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90章 没亲够。再来(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晚安,总裁大人一品嫡女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梅姨立即大喊:“少主,还没带着公主迈火盆呢!大吉大利,红红火火!”

    云锦脚步一顿。凤红鸾以为这人肯定如今气成这样不理会了。谁知道他突然抱着他转过身,向着准备好的火盆迈了过去。

    “驸马,错了,错了,是公主迈火盆,不是驸马迈。”朝中丞相夫人立即道。

    “本少主和鸾儿夫妻一体,谁迈不一样?”云锦迈过去火盆,头也不回,大踏步离去。

    凤红鸾嘴角顿时抽了抽。

    众人再次面面相眈,哪里有新郎官迈火盆的?

    梅姨刚想再说,云锦带着凤红鸾已经走没了影。她愣了一会儿,明白过来,笑道:“驸马说的对,公主和驸马夫妻一体。谁迈都一样。各位夫人们,开筵了,入席吧!”

    那些妇人都是过来人,顿时笑呵呵的点头,入了席。

    回到院中,守在门口的丫鬟婆子们齐齐道喜。

    云锦立在房门口,对着外面吩咐道:“从现在起,将这里给爷守死了。敢放进来一只苍蝇,爷定斩不饶。”

    “是,主子!”黑雾带着数千名隐卫将小院早就困守的死死的。别说一只苍蝇,就是一只蚂蚁也爬不进去。

    云锦抱着凤红鸾走进屋,对着门口的喜娘丫鬟们吩咐:“你们都出去!”

    众人对看一眼,很识趣的偷笑着退了出去。

    凤红鸾在云锦怀里偷眼打量了一眼房间,入眼处珠明玉翠,红纱遮蔓,红烛高燃,桌上山珍海味美酒飘香,床帐上轻纱如烟霞,里面龙凤呈祥,祥云绣线的大红锦绣被褥。

    总之能入眼的,都是红的能振奋人心的。

    凤红鸾感觉胸口一团火腾的一下子就燃了起来,燃遍四肢百骸,熊熊燃烧。猛的闭上眼睛,这可不好,输人先输阵,就没了主导权。凤红鸾尽量的平复心中的火热,思索着怎么找回主权。

    “嗯?爷倒是小瞧你了!这会儿还有主意?”云锦站在床前,并不急于将凤红鸾放下,而是低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但那笑怎么看怎么寒。

    凤红鸾闭着眼睛不语,心思滴溜溜的转着。

    “好你!爷到要看看你有什么心思。”云锦低头狠狠的吻了下来。不出片刻,再也不满足一个吻,将凤红鸾顺势压在了床上。

    凤红鸾轻哼一声,脑中顿时晕晕的,哪里还能想什么心思?什么抢夺主权?她只觉得身子软的厉害。呼吸急促,靠着云锦踱过来的气息呼吸。

    云锦本来心中恼怒,但此时一沾上他怀中的温香软玉,尤其身下人软的柔弱无骨,更是令他疯狂。

    杂乱无章的胡乱撤掉身下碍眼的衣物,极其迫切的想摸到比他隔着衣物感觉还要软的温滑肌骨。但只感觉怎么解了一个环扣还有一个环扣,怎么也解不完,云锦顿时大怒,想毁了碍眼的衣服。

    “别,好不容易做的……”凤红鸾大口的喘气,急声阻止住云锦将这身凤冠霞披毁了的手。

    “也是!”云锦住手,不再纠缠吻着身下的人,而是低下头,专心的解衣物。

    凤红鸾小脸红红的,心跳怦怦快,她不敢看云锦,微偏着头,头上的珠翠盖住了她半边脸。轻纱软帐内无论是人,还是物,都珠明玉润。

    胸前衣物除开,凤红鸾反射性的想拿什么东西盖住。手刚抓起被子又顿住。不对啊!她不是早就想着吃了他么?在一张床上睡了这么久了,害羞什么?

    云锦看了看凤红鸾的动作挑眉:“看来你今日睡够了,力气不错!”

    凤红鸾顿时转过头瞪着他,但触到他似笑非笑的眸子,如葡萄酒要燃烧一般,顿时怯弱了几分:“我没睡着!”

    “嗯!”云锦哼了一声。听不出情绪。

    凤红鸾偷看着云锦的脸色,他看不出喜怒,指尖寸寸扫过大红嫁衣,最后一个绸带解开,他手腕轻轻一扬,大红嫁衣飘了一个优美的弧度落到地上。

    云锦火红的眸子瞬间幽暗。

    凤红鸾身子不受控制的一哆嗦,在他刚要覆上来的瞬间连忙道:“先别,我给你解衣服!”

    云锦动作一停,皱眉看着凤红鸾颤抖的拿出的小手:“快点!”

    声音暗哑的厉害。似乎强行的从火热的胸腔挤出。一双眸子盯着凤红鸾胸前凸起的两点,软滑布料下,有粉红娇嫩傲人的对着他招手一般。

    凤红鸾点点头,去解云锦胸前的纽扣。指尖划过她肌肤的温度烫了一下。

    云锦忽然再也受不住,扯开凤红鸾的肚兜,低头吻上她……

    凤红鸾惊呼一声,云锦一边啃咬着一边沙哑的命令道:“解,不准停!”

    凤红鸾心下一发狠,早死早超生,怕什么。她利索的将他腰带扯开,男人的衣物比女人的永远简单,而这衣服又是她做的,这么长时间日日练习给他脱衣穿衣不知道多少回。自然熟的顺手,闭着眼睛,不出片刻,云锦大红锦袍脱落。

    障碍物一离开身体,云锦的身子便覆了下来。

    凤红鸾只感觉她身上的身子烫的吓人,大脑轰的一下子一片红白。手中的衣服甩开,密密麻麻的吻零落在她肌肤上,如大火燃烧,寸寸燎原。

    凤红鸾有心出手,但感觉主导权根本就不在她这里。

    脑子晕乎乎的,如置云端。凤红鸾心里清楚,似乎是到最后一刻了。

    刺痛忽然而至。凤红鸾痛的身子弓起,所有的如在云端的感觉一下子都没了,她立即出手推他:“疼……”

    “我也疼……”云锦身子不动,脸上早已经忍的大滴汗水滚落,他用一双眸子覆盖了一层氤氲迷离的云雾看着凤红鸾皱在一起的小脸和眼角细微晶莹的泪痕,半响,才咬牙吐出一句话:“我问了好几个人,都说第一次是疼,一会儿第二次就不疼了……”

    凤红鸾顿时无语。明明疼的很厉害,但还是好奇他厚着脸皮问谁去了?

    “乖,一会儿就好……”云锦声音轻柔下来,低头去吻凤红鸾的眼角,去轻柔如羽毛的吻她早已经被他吻的红肿如水蜜桃的唇。吻她的脸颊,耳垂,脖颈,锁骨……一寸寸的吻落下,凤红鸾半响后酥麻难受的动了动身子。

    她一动,云锦再也控制不住……

    还有疼痛,但更多的是饱满和酥麻那种极尽形容不出的感觉。

    凤红鸾不由呻一吟出声,那低低的,似哭似极其愉悦的哭声,就是致使云锦疯狂的催化剂。他一双眸子早已经幽暗的看不出颜色。埋首在她颈间,觉得世间最美,莫过如此。

    心中更是想着,早若是知道鸾儿如此美到极致,他说什么也不会忍到今天。浪费了多少光阴,以后一定全部都补回来。

    许久,两个人谁也不动,只听着彼此喘息,房间弥漫着暖味靡靡的气息,如春风化雨,绵柔的连桌子上的女儿红都醉了。

    凤红鸾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她终于是他的人了。这一刻多不容易。

    云锦脑中此时也乱七八糟的想着,如果现在就来第二次,鸾儿会不会受不了?那就再忍一会儿。

    凤红鸾又乱七八糟的想着,觉得她以后的日子估计不太妙。没准此后余生三分之二都是在床上度过。

    云锦也乱七八糟的想着,未来三天爷不出房门了。就和鸾儿在房间里。将以前浪费的日子能找回多少算多少。找不回的记着,以后慢慢找。

    二人乱七八糟的又想了许多。

    许久,云锦抬头,眸光潋滟的看着凤红鸾的小脸:“鸾儿,我……”

    “嗯?”凤红鸾偏过头正了正,看着云锦。刚读懂他眼中的意思,唇已经被吻住,刚过去的酥麻再次传来,那人不知疲倦的又动了起来。

    凤红鸾用眼神控诉着他。

    云锦伸手蒙住凤红鸾的眼睛:“乖!”

    眼前一黑,所有感官更为强烈,不出片刻,凤红鸾便丢盔弃甲,任他压在身下为所欲为,再也无力。

    这一夜,红烛摇曳,泪痕频频染了春红又化为春泥。

    这一夜,盘中珍馐未动,女儿红未喝,轻纱如烟霞的帘幕再未挑起,帘帐内鸳鸯戏水,叠影成双,鸾凤和鸣,好不快乐。

    这一夜,整个京都城大摆流水宴席。喝高者不知凡几。有人拿着酒杯跑到城墙上大唱阙歌。京都城红绸飘扬,灯烛陪着公主府那处暖阁春闺亮了整整一夜。

    当真是万民同欢,普天同庆。

    新帝登基,观星台拜天敬神,敬奉西凉列祖列宗,万民同喜。玉痕太子是西凉国百姓心中的神,他登基众望所归。西凉观星台下亦是万民欢呼。

    登基大礼过后,西凉皇宫灯火整整亮了一夜。那人一夜坐在龙榻上,举杯独饮。灯影烛光下,那人容颜忽泯忽灭。只有白玉杯散发着清冷的光。

    青王府亦是一夜灯火未歇。那一抹颈长的身影在窗前站了一宿。帘幕遮掩暗影下,那人容颜清孤沉寂;东璃皇宫和璃王府同样一夜灯火未息。灯烛孤冷,剪影霜寒。东璃的君主和璃王齐齐大醉软榻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