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32章 侍候我沐浴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锦不看她,抱着她进了屋。

    身后珠帘晃动,弄梅背转过身对着满院的桃花大大松了一口气。

    凤红鸾依然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身子落在床榻上,她想到了什么,脸才红了,室内灯火一直未熄,如今朦胧灯光映在她脸上如未起尘封的红酒,干裂醉人。

    云锦站在床前俯视着她。

    凤红鸾迎上云锦的目光,抿了抿嘴角,扫了一眼未关闭的房门和窗前未落的帘幕,有几分难以启齿地轻声道:“没关门!”

    “为何要关门?”云锦挑了挑眉。

    凤红鸾一怔:“难道不睡觉?”

    “谁说我要睡觉?”云锦落下帘帐,将他和凤红鸾隔绝在帘帐内外,转过身不再看她向着桌前走去。

    凤红鸾透过帘帐看向云锦,见他走到桌前坐了下来,提起笔在宣纸上落笔书写起来。真没有要睡觉的意思。

    难道她误会了?那他将她放到床上算是怎么回事儿?凤红鸾继续盯着云锦。

    云锦不看她,头也不抬,仿似屋内没她这个人。

    凤红鸾盯了半响,忽然转过身闭上眼睛,既然他回来了,她也就安心了。爱睡不睡,反正他估计不气了,那自己就先睡了。

    不出片刻,凤红鸾均匀的呼吸声从帘帐内传了出来。

    云锦低着头抬起,向着帘帐看了一眼,重新低下头,嘴角微弯,对着外面吩咐道:“打水,沐浴!”

    “是,云少主!”弄梅立即应声下去。

    云锦笔锋忽然快了许多,落笔刷刷声响在房间,不出片刻,一连写了几道令函折起扔出窗外:“将这几道命令传下去,不得有误!”

    “是,少主!”黑雾接住令函,退了下去。

    弄梅带着两个有武功的婢女悄无声息的将沐浴的木桶放在屏风后退了下去,顺带关上房门,云锦起身站起来,落下帘幕,转身进了屏风后。

    子夜,朦胧的月光射进浣纱格子窗,被帘幕挡住,月光的清华折射回去,在室内只留片稀月色朦胧的残影。

    凤红鸾听到屏风后水声轻响,忽然没了困意,闭着眼睛睁开,盯着墙壁出神。

    屏风后的水汽透过屏风弥散进室内,再透过落下的帘帐进入狭小的空间,凤红鸾似乎闻到了蒸蒸水汽中的玉兰香,氤氲如雾,好闻至极。

    似乎可以想象那人立在水中,如玉丰姿如月清华,就像倒影水天一色中的白玉兰,一眼倾城。

    凤红鸾忽然推开被子起身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屏风后的撩水声忽然没了声响。

    房中静静,室内和屏风后半丝气息也不闻,只有蒸蒸水雾弥散每一个角落,似乎想将别的气味除去,刮过玉兰香占领的痕迹。

    凤红鸾怔怔看着屏风后,费力想着刚才那一瞬间她想干什么?到底想干什么?她自诩记忆很好,无论是过脑还是过耳或者是过眼的记忆从不忘却,如今那一闪而逝的想法她居然忘了,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起来想做什么。

    凤红鸾摇摇头,哑然失笑,扯回被子,打算重新躺回去。

    “过来!”屏风后忽然传来声音。

    凤红鸾抓着被角的手一顿,忽然想起她刚刚似乎就想过去,过去看看她心中如今生根发芽且长成的参天古木是如何的玉树临风,如玉如月,一眼倾城。

    “过来!”云锦声音拉高了几分,似乎也带着朦朦水汽,如云似雾。

    “过去干什么?”凤红鸾看着屏风后被月光映出的朦胧影响,那人立在水中,让她心口忽然怦怦跳了两下。

    屏风后沉默许久才传来声音:“侍候我沐浴!”

    凤红鸾抓着被子的手松开,想也不想听从指示一般起身下了床,刚走了两步脚忽然顿住,如灌了铅一般再也挪不动分毫。

    她忽然想起那日他摔门而去,一言不发地回了云山,她日日担心,后来又想起他只传回一个药方又一言不发地去了西凉,更是令她的心如被掏出来放在烈火里煎,油锅里炸。

    心中因为他突然出现的惊喜瞬间如泼了一盆凉水被冷却了下去,心底因为数日想念而蓬勃的心动动情多种情绪瞬间如潮水退了下去。

    她因为担心他去云山险些被三长老设下的埋伏所杀葬身在霞峰岭,她后来日夜不眠赶到云山亲眼看着云山之巅山峦上演了一夜苦战却拒之门外的无能为力,后来明明近在咫尺却因为蓝澈和子墨交换蓝雪势弱不得已奔波来了凤阳城……

    之后五万兵马被玉痕设伏毁去,她拼尽全力夺回,当十面埋伏的破空之音突破玉痕的包围之时她心底对死亡前所未有的惧怕和恐慌,后来得知他去西凉日日煎熬思念蚀骨焚心,今日又听到他和玉痕交手那一刻忽然世界都没了声音……

    如此许多,向前翻去还有更多,她能为了他而患得患失明明相爱却为了寒毒破解之事而提出分手,她能分手后一蹶不振日日苦闷在闺阁,后来落下高傲和自尊去云山请求他回心转意,她能在他伤了她一剑之后还拔不去心底的爱而日日想他,还能忍受他冷心绝情后对他事事千依百顺,她能低头认错做着小女孩没了男朋友就活不成的样子……

    如此多不胜枚举,她的满世界都是一个他!

    如此多不胜枚举,她都怀疑自己还是那个白浅浅吗?难道两个灵魂合一,一旦动了情爱她就被凤红鸾的弱给同化了?

    有了爱,就没了尊严?

    她不能想象若是有朝一日她可以卑微到何种程度?不再是云锦原来爱的凤红鸾,是否以后无数个日日夜夜他高贵如斯,她低贱如泥?是否以后再遇到一个女子,他会厌她,烦她,弃她如敝履?会后悔他曾经为她痴为她狂,不过是黄粱一梦,一场笑话?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所爱?

    他们的婚姻是否也会有三年一小痒,七年一大痒?终会不等她寒毒发作就划上句号?到时候全天下都看着这倾世之恋何等可笑悲悯。若是那样,她情何以堪!

    “你在想什么?”云锦似乎有所感觉,忽然破水而出,伸手挑开了屏风。

    凤红鸾面色惨白如纸,月光迎合着屋内的烛光她全然无血色,她看着突然挑开屏风出现的云锦,猛地转身冲出了门外。

    “你要去哪里?”云锦一惊,他从来没见过凤红鸾如此,心下一慌向她抓去。

    凤红鸾猛地转身,快一步地伸手打开了门,身子冲了出去。

    云锦手拽住一片衣角想随着她夺门而出,却忽然想起自己赤着身子猛地顿住脚步,一双凤目忽然染上血色,慌乱大喊:“鸾儿!”

    凤红鸾仿似没听到一般,冲出了这所院子,身影很快就没入浓浓的夜色中。

    “鸾儿!”云锦伸手将衣服捞起披上追出了门外,足尖轻点刚拔地而起忽然心口猛地一股钻心的痛升起,他腾起的身子坠落,踉跄停住脚步,伸手捂住心口,脸色一瞬间也煞白如纸。

    “少主!”

    “云少主!”

    黑雾和弄梅本来以为云少主回来如今二人怕是互诉衷情,暖帐内交颈鸳鸯,都躲得远了些,如今听到不对齐齐出现。当看到云锦的样子顿时惊异开口。

    “追!将她……拦住!”云锦目光死死地瞪着院门口,声音似乎从胸肺中发出,慌乱,急迫,失了所有镇定。

    “是少夫人离开了?”黑雾当先反应过来,闻言大惊。

    弄梅面色一变,已经当先追了出去。

    云锦又运功上前走了一步,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向地上栽去。

    “少主!”黑雾刚飞身而起,立即又返了回来,在云锦即将栽倒在地扶住他,浓雾破去露出一张长年不见阳光的脸面色焦急。

    云锦挥手推开他,不理会钻心的疼痛冲击他的心脉:“去,将她给我带回来……”

    “少主,您的伤……”黑雾看着云锦,少主本来就在云山伤重,后来来往西凉奔波未曾休息,如今定是与玉太子动手,他的伤不次于少夫人。甚至比少夫人伤得更重。

    “我让你去,你听到没有?”云锦对着黑雾大怒。

    “弄梅和金凤楼隐卫都追去了,少夫人不会有危险。”黑雾心下两难,少主如此伤重,弄梅带着金凤楼离开,如今他再离开,少主万一危险就不好了。

    “我让你去!”云锦低吼,只感觉五脏六腑都痛得不能呼吸。

    黑雾身子不动,每当少主一遇到少夫人之事就会失去以往镇定,变得不像少主,摇摇头:“如今属下去追怕是也追不上了,少主身体重要才能追回少夫人。”

    “滚!”云锦挥手打开黑雾。

    黑雾不躲不闪,被打中心口,但云锦实在受伤太重,这一掌没有丝毫力道。黑雾心惊,跪倒在地:“少主恕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