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26章 到此为止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心中冷意更甚,如此说来带走蓝澈的人就是云兰了。

    “如果猜测不错,应该是兰姨娘无疑。”黑雾肯定道。

    凤红鸾转过头扫了一眼车上被点住穴道的玉子墨,问蓝子逸:“子墨身上的穴道可以控制他几日行动?”

    “三日!”蓝子逸从蓝澈身上收回视线,看了一眼玉子墨:“墨师兄的穴道是我师门独门点穴手法。天下间除了我们师傅,只有云师兄可解。若是别人强行冲开穴道,墨师兄会功力尽失。玉王也不例外。”

    凤红鸾点点头,一般穴道控制人也就半日自动解开,如今能控制三日算是最好了。转头看玉痕:“不如此时换人。”

    “好!”玉痕毫不犹豫点头。

    “最好公平交换。期间不准任何人动手。否则你要知道,我从来都不是心软之人。”凤红鸾直视着玉痕的眼睛:“万一有任何差错,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今日所有人都陪着葬身此地。”

    玉痕闻言深深地凝视了凤红鸾一眼,点点头:“好!”

    “子逸,你带着他过去。”凤红鸾对着蓝子逸吩咐。

    蓝子逸点点头:“好!”

    “弄兰、弄梅、弄花、弄月、你等四人保护。”凤红鸾看了金凤楼四人一眼。

    “是,令主!”四人躬身。弄花带起玉子墨立在蓝子逸身后。

    玉痕对着君紫璃道:“就交由璃王了!”

    君紫璃点点头,一摆手,鬼影牵过蓝澈的马缰带着三人立在君紫璃身后。

    “开始!”凤红鸾清声吐口。

    君紫璃带着蓝澈,蓝子逸带着玉子墨,两方人马向中间走去。二人都脚步拿捏的正好。半柱香时间走到中间距离三米处站定。

    “放人!”凤红鸾也不多停留,清喝一声。

    蓝子逸和君紫璃几乎同时接过玉子墨和蓝澈扔向对方。两道身影在半空中交错而过。蓝澈和玉子墨同时到了二人手中。

    凤红鸾这边未曾出手,玉痕那边也未曾出手。一切太平。

    两方人马带着夺得的人迅速撤了回去。

    “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如何?你当知道,你我损失目前相差无几。若是打下去谁也讨不得好处。”凤红鸾看着玉痕。

    “好!”玉痕点点头:“不过今日事过。红鸾,你当心了!”

    “你也当心了!”凤红鸾淡淡开口。

    “这一局棋,我真的很期待后面的。”玉痕忽然低低笑了一下,笑声微凉,须臾,他从君紫璃手中接过玉子墨,低头看了一眼,收了笑意,面无表情吩咐:“撤兵!”

    话落,再不看凤红鸾一眼,调转马头,他的身后流月带着百名隐卫紧紧跟上。

    君紫璃同样面无表情地看了凤红鸾一眼,打马离开,他身后是鬼影和璃王府隐卫。

    紧接着西凉士兵如潮水一般退去。

    “公主,你如今身体再不适宜奔波回云山。如今暂且先住凤阳城吧!”蓝子逸对着凤红鸾道:“如今我必须镇守凤阳城。我想玉痕不会轻易令你离开的。必有大军再阻你回程。”

    凤红鸾看向云山方向,她身体四肢百骸如今剧痛如刀绞。如今即便想回去也无能为力。沉默半响,点点头。

    黑雾和云隐暗卫见少夫人不坚持回去齐齐松了一口气。虽然少主怕是如今在云山已经气急,但是比起来还是少夫人身体当紧。

    “好好照顾太子殿下!”蓝子逸将蓝澈交给弄花。

    弄花接过蓝澈。

    蓝子逸伸手拿过凤红鸾手中染血的琴,翻身上马将她抱在怀里,对着一员大将吩咐道:“撤兵!”

    “是!世子!”那人立即躬身。

    蓝子逸伸手一勒马缰,调转马头向凤阳城而去。

    黑雾带着云隐暗卫和金凤楼紧随其后。一行人离开,那员大将立即一挥手,大军撤回。这一仗于蓝雪来说是大获全胜。

    蓝子逸并没有带着凤红鸾住驿站,而是住在了背对凤阳城主街后的一所清静别院。别院桃花盛开。刚一入远门便缕缕桃花香飘来。

    凤红鸾想起在云城云寝殿云锦给她种的那些桃花,那日她和他偎依在窗前看桃花的情形,顿时思念如潮水一发不可收拾,才离开短短数日,如过了数年。

    蓝子逸低头看了凤红鸾一眼,抱着她进了房间,将她放在床上,转身走到桌前,沉思半响,斟酌着下笔写了一张方子递给跟进来侍候的弄兰:“拿着这个去抓药。”

    “是,世子!”弄兰伸手接过向外走去。

    弄兰刚走到门口,蓝子逸又喊住:“等等!”

    弄兰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蓝子逸,见他眉头紧皱半响没吩咐立即问:“世子还有何吩咐?”

    蓝子逸招手:“拿回来!”

    弄兰将方子拿回来给蓝子逸,规矩地立在一旁等着他改动。蓝子逸却是将手中药方撕毁,转头看向床上,对着凤红鸾道:“公主身体实乃太过折损,子逸不敢胡乱用药。”

    “没事儿。你拿笔来,我自己开方子。”凤红鸾摇摇头。

    蓝子逸站着不动,认真道:“公主切勿大意,你身体本身有寒毒,而如今演变为寒灵本来就是极寒致命。而你又耗损严重,未曾好好休养连番奔波,再加上早先和玉王对抗,如今心脉皆伤五脏皆损。实在不容小视。稍有差错,一身功力尽废不说,也会引寒毒发作,伤及性命。”

    弄兰脸色顿时大变。

    “我的身体我知道,虽然严重些,但没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凤红鸾道。

    “公主的身体甚至比我说得重。我懂医术。公主瞒不了我。”蓝子逸也摇摇头:“为今只有传信回云山,请云师兄尽快开一张方子过来。”

    “不行!”凤红鸾立即摇头。

    “公主是怕云师兄担心,但是总不能去寻玉王相助。天下间医术冠绝者无非就是云师兄和玉王。我与墨师兄相对差些。此事非同小可,关系公主性命,子逸这次恐怕不能依公主。”蓝子逸话落,不再看凤红鸾,重新提笔写了两句话,对着门口守着的黑雾吩咐:“我知道你必然会传信回云山,将这个顺便传回去。令云师兄尽快传一张药方过来。公主伤势不容耽误。”

    “是!”黑雾立即应声。他忠于少主,的确不敢隐瞒少夫人受伤之事,定会将消息传回云山。

    蓝子逸手腕一抖,信纸飞出了窗外,黑雾接住,立即下去传信了。

    凤红鸾无奈地想伸手去揉额头,发现她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遂放下,苦着脸看着蓝子逸:“子逸,你这是害我!”

    “我若不告诉云师兄,才是在害你。”蓝子逸也苦笑了一下:“我其实实在不想告诉云师兄,但是我医术不如云师兄精湛,万一出差,悔之不及,云师兄会用火烧了我。如今他即便不烧我,估计也轻饶不了我,我没保护好你。”

    “又不能怪你。”凤红鸾想着她受伤关子逸什么事儿。云锦不会这么不讲理的。但又想到那人有时候的确不讲理,而且喜欢迁怒于人。顿时住了口。

    蓝子逸又重新提笔,开了一张滋补的方子递给弄兰:“按照这个煎炖,先给公主补补。等云师兄方子到来。”

    “是!”弄兰拿着药方下去了。

    蓝子逸回转身走向床边,将手搭在凤红鸾手腕上,暖暖的气流流入凤红鸾体内。

    凤红鸾阻止:“如今玉痕和君紫璃都在此地。子墨也三日后解开穴道。你还是别浪费功力了。否则到时候应付不来。”

    “无妨,你认为云师兄得到这里的消息后还能不出手?到时候估计他们就无暇顾及这里了。”蓝子逸摇摇头。

    “他也受伤了,而且很重。”凤红鸾想起云山那一夜燃烧了一夜的火红和金光,她当时跨入青山屏障多想去见他,她也知道他定是想见她的。

    “即便受伤,云师兄也能做许多事。”蓝子逸笑着摇摇头:“云师兄最是记仇。”

    凤红鸾不置可否,云锦的确最记仇。

    空虚剧痛的内腹和四肢百骸因为蓝子逸输入内力而渐渐减缓了疼痛,凤红鸾也实在疲惫至极幽幽睡了过去。

    蓝子逸直到额头有细密的汗溢出才缓缓松开手,看着凤红鸾脸色不正常的苍白色,目光落在她十指凝固的血上心中微疼,起身吩咐人打来清水,仔细地给她清洗伤口包扎后,也疲惫至极地靠在了一旁软榻上浅浅补眠。

    凤红鸾虽然累及,但也睡得不是很安稳。似乎睡着了似乎又没睡着。脑子中影像乱转,都是云锦气怒的脸。眉头紧紧皱起,想醒来,奈何还醒不了,闭着的眼睛睁不开。

    “公主?”蓝子逸察觉床上凤红鸾的气息不对,立即起身走了过来,见她痛苦的皱着眉,轻唤。

    凤红鸾张嘴想要蓝子逸把她拽起来,却是试了半天也没发出声,她气闷地作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