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25章 十面埋伏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弄兰惊异地看着凤红鸾,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琴上。早就知道令主琴艺无双。但如此杀伐之气浓郁的琴音她还是首次听到,连她从战场退下来都有了想跃跃欲试再上前的拼杀之心。

    玉子墨本来闭上的眼睛再次睁开,眸光是赞是叹地看着凤红鸾。

    箫音有一瞬间的停顿,转眼间便再次扬起,此时一改刚刚的微低,悠扬清心的箫音响彻天际,与凤红鸾的琴音缠绕在一起,箫音下的波纹阻止住了琴音溢散出的杀伐之气。

    不过顷刻间,战场中一边倒的局势再次逆转。

    凤红鸾薄唇紧紧抿起,运指如飞,琴音的杀伐之气顿时高了一倍。

    蓝雪士兵再次有了战斗之心,挥刀砍伐。不过是顷刻间,清心咒也高了一倍,瞬间清心的音符溢出拦住了凤红鸾琴音。

    两方将士再次持平。

    内力灌注的琴音和箫音纠缠碰撞,试比谁高。渐渐的战场停止了厮杀,西凉士兵和蓝雪士兵,以及四方隐卫都停了手。只有蓝子逸和君紫璃未停,依然在半空中对打。

    凤红鸾连夜奔波,损耗灵力内力,外加本身就不是玉痕的对手,不过片刻间渐渐处于下风,她眸光冰寒地看着前方。

    “少夫人!”黑雾看着凤红鸾食指的鲜血已经染红琴弦,不由得出声。他想相助,但此时根本就不敢随意出手,他不是少主,若是少主在定不会输给玉王。

    “令主!”弄兰、弄梅、弄花、弄月四人也看着凤红鸾食指染红琴弦,入眼处那鲜红的血触目惊心。

    玉子墨目光落在凤红鸾十指上,凤眸深底闪过深深疼痛,不过只是片刻便一闪而逝,看向西方,只见几百米外一身墨色锦袍的身影端坐在马上。

    凤红鸾恍若未闻,忽然指尖猛地一挑,一声刺耳的声音直直向着箫声来源之处冲去。这一声不同于十面埋伏的音符,而是声音尖利、凌厉、刺耳至极、响破天际,从琴箫旋律中冲破,如一道利刃,瞬间割开了厚重的铁墙一般。

    意在打破这种困境。

    众人只觉耳膜被什么划破,齐齐捂住耳朵。

    弄兰距离凤红鸾最近,不得已躲避数丈,弄花、弄月、弄梅等人也纷飞避后,她附近的将士都紧紧勒住马缰制止骏马不安想狂奔。

    “嗤”的一声清响,琴声和箫声在半空中碰撞,两道音符刹然而止。

    顷刻间天地一片静谧。

    凤红鸾伸手捂住胸口,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但身子依然端坐在马上,手依然稳稳地搭在琴弦上。

    “少夫人!”

    “令主!”

    “公主!”

    四下顿时响起惊呼声。黑雾和金凤楼四人立即围拢过来。

    玉子墨忽然闭上了眼睛。

    君紫璃和蓝子逸被那到刺耳的音符打断,蓝子逸看也不看君紫璃一眼,收了功瞬间向着凤红鸾飞身而来。走到近前手腕立即把上凤红鸾的脉。

    黑雾等人都惨白着脸紧张看着蓝子逸。

    蓝子逸在摸上凤红鸾脉的瞬间脸色惨白如纸,他立即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三颗药丸递到凤红鸾嘴边。

    凤红鸾就着蓝子逸的手张口吞下,她损伤的有多重自己自然清楚。她强行冲破玉痕的笼罩和防护本身就是冒险。但她必须如此,否则今日偷鸡不成啄把米。她所要的效果就会前功尽弃,所以,她自然不准许。

    口中的腥甜之气被压了下去,凤红鸾对上蓝子逸的视线摇摇头:“我没事!”

    蓝子逸张了张口想说什么,终于吞了下去:“没事儿就好。”

    凤红鸾移开视线目光紧紧锁住前方。几百米远处玉痕一身黑衣端坐在马上,他的身后是百名护卫。依稀可见他身下坐骑汗如水洗,显然也是快马加鞭而来。

    虽然隔得远,但她依然可以看到玉痕脸上的暗沉之色。

    她清楚地知道她刚刚此举即便伤了玉痕也是轻伤,若是玉痕再卷土重来,她势必不是对手,但至少还有子逸在身边,以子逸之才,十面埋伏他听一遍也会弹了。今日即便不是大胜,也不会输。至少如今场中西凉十万兵马损伤过半。蓝雪则是损伤十分之一也不到。

    这一战到目前为止算是大获全胜。

    端看玉痕如何抉择了,今日是再战还是息兵。至少她知道如今她虽然无力再战,但西凉士兵士气被打压,如今损伤如此大也再战无力。接下去再战的话,谁也讨不到好处,两败俱伤。

    这一处天地静谧,只有空气中弥漫的浓浓血腥味。

    一炷香后,玉痕催马上前。身后护卫顿时簇拥跟随,不出片刻玉痕便来到近前,温凉的目光看着凤红鸾:“果然天下女子只有红鸾才让玉痕心服叹服。”

    凤红鸾面色淡淡地看着玉痕:“荣幸之至!”

    “你本来就灵力透支过度,内腹空虚,却强行动用内力,之后又强硬催功抗我。如今伤及心脉,五脏皆有受损。多则半年,少则数月不能再动用灵力内力。”玉痕眸光定在凤红鸾琴案上血染的双手上,淡淡道:“只是因为我折损了他五万兵马。你便如此不惜性命为他找回?”

    玉痕话落,黑雾和云隐暗卫,金凤楼四大执法和隐卫齐齐脸色慌乱地看着凤红鸾,他们想到她伤得会很重,但也未曾想居然如此重。若是少主知道……

    无论是云隐暗卫和金凤楼众人都不敢想象云锦知道会如何。

    蓝雪士兵看向凤红鸾的目光人人染上担忧和崇敬。对红鸾公主敬畏如神。

    “我弄丢的,自然要承担后果。”凤红鸾依然神色淡淡。

    “云锦娶你,何其有幸!”玉痕沉默半响,吐出一句话,对着战场中看了一眼,西凉士兵损失惨重,他眸光昏暗,须臾沉声吩咐:“撤兵!”

    “撤兵!”蓝子逸也沉声吩咐。

    顿时两方齐齐鸣锣收兵,收拾战场清点人马。

    再无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被拖下去的尸体以及抬下去的伤残。

    凤红鸾眸光清淡,玉痕眸光温凉,君紫璃站在玉痕不远处,面无表情,蓝子逸神色闪过一丝悲悯后便收回视线将手放在凤红鸾后背为她输功。

    玉子墨始终再未睁开眼睛。

    半个时辰后。蓝雪士兵除了跟随在凤红鸾身边未曾出动的一万兵马外损失了一万。西凉清点人马后折损五万五,大败。

    这个结果在玉痕意料之中,也在他意料之外。

    “少夫人,属下等人早已经查找过,西凉军中并没有蓝太子。”黑雾上前轻声道。

    “属下四人也带着人查找过,西凉军中的确并没有蓝太子。”弄花也立即道。

    凤红鸾点点头,对着蓝子逸阻止道:“别浪费功力了,不是一朝一夕能保全的。”

    蓝子逸缓缓收回手,他的功力入她体内如石沉大海,这么重的伤他怕云师兄知道会先扒了他的皮。转过身,看着玉痕问:“今日既然两方交涉换人,而玉王却未带来我国太子殿下,不知何意?”

    “蓝世子这是何出此言?朕自然将蓝太子带来了!”玉痕话落,一摆手,他身后百名隐卫错开,让出蓝澈坐在马上的身影。

    蓝子逸一怔:“太子殿下?”

    凤红鸾也看去,果然见玉痕身后百名隐卫护卫中有一人端坐在马上,不过目视前方,两眼无神,如木偶一般,显然不识人。她眸光眯起,闪过一道清厉光芒,凌厉喝道:“玉王就是这么对待蓝雪太子的吗?若是我将青王也弄成这一般如何?”

    “红鸾何必心急?蓝太子早先本来被云族所抓,是玉痕将蓝太子救出,之后可一直是以礼相待。他不过是中了云族的灵术而已。相信这还难不倒如今身为云族人的你吧?”玉痕淡淡道。

    凤红鸾心思一动。澈儿早先本来被云族所抓?

    凤红鸾眯着眼睛看着玉痕,玉痕眸光清淡,她唇瓣紧紧抿了一下。玉痕没有必要说谎,他也不屑说谎。这么说是真的了。

    可是她身体内虽然有她娘留下的灵力,但是并为真正的涉学云族灵术。所以,她如今自然看不出蓝澈所中的是何种咒术。但是毫无疑问,定是控制了他神智,所以,才导致耳目呆怔,不识于人。

    “少夫人,蓝太子中的是离魂。在云族只有历代族主、少主和掌刑堂神女以及其内侍可学。”黑雾看着蓝澈,在凤红鸾耳边轻声道:“如今在云族只有五人会这种离魂术。族主、少主、锦瑟小主、还有是族主内侍的芸姨娘以及曾经是少主内侍的兰姨娘。”

    凤红鸾眸光一冷。玉痕说是半路截得了蓝澈,那么当时蓝澈出事时云族主在云山,芸姨娘被关入了掌刑堂,云锦自然排除,那么仅剩下锦瑟和云兰了。

    “有孕者不能动用这种禁术。否则胎儿不保。”黑雾又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