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40章 棋逢对手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唇瓣紧紧抿起。

    “他们棋逢对手不是吗?而且还天纵英才,世间少有。这样的一局棋,听着就令人心潮澎湃,更何况亲自参与了!”八皇子低低一笑,“所以,我要活着看着。我要实行自己的诺言助太子皇兄。我甘愿为他棋盘上的棋子。看看,我在这棋盘上到底发生什么作用。”

    凤红鸾忽然闭上眼睛,玉子恒,这一刻令她刮目相看!

    无论是云锦和玉痕谁赢了这一局棋,能做他们的棋子都是荣耀,能做一颗跳脱不在预算之内的棋子更是荣耀。她可以想象,将来天下一统,无论谁书写的《江山志》里,都绝对有玉子恒的名字。

    一个玉痕手下复杂难测的棋子!

    一个一直在这一局棋中,却每每出乎意料之外的棋子!

    玉痕用他危险,但不得不说绝对有效!

    就比如数日前她和蓝子逸险些攻下西凉守城要给玉痕重重一击,却偏偏是玉子恒带领五万兵马出现化解了西凉守城之危。她和蓝子逸功亏一篑。而现在,她被困真幻阵起死回生,闯出西凉十万精兵埋伏的阵营以为马上见到云锦,却又是意料之外玉子恒出现,她被俘送入西凉。

    这两笔浓墨重彩,都足以让他载入史册!

    这一局棋,他以着最不可能的身份和复杂多变,难以意料突然异军突起闯入这一局棋。这江山如画,铁血马蹄下焉能没有他的分量?

    “你令人刮目相看!我如今在你手,这么看来是不亏。”凤红鸾忽然一笑。轻若云烟,子夜下她苍白的容颜如一抹白兰绽开。

    护卫玉子恒的百名护卫看到凤红鸾的笑齐齐垂下头。

    玉子恒一怔,揽着凤红鸾腰的手微微一颤,随即他薄唇抿起坚毅的弧度,并不言语。缰绳收紧,双腿一夹马腹,缓慢了步行的坐骑立即狂奔起来。

    他身后的百名护卫一惊,心头的微热和数百双清冷脸色爬起的潮红刹那被风吹散,也紧随玉子恒身后狂奔起来。

    凤红鸾笑意收起。冷风吹面,被她身前盖着的衣衫和身后之人的长袖挡住,不再寒冷,她放松身体,闭上眼睛,“我睡一觉,你最好扶紧我别让我栽下去。”

    玉子恒恍若未闻,并不答话。

    凤红鸾也不再言语。想着她如今就是被剪断了羽翼的鸟,只盼着能有意外出现。

    万籁俱寂,只有踏踏的马蹄声响彻在这一条荒山道上。凤红鸾即便不看向四下,也清楚地知道走的绝对是通往西凉最近的路。

    似睡非睡间,她似乎听到玉子恒低且轻的声音,“其实我最想的不是将你送往西凉皇兄身边,而是……”

    凤红鸾心思一动,只听他的声音细若蚊蝇,飘散在风里,“杀了你!”

    凤红鸾眉头皱紧了一分,又松开,随即无声地笑了,天下想杀她的人太多。首屈一指的怕就是玉痕。玉痕才是最想杀她的那个人。

    再未传来玉子恒的声音,凤红鸾本来在真幻阵内寻出口过于疲劳,后来又一番血杀冲出十万兵马的阵营,如今精力透支太过,当真疲惫,很快就睡了过去。

    玉子恒低头看了凤红鸾一眼,身下坐骑不但不减速,反而更快地奔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凤红鸾被前方隐隐迎来的一阵马蹄声惊醒,她闭着眼睛睁开向前看去,前面依然漆黑,想来她睡了多不过一个时辰。对面的马蹄显然裹了布,发出的声响不若玉子恒和他身后的百名铁骑,而是显得轻浅许多。听马蹄声,距离他们不足三里地。

    “主子!前方有百人!”玉子恒左则一人立即道。

    玉子恒勒住马缰,沉声吩咐:“去探探是何人?”

    “是!”那人打马而去。

    玉子恒并未上前,而是驻足等候,凤红鸾能感觉出他的谨慎。她四下看了一眼,如今正走在两山之间一条狭窄的通道上,两侧都是荆棘,看不出深浅,但这样的位置让她可以想象下面绝对是山涧。对面来人,绝对是狭路相逢。她心底忽然有一丝期待!

    “你在期待?”玉子恒低头看凤红鸾。

    凤红鸾心底一沉,现在她显得很迫不及待了吗?居然能让他看出她心中的想法。果然是退步了!她面色淡淡,直言不讳:“自然期待!”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玉子恒瞥了凤红鸾一眼,抬头看向前方。

    凤红鸾似乎闻到了熟悉的气息,她心底一暗,最不想见到的人。她的确有些失望。

    “主子,前面是主子的夫人,锦瑟小主。”那人回来禀告道。

    “嗯!”玉子恒点点头,脸色一瞬间晦暗不明。在前方隐隐现出一抹光影时,他忽然调转马头,吩咐:“走!”

    凤红鸾一怔。

    玉子恒已经打马按原路返回。他身后护卫听从他的命令,齐齐成保护装紧随其后。

    凤红鸾忽然一笑。这一对夫妻倒是有意思!

    玉子恒队伍加快,后面似乎也快马加鞭。前后追赶了十多里地后,凤红鸾明显感觉玉子恒的队伍在变慢,而后面速度在拉近。而她和玉子恒的坐骑喘息急速,身边护卫的坐骑也微带喘息,而身后锦瑟带着的人和马都闻不到喘息。

    她眸光眯起。玉子恒带着她一番奔波,人马劳顿,而锦瑟和她的队伍此时听不到喘息可见不是很劳顿,显然不是奔波而来,而是早先埋伏在此地等候。怕是专门得到玉子恒带她回西凉的消息拦截在此。

    “你跑什么?如今我既然在这里。你以为你还能跑到天边去!愚蠢!”锦瑟忽然大喝一声。在距离几丈距离时,忽然她飞身而起,一道光影,拦在了玉子恒面前,一道疾风呼啸而过。玉子恒和他身后的百名坐骑堪堪被迫得后退了数步。她冷冷开口:“将她给我!”

    凤红鸾想着她如今成了抢手货了!锦瑟果然如她猜测为了她而来!

    玉子恒勒住马缰,俊颜微沉地看着锦瑟,“你不顾念自己独自里的孩子,跑来做什么?”

    锦瑟冷冷哼了一声,“你都不顾念,我凭什么要顾念!”

    凤红鸾目光定在锦瑟的肚子上,只见她已经大腹便便,她记得似乎已经五六个月了吧!难得她还能纵马如飞追了十几里地,而且孩子还没掉!

    凤红鸾盯着锦瑟的肚子,啧啧称奇,能投胎进锦瑟肚子里的孩子,估计也是个胆大的。否则胆小的害怕被她折腾死了,不敢往她肚子里钻。

    “凤红鸾!你那是什么眼神?”锦瑟似乎看出凤红鸾心中所想,对她大怒。

    凤红鸾勉强收回视线,想着她脑子果然被伤寒烧成浆糊了,如今估计她高烧有四十度,否则她怎么想什么居然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了。玉子恒是,锦瑟是。

    “你如今应该好好安胎,不应该随意乱动。”凤红鸾诚恳地建议。

    “管好你自己吧!你若是死了,谁都省心!”锦瑟冷哼一声,看向玉子恒,“将她给我!”

    玉子恒看着锦瑟,凤目平静,无波无澜,“你不在皇兄给你的别院里安胎,跑出来做什么?回去!”

    “玉子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喜欢这个女人对不对?”锦瑟紧紧盯着玉子恒的眼睛,“你借助玉痕,对凤红鸾别有居心。今日我若不来。你就会将她藏起来对不对?你根本就不会送她去西凉!”

    玉子恒不是要将她送去西凉?是要藏起来?凤红鸾偏头去看玉子恒,脑袋僵硬转不动,才想起被他点住了穴道。

    玉子恒脸上面无表情,“别以你妇人之心度我之意。我自然是要将她送去西凉。”

    锦瑟冷冷哼了一声,不屑冷嘲,“你说的话鬼才相信!将她给我!”

    “不可能!”玉子恒断然否决,“她到你手里还能有命?”

    “如今云族彻底被云哥哥掌控,云山也在云哥哥手中。我已经无安身之地,自然随你投靠西凉。不止是云哥哥对她宝贝,玉痕也是对她宝贝的紧。我若杀了她,玉痕能容我?”锦瑟看着玉子恒,“所以,我自然不会杀了她。”

    “你以为我会信你?你都不顾念腹中骨肉,如何会怕别人会杀你?再说你和她之间恩怨,你怕是最恨不得她死的人。我如何放心?”玉子恒声音微冷,“立即回去安胎!”

    “你真不将她给我?”锦瑟看着玉子恒。

    “不可能!”玉子恒摇头。

    “今日凤红鸾必须由我手中交给玉痕。否则你休想将她带走。”锦瑟也决然道。

    玉子恒凤目紧紧盯着锦瑟,锦瑟亦是紧紧看着玉子恒。两人中间气压极低,两方护卫气息绷紧,严阵以待。

    凤红鸾心中好笑,从她的角度看来这二人实在不像夫妻。她倒是感受到了两人山水跨越不去的沟壑。到像是敌人!

    “你其实不是要将她交给皇兄,而且要将她送回去给云锦吧?”半响,玉子恒眸光凌厉地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