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41章 自以为是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一怔。

    锦瑟美眸眯起,“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你有何不明白?你和我一样不是吗?你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云锦。”玉子恒看着锦瑟,一副了然于胸神色,“锦瑟,虽然你掩饰的很好,但你我夫妻也算是数月,我自认为能将你看透几分。”

    “自以为是!”锦瑟冷哼一声。

    “你数次杀害凤红鸾,云锦为何不杀你?除了你身体有云倾颜的一半灵力外,还有一点就是你是云锦的人。你私下为他做许多事儿,一直迷惑云族主,才有云锦今日掌控云族。他自然不杀你。”玉子恒又道。

    凤红鸾心思一动,看着锦瑟。锦瑟并没有反驳,一副冷冷的神情,让她知道玉子恒猜对了。心中忽然说不出什么滋味。

    “你一直深爱着云锦,即便那人不爱你,你也愿意为他做事,甘愿为他做牛做马。”八皇子看着锦瑟,眸光变幻不明,“我和皇兄是在演戏,你和云锦又如何不是在演戏?我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你同样和云锦也是。”

    “你明面上是杀凤红鸾,但是实则是为她挡住了来自云族主和云族掌刑堂的真正杀招。否则早在东璃之时,她内力被封印,即便有些身手没有内力,如何能是云族主和掌刑堂的杀手?你屡次挡在前面,对着天下放出话要杀凤红鸾,但是每次都没杀成?为何?”

    “每次她危急关头,云锦都会及时出现。为何会及时出现?自然是你通知的,你们里外做戏。不止做戏给云族主看,也是做给蓝雪和西凉看。更是做给那时候身为太子的皇兄看。”八皇子盯着锦瑟,又道:“让人以为云族一团乱麻,云锦最是被动,但实则不然,而是偏偏他却是事事都抢先一步。更是促成了他和凤红鸾的好事!锦瑟,你敢说你不是云锦的暗线?”

    凤红鸾薄唇紧紧抿起。回想起以前的事情。的确是锦瑟每次要杀他,云锦都及时出现。而且出现的不早不晚。世界上有那么巧的事情吗?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云锦都能出现及时救他?

    她曾经是觉得老天爷既然将她扔回这个世界不会轻易收回去她的命。如今被玉子恒点破,原来是这样!她自认为在那个世界被培训,所学的心里学炉火纯青,应该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个人的心里所想,但她从来没想到会有误入棋局看不清的一日。

    人心果然是世界上最难勘测的东西!不止是在云锦身上,玉痕身上体现,更是在八皇子玉子恒和锦瑟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呵呵……”锦瑟忽然笑了,她怀孕的脸色发出淡淡光熏,极美,看着玉子恒,承认不讳地道:“我自己都已经不知道我是在演戏,还是真的,有时候醒来都感觉梦和现实分不清。我不知自己置身何地。原来你倒是将我看得通透。”

    凤红鸾看着锦瑟,以前她恨不得锦瑟死!更是不屑,如今想来不知道是该说她演戏太好,入戏太深,还是该说她自己识人不明,或者她被什么东西蒙住了双眼,一直看不透。

    玉子恒沉默不语。

    凤红鸾忽然想到玉子恒能看破锦瑟不奇怪,因为他也是那个入戏入局太深的人,他和锦瑟一样,所以,他才能看清锦瑟。

    玉痕用玉子恒之险,云锦用锦瑟同样危险。但那两个执棋的人偏偏就用了!偏偏这两个棋子皆为夫妻,她忽然觉得任何语言都是苍白,这到底是谁中了谁的局?难以分清!

    只能说如今这一步棋就走到这了!

    两个月前的五千兵马初试锋芒,到如今玉子恒和锦瑟这对夫妻反目对阵!只能说云锦和玉痕棋逢对手!

    “既然什么都说明了!你我也多说无用!今日我必须带走凤红鸾!将她给我!”锦瑟笑意一收。

    玉子恒揽着凤红鸾的手猛地收紧,“不可能!”

    “你当真不放人?”锦瑟眯着眼睛看着玉子恒,“你不是我的对手,再加上你身后的人也不是我带着的人的对手!你是想死?”

    “我是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想自己的孩子出生就没有父亲?你不是很在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吗?或者你以后告诉他,他的父亲被他的母亲给杀了?”玉子恒看着锦瑟。

    凤红鸾想着玉子恒这是攻心之计。

    果然见锦瑟身子一颤,但很快就恢复镇定,不为所动,“玉子恒,你的心同玉痕一样冷。你们玉家的男人都无情。你的心也根本就不在我这里,我孩子有没有父亲有何打紧?没有更好!既然你不配合,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话落,她不等玉子恒再开口,一团黑雾从她手心溢出,直直打向玉子恒。

    玉子恒袖中瞬间飞出一道黑黝黝的寒光直直刺向锦瑟。顷刻间突破了锦瑟的咒术。

    凤红鸾看清那是一把特殊材料打造的宝剑,到是和玉痕的墨绸,子墨的天蚕丝锦有破解云族咒术的异曲同工之妙。

    锦瑟飞身而退,避开了玉子恒的剑,冷哼一声,“玉痕倒是相信你,居然将他师傅留的玄冰剑送你了!但即便如此,你也不是我对手!”

    话落,她美眸凌厉,袖中一道火红的寒光飞出,直直刺向玉子恒。

    凤红鸾看清,那是一把通体火红的宝剑,剑柄是黑色的皮套,剑身则是如火焰一般,泛着闪闪寒光。无疑,锦瑟这柄剑和玉子恒这柄剑是一对。

    “云锦倒是也信你!他居然不怕你将他心爱的女人一剑射杀,将红颜剑给了你!”玉子恒揽着凤红鸾飞身而起,堪堪避过了锦瑟的杀手,同样哼了一声。

    “那今日就来试试,到底是你的玄冰剑厉害,还是我的红颜剑厉害!”锦瑟第二招紧随而至,对着她身后的人命令道:“杀!一个不留!”

    锦瑟话落,她身后百名隐卫齐齐拔剑,一阵阴风扫过,刹那袭向玉子恒的隐卫。

    玉子恒的护卫也不甘示弱,齐齐迎上锦瑟的隐卫。

    顷刻间,杀机毕现,刀光剑影,这一处荒山路上阴风拂面,浓郁的血腥味弥散开来。

    半空中玉子恒揽着凤红鸾,锦瑟挺着大肚子,玄冰剑和红颜剑为敌,同样杀气森森。

    凤红鸾从来没想到过有朝一日锦瑟会救她,更没想到居然是这般情况下成为云锦和玉痕这一局棋中最不可或缺的一对棋子夫妻的争夺点。不由感叹是她眼拙了,还是这世界真是奇了怪了!黑白颠倒,莫名其妙!

    青草纷飞,刀光剑影,玄冰剑和红颜剑争相较量,寸步不让!

    凤红鸾这是第一次见识玉子桓的身手,他不止做戏做得好,武功也没有她想象的差。二人的剑虽然杀气强大直指对方,但都灵巧地留了一分谨慎避过她。但她本来就体虚乏弱,在二人冰寒的杀气下备受煎熬。

    虽然如此激烈,凤红鸾脑中难得有一丝清明地想着锦瑟肚子中的孩子如今估计和她一样被颠得难受。这算是同病相怜吧!她自嘲地笑笑,何时她如此窝囊了?

    双方护卫厮杀,锦瑟的云隐暗卫站了上风。玉子桓的护卫相继折去。

    浓郁的血腥味让凤红鸾本来就昏眩的头脑更加难受,忍了半响,实在忍不住,对着玉子桓道:“你将我扔下吧!”

    “不可能!”玉子桓断然开口。

    “我不是想逃,我是想吐,你难道想我吐你一脸?”凤红鸾只感觉心口如被滚了泥浆,翻滚的难受。实在佩服锦瑟怀着孩子还如此能打。

    玉子桓不为所动,手下不停,“那你就吐吧!”

    锦瑟闻言扬声询问,“凤红鸾,难道你怀了云哥哥的孩子?”

    凤红鸾一怔,玉子桓手臂一僵,锦瑟要的就是这个时机,红颜剑顷刻间钻了个空隙“嗤”一声清响刺在了玉子桓的左肩,玉子桓抱着凤红鸾的手臂被迫松开,凤红鸾的身子直直摔了出去。

    玉子桓惊醒,不理会左肩的伤口去捞凤红鸾,锦瑟已经抢先一步将凤红鸾拽进了怀里,飘身一退数丈。

    凤红鸾身子刚站稳,便大吐了起来。她本没吃什么东西,倒是吐出的都是水。锦瑟嫌恶地解开她的穴道将她甩开,看也不看她一眼,对着玉子桓冷哼一声,“你还说你不是喜欢她?刚一听她怀孕你就神色大变。答案昭然若揭!”

    玉子桓捂着伤口落地,看着凤红鸾被扔到在一旁大吐,脸色发白。“念在你我有半年的夫妻之恩,今日我不杀你!滚吧!最好让我永远也别看到你!”锦瑟见凤红鸾吐完了,神色怔怔地看着她面前的污水,不屑地道:“你体内有寒毒,就算怀上了管什么?也不过是多一条人命陪你去送死而已。得意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得意了?”凤红鸾想着云锦一直不让她吃所谓避孕的汤药,怕那些药伤她身体,一直都是人为地计算日子。难道她真怀孕了?伸手去摸肚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