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16章 另眼相看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备好了车?”玉子墨对着身后问。

    “回主子,已经备好。”有人立即答话。

    “走!”玉子墨看也不看黑雾等隐月星魂一眼。抱着凤红鸾转身。

    凤红鸾在玉子墨转身的瞬间忽然动了,一阵掌风去劈开玉子墨紧抱着她的手腕,飞身离开,玉子墨也同时动了,手腕迅速地移开,袖中的锦缎飞出,在凤红鸾滑出的瞬间缠向她腰。

    凤红鸾腰间的酬情同时脱手飞出,酬情和锦缎相碰,飞刀居然割不破锦缎,她顿时心中一沉,须臾之间,玉子墨再次点住了她的穴道。

    变故太快,黑雾刀剑袭来堪堪被玉子墨身边最近的一人截住。云隐暗卫齐齐出手,玉子墨的隐卫同时迎上,转眼间刀剑碰撞,卷起一片森寒的杀气。

    凤红鸾抿着唇看着玉子墨。她还是低估了子墨的实力。是云锦和子逸的师兄,如何能差?

    “红鸾,难道你真没想到我是真的想带你走?”玉子墨低头俯视着凤红鸾。

    凤红鸾别开头,她是真没想到。若是想到,她绝对不会因为他是子墨而在屡次占有大好时机下次次错过,以至于被擒。在房间内是一时因为他冰凉的温度惊异,她怕他因为助她而染上寒毒,所以一时怔愣被点住穴道,但是黑雾绝对可以刺伤子墨救下她,只是她不忍,如今她极力冲开穴道以为她能不再被束缚,谁知他即便耗损了一夜功力也在她恢复的半成内力之上。他是真要带她走。

    “红鸾,你最好吩咐他们住手,否则今日这些人都得死!”玉子墨从凤红鸾脸上移开视线,淡淡提醒,看着凤红鸾眸中神色变幻,没有多余表情。

    “亏你还没点我哑穴!”凤红鸾转过头瞥了玉子墨一眼,对着黑雾和云隐暗卫吩咐:“都住手!”

    黑雾和云隐暗卫恍若未闻,尤其黑雾在自责,他刚刚在云寝殿内就不该听少夫人的住手。

    “我说住手!”凤红鸾低叱:“你若不听话,等你主子回来我便对他说永远不要你出现在我面前,你猜他会如何?他不会杀了你,但也不会再用你在身边。”

    黑雾顿时住了手。

    “少夫人,他是为你好,你如何能同青王离开,若是少主回来……”红衣不敢想象,少主一定会疯了的。

    “今日之事封锁,不准传出任何消息。”凤红鸾紧盯着黑雾:“我知道你能办到!你也不想他在云山出事。”

    云锦若是知道她被子墨带走,一定会乱了方寸的。她不敢想象。

    “是!”黑雾无奈应下。他只能派人跟在身后全力救出少夫人。如今一部分隐卫都随少主回了云山,云寝殿仅有这百人。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启程!”玉子墨出手瞬间点了凤红鸾周身各处大穴,不看凤红鸾,抱着他飞身而起。

    玉子墨身后,百名西凉皇室隐卫瞬间跟上。

    红衣脸色发白地看着玉子墨和凤红鸾身影消失,转头对着黑雾道:“如今让他们走,还如何能寻到机会救回?若是落在西凉玉王手中的话,该如何是好?”

    黑雾转头看向红衣,吩咐道:“你守好云寝殿,封锁少夫人被挟持的消息不准外传。”话落,他一挥手:“跟上,寻到时机救出夫人!”

    黑雾身影一闪,如一团云雾追上玉子墨出城的方向而去。

    顿时百名隐卫齐齐跟上。

    红衣看着一行人消失,一咬牙,对着身后的护卫厉喝道:“今日之事不准外传,谁若敢传出去,少主回来我定禀告,九族沉塘!”

    红衣话落,云寝殿的护卫顿时齐齐跪地:“尊侍主令!”

    红衣摆摆手,护卫顿时起身退了回去。她也转身回了云寝殿。少主怕是遇到了麻烦,短时间不能回云城,而少夫人如今又被劫走不能坐镇,她必须全力坐镇云寝殿,稳住那些朝中大臣。

    出了云宫走了不远便看到停在路旁一辆不显眼的马车,玉子墨抱着凤红鸾上了车,马车稳稳地走了起来。

    不出凤红鸾所料一路顺畅地出了城,显然是早有筹谋,不禁令他想到这筹谋怕不是一日两日之功。怕是从她和云锦大婚后或者更早之前就开始。

    否则她和云锦从回云锦就一直处处被动,不等他们喘息,事情接踵而来。这一系列的事情令她怀疑根本就是为了今日,想调开云锦回云山,之后再将她带走。

    凤红鸾想习惯性的伸手揉额头,发现手动不了,她苦笑一下,她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受制于人的滋味似乎不好受。抬眼看玉子墨,他依然面无表情的靠着车壁闭着眼睛,无奈道:“为何是你来?”

    若是别人,即便是玉痕,她也会防备。

    “七弟说换做别人来带不走你。我试试!”玉子墨不看凤红鸾。

    凤红鸾再次苦笑:“那你是来对了!”

    她始终忘不了在她最困苦的时候是子墨陪在她身边,那一段灰色的日子如今想来还令人心口犯疼。她早已经不是以前随手挥刀就可绝情冷血,割袍断义的凤红鸾,时间和环境能打磨平一个人。

    她对敌人狠,对朋友从来就心软。即便知道子墨如今已经算是敌人,可她偏偏不长记性。抿了抿唇道:“今日你给我长了长记性。我下次记住了!”

    玉子墨眸光神色忽然泯灭了一下。

    凤红鸾闭上眼睛:“你知道我一夜未睡,这几日也未曾睡好,如今难受得很,你能不能将这穴道解了,给我喂点什么睡觉的药,我也逃不走。”

    话落,凤红鸾等了半响,没听到玉子墨言语,也没见到他有什么动作,遂作罢:“算了,要不你觉得不安全就给我讲个故事。我也能睡得着。”

    又等了半响,玉子墨还是没有言语。

    “以前没觉得你有多木头,如今可真是让我另眼相看了。”凤红鸾睁开眼睛,见玉子墨低垂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淡淡一笑,闭上眼睛,再不开口。

    玉子墨始终未动,也未言语。

    城内叫卖吆喝繁华的声音渐渐远去,凤红鸾听着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马车四周百名隐卫,再之后跟着云隐暗卫,她唇瓣紧紧抿成一线,只是瞬间又轻轻放开,扯出一抹淡若云烟的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凤红鸾感觉玉子墨动了,车厢内闻到一丝异香,紧接着一颗药递到她唇瓣,伴随着玉子墨清淡的声音响起:“吃了!”

    凤红鸾配合地吞下。

    “这个药会让你一直昏睡,直到拿到解药。”玉子墨道。

    凤红鸾点点头,药入口即化,她知道这药有一个名字叫噬魂,是玉痕专门研究的。记得当初在东璃玉痕曾经给蓝澈用过,这种香味她极其熟悉。不出片刻,她觉得脑中开始混沌,有一种打了麻醉剂的感觉,渐渐的,她幽幽睡去。

    玉子墨一直看着凤红鸾,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传出,出手解开了她周身的穴道。

    凤红鸾一动不动,睡得很沉。

    玉子墨重新靠回车壁上,眼睫垂下,俊颜在昏暗的车厢内有一丝沉郁。

    “主子,皇上飞鸽传书!”不出片刻,外面有一人声音传来。

    “传进来!”玉子墨闭着眼睛睁开,俊颜的沉郁瞬间褪去,化为清淡。

    信纸飞入车中,玉子墨伸手接住,低头打开,薄唇紧紧抿了一下,对着外面吩咐道:“传信回去,就说我带着……云少夫人如今刚出云城,不出意外,五日后回京。”

    “是!”外面那人应声退了下去。

    出了云城百里,一路太平,此时天色午时,外面又有人来报:“主子,云山传回消息,得手了!”

    “嗯!”玉子墨淡淡应了一声,目光看向凤红鸾,凤红鸾依然沉沉地睡着。

    外面人退了下去。

    玉子墨拿起一旁的书看了起来。

    马车继续向前,偶尔有过路行人车辆往来也一路太平。夕阳西下,马车来到望夫村。望夫村无人阻拦,顺利通过。

    过了望夫村行了几里,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外面人询问:“主子,可要宿栈?”

    “连夜赶路!”玉子墨吩咐。

    “是!”外面人退了下去。

    玉子墨放下书本,看了凤红鸾一眼,伸手揉揉额头,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凤红鸾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腰间的酬情脱手飞出打向玉子墨。

    玉子墨一怔,袖中的锦绸瞬间飞出缠向凤红鸾的酬情。

    凤红鸾酬情猛地撤回,手中的绣花针齐齐飞出,玉子墨锦绸同时撤回旋舞成一个弧度拦住飞来的绣花针。

    凤红鸾忽然将腰间的一个香囊划开,一缕香味向着玉子墨飘去,与此同时她清啸一声,身子瞬间飞出了车厢。

    玉子墨挡住绣花针当看到飞来的香囊顿时自动屏息,身形顿了一下,追着凤红鸾冲出了车厢。锦绸也同时飞出向着凤红鸾缠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