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607章 沉塘(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脑子才坏了!本来可以避免,却生生整出这么多事儿。不是脑子坏了是什么?”凤红鸾忍不住踹了云锦一脚。

    云锦不躲,着着实实挨了一脚,抱住凤红鸾绵绵软软的道:“爷还不是高兴的,一时满世界都是红的,谁还想那些黑心的事儿。”

    凤红鸾无语地看向车棚顶。

    不多时,马车停下,梅姨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少主,云宫到了!”

    云锦低头见凤红鸾睁大的眼睛看向棚顶,轻声道:“乖,闭上眼睛睡觉!”

    凤红鸾点点头,重新闭上眼睛。

    云锦伸手将凤红鸾娇软的身子抱进怀里,梅姨伸手挑开帘子,他缓步下了车。

    “参见少主!”云宫门口跪了一地人。

    “免礼!”云锦扫了一眼,抱着凤红鸾抬步走了进去。

    众人顿时簇拥地跟上。

    凤红鸾在云锦的怀里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入眼所见,云宫富丽堂皇。雕廊画栋,花色珍奇,珠玉雕塑,各处无不透着富贵奢华。闭上眼睛,心里一叹。这让她想到了金丝牢笼。她就是那笼中鸟,还是一只富贵的笼中鸟。

    云锦似乎感受到凤红鸾的细微变化,抱着她的手紧了紧。

    凤红鸾心中的黯然忽然褪去,正因为是他,所以她才甘愿为他困顿囵圄。

    云锦薄唇紧紧抿成一道弧线,抱着凤红鸾的脚步沉重了几分。两柱香后,来到云寝殿门口,已经有十名应征为医者的人候在那里。

    “参见少主!”众人又跪地一片。

    云锦点点头,目光从那十人身上扫过,五名年轻男子,三个老者,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子。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药箱。只是一眼,云锦移开视线,抱着凤红鸾抬步进了屋,吩咐道:“你们都进来,一起给夫人诊治!”

    “是,少主!”那十人立即起身,跟在云锦身后。

    云锦进了房间并没有将凤红鸾放在床上,而是抱着她坐在软榻上,对着进来的那十个人道:“过来诊治吧!”

    几人齐齐一怔,但想到云少主对夫人珍爱至宝的传言也不足为奇。对看一眼,有一个老者先上前给凤红鸾把脉。

    凤红鸾闭着眼睛,安心地窝在云锦的怀里。

    老者触到凤红鸾的脉搏顿时大惊,半响,他手又试探地按上凤红鸾脉搏,还是如此,老眼既疑惑又惊异。

    “如何?”云锦看着他。

    老者立即躬身:“秉少主,夫人无脉,内腹空虚,似乎损耗过度,且体内有寒毒,实在……”

    “不能救了?”云锦声音顿时一沉。

    老者顿时惶恐地退后了一步:“老朽才疏学浅……”

    云锦冷冷看了他一眼,命令道:“下一个!”

    老者立即退后,下一个人上前给凤红鸾把脉。把过脉后,不等云锦开口,立即退后两步垂首。一连十人一一诊过,得出结论皆是如此。

    云锦沉着脸看了十人,既不让他们下去,也不开口。房间内气压极低。

    半个时辰后,云锦才摆摆手,十人如蒙大赦退了出去。

    脚步声走远,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她本身中有寒毒,如今寒毒又演变成寒灵,再加上那日火烧百人的确是损耗了些灵力,又唤醒那百人,体内本就空虚,但不至于没有脉象这么重。不过凤缘天下第十重可以闭息,所以,在他们诊断来看就成了没救的人了。

    这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虽然不错,但如今这里难保不会有云族主和各国人埋插的暗线。也就是说短时间内她不能随意活动了。

    “这座云寝殿内你自然可以随意走动,若是谁人能将人安插进云寝殿来爷也不用活了!至于外面虽然暂时不能以你的身份露于人前。但你若想出去还能难得住你?”云锦似乎看出凤红鸾心中所想。

    “嗯!”凤红鸾点点头,从云锦怀里出来,抬步走动窗前。院中桃花开的正艳,怪不得她从进来时就闻到桃花香,那些桃花树似乎是新移植过来的,还有新土的痕迹,嘴角微微勾起。

    云锦站起身,从身后抱住凤红鸾纤细的腰肢,将头搁在她肩头,目光也同样看向院中的桃花:“今年无法带你去山野看桃林,如今便屈就赏两眼吧!”

    凤红鸾莞尔一笑,将身子整个重量都靠在云锦身上:“至少有的赏!”

    虽然没有去上野赏到大片的桃花林的闲暇,但如今这座云寝殿入眼处数十株桃花开得正艳,似乎每一株都代表了这个人的爱她之心。凤红鸾这一路来云族积攒的沉郁就在这数十株桃花中忽然散了。

    二人站在窗前许久,谁也不动。日色滑下天幕,一个女子恭敬地立在殿外道:“少主,可是用膳?”

    凤红鸾思绪已经飞远,如今听到陌生的声音转眸看去,就见两个月前蓝雪花灯会上抢夺千年血人参的女子立在殿门口。她蹙眉,目光落在她腰间,果然还见那个香囊挂在她身上。

    “嗯,传膳,给夫人炖一份补汤,要清淡一些。”云锦吩咐。

    “是!”那女子立即退了下去。

    凤红鸾目光追随着她腰间的香囊,回头,就见云锦低着头想着什么,她伸手狠狠地照着他腰间掐了一下:“你香囊呢?”

    云锦似乎愣了一下,伸手入怀将凤红鸾给他绣的香囊拿出来:“这里呢!怎么了?”

    “她那个香囊是怎么回事儿?”凤红鸾看着云锦。虽然不是一摸一样,但那香囊一眼所见就是仿照她的做的。

    “呵……”云锦忽然低笑,看着凤红鸾不好的小脸,低头照着她唇瓣吻去,凤红鸾躲开,他扣住她腰肢强硬的落下一吻后,笑道:“她是顾家的人。”

    凤红鸾挑眉,顾家?

    “顾少之的妻子。”云锦解释,笑道:“你不会忘了吧?正月十五。”

    凤红鸾心思一动,顾少之是隐世世家顾家的这一代家主。她想起那日所见的男子,心力衰竭,眉眼透着浓浓死气,命不久矣之相,点点头:“自然没忘!”

    “顾家即便再有能力,你以为他能得到世间难求的千年雪参?”云锦如玉的手照着凤红鸾额头弹了一下,笑道:“那日不过是爷为了调你出来。千年雪参一直在我手中。”

    凤红鸾一怔,随即明白了那不过是一个幌子,也就是说顾家是他的了。想起那日刺杀她和蓝澈,冷哼一声:“你倒是大手笔!”

    “爷怎么从没发现你这么记仇?”云锦抱着凤红鸾手臂紧了紧,缓缓道:“因为春年夜宴我去蓝雪救了你,他开始怀疑我并未绝情,所以他下了命令要杀你借以试探于我。并且派出了最后那四个老东西。他几乎倾尽了所有力量在那一日。我斟酌再三,佯装狠心配合他。”

    凤红鸾知道他说的他是云族主,点点头,跟她所想一般无二。

    “当时我回云山,西凉和他两方人马下,隐卫损失惨重,后来短时间内我只能配合于他。也就是那一次我才将云族大部分权利揽在自己手中。”云锦声音有些悠远:“自古都是子继父业。而云族不同于天下各国能者居之太子,之后再继承王位。云族则是自天命定少主之后,所有子嗣……一律沉塘。”

    凤红鸾顿时一惊,抬眼看云锦。

    云锦目光落在窗外,似是看向天边,目光有些空蒙飘远:“每一代云族少主都会有一人出生便天赋异禀,六目通透,心通耳灵。那一人就是云族下一代少主。”

    这是云族秘辛,自然不被外界传扬。凤红鸾看着云锦,怪不得云族历代仅有少主一人,原来是云族主那些子嗣都被沉塘。她不敢想象云锦若不是天赋异禀,坐上云族少主之位,他也会如那些孩子一般早已经出生便沉塘。

    “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从父主手中夺过权利。”云锦声音低低的:“我十年筹谋,也不过是脱离云山之外的存在势力。因为仅仅守护你而已。所以足够了。但我未曾想到我会初见就爱上你。以至于后来那些势力根本就不足以保护你,父主和掌刑堂反对我娶你,我后来才屡次被动。”

    凤红鸾唇瓣紧紧抿起。想到他既然天命少主,自然早晚云族之主都是他的,他根本没有必要在云族主有生之年夺得权利和族主之位。就如蓝澈一般。但是因为他爱上她,后来一切都变得艰难无比。

    云锦身上透出浓浓的沉寂气息,凤红鸾转过身,紧紧搂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怀里:“我一直就知道你为了我做了许多,但从来就未曾想到这般多,我……”

    那日在望夫村时候还怨他怪他,此时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这个人待她之心若她不知道的话,天下又有何人能知道?简短的寥寥数语,这其中艰辛和背负该是多少。云族主和掌刑堂,在云族的两座大山。同时又是与生身父母作对。她如今想起,在这半年短短的时间能做到至此,他已经相当不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