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08章 沉塘(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锦,早就知道她何其所幸得到这个男人的爱,但也未曾想到她居然幸运至此。

    “花灯会那日之后,我借此除去了他的势力。他同时知道了我并没有忘了你,大怒之后对我出手。不过我通天咒大成,他自然不是对手,但他毕竟是云族族主,在那一代也是沉塘多少无辜幼儿出此一人。我虽然控制了他,但也受了重伤。”

    “我昏迷了两日,醒来就知道你居然选驸马。”云锦收回视线,看向凤红鸾,声音忽然恨恨地:“爷要是不去的话,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凤红鸾摇摇头:“不是,我心如磐石。”

    云锦哼了一声,显然不信:“那尊玉佛也答对了你的题。”顿了顿,气恨的声音忽然变成气软:“我当时快马加鞭,幸好赶到了。我不敢想象若是我当时不在最后一刻赶到结果会如何。你这个女人,怕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凤红鸾用力地想着当时情形,想着那一个驸马终选云锦若不出现她当时想会如何,想了半天,她终于想起了。

    当时若是他不出现,她一定会选一个驸马。毕竟那种情形下,她不能将天下男子戏耍,导致最后一场戏剧落幕。至于选的那个人是谁,她当时似乎真的没想,不是云锦,谁都一样。至于选了以后如何,过去了那一关之后再说。

    云锦低头,脸色不好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心里一叹:“你为了做了那么多,相比较起来,我对你所做微乎其微。甚至我如今都想不起我到底为你做了什么。”

    似乎她对他所做只是一再伤害!

    云锦闻言不再纠葛那些如果的事情,如果会有千种,但无论如何他和鸾儿选对了一种走过来了,那些就成了没意义的事。大手在凤红鸾头上用力的揉了揉:“你爱我就好。”

    “幸好我爱你!”凤红鸾点点头。

    “你敢不爱爷!不爱也得爱!”云锦霸道地道:“你若是不爱我,就是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

    凤红鸾本来伤怀,闻言又好气又好笑:“霸道!”

    “谁让爷栽到你这里了。你也要栽到我这里。”云锦将凤红鸾的脑袋按在他怀里,声音忽然沙哑:“鸾儿,我们已经好几天不曾一起了。”

    凤红鸾脑中轰的一下子,感觉脸瞬间红了。

    “今日晚上一起好不好?”云锦低头问。

    凤红鸾还没开口,外面那女子又走了回来,身后跟着几名侍女装束的女子,手里端着饭菜和汤品,躬身立在门外:“少主!”

    云锦不理会,低头继续问凤红鸾:“鸾儿,好不好?”

    凤红鸾推开他,红着脸碎道:“我饿着呢,吃饭!”

    云锦立即意会的点点头,直起身,放开凤红鸾,对着外面道:“进来!”

    那女子带着人进来,井条有序的将饭菜摆好,似乎看着凤红鸾红如烟霞的小脸偷笑了一下,关上门悄声退了出去。

    凤红鸾看着那女子走远,问云锦:“顾少之死了,那她怎么办?”

    云锦已经坐在桌前,拿起筷子递给凤红鸾,闻言挑眉:“谁说死了?”

    凤红鸾一怔:“那日我看他面带死气,心脉衰竭。多不过几日生命。难道?”

    “呵……”云锦轻笑,斜睨了凤红鸾一眼:“既然连你都骗过了。想必那尊玉佛定也未发现。”

    凤红鸾看着云锦。

    “黑雾就是顾少之!”云锦给出答案。

    凤红鸾彻底愣了一下。云锦愉悦的给她夹了一口菜放在嘴边:“乖,张嘴!”

    凤红鸾张嘴将菜吞下。只听云锦笑道:“否则你以为爷让她带那个照着你给我做的样子仿制的香囊。”

    凤红鸾想着,黑雾功力比她不在其次,尤其是这等隐藏功力,这么久她跟在云锦身边都没看到黑雾的本来样貌。不得不说他的确隐得很深。

    “他是我一次意外之下救的。算是情同兄弟。她的女人喜欢你那个香囊。”云锦收起了笑意,有些郁郁地道:“否则你以为爷愿意将香囊收起来不戴?”

    凤红鸾看见云锦重新将那个香囊揣进了怀里,心中沉郁的闷气顿时消散了。果然两个相爱的人之间还是要将什么都说开了的好。殊不知从那日花灯会她见到那个香囊抑郁了多少日。

    用罢饭后,云锦缠着凤红鸾落下了床帐。回运城的第一夜,红帐内春色无边。

    第二日,凤红鸾醒来,天色已经响午,身边的被褥已凉,房间内也没有云锦的影子,凤红鸾伸手揉揉额头,还能感觉浑身酸痛不已。

    她强自支撑着身子起来,又皱眉躺了回去。无奈地盯着顶棚,想着为何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如此之大?

    “夫人可是醒了?”昨日那女子轻微的声音传来。

    “嗯!”凤红鸾应了一声。

    门被推开,那女子微笑地走了进来,没有一般仆人的中规中矩和小心翼翼,她走到床前对着凤红鸾福了福身,笑道:“少主早上起来就去朝中理事了,梅姨有十几年没回云城,少主吩咐她先熟悉云城情况。这云寝殿一直都是由我理事。少主吩咐奴婢跟在少夫人身前侍候。少夫人唤奴婢红衣就成!”

    凤红鸾点点头,谁在她身边都一样。

    红衣拿过衣衫给凤红鸾穿衣,动作利索,当看到她脖颈上的吻痕笑道:“少主真是疼夫人呢!”

    凤红鸾脸一红,心里碎了一口。他是疼她,疼到恨不得拆骨扒皮,食髓知味。

    红衣见凤红鸾脸红,也知道适可而止,很快给凤红鸾穿戴好了,贴心的寻了一条薄纱在她颈前挽了一个蝴蝶结,遮住她脖颈的吻痕。

    洗漱过后,打理妥当,摆上饭菜,凤红鸾坐在桌前,红衣又道:“云山传回来消息,说族主大怒,要和少主断绝父子关系。”

    凤红鸾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不过少夫人不必担心。族主也就说说,如今并不敢真和少主断绝父子关系。如今夫人因为救了望夫村而性命堪忧,昨日那十人走后早已经将夫人不治的消息带了出去。云族百姓如今对夫人再不同早先。”

    红衣顿了顿又道:“从十几年前上一代掌刑堂堂主离开云族之后,族主这些年来在云族行事每每偏激,少主虽然在外行事任性而为,但在云族理事上从不如此,所以百姓们爱戴少主,自然也会慢慢会接受夫人的。”

    凤红鸾点点头。

    红衣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外面有脚步声走来,红衣立即走了出去。和外面人交谈了几句,红衣回来对着凤红鸾笑道:“少主着人来问夫人可是醒了?说今日一日怕是都会没空,让夫人好好在房中休息!”

    凤红鸾向外看了一眼,点点头。

    “外面人在等着,夫人可有什么话带给少主?”红衣见凤红鸾没表示,笑着问。

    凤红鸾摇摇头:“没话!”

    红衣走了出去,凤红鸾听见那人再三询问夫人没话带给少主之后才走了,顿时有些好笑,如今都快过了响午了,一天转眼就过去了。那人……

    吃过饭后,红衣见凤红鸾似乎喜静,不再打扰,知趣地走了出去。

    房间静了下来,凤红鸾坐在软榻上想着事情,许久,轻声开口:“弄兰、弄梅、弄花、弄月可在?”

    “令主!”四人无声无息的从窗户飞了进来。飘身而落立在凤红鸾面前。

    “外面可有动静?”凤红鸾想问的是东璃、蓝雪、西凉三国。

    四人自然领会,弄兰摇摇头:“外面未有任何动静。玉王在昨日回到了西凉,东璃皇宫和璃王府也未有任何动静,蓝雪太子殿下听说了少主和夫人的事儿十分恼火想来云族算账,被皇上和蓝世子给劝住了。”

    凤红鸾点点头。对着四人摆摆手。

    四人将手中的密函放在桌上,退了下去。

    凤红鸾坐在桌前,这两日她昏迷堆积了不少密函,已经摞了一大堆,最上边是蓝子逸的书信,凤红鸾打开来看,上面写了外面如今的情形,令她安心处理云族之事。注意身体。笔墨虽少,但关心是真的。

    凤红鸾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将蓝子逸书信折起放在一旁,看到他的书信下面还有一封厚厚的书信。打开来看,是蓝澈写来的。

    蓝澈先是大骂了一顿云族主,又恨恨骂了云锦一顿,之后特别强调云族要待着不顺心让她回蓝雪,那破地方不待也罢。

    洋洋洒洒数篇,凤红鸾看着那些笔墨,想着蓝澈知道了她被拒之云山之外的消息之后不知道怎么跳脚,这一封信,虽然尽是骂人,但同样让人窝心。

    放下信后,凤红鸾开始翻看密函。密函都已经被蓝子逸批注,不过是拿过来让她过目以便随时了解金凤楼。将密函看了一遍,在少数几本上加了几笔批注,唤出四人将密函送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