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98章 本少主甘愿斋戒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云锦点头:“那玉王尽管上来!本少主和夫人一路辛苦,到还真没好好吃一顿!”

    “定让云少主尽兴!”玉痕一摆手,身后二十万铁骑瞬间打马冲了过来。

    马蹄踏着地面,大地似乎都发出震耳欲聋的震动。

    凤红鸾心中忽然一紧。这两个人当真疯了!

    云锦伸手轻轻拍拍凤红鸾的肩膀,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并没有招出他所说的二十万铁骑,队伍没有他的吩咐,几百人原地待命一动不动。

    对于二十万铁骑,恍若不见。

    凤红鸾手紧紧攥起,忽地开口:“我今日再不想见鲜血,怎么办?”

    云锦收回视线,低头,看向怀里的凤红鸾。她脸色平静,但紧抿的唇角还是泄露她的情绪。

    “好!今日不见鲜血!”玉痕声音温柔。

    云锦话落,二十万铁骑踏着烟尘呼啸而至。他衣袖一甩,一阵寒光劈了过去。寒光瞬间如一道屏障,带着强大的森寒的气场,袭向对面,打头的数千人马顿时嘶鸣地一退数丈,此次云锦用了力道,几千人马几乎瞬间如被龙卷风刮过。人仰马翻的滚落在地。

    随着前面几千人马一乱,后面的铁骑齐齐勒住马缰,以防践踏自己伙伴。

    二十万人马刹然而止。

    凤红鸾伸手抱抱云锦,紧紧的。他知道,也许刚刚他是想今日再染杀戮的,但是仅以她的一句话便费灵力终止了。若是今日玉痕再疯狂而不回头,那么尽管她不愿意再染血,也无染血不可。

    “云少主不是想喝酒吃肉么?怎么?如今反悔了!”玉痕始终站在原地。二十万人马前冲而来,错他身而过将他围在了中间。但周身三丈之内,无人靠近于他。

    “本少主夫人说今日不想喝酒吃肉!所以,本少主甘愿斋戒!”云锦凉凉的道。

    “云少主倒是爱护夫人!”玉痕扬眉,眸光透过挡在前面的铁骑看向马车,那女子紧抿着唇角乖巧的偎依的那人身边,两人周身大红锦色红的耀眼,他眸光平静,有些东西虽然流走,但他发现疼痛和痕迹仍在。

    “自然!本少主爱我夫人天下皆知。”云锦懒洋洋的开口。目光扫过地上快速的爬起来翻身上马的西凉士兵,闲闲吐口:“玉王所备的酒菜还是自己食用吧!”

    “若是朕今日非要请云少主吃了这顿酒肉呢?”玉痕话音未落,手中的墨绸攸然出手向着马车飞来。

    云锦刚要出手,凤红鸾忽然扣住他的手,腰间的酬情转眼间飞出,堪堪截住了玉痕的墨绸,瞬间环扣中的机关缠住墨绸顶端,她眸光淡而冷的看着玉痕:“若是今日白骨堆积成山,你们十年筹谋尽毁。便宜的是谁,你心中当清楚?”

    玉痕看着凤红鸾,并不言语,墨玉的眸子雾霭沉沉。

    “你缔造的基业,就如此用白骨堆叠而成,一旦全部毁去,你还拿什么创造你的江山和繁华?多少家园因此被毁,流民失所,血流成河,你西凉覆没,家国不在。天下何在?”凤红鸾的声音寒了一抹凌厉:“玉痕,你还不清醒么?”

    隔着数万人马铁骑,隔着墨绸和酬情金链银华,玉痕依然不语,看着凤红鸾。

    云锦眸光一暗,不喜玉痕看凤红鸾的眼神,袖中的千丝锦带着一道银光就要飞出去。凤红鸾用另一只手忽地在他刚有所动作就拦住他,冷叱道:“住手!”

    云锦不满的看着凤红鸾:“跟他费这么多话做什么?”

    话落,在凤红鸾无声的瞪视下将千丝锦收回了袖中,懒得见玉痕似的闭上了眼睛,不满的对着凤红鸾催促道:“快些,你们再敢相互看着爷就挖了他的眼睛!”

    “玉痕,你确定你非要以如此极端的手法将你一手筹谋毁去?”凤红鸾不理会他,回头重新看着玉痕:“若是你还想毁去,我自然不再拦着,在我的眼里,什么家国天下,江山基业都不重要。二十万人马或者四十万人马都葬身这里,我若是眨一下眼睛我就不是凤红鸾!”

    清凉如水的声音飘荡方圆十里。凤红鸾话落,山风寂寂。似乎还可以闻到百里外那半日前万人的鲜血和枯骨味道。

    二十万人马都同时看着那一声红衣的女子,她如此纤瘦,即便吐出的话是如此如风刀霜剑,冷血无情,但能和他们的王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交手的女子依然令人心中崇升敬意。

    这一处,静寂无声。

    半响,玉痕忽然轻轻地笑了,笑声飘出唇瓣,带着一丝浸透骨髓的凉:“红鸾,你还是犹如初见!”

    凤红鸾想起初见她在马车他在楼上。她凉薄无情,他亦不遑多让。那应该不算是真正的初见,他们的初见是在青山寺桃花林。那三日棋局。

    她记得她曾经说:“这里也有你的家国!”

    他说:“我不在,家国安在?”

    那一局棋,到如今想来,果真世事如棋。

    “你也犹如初见!”凤红鸾淡淡吐口,收回视线,垂下眼睫,声音清冷:“玉痕,你今日当真不惜鱼死网破?那你又何必在东璃太皇太后毙之日撤兵蓝雪?”

    凤红鸾话落,玉痕手中的墨绸攸然撤了回去,淡淡一笑:“那如何能一样?”顿了顿话音一转,温凉的声音居然含了一抹温柔:“不过今日既然你不想染血,那便不染血!”

    凤红鸾手中的酬情也撤回。不染血就成!

    “朕今日来只是告诉你一句话。朕之后宫依然空置。没立后,亦不会纳妃。”玉痕墨玉的眸子一如初见般温润,金冠下的容颜威仪一笑。传音入密瞟在凤红鸾耳边:“因为我总觉得西凉的皇后会是你。冒天下大不讳也无不可为。”

    凤红鸾顿时蹙眉。

    云锦闭着眼睛猛地睁开,眸光如利箭一般看着玉痕,凤眸瞬间溢满杀气。衣袖一扫,一道寒光打了出去。

    玉痕墨玉的衣袖拂过,同样一道寒光劈出。光芒在二人中间相遇,‘砰’的一声炸开。金花四溅。

    云锦刚要再劈出下一掌,凤红鸾出手握住他的手:“行了,你留些力气!”马上就要回云族了,她可不想他重伤回去。

    云锦周身杀气不减,直直射进玉痕眼底:“休想!”

    玉痕忽然不在意的一笑,一摆手:“撤兵!”

    话落,他再不看云锦和凤红鸾一眼,当先打马返回,身下坐骑四蹄扬起,二十万大军得令忽然如潮水一般的褪去。

    凤红鸾看着二十万大军整齐一致的撤退,眉头蹙紧。玉痕是何人?他何等理智?如果她不阻拦,今日玉痕也不会和云锦动手。既然明明知道不可为为何要来这一趟?心中疑惑。

    “他就是专门来恶心爷的!”云锦推开凤红鸾的手,气怒的劈出一掌,掌风呼啸而去,在三百米外马蹄扬起的烟尘处砸了一个大坑。

    凤红鸾顿时恍然,玉痕今日的目的也许当真是为了来给他们心里添堵的!玉痕和云锦,这两个人都不能用常人来视之。一个人眼见着万人死在眼前无动于衷,一个人千里大军拦阻只为给人添堵。

    凤红鸾心中忽然觉得不知是何滋味。对着梅姨吩咐道:“启程吧!”

    梅姨一挥手,队伍缓缓走了起来。

    凤红鸾落下帘子,转眸看向云锦,他阴沉着脸怒意不减,杀气犹在,伸手揉揉额头,去抱住他,云锦挥手打开:“别碰我!”

    凤红鸾手一痛,有些恼意和委屈:“你气我做什么?”

    云锦寒着脸瞥了她一眼:“若不是你拦着,我今日……”

    “你今日怎样?你能怎样?你能杀了玉痕么?你能不损一兵一卒让他二十万兵马尽数折在这里么?”凤红鸾声音拔高:“如果你不能你就少给我用命堵……”

    云锦忽然将凤红鸾的身子拽进怀里,吻住她的唇。

    凤红鸾气恼的伸手推开他,手脚并用将他踹了出去,怒道:“滚下去反省!”

    云锦愕然,刚要开口,身子已经从马车上滚了出去,‘砰’的一声重响,栽倒了地上。凤红鸾沉着脸看也不看她一眼,警告道:“反省不明白别上来!你若敢上来,你知道后果!”

    话落,她听到云锦懊恼的‘唔’了一声。沉着脸躺下身闭上了眼睛不予理会。

    云锦呆呆的坐在地上,队伍中的众人也都愕然回头看着他。须臾,以梅姨为首众人都齐齐转过头继续无事儿一般的行进队伍。

    云锦在地上呆坐了半响,懊恼的揉揉额头,他错了!

    队伍走出老远,车前的帘幕始终没掀开,云锦知道鸾儿是真怒了。起身站起来,耷拉着脑袋跟着身后。

    众人都偷偷回头看他,见少主哪里还有早先的大爷脾气,如今就是一个做错事儿的孩子。

    凤红鸾感觉这一日疲惫至极,很快就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