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92章 普天同庆(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能一样么?不要!”云锦觉得这小女人还能跟她说话,那就是还可以的。便抱着她用力蹭,但是蹭来蹭去受苦的是自己,只感觉受不住的想趴上去。

    “一样……唔……”凤红鸾还要反驳,云锦已经吻住了她,身子覆了上去。

    凤红鸾瞪着他,云锦吸吸鼻子:“鸾儿,真受不住了么?可是我好难受……”

    凤红鸾看着他的可怜相,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就念在今日是洞房花烛夜吧!以后绝对不能一再失去领土。

    云锦见凤红鸾身子软了下来,委屈的神色一改,眸光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便开始为所欲为起来。

    这一夜,洞房花烛夜,云锦觉得,当真不枉此生了!

    凤红鸾这次昏死过去前恨恨的骂着,果然有一句话说的好,男人的话能信,猪都能上树了。明明说轻点儿,可是真一旦动起来,这人恨不得将她掰开揉碎的吃了。

    云锦嗜足的从凤红鸾身上下来,咂咂嘴,觉得这一次才算是勉强过瘾。歇了一会儿,看着外面的天彻底的大亮了,他才抱着凤红鸾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凤红鸾这一夜是真的累的疲惫至极,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午时。她是被饿醒的。只觉肚子里空空,浑身疼痛,外加身边还有人喋喋不休的叨咕着什么。仔细听是云锦抱着她说话。

    “鸾儿,你怎么跟猪一样这么能睡呢?明明很瘦,睡起来可真可怕。都一天一宿了也不醒……”云锦声音低低的,手拽着她发丝,半个身子压着她,两人肌肤紧贴在一起,被子里温暖如春。

    凤红鸾心中发恼。她是跟猪一样能睡还不是他害的。问问全天下有这么惨的新娘子么?他怎么不说自己是狼?不过懒得理他,凤红鸾不说话。

    “我为何一点儿也不累,觉得感觉特别好,就想一辈子躺在床上不起来了……”云锦用头发丝在手指缠成一缕,在凤红鸾的脸上挠痒。

    凤红鸾怒,继续不理他,也不睁开眼睛。别说头发丝在她脸上挠她能继续没事儿的躺着,就是一把刀在她身上砍一下她要想睡也能睡着。这都是以前训练出来的。

    “都睡了一天了,你要是再不醒的话,我又想了呢……”云锦另一只手已经在被子里去摸凤红鸾的身子。

    凤红鸾闻言顿时恼怒的睁开眼睛,瞪着云锦。

    “咦?鸾儿你醒了?”云锦佯装惊讶的看着凤红鸾,无视他恼怒的小脸,俊美的脸笑如春花:“早知道这句话这么管用,爷早就该说了……”

    凤红鸾恨恨的推开他的手:“滚开!”

    “唔,哪有刚大婚就让我滚的!”云锦抓住凤红鸾的手,亲吻了一下,一双凤目亮晶晶的:“鸾儿,你休息够了么?”

    凤红鸾瞪着他,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你再敢动我一下,以后想都别想了!”

    这可严重了!云锦立即收了笑意,在被子里游走的手猛的顿住,看着凤红鸾恼怒的小脸,低下头,一副做错事儿的孩子似的在她胸前蹭蹭,委屈的道:“鸾儿,我是想问你休息够了我们好吃饭,你我都两天没吃饭了。”

    凤红鸾本来一肚子恼火,但看着云锦的样子,一肚子火也去了半肚子。板着脸问:“你不是一直醒着么?不知道吃饭?”

    云锦吸了吸鼻子:“我想等着你一块儿吃,我们的合一雹酒还没喝呢!”

    凤红鸾抬眼看向帘帐外,桌子上的菜色和酒都没有动过的痕迹,房间内一如两日前。说明这新房从那天他们回来就没人再进来,不但她没出去,这人也没出去。

    “起不起?”云锦埋着的头抬起问凤红鸾。

    废话,能不起么?她饿着呢!凤红鸾点点头:“起!”

    “要不我们在床上吃?”云锦试探的问。

    “想都别想!”凤红鸾推开他起身,顿时咝的一声又抽了一口冷气。全身跟散了架似的,让她想起了机器拆了安装重组。

    看起来真的很严重,云锦立即讨好的伸手抱住凤红鸾,温柔的道:“乖,你别动,让我揉揉!”

    “先穿衣服!”凤红鸾咬牙。她怕揉着揉着饭不用吃了。

    云锦顿时一恼,鸾儿防他跟防贼似的。让他多没面子。手指照着凤红鸾的脑门轻弹了一下,薄怒道:“你将爷当成什么了?还能不心疼夫人?”

    他也知道他有些过了!但他其实已经极力压制了。如今自然先吃饭要紧。

    凤红鸾瞥了云锦一眼。

    “躺好!我给揉揉!”云锦强硬的将凤红鸾身子按住,大手轻轻的在她腰间推拿按摩。

    凤红鸾躺下,心中有些好奇有些好笑,嗔了云锦一眼:“那还不都怪你?”

    “是,怪我!”云锦点点头,手下力道不轻不重正合适:“那请问云夫人,如今可舒服些了?”

    “嗯!”凤红鸾点点头,闭着眼睛,全身懒洋洋的。纵欲过度的后果相当严重。不过在云锦的手下,她感觉酸疼渐渐舒缓了些,刚想说什么,忽然想起一事儿,立即问:“我忘了喝药了!”

    云锦手一顿,摇摇头,笑看了凤红鸾一眼,无事儿的道:“不用喝药,你葵水不是刚过去么?”

    凤红鸾顿时松了一口气。是,她昏了头了。随即挑眉看着云锦:“你还知道这些?”而且他什么时候问的谁?

    云锦白了凤红鸾一眼:“当爷什么都不知道呢!”

    话落,将她身子用手托起,拿过一旁的衣服给她穿上。动作利索,眼神虽然触到凤红鸾身子幽暗,但也中规中矩的给她衣服穿好。自己随意的披上衣服,抱着她下了床,坐在镜子前,对着外面吩咐道:“还不进来侍候!”

    “是!”梅姨应声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的笑怎么也掩不住,看着镜子前一坐一站的二人,立即请安:“奴婢给公主驸马请安!恭喜公主驸马大喜礼成。”

    凤红鸾脸有些红,房间暖味融融的味道,即便侍候她这么些日子的梅姨她也不好意思,抿唇不语。

    云锦则是不以为意,回头看了梅姨一眼,满面春风:“将那些都撤下去。重新换一桌!”

    “是!”梅姨立即对着外面一摆手,有几个婢女笑着进来给二人请安,井条有序的将桌子上未动的饭菜撤下去了。

    云锦给凤红鸾绾发。

    凤红鸾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人,有一瞬间疑惑这是她么?眉眼含春,凤眸似水,本来她以为她该脸色苍白像风干了的枣树似的,可如今一看,倒像是一株盛开桃花,艳艳峥嵘。

    凤红鸾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看了半响,只听云锦在后面嘟囔:“真想将你藏起来!”

    凤红鸾回头瞥了一眼云锦。这一看他也与往日不同。眉眼不笑到似含了三分笑,容颜如玉,会发光一般,什么是冰雪玉容,玉颜仙姿,她如今倒是体会到了。而且配上他满面春风的神色,更是令人移不开眼睛,立即道:“我还想将你藏起来呢!”

    云锦闻言顿时乐了,低头照着凤红鸾脸蛋吻了一下:“如今外面的桃花开了!”

    凤红鸾嘴角微勾。想着回云山这一路估计可以慢慢赏些。脑中顿时又想起几个身影,问道:“玉痕登基顺利?”

    “能不顺利么?”云锦冷哼一声:“不准再想着他!”

    “是从来就没想。”凤红鸾好笑的看着镜子瞪了他一眼,皱眉看着自己脖颈上的吻痕皱眉,怕是再高领子的衣服也遮不住,恼道:“你干的好事!”

    云锦被凤红鸾那一眼连魂都勾飞了,只觉得镜中的她沉怒嗔怪羞恼埋怨每一个表情都是那么美。诚实的点点头:“是,我干的好事!”

    凤红鸾伸手照着他腿掐了一把。云锦咝的一声才回过神,低骂凤红鸾:“你个下手狠的死丫头!”

    凤红鸾低笑。

    “换你给爷束发!”云锦将凤红鸾拽起来。

    凤红鸾起身,云锦坐下。二人一番梳洗过后,凤红鸾找了一方丝锦将自己脖颈的红痕围住,梅姨带着人已经重新摆上了一桌饭菜。

    合一雹酒虽然过了两天,但二人依然喝的有滋有味。

    饭后,梅姨笑着对云锦、凤红鸾道:“宫里皇上早就下了旨意,说公主和驸马不用进宫给他见礼了。明日就启程直接回云山就可!”

    云锦挑眉:“他不让去偏去!别以为下了一道旨意就能躲得过去。虽然是岳父,但爷可给他记着呢,一个都不能跑了。”

    凤红鸾想起大婚那日顿时好笑。这人最是记仇,不止她清楚,全天下人怕是都清楚。

    “回驸马,皇上昨日已经和智缘大师、天音大师、老道长一起离开了。皇上说有多年未曾出去转转了。着太子监国。”梅姨看着云锦的脸色,低着头将蓝雪国主躲了的消息说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