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15章 绑架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片刻,黑雾飘身而落。红衣也快速出现,云寝殿布置的百名隐卫齐齐在顷刻间现身,将玉子墨团团围住。阴暗的杀气布满云寝殿。

    玉子墨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抬步向门口走来。

    “青王请留步!”黑雾顿时拦在玉子墨面前,没有听到房内凤红鸾指示,并没有吩咐人出手。玉子墨毕竟不同别人。

    红衣执剑上前,警惕地开口:“请问青王有何贵干?”

    玉子墨停住脚步,淡淡瞟了黑雾和红衣一眼,沉默不语。

    “子墨进来!”凤红鸾忽然开口。

    “少夫人不可!”红衣立即惊呼一声。她并没有察觉青王的气息,之所以出现在门口是因为她感受到了冰寒的寒气。结合对于少夫人的了解,想必她寒毒发作了。

    “子墨若是对我不利,刚刚我就成一具尸体了。”凤红鸾声音尽量放平静,一字一句开口。她清晰地看着她开口吐出的都是寒气,将眼前的空气凝聚成冰珠。

    “可是少夫人,如今你……”红衣摇摇头。

    黑雾忽然一摆手,隐卫瞬间退了下去,他身影一闪,也退了下去。

    红衣一愣。

    玉子墨不看红衣一眼,绕过她,伸手推开门,抬步走进了房间。

    冰寒的气息铺面而来,桌子上的茶水已经凝聚成冰,玉子墨目光定在床上凤红鸾的身上,她周身如置冰窟。空气中冒着白气,但更是将她容颜照得犹如冰雪,冰肌玉骨大体就是如此。

    凤红鸾看着站在门口的人,想努力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但眉眼也蒙上了一层霜色,仅能看到他紧抿的唇角,似乎瘦了很多。

    凤红鸾想扯动嘴角对他笑笑,却笑不出来。她不觉得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被子墨看到有何不妥,毕竟她更狼狈的样子他也见过。

    玉子墨并没有走上前,而是站在门口看着她。

    凤红鸾眼睛睁得有些酸也没看清那人的表情,后来她恍然想起他根本就面无表情,她如何能看得出来?不觉好笑地闭上了眼睛。

    玉子墨忽然抬步,但不是向床上走来,而是走到窗前站定,负身而立,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

    凤红鸾看着玉子墨的背影,忽然想起那日春年夜宴时候云锦立在窗前的情形。因为想起云锦,觉得寒毒似乎又烈了几分。

    半响,寒毒已经不准许她再多想,收回心思,专心对付寒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凤红鸾越发觉得冰寒入骨,她几乎承受不住。心口的寒冰似乎要摧毁她的心脉,想突破她的防护将她心生生撕裂。

    她的功力已经不足以压制寒毒!

    凤红鸾忽然升起一股恐慌,闭着眼睛睁开,眼前却是铺满浓浓沉暗。她想张嘴喊窗前那人,却发不出声。她试了几次颓然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玉子墨忽然抬步走了过来,一只温暖的手覆在她心口上,绵绵的暖意注入她心脉处。紧接着她冰寒的身子被抱进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

    凤红鸾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本能地吸取温暖。

    “运功,你不坚持谁也帮不了你!”玉子墨忽然开口,浅淡地没有一丝感情。

    凤红鸾点点头,重新将被寒毒压制下去的功力提起,一寸寸去割裂心脉处已经凝聚的万古寒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寒冰被内外夹击的气流割裂融化,渐渐退去,凤红鸾身子如大地回春,一寸寸地暖了下来。

    寒毒退去,凤红鸾早已经没有力气,软倒在玉子墨的怀里。

    玉子墨抱着凤红鸾的身子,始终一动不动。

    房间各处都结了一层冰霜,晨起的阳光透过窗子射进来,浣纱的格子窗冰霜一点点融化变成水珠滑落。

    凤红鸾闭着眼睛不睁开,她忽然有那么一刻,很喜欢这份宁静。

    许久,听到玉子墨淡淡的明明近在身边却似是飘远的声音开口:“明明世间有万千条最简单的路,你为何偏偏会选择最难的一条走?”

    凤红鸾扯了扯嘴角,想说什么,终是没出口。她从来想走的都是最简单的路,可是到头来偏偏那条路成了最难的路。

    “呵,你可知道我昨日是来做什么的吗?”玉子墨轻笑了一下,似嘲似讽:“我是来将你带走的。可是偏偏做了最愚蠢的事儿!”

    凤红鸾心思一动,抿唇不语。

    忽然,玉子墨猛地出手去点凤红鸾的穴道,凤红鸾手腕一转,拦住他的手。一招之间,两人僵持。凤红鸾埋着的头抬起与玉子墨低着的头目光相撞。她微微蹙眉:“你真是来绑架我的?”

    玉子墨浅淡的凤目藏了一抹深邃:“否则你以为我为何而来?”

    “云山屡次出手是你在背后支招?”凤红鸾想着这双浅淡的眸子终于被染上了颜色。

    玉子墨不答,只是默然地看着凤红鸾:“你不是我的对手。”

    “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以为你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还能将我抓走?”凤红鸾挑眉:“况且你如今都不一定能走的了。”

    若是昨日他寒毒发作之时,子墨第一时间出现就对她出手的话,即便这云寝殿有云隐暗卫,有黑雾,有红衣,也挡不住他,毕竟她可以胁她为质,但如今她寒毒挺过,虽然功力未全恢复,但子墨给他输功了半夜,自然也是损伤甚大。

    “我胁迫你,还是一样可以走的。或者将你带走!”玉子墨低头审视着凤红鸾:“红鸾,你当该知道,我已经不是那个玉子墨。”

    凤红鸾心口顿时一酸,想起那些他陪着她相伴困苦中的日日夜夜。手忽然紧紧攥了一下。触到玉子墨手腕清凉入骨她顿时一惊:“怎么这么凉?”

    玉子墨忽然出手,错开凤红鸾的手瞬间点住了她的穴道。

    凤红鸾心中苦笑,她为何总是将他摆正不了在敌人的位置?但若不是他昨日相救她寒毒发作濒临危险,又如何能让她摆正位置?

    玉子墨眸中的深邃退去,不看凤红鸾,将她揽在怀里,飞身出了房间。刚到院中,黑雾带着云隐暗卫瞬间包围了冲出房间的玉子墨。

    “你们是想要她的命,还是想要我与她一起死。我是很愿意的。”玉子墨看着黑雾和云隐暗卫淡淡开口。

    黑雾握着宝剑的手顿时一紧。他自然知道青王守护了少夫人多年。对于少夫人这样的女子来说,得不到,一同死,也是令人觉得值得。

    “不能放他离开!”红衣大喝一声,走过来,看着玉子墨,冷声道:“亏我家少夫人待你形同至交。你就这般回报我家少夫人对你的信任?”

    玉子墨嘴角扯出一抹冷嘲,淡淡道:“我要至交做什么?我想要的是她的人。”

    凤红鸾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

    红衣顿时一惊,看了凤红鸾一眼,立即道:“少夫人如今是我家少主的夫人。挟持有夫之妇,青王不觉得脸薄?”

    “在我眼里她可不是什么有妇之夫。”玉子墨淡而冷地道:“若不是昨日我出现,你以为你们如今还能有少夫人?”

    红衣脸色一白,看向黑雾。

    黑雾依然如一团浓雾,此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觉一团黑雾中一道寒光尤为凛冽,须臾,黑雾身子动了,快若闪电对着玉子墨出剑。少主下了死命令保护少夫人无恙,他自然不能任人带走少夫人。

    “住手!”凤红鸾忽然开口。

    她知道子墨给她用功半夜,内力如今早已经损耗无几,要恢复也不是一两日之功,自然挡不过黑雾一剑。她心软也罢,妇人之心也好,至少做不到让黑雾在她面前伤了子墨。

    黑雾顿时停住身形。

    就在这时,玉子墨忽然飞身而起,抱着凤红鸾向云寝殿外飞去。

    红衣顿时大喝:“拦住他,不能让她带走少夫人!”

    黑雾和云隐暗卫蜂拥追去,数道黑影顷刻间就出了云寝殿。

    凤红鸾听着耳畔呼呼风响,感觉清凉的风拂过面颊,带着丝丝清冷,吹起她散乱的青丝,她抬眼看玉子墨,玉子墨脸上面无表情。

    垂下眼睫,凤红鸾遮住眼中的情绪。

    云寝殿内的动静惊动了云宫明暗处的护卫,顿时齐齐飞身对着玉子墨出剑。

    黑雾清冷的声音响起:“他挟持的是少夫人,不准伤了少夫人!”

    出销的宝剑顿时齐齐撤回,只对他形成包围之势。但此时云宫和外面仅于一墙之隔,玉子墨趁此机会已经翻出了墙外。

    墙外面百名黑衣人在此时飞身而落,时间拿捏得正好,堪堪在云隐暗卫和云宫护卫包围上来之时将玉子墨护在了身后。

    两方势力瞬间剑拔弩张。

    凤红鸾想着他如今是西凉青王,没有准备的话又如何来涉险?

    红衣随后追来,看到眼前的情形面色大变,不由心中对凤红鸾不满,刚刚那么有利的时机,青王一定躲不过,偏偏少夫人念着情意。如今若是令人将少夫人带走,他们还如何对少主交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