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75章 分房睡(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起这个,凤红鸾便想起青蓝、青叶说她娘的棺木不见了,回头看云锦:“我娘的棺木可是在云族?埋葬于云山了?”

    “嗯!”云锦点头:“当年我将姑姑的墓穴移回了云山。”

    “果然是你!”凤红鸾点点头:“那么说如今不难了?”顿了顿,看向云锦:“花灯会抢了的是千年雪参。我这里有千年血灵芝。就差千年雪莲,据子墨说千年雪莲是在玉痕手里。”

    玉痕怕是不会给她吧!他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凤红鸾伸手揉揉额头,继续道:“火灵狐也有。可是当年我娘的胎盘还有么?”

    “有,当年姑姑一直保存。后来姑姑去前嘱咐我照顾你,将胎盘也交给我保管。为了于有朝一日给你所用。我将胎盘和姑姑的尸身用玄冰灵力封住。一同安置在了云山一处隐秘之处。”云锦紧抿了一下唇:“但是半年前,我去看姑姑,出了差错,被父主所察觉,他当时并未发作。过后却将姑姑的墓穴移走了!”

    凤红鸾揉额头的手猛的一顿。

    “我早就料到了!否则我上次去云山,也就不会在那处本来放倾颜的墓穴外遇到云岩了。”蓝雪国主道:“这也就是我今日要和你们说的目的。一个是玉痕的千年雪莲,一个是倾颜的墓穴和胎盘。这两处找到。红鸾的寒毒才能解。”

    凤红鸾顿住的手又狠狠的抚起额头来,半响,颓然的落下手,苦笑道:“我为何觉得这才是最难的。”

    比她穿时空回去,要难的多。

    “若不是他藏了姑姑的墓穴,你以为我会让他再醒来?”云锦轻叱了一声:“父不父,君不君。他如今以后灵魔入体了!”

    凤红鸾很是认同。云族主的确是入了魔道了。连亲生儿子都下的去手扔下千年寒潭。他还有什么做不出的。若不是迫不得已,她真的相信,云锦再不会让他醒来。

    原来云族主有恃无恐把柄就是她娘的墓穴。

    难道蓝皇后也是因此受到威胁?

    “这件事情,的确是很难。但你们还有不少时间。如今红鸾才十七,只不过寒毒还是越早解除越好。否则寒毒日日侵蚀你身体,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几年。太晚得解,你们怕是真的不能要孩子。否则红鸾承受不住,就要性命之危。那边真的回天无力了。”

    凤红鸾唇瓣紧紧抿起。

    “如今夜了,你们回府吧!朕再在这里坐片刻。”蓝雪国主对着二人摆摆手。

    “父皇也早些歇着吧!”凤红鸾拉着云锦站起身,抬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回头看蓝雪国主:“父皇,皇后的葬在何处?澈儿可是找你了?”

    “明日送回云山。”蓝雪国主道。

    凤红鸾点点头,虽然心中留有疑惑,也不想再问,拉着云锦出了皇后寝宫。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皇宫早已经点上宫灯,各处灯火通明。云锦和凤红鸾牵着手脚步缓慢的走着,两人携手的身子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出了宫门,凤红鸾狠狠吐了一口浊气,忽然笑了:“这世界真是奇了怪了!”

    云锦顿时抱住凤红鸾:“那你说爷奇怪不?”

    凤红鸾歪着头看着云锦。

    “爷不分房睡,想想就受不了。”云锦道。

    凤红鸾看着他抑郁纠结的脸,顿时心中的闷气一消而散,嗔了他一眼:“不分房睡就不分房睡。嚷嚷什么?”

    云锦哼一声。

    “走吧,回府。天都晚了!”凤红鸾好笑又好气的拉着云锦上了马车。

    二人坐好,马车缓缓走了起来,离开宫门,向着公主府而去。

    这座车厢布置华丽,虽然入夜,但夜明珠将车内照的亮如白昼。云锦将凤红鸾抱在怀里,凑近她耳边:“鸾儿,我们画画如何?”

    “画画?”凤红鸾想着这是马车上,他到有心情。

    “就画你说的婚纱。好不好?”云锦软软的道。

    “画它做什么?”凤红鸾心思一动。如今才半年,那个时空的记忆原来已经如此遥远。遥远的她都快要想不起来了。

    “我看看什么样。”云锦道。

    “你真想看还是别有目的?”凤红鸾好笑的看着云锦。

    云锦挑挑眉梢:“画不画?”

    “我画的出来,你做得出来么?”凤红鸾斜睨着他。想着若是真穿上婚纱洞房,不知道该什么样。想到限制级的画面,小脸顿时一红。

    云锦看到凤红鸾熏红的小脸,顿时心猿意马:“你画的出来,爷自然做得出来。”

    凤红鸾手指放在唇边思索了一下,半响,笑着点点头:“好!”

    云锦见凤红鸾答应,立即推开她,伸手将车内的笔墨纸砚摆弄好,放在放桌上磨墨。

    凤红鸾坐在一边看着云锦,古人都言素手添香,如今见云锦举止优雅,云纹水袖来回摆弄,说不出的风流韵味,不由托着手盯着云锦猛看。

    “好了!”云锦偏头,就见凤红鸾微微痴然的看着他,顿时勾唇一笑,极尽魅惑:“怎么?发现爷好了?”

    凤红鸾扁扁嘴:“你本来就好!”

    这话云锦爱听,顿时笑如桃花:“过来!”

    凤红鸾身子凑过来,刚拿起笔,就被云锦搂在怀里,她偏头:“你这样我没法画!”

    “就这样画!”云锦圈住凤红鸾。

    凤红鸾无奈,盯着宣纸,抿唇想了想,提笔,勾勒,一笔一划,将记忆中婚纱的样子勾画出来。她本来在现代的身份就会让她多方面涉及,以便适应不同的身份,接手不同的任务。如今自然简单。

    不出片刻,一件婚纱跃然纸上。

    凤红鸾落下最后一笔,偏头看着云锦。只见云锦眉头紧皱:“这就是你说的婚纱?”

    “嗯!”凤红鸾点点头。

    “这个东西不能穿!”云锦盯着露出的胳膊和锁骨道。

    凤红鸾一笑。上一世,那穿着婚纱坐在镜子前的幸福女子太过虚幻。如今想起来,也不过是一个朦胧的影子。她已经不记得前世。又何必大婚非要穿这个?

    那个世界,终是与她永远再无瓜葛。

    “我也没想穿!你不是说看看么?”凤红鸾笑道:“我们的大婚。新娘装是穿给新郎看的。所以,你给我什么,我穿什么!”

    云锦顿时点点头。

    凤红鸾一笑,手腕一抖,手中的宣纸化为碎末。就如当初她毫不犹豫对着亚林也打出一枪。有时候人与人的缘分,结束就在那一念之间。

    她是凤红鸾,不是白浅浅。自然要遵循凤红鸾的一切。

    回身抱住云锦的腰,凤红鸾软软的道:“要不你画?”

    “画什么?”云锦低头看着凤红鸾脸。

    “凤冠霞披!”凤红鸾吐出几个字。比起婚纱,她还是钟爱古代的凤冠霞披。三拜天地,在亲人的见证下缘定今生。没有那一张证,但有着比那一张结婚证更重的许诺。

    “好!”云锦点头:“爷得好好想想,不但画出来,还得做出来!”

    凤红鸾莞尔,将头埋在云锦怀里。眉眼坚毅。百日后的大婚,还有以后的幸福,她都不容人破坏。

    回到府中,二人自然一忙又是深夜。第二日,八皇子和锦瑟返回云族,同时带走了蓝皇后的棺木,蓝澈要亲自护送回云族看着皇后下葬。但被蓝雪国主制止了。

    于是,蓝澈送出百里。

    云锦和凤红鸾并未相送,但二人还是早早就起来,站在了城门上,看着队伍远去直到队伍消失了视线,凤红鸾想着,那一代只要和她娘有关的人,都如一团谜的。使者相继离开,一番风雨之后,蓝雪由选驸马的空前盛况,到琼华和君紫璃的四名侧妃身死,又到皇后被查出是凶手,之后三国大军压境,到随着太皇太后突然毙逝,乾坤扭转,使者离去,一场繁华大变后终于回归平静。

    蓝雪百姓就如大梦一场。

    接下来一连数日,凤红鸾、云锦、蓝子逸都埋首在书房。

    蓝雪朝局平静。

    东璃传回君紫璃和君紫钰回国奔丧,守灵一月,大葬太皇太后。西凉使者回国,玉子墨被封为青王,高调进入西凉朝堂。

    云族主传回染了重病,卧床不起。八皇子和锦瑟带着蓝皇后的棺木回云族。顺利的入葬了云山。

    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凤红鸾就想着那个日日在她闺阁陪着他品茗下棋的玉子墨估计再回不来了。而云族主重病估计是气的。他想借此一举颠覆蓝雪,还是中途生变,并未成功。

    这更是应了那句话,世事如棋。

    但让凤红鸾心中疑惑的是云族主对蓝皇后入葬云山的态度。即便重病,他那样的人若是不同意也不可能任蓝皇后棺木入葬云山。

    所料不差,蓝皇后和云族主之间也是有纠葛的。凤红鸾想着难道是因为蓝皇后是她娘的贴身内侍?综合那日在皇宫云锦突然出现打断蓝雪国主的话,凤红鸾觉得,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