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14章 监视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衣担忧的走到门口,看着站在窗前的凤红鸾,忍了几次忍不住开口:“少夫人,该早膳了,奴婢给您端进房来?”

    “嗯!”凤红鸾点点头。

    红衣松了一口气,不多久将饭菜摆好。想开口说什么,但触到凤红鸾平静的神色还是将话吞了回去,悄声退了下去。

    用过饭后,凤红鸾也无困意,继续坐在桌前处理金凤楼的密函。蓝子逸忙于找蓝澈下落,如今密函自然都直接送过来了。

    将近午时,红衣在外禀告:“少夫人,朝中有几位大人来求见少主!”

    凤红鸾落笔顿了一下:“去问问何事?”

    “奴婢问了,几位大人说是重要的事要禀明少主!”红衣立即道。

    凤红鸾沉思了片刻,吩咐道:“将人请进来!帘幕落下,无论听到什么惊异的事情不准露出异样。”

    红衣顿时疑惑的向内看了一眼,点点头,躬身应声:“是,奴婢这就去!”

    红衣离开后,凤红鸾放下笔,走到衣柜前拿了一件云锦的长袍走进屏风后,将自己身上的裙装换成云锦的男士长袍。看着云锦明明瘦弱,但她穿上依然显得肥大,想着看来接下来要做两件合身的了。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走进云寝殿,凤红鸾打理妥当,抬步走出屏风,将窗前的桌子连带着密函挥手轻轻移到靠近门边的位置,落下帘幕,她缓缓坐了下来。

    这个角度从外面看的话看不到她的脸,但可以看到她半边身子,足够了!

    若是如今云城那些大小官员知道云锦回云山的话必定会造成一团乱麻,而她这个还没正名的少夫人自然没有威慑镇抚,只能这样应付几日了。

    “少……”红衣当前走来,刚要喊少夫人,忽然瞥见门口那抹白影顿时惊异地住了口。第一反应就是少主回来了?但怎么可能?

    后面跟着五位朝中重臣,连忙跪地行礼:“臣等叩见少主!”

    “起吧!”凤红鸾低着头不抬,继续处理手中的密函。

    红衣顿时睁大眼睛,居然是少主的声音?这……

    众人悉悉索索起身,齐齐看向门内,一双双老眼也是布满疑惑。

    “让我将你们的眼睛都挖了么?”凤红鸾虽然不抬头但也知道那些人定在她身上的目光。眸光一冷,云锦昨日子夜离开,如今也就才到云山,这些人今日来估计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臣等不敢,少主恕罪!”几人顿时惶恐地收回视线。明明就是少主在房内,这声音这语气绝对是少主无疑。

    “我看你们敢得很!”凤红鸾声音一沉,颇显凌厉:“在云寝殿也敢安插进来人,你们是想监视本少主一举一动吗?”

    “臣等不敢,臣等不敢……”几人老脸一白,顿时低垂着头不敢起身。

    凤红鸾不再言语,面色淡淡地听着外面的告罪声,继续提笔。但身上的低暗气息透过帘幕传了出去。

    外面的那几位大臣垂着头不敢言语。大气也不敢喘。

    他们在云寝殿外安插内线其实也是有数年之久。这都心照不宣之事。只不过埋藏的深,从云锦接手云山他们已经小心翼翼不敢胡乱揣测。如今是得到可靠的消息又觉得少主回云山兹事体大才敢来一探究竟的。没有想到少主根本就在,消息是假的。顿时想到少主的手段,人人心头发凉。

    “该是谁的人都给我领回去,再出现此事定不轻饶!”觉得火候够了,凤红鸾冷声开口。

    “是,臣等再不敢!”几人立即表态。

    “都起来吧!有重要的事就快说,没有就回去理事,我看你们的日子过得还是太闲了。”凤红鸾继续道。

    几人诚惶诚恐的从地上起来,其中一个老者立即道:“少主,臣等还是为了少夫人神殿验证之事,觉得……”

    几人敢来,自然是编好了理由!这当然算是重要的事儿。

    凤红鸾脸色一沉,打断那老者的话:“本少主说此事容后再议!昨日没听到?”

    “这……臣等以为还有一个月就上神日,必须尽快准备……”那老者冷汗流了下来。听到里面‘啪’的一声放下笔,他身子一颤,立即改口道:“是臣等太过焦急想给少夫人正名,少主恕罪!”

    凤红鸾脸色稍霁,沉怒的语气渐渐放平缓了一分:“等过两日外面朝局平缓下来再提议此事。否则你们以为少夫人会有心情?”顿了顿又道:“没事儿的话就退下去吧!”

    这个理由充分,几人本来也是为了探查云锦在不在云寝殿而来,闻言立即垂首:“少主考虑的是,是臣等有欠考虑!”

    “臣等告退!”话落,几人齐齐躬身退了出去。直到退出了大厅,谁也没敢抬头,转身出了云寝殿,短短时间已经汗打衣襟。

    几人走后,云寝殿内外顿时静了下来。

    红衣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若不是凤红鸾早先有交待她怕是早就冲了进来,如今依然呆呆地站在外面。她敢肯定少主的确是去了云山,屋内仅有少夫人一人。她虽然知道江湖是有能人异士可以模仿一个人的举止和声音,但是也只是传闻。如今亲眼所见,如何不震惊?少夫人模仿少主,何其之像?

    但红衣还是忍不住好奇想确认,她上前走了两步,伸手挑开帘子,就看到一身男装坐在桌前批阅密函的凤红鸾,屋内仅有她一人。

    “没事的话就下去吧!今日之事你知道该不该往外说,这座云寝殿从现在起半丝消息也不准泄露出去,你该知道怎么做!”凤红鸾改回本声,淡淡平静地吩咐。

    “是,奴婢知道!”红衣敬佩地看了眼凤红鸾,落下帘幕悄声退了下去。

    凤红鸾并没有挪动桌子,低着头继续批阅密函。房中静静,尽管那人离开了一日,玉兰香依然未退。

    入夜时分,凤红鸾将金凤楼的密函批注完,放下笔皱眉沉思。从凤阳城和池峰城同时传来蓝澈消息后,如今再去查却杳无踪迹,这就足以说明一点,有着和云隐暗卫、金凤楼一般强大的势力在操纵。东璃和西凉隐卫联手此事,十有八九确定无疑。否则她不能想象天下间还有谁有如此大的势力。

    起身走到窗前,静站片刻,她清声开口:“可有他的消息传回!”

    “回少夫人,未曾有少主消息传来!”黑雾在暗处立即道。

    凤红鸾不再开口,转身向床上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然心口猛地一股凉意袭来,熟悉入骨,她脸色一变,数日未曾发作的寒毒发作了。

    本来破除封印后每月十五寒毒发作后来因为演变为寒灵而不规矩起来。这样毫无预兆的袭来让她心底蒙上了一层灰暗。伸手捂住心口,艰难地走上了床。

    铺天盖地的冰寒如囤积许久蓄势待发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凤红鸾咬紧牙关像每次一般运功抵抗。身上的冰霜褪去化为汗水,汗水再迅速冷却结了一层冰霜,冷冽的寒气如冰刀一般寸寸地挖割着她心脉,痛入骨髓。

    天幕彻底黑了下来,红衣恭敬的立在门口:“少夫人,奴婢给您掌灯?”

    “不用!”凤红鸾咬着牙关平静地吐出两个字。

    红衣觉得怕是少主离开夫人担忧心情不好,犹豫了一下,消声退了下去。

    凤红鸾闭上眼睛,想着今日的寒毒较之往日如万古不化的寒冰。

    过了不久,凤红鸾忽然闻到一丝清雅熟悉的气息,她闭着眼睛猛地睁开,只见窗前悄无声息地飘落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顿时心神一凛。

    凤红鸾脑中的第一想法是子墨怎么会出现?紧接着便是他这时候来做什么?然后就是想到如今他出现是否与知道云锦回云山有关?或许他与云山相通?或许他就在云山,所以才准确无误的让云山对他们做出处处被动之事……

    心念电转间,脑中忽然有个声音立即否决了所有突然出现的想法。

    凤红鸾忽然惨淡一笑。也许如今此情此景她寒毒发作才会令她如此没有安全感,也许是因为更早之前子墨已经不再是公主府陪着她下棋品茶赏花弄月的人了,他如今是西凉国青王,所以她才会第一时间想到的全是子墨会如何做一系列对她不利之事。

    若是子墨若对她不利,如今可谓轻而易举。即便如今一个普通人对她出手她都没有反抗的余地。

    凤红鸾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眸中刚刚一霎那升起所有情绪都褪去,她抿着唇任寒毒更汹涌而来,除了压制,她再不能做其他。

    玉子墨并没有进来,而是站在窗外看着凤红鸾,他熟悉的轮廓隐在夜幕暗影下看不甚清晰,脸上神情如何也看不见,只看到一个沉暗浅淡的影子,一如初见。

    凤红鸾想起,玉子墨初见那一双浅淡的没有几分颜色的眼,如今是否也是如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