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10章 蓝太子失踪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公主府的人都是忠于姑姑的老人,不会有人说谎。但也不排除有人混入了公主府借机带走了他。”云锦凤目清寒:“这倒是一步好棋!”

    凤红鸾薄唇紧紧抿起,的确是好棋。

    如今东璃、西凉借机对蓝雪相胁迫准备重新兴兵。而云族主在此机会传出病重,也就是阻止云锦相助蓝雪。父亲重病卧床不起,自然没有儿子不守榻床前却大举相助别人兴兵的道理。再加上如今蓝澈失踪,若是东璃、西凉、云族主这三方任意一方所为的话,那么的确是打在了蓝雪的软肋上,蓝雪仅蓝澈一人,自然不容有失!

    同时也是打在了她和云锦的软肋上!蓝雪他们自然不能不管!

    “子逸怎么说?”凤红鸾看向弄花。

    弄花立即道:“蓝世子让公主勿须焦急。时间如此之短,就算太子殿下被人带走也不会那么短时间离开蓝雪。如今封锁各个关口,三王府隐卫和蓝雪皇室隐卫以及蓝世子隐卫和金凤楼全力彻查太子殿下下落。一有消息即刻通知公主!”

    “嗯!”凤红鸾点点头。子逸说的对,即便是有人筹谋,昨日到今日如此短的时候也带不走蓝澈出蓝雪国。对着弄花吩咐道:“着人全力监视池峰城和凤阳城,一有任何异动金凤楼即刻控制,任何有异常之人一律不准放过!”

    万一各个关口没把住,那么她也必须将蓝雪通往西凉和东璃的两处边境把好。不能让蓝澈被东璃和西凉带走。否则这回蓝澈再落入玉痕嘴里根本不会轻易吐出来。如今的玉痕敢杀了蓝澈顷刻间举兵倾覆蓝雪也在所不惜!

    “是!”弄花立即躬身。

    凤红鸾想了想又道:“东璃和西凉兵将若是有任何异动,也即刻通知!”

    “是!”

    凤红鸾摆摆手,弄花退了下去。云寝殿内外顿时静了下来。

    凤红鸾站在窗前,手依然扣着窗柩,想着最有可能将蓝澈带走之人。如今云族在云锦手中控制,但也不排除有变数,毕竟云锦真正接手云族时日尚断,云族主阴险,云族水深,也说不准不是云族所为。

    至于西凉和东璃自然也有可能。今日两国联手给蓝雪发了文书,而蓝澈昨日失踪,他们的嫌疑最大。玉痕若是想筹谋一个人,从来就不敢令人小看。

    云锦从伸手抱住凤红鸾,揽紧她的纤腰,将头搁在她肩头,不以为意地道:“多大的人了还玩失踪,丢了活该!”

    凤红鸾回头白了云锦一眼:“澈儿还小!”

    “还小?”云锦顿时嗤之以鼻:“也就在你的眼里他还小。男人该干的事儿他一样会干!”

    他最不可能忘的就是那小子居然当初跑东璃去娶她为太子妃!

    凤红鸾觉得心眼小的男人真没可救药了。皱眉问道:“谁最有可能绑架澈儿?”

    “爷怎么知道?为什么不是他自己偷着跑了?”云锦声音忽然懒洋洋。那个小子是死是活他才懒得管,他只要看着怀中的人就行了。除了她天下谁死谁活谁丢了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根本意识里就没这个小舅子。

    “偷着跑?怎么可能?”凤红鸾瞪了云锦一眼,想着如今蓝雪怕是已经翻塌了天了。蓝澈虽然任性,但也不是不考虑后果之人,推开云锦紧靠着她的身子,烦闷地道:“认真点儿!否则我们也甭想好过!”

    云锦被推开有些不满,强硬地将凤红鸾拽进怀里,见她脸色沉暗,无奈正经地道:“你蓝家的老头子可是叱咤风云几十年,要是窝囊废蓝雪早就毁了。他能得到姑姑死心塌地,如何能没几分本事?我们目前是处理我们的事儿。理他做什么。蓝澈那小子目前还有大用,就算被谁抓住关起来也死不了。乱什么?爷从来不记得你这么沉不住气。”

    凤红鸾一愣,伸手揉揉额头,不得不承认云锦说的对,苦笑了一下:“你说的对,我是关心则乱了。”

    “你只准关心我!”云锦低头吻下来。她可知道他想了她一天一宿,心都想疼了,好不容易回来被该死的打断,若是玉痕、君紫钰、蓝澈站在他面前他会一人给一掌,打不死也给打残废了。一个个没事儿找事。他想着早晚有一日他手再大些就给他们都捏死。

    凤红鸾还想说什么,奈何被云锦霸道地吻住,无奈只能吞回不太重要地话。这个男人她最清楚,天塌下来若不是她的事儿他眉头都不皱一下。看来只能先喂饱他了。

    云锦满意凤红鸾的表现,重新拦腰抱起她走进帘帐。

    帘幕落下,遮住一室春光。

    凤红鸾本来想着这人累了一日夜,如何也不能如狼似虎了吧?他还是太高估了男人体力。昏昏沉沉睡去的时候听到他抱着她似乎意犹未尽的嘟囔了一句什么。

    因为心中有事儿,凤红鸾即便是累得疲惫至极也未曾睡多久就醒了。听到外面有人大声说话,似乎极其激烈,她皱了皱眉睁开眼睛。

    依然还是她的房间,她已经被清洗干净换了一身干松的衣物,伸手摸摸被褥,触手清凉,看看天色,想来云锦并没有睡。

    “少主!族主定是早有筹谋,所以才敢在少主封锁云山之前将病重的消息传了出去。如今的确不适宜相助蓝雪出兵。否则少主好不容易因少夫人望夫村之事挽回的民心再次失去。实在不智之举!”一个男子的声音恳切地道。

    “少主,臣也以为。族主和少主毕竟是父子,自古父对子苛求认为严父,但子对父就是不孝不敬。如今少主若不理会族主卧病在床而相助蓝雪出兵的确有失民心。”又一老年男子声音同样恳切地道。

    “少主,臣也同样认为。虽然蓝雪是少夫人家国,但如今大孝当前,自然先为父行孝。即便族主是佯装筹谋,但不得不说这一举实在陷少主被动,出兵蓝雪的确就目前来说不可为,恳请少主三思……”又一人道。

    “臣等恳请少主三思!”

    众口一词,连在一起的声音响成一片。凤红鸾听着,足足有几十人,想着这人难道将他议事的地方搬进她房间外来了?

    外面众人恳请后有短暂的沉默,一直没听到云锦说话。

    凤红鸾躺着身子不动,盯着房顶,想着云锦如今即便控制了大半个云族有一群拥护者深得民心之外还能让云族主处处制肘。不得不令他想到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云族主的确有其能,另外就是云族主身边定有人相通在外相助。

    这两种可能都不排除!云族主毕竟是云族主,执掌了云族几十年。

    另外就今日之事来说,云族主恰好在此时传出病重卧床不起的消息,他定与西凉、东璃有相通之处。这是毋庸置疑。玉痕定然不会放过云族主这张好用的牌来打击云锦。

    外面依然静寂无声,没传出任何人的说话声。但一墙之隔,凤红鸾却明显的感觉到了低气压。

    “少主?”有人忍不住出声提醒。

    “还请少主三思!”有人又出声恳请。

    “即便不出兵相助蓝雪,难道本少主要亲自回云山守孝床前?”云锦慢悠悠地声音响起。

    “这……”外面一阵犹豫声。

    “抛去蓝雪之事暂且不理。众卿觉得对于云山之事,当该如何处理?”云锦声音再度响起。

    “这……”外面再次传来一阵犹豫。

    “怎么?你们说了半响,也没有良策么?”云锦声音微微压沉。

    “秉少主,臣认为不可回云山。如今显然是族主之计。”有人立即道。

    “臣也认为少主不可回云山,族主能在上次对少主下杀手,更何况如今屡次不念父子之情伤害少主,如今有此机会定不会放过,怕是此去再有何计谋,让少主有去无回!”另一人道。

    “臣也如此认为!”

    众人再次众口一词,对云锦敬畏,但谈到云族主人人口气都是畏惧。

    “即便不出兵相助蓝雪,本少主不回云山,岂不是也不孝?”云锦挑眉。说到孝字声音冷到极致。对他来说这个孝字就是讽刺。

    “这……”众人又是一阵犹豫,似乎也想不到好的对策。

    凤红鸾躺着的身子坐起,披上衣服下了床,脚步轻浅的走到窗前,此时午时,外面的桃花被骄阳烤得正艳。她看了半响,外面再没传来声音。

    白皙的指尖轻敲了两下窗柩,凤红鸾抿唇犹豫了一下,忽然转身向门口走去。伸手挑开帘子,声音清凉如水:“少主有心守孝去云山,奈何从蓝雪回来一路舟马劳顿又因为少夫人抱恙之事心力交瘁,同样重病在床无法去云山守孝。众位认为这个办法如何?”

    众人突然闻声顿时一惊,齐齐看向声音的来源。便见一身蓝衣的女子随意的倚在门框上,容颜如雪,清华如月,倾国倾城的容颜令众人齐齐惊艳,但她身上清淡清凉的气质却令人感觉如九天之上的云,不敢亵渎。明明没有华丽正装和其余代表身份的配饰,但是只要她随意站在那里,任何人都不敢将她小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