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42章 怀了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该摸的是脉!”锦瑟提醒凤红鸾。

    凤红鸾果然转了方向去摸脉。但她手下发抖,摸了半天也没摸出所以然来。锦瑟似乎看着她费劲,过来给她摸脉,碰触了她手腕片刻就嫌恶地甩开,“凤红鸾,你真愚蠢!你和云哥哥大婚有快两个月了吧?你怀有两个月身孕,不是怀孕是什么?”

    凤红鸾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手腕,这么说是大婚那几日了?

    “你因为有体内的寒灵,脉象隐匿。所以你这么长时间都不查!没想到你这个女人也有愚蠢地时候。”锦瑟冷嘲地看着凤红鸾,“你是不是最近情绪不稳定,喜欢胡思乱想?看什么都觉得心中烦闷,喜欢钻牛角尖,而且睡眠浅显,每次醒来都极其困乏?”

    凤红鸾看着锦瑟,心头泛起凉意,她的确是这样!

    “你莫过于世界上最愚蠢的女人!亏你懂得医术,连怀孕都不知。”锦瑟冷哼一声。

    凤红鸾强自镇定,将手稳稳地按在手腕上,她脸色渐渐发白。她的脉象虚弱不堪,但指下隐隐有如滑珠滚动,的确是怀孕脉象。据说即便计算生理期也有百分之几的怀孕机会,那么她就是那百分之几了吗?她一直想要一个孩子,但绝对不是这个时候,寒毒未解,兵荒马乱,时局陷入白热化阶段。这个孩子来得真是时候!让她半点儿喜意也无。

    “玉子桓,你回去告诉玉痕死了心吧!夺人妻儿可不是大丈夫所为!”锦瑟瞥了玉子桓一眼,对着云隐暗卫一挥手,“将她带上,走!”

    “得罪了,少夫人!”一名隐卫上前对着凤红鸾一礼,就要将她带上马。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银光飞来,打开那名隐卫,直直卷向凤红鸾,快若闪电。锦瑟一惊连忙出手,但已经晚了,凤红鸾身子被卷起,顷刻间已经落入了来人的手里。

    玉子墨熟悉的气息铺面而来,凤红鸾混沌的神智有几分清醒,

    “玉子墨,你手中的女人可是怀了云哥哥的孩子!”锦瑟一直防备玉子桓了,没想到玉子墨突然出现,恼恨地看着他。

    “怀了师弟的孩子?”玉子墨挑眉,瞥了怀中脸色苍白的凤红鸾一眼,淡淡一笑,笑意温凉,“那正好!这样西凉就攥了云族一大一小两条人命。况且还是蓝王的外孙。云族和蓝雪焉能不投鼠忌器?”顿了顿,他意味不明地道:“这个孩子来得实在太是时候。”

    “你……”锦瑟看着玉子墨,死死地盯着他,“你不是爱你手中这个女人吗?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你不该伤心?”

    “伤心?以前也许有过!但他和师弟大婚之后我就已经料到会有这一日。伤心什么?”玉子墨淡漠地看了锦瑟一眼,“锦瑟小主隐藏的功夫倒是真高!你和师弟一唱一和的功夫也炉火纯清。亏得他连他心心念念痴爱的枕边人也瞒着。或者我是不是该说你是他的红颜知己?当初他追得红鸾你可是有功之臣,功不可没?”

    锦瑟冷哼一声,凤红鸾手无意识地攥紧。

    云锦低头看向凤红鸾,笑道:“这么长时间师弟才是那个最会做戏的人,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真爱你,或者他所谓的一切都是骗人的,云族通天咒绝情弃爱,只为云族大一统。他天生无情无爱,这情爱在从见到你后便来得莫名其妙。是不是也值得怀疑还是两说呢!”

    凤红鸾身体瞬间通体冰寒。

    “呵,有意思!”玉子墨低笑了一声。

    “凤红鸾!你别信他的!云哥哥爱你之心天地可鉴!我即便是恨你夺了云哥哥的心想杀你,他有好几次险些要将我杀了。你难道不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只相信这个如今和你是敌人的青王玉子墨吗?”锦瑟看着凤红鸾大喝了一声。

    凤红鸾沉默,恍若未闻。

    “听说过得凤星者得天下吗?云族千百年来都是想天下大一统。师弟从小更是云族千年来少有的天纵英才。自小接受培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完成祖训。如今云族尽在他掌控之中。他没有想争天下之心说出去谁信?”玉子墨淡淡道:“他和七弟二人都心思深沉,一直暗中较量。不过七弟是谋人,所以棋输一着,他是谋心,所以他胜了,得了红鸾。但无非都是个谋字。这中间到底有多少算计,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凤红鸾伸手捂住心口。面色已经苍白如纸。

    “凤红鸾!问问你自己的心,你自己当真愚蠢到分不出云哥哥到底对你是真爱还是假爱吗?”锦瑟大怒,“玉子墨,你才是最奸诈之人,你想挑拨离间,休想!”

    “锦瑟小主,你嫁与我八弟,还不是尊了师弟的命令?你当真是爱惨了师弟。愿意为她赔进一切,甚至甘愿赔进一生。”玉子墨看着锦瑟。

    “我爱云哥哥与你何干?”锦瑟冷冷注视着玉子墨。

    玉子墨不理锦瑟,低头认真地看着凤红鸾,“红鸾,你说有这么一个女子全心全意爱着师弟,长达数年。他即便心硬似铁,就不会被捂热吗?如今你当真能了解他爱你几分?红颜剑他都送给她了呢!你若不是凤星,不是姑姑的女儿,你身上没有那一半灵力,没有姑姑的血液,你就是你的话,他还会爱你吗?”

    凤红鸾心口忽然剧烈地痛了起来,这一刻,世界所有都失去了声音。

    “他会娶了锦瑟,即便他不爱她。”玉子墨盯着凤红鸾的脸,缓缓道。

    凤红鸾伸手捂住头,本就混沌的头脑忽然疼痛难忍,她眼前忽然什么都看不清了。

    “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愚蠢至极!你最好去死,那样云哥哥就省心了!”锦瑟看着凤红鸾,勃然大怒。飞身而起,红颜剑翻转,直直向玉子墨刺来。

    玉子墨袖中的千丝锦飞出,瞬间缠住了锦瑟的红颜剑,淡漠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念在你身体里如今怀着八弟的骨肉。你最好收手。否则伤了你不打紧,伤了我西凉的血脉就不好了。”

    锦瑟哪里肯听,手腕一抖,在红颜剑两侧忽然弹出两把飞刀,凌厉如电刺向玉子墨。

    玉子墨揽着凤红鸾飞身而起,千丝锦被迫松开缠住锦瑟的红颜剑,堪堪躲过两把飞刀,锦瑟抓住机会,红颜剑紧随而至直刺玉子墨面门。

    “住手!否则我杀了你!”八皇子瞬间出手,直刺锦瑟后背心。

    “玉子桓,即便你杀了我!今日我也要救出凤红鸾!”锦瑟不理身后。

    玉子桓手一顿,看着锦瑟决然的身影,忽然闭了闭眼,手中动作不停,转瞬间宝剑已经刺入锦瑟后背心,“嗤”的一声清响,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不要杀她!我随你们走就是了!”凤红鸾的声音淹没在风里。

    可惜已经晚了一步,锦瑟身形一顿,直直向地上栽去。

    凤红鸾面色一变,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玉子墨,向着锦瑟捞去。却是忘了她如今武功尽失,不但捞不到锦瑟,身子直直向地上栽去。

    玉子墨心下一沉,出手去抓凤红鸾。

    玉子恒拔出剑,冷漠地看着锦瑟从半空中坠下并未去接。

    玉子墨仅抓住凤红鸾一片衣角,只听“咔”的一声,她本就单薄的衣衫从后背扯下一块,身子直直向下坠去。玉子墨心下一沉,情急之下喊了一声:“红鸾!”

    凤红鸾听着耳边呼呼风声,大脑一片空白。她何时如此舍己为人了?可笑!

    千钧一发之际,一条银白的丝练忽然飞来,顷刻间缠住了锦瑟的身子。与此同时,一道墨绸尾随而至,缠住了凤红鸾的身子。另一条锦缎晚了一步,空手而归。

    白衣如雪和墨玉锦袍飘身而落,正是云锦和玉痕。二人身形刚落下,蓝子逸尾随云锦之后飘落,懊恼地看着凤红鸾被玉痕抱在怀里,手中的锦缎收回手中。

    “云哥哥……”锦瑟躺在云锦怀里,痴痴地看着他,声音沙哑,“这是你第一次抱我。”

    “别说话!”云锦抿唇看了一眼凤红鸾苍白如纸的脸色,凤眸闪过一丝心疼和灼痛,将手放在锦瑟后背心。

    “能死在你怀里我觉得最好不过,你别费力气救我。”锦瑟吐出一口血,染红了云锦的白衣。

    “我说别说话!”云锦手心凝聚一团青光,覆在锦瑟背上纹丝不动。

    “你刚才该救她,不该让她落在玉痕手里。”锦瑟低声道。

    云锦抿唇不语,他手心的青光如一团青色的云雾照在锦瑟后背的伤口上,青雾渐渐散开,将云锦的玉颜和锦瑟的容颜照得如蒙了一层云雾,有些模糊。

    凤红鸾看着二人,想着和云锦、锦瑟的每一次相遇纠葛。锦瑟恨她入骨的刺杀做不得假,云锦面对锦瑟每一次含恨中又下不去手杀她的情形。虽然脑中混沌,但她偏偏将每次都记得清楚。如今看着二人,这就是真相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