再开口。从她和云锦回蓝雪大婚后就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和玉痕如此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辆马车一起吃饭。想想有时候看待事情果然不能太过绝对。

    车厢内气疯沉默,只听到二人浅浅的咀嚼声。

    吃到一半,凤红鸾忽然胃里一阵翻滚,“啪”地扔了筷子,伸手挑开帘子,只来得及打了走在车旁的玉子墨的马腹一下,便张口,哗哗吐了起来。

    玉子墨的坐骑一惊,扬起四蹄就要向前奔去,被玉子墨用力勒住缰绳,回头看着凤红鸾,见她神色痛苦,面色一变,“怎么会这样?”话落,目光凌厉地看向暗青,声音也罕见的疾言厉色,“怎么回事儿?你在她的饭菜里放了什么?”

    暗青面色一变,摇摇头,“这药膳都是经属下一人之手,不曾有人动过,属下没放什么,也不知……不知怎么会……”话说了一半,他看向车内的玉痕。

    玉子墨忽然想起玉痕陪着她用了半响饭菜,也看向玉痕。

    玉痕依然吃着饭,头都没抬,对这边的情况恍若不闻。似乎车中就他自己,根本就没凤红鸾这号人。玉子墨收回视线,身上的寒气渐渐退去,面色恢复一如既往的清淡,对着暗青摆摆手,“你下去吧!”

    暗青脸色发白地退了下去。

    “可能是我晕吐……是……孕妇的正常现象……”凤红鸾将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全部都倒出来,才抽空说了一句话,身子酸软无力地靠在车壁上,看向玉子墨的目光含了几分暖意。子墨其实还是子墨,还是关心她的,只不过是身不由己而已。

    “嗯!”玉子墨若有若无地应了一声,面无表情。

    “都撤下去吧!”玉痕突然“啪”地放下筷子,对外面吩咐。

    “不行!我还没吃完呢!”凤红鸾重新拿起筷子。

    “你确定你还吃得下?”玉痕目光凉凉地,带着审视意味看着凤红鸾。

    “自然!”凤红鸾端起茶盏漱口,然后有些虚弱地拿起筷子。她若是这副身子如此惨败,如今必须吃东西,否则不用谁给她打胎,她怕是自己承受不住就滑胎了。她自然不允许。

    “你倒是有毅力!”玉痕不再看凤红鸾,冷叱一声,转身继续批阅奏折。

    凤红鸾闭了闭眼,忍着胃里翻滚的感觉,勉强继续吃。她虽然没有经验,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想来前些日子没发现怀孕是日子浅,而且也可能是日日担心云锦忽视了,如今即便不被锦瑟误打误撞撞破的话,她心情一放松,有了反应,也能发现,只是怕若没有锦瑟的撞破,她一定不会出此下策被迫和玉痕来西凉,若是回去被云锦发现她怀孕了,这个时候……孩子定是被他逼迫着打下去了。

    世事果然奇妙!算起来不如说是这个孩子就是上天注定要留下的!

    吃了吐,吐了吃,总算将胃里存住点儿东西之后,凤红鸾终于放下筷子,她已经被折磨的脸色惨白虚脱无力,而桌面上早已经狼藉一片,难得玉痕还能稳如泰山地批阅奏折,更难得玉子墨和玉子恒以及隐月星魂眼睁睁看了她吐了半个小时没恶心的集体暴吐。

    凤红鸾忽然很变态地感觉他们一定在忍着,嘴角露出笑意,映着她苍白的容颜,散发一种透明的光,就像一株蔷薇饱浸了霜雨后散发着一种诱惑纯然的清透美。

    众人都不明白这样恐怖的呕吐之后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但更多的是钦佩红鸾公主明明是一个孱弱女子,却有着常人难及的毅力和精神。

    玉子墨别开眼睛,若无其事地吩咐,“加快行程!”

    “是!”队伍立即快了起来。

    车厢内的杯盘残羹狼藉被收拾下去,凤红鸾无力地躺回车厢内,不舒服地抱着枕头,翻来覆去睡不着,几次之后,她重新坐起身,压抑着想再吐的欲望,对着玉痕道:“能不能给我换一辆车,我估计是看到你就难受!”

    玉痕抬头,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对外面吩咐,“流月,给她准备一辆囚车!”

    凤红鸾心底一寒,“算了!也不是多难受!”话落,重新躺了回去。

    流月走到近前,再没听到车厢动静,不知道是否该准备囚车,看向玉子墨。玉子墨对他摆摆手,流月小心地退了下去。

    凤红鸾想着她以前的高傲呢?早就扔到爪哇国去了!如今卸下所有强加在她身上的那些外在的东西,她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一个想保护腹中孩子的女人而已。既然是女人。退一步,或者是矮一阶,再或者是吃点儿亏,又有什么关系呢!

    玉痕脸色稍霁,不再理凤红鸾。

    凤红鸾也不再开口,总要找点儿事儿做分散注意力,她扫了一圈车厢,除了玉痕面前的奏折也没见到一本书,忍了片刻开口,“给我找一本书看!”

    “囚车里有书,你要不要看?”玉痕头也不抬。

    凤红鸾一口气憋在心口,有些咬牙切齿地看着玉痕,“你不是让我做你的皇后吗?就是这样对待我这个皇后的?”她特意将皇后两个字加重。

    “如今你还不是我的皇后,要想做什么等你成了我的皇后再说!”玉痕不动声色。

    凤红鸾闭了闭眼,对外面道:“子墨,给我一本书!”她就不信连一本书都没有!

    “六哥,八弟!你们先带这些奏折回京。安抚解救出来的百官。就说等朕回京后给他们压惊!”玉痕将手中批阅完的奏折递了出去。

    玉子墨顺着挑开的帘幕看向凤红鸾,见她已经黑了脸,移开视线,接过奏折,颔首,“好!我和八弟这就回京!”话落,双腿一夹马腹,身下坐骑超过马车向前冲去。

    玉子桓打马跟上。二人身后暗青和一部分隐卫紧随其后。

    凤红鸾看着帘幕被卷起的风飘荡了两下,玉子墨和玉子桓先后消失了身影,她恼怒地瞪着玉痕,“以前真是认错了你!”

    “以后慢慢认!”玉痕闲闲地瞥了她一眼,“还想看书吗?”

    凤红鸾背转身子,沉默以对。

    玉痕看着凤红鸾气怒又发作不得的样子嘴角微勾,弧度刚刚扯开忽然想起什么,面色瞬间冷了下来。

    凤红鸾感受到身后渐渐蔓开的寒气,忽然想起这个人是玉痕啊!不是云锦,她有什么理由要满足自己的要求呢!看来她还是认不准此时虽然享受着和皇帝坐在一个马车内的贵宾待遇,实则是俘虏的身份。嘲讽一笑,怒气忽然就退了,闭上眼睛,困倦袭来,听不到身后的动静,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