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72章 我日日关心你(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目光从玉痕的身上,定到玉子墨的身上,来回转了两圈,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舍不得?”云锦抱着凤红鸾手臂一紧。

    “是有些舍不得。”凤红鸾诚实的道:“是人就会有感情。子墨于我,实乃益友。此次一别,不知道何处经年再见了,总有不舍。”

    “大婚之时你不准备给他下请帖?”云锦挑眉。

    “不准备!”凤红鸾道:“那是我们两个人的大婚。有我们两个人就好。最好是谁也不用来祝贺。”她不想生事。只想太太平平做云夫人。

    云锦在凤红鸾脸颊落下一吻,自然明白她心中所想,目光温柔:“可我想要全天下人都见证我们的大婚。怎么办?”

    “张扬!”凤红鸾轻笑。

    “爷就要张扬。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将你升任为云夫人一直是我的梦想。”云锦抱着怀中的软玉温香,总也感觉抱不够:“最好都来看着。看爷怎么将你娶回去!”

    凤红鸾再次轻笑,打开他在她腰间来回游走的爪子:“别闹了,到了!”

    云锦慢悠悠的收回手。

    马车来到送君亭,缓缓停下。云锦和凤红鸾牵着手下了车。

    玉痕和玉子墨在二人马车一出城便看着那辆马车一点点走近。心中百味陈杂。那个车中的女子,与他们都牵连甚深。此一去,真不知道何时再见了。

    也许不久,也许一辈子再也不得见。

    心中总是有那么些不甘和不舍。

    不甘的是谁?不舍的又是谁?二人心中都清楚。

    当看着携手走近的二人。衣袂飘摆,步履随意。如清风明月,灿灿而华。即便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一道风景很配。

    “七弟,你该放手了!”玉子墨道。

    “六哥,如今要我放手,你不觉得晚了么?”玉痕苦涩一笑,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一如初见时候的马车楼上:“这一局棋。我十分清醒的看着自己沉沦。却无可奈何!”

    闻言,玉子墨一叹。其实他又何尝不沉沦?

    他也是在清楚的看着自己沉沦。不是一月两月,一年两年,而是整整十几年。那个小丫头那时候的脆弱,和如今的坚强,他似乎在陪着她走过那些岁月。

    如车撵过后,在他心坎上,留下了那么一道永远也磨灭不了的痕迹。

    但有云师弟那样的爱和那样的人,他们这一生,又如何会有机会?即便是粉身碎骨,破釜沉舟,玉碎石裂。也难以将她收揽入怀。

    不如,不想。

    不想,便不痛。

    只念着陪着她在房间下棋品茗的那些日子。是云锦和红鸾的地狱,却殊不知,是他的天堂。此生,有那么一段日子,他距离她的笑颜如此近。便也够了。

    玉子墨敛了眸中的神色,温笑着看着那二人走近。眼睛一错不错。此次回去,以后再见,怕是什么都远了。

    “来的晚了。但至少还能陪着喝一壶酒!”凤红鸾和云锦携手进了送君亭,目光在玉痕和玉子墨脸上扫过,最后定在桌子上的酒坛上,浅浅一笑:“是万金难求的风飘雪。好酒!”

    “是好酒!云少主酿酒的功夫了得!”玉痕笑道。目光落在云锦的脸上温凉:“今日云少主似有不同。玉痕果然没猜错。”顿了顿又道:“怎么?云少主这些日子玩腻了。换换口味?”

    凤红鸾想着。这人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难道是她身在局中。所以看不透彻?

    是了!云锦要骗的不是别人,只是她和云族主。他是要她长记性,而云族主则是为了夺云族的权利。所以,身在局中,太过在乎,才看不清。

    或者看不清的还大有人在。天下芸芸众生,多者众。但玉痕绝对不会看不清。

    “玉太子对本少主倒是了解。”云锦轻叱一声。不以为意,拉着凤红鸾懒散随意的坐下,如玉的手轻弹了一下酒坛,一声清泠的响声划破天际,他笑的邪魅:“玉太子要多喝两杯。这风飘雪可是最后一坛了。本少主以后专门酿给我的夫人喝。”

    酒坛随着他轻轻一敲,坛身虽然裂出无数道痕迹。但偏偏滴酒未洒,依然好好的放在那里。

    玉痕不动声色一笑,雍容雅致的容颜也染上了一抹恣意邪妄:“那也不一定。说不定云少主因何原由到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独独靠这酿酒为生呢!”

    话落,他如玉的手轻轻一托。酒坛完好无损的被他托起。在每个人面前的杯子倒满酒液。清澈如泉的酒液带着浓浓酒香飘散出来。送君亭的空气似乎都醉了。

    须臾,玉痕优雅的放下酒坛。酒坛依然完好。

    凤红鸾一叹,既生瑜何生亮!估计就是这个说法吧?

    “玉太子可以睁大眼睛看着,永远也不会有那一日。”云锦端起酒杯,手指一弹,杯子向着玉痕面前的杯子撞去。

    玉痕同样执起酒杯,轻轻一弹,两人的杯子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一撞过后,各自返回,伴随着他温凉温润的声音响起:“好!我看着。不但要看着。还要好好看着。”

    话落,玉痕仰脖,杯中酒一饮而尽。

    云锦同样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玉痕不再看云锦,而是眸光转向凤红鸾,深深凝视,半响开口:“红鸾,你说心动那日,可是在那处山谷?”

    云锦攥着凤红鸾的手猛的一紧。

    凤红鸾安抚的捏了捏云锦的手,淡淡一笑,云淡风轻:“是啊,那一日,我是真心想随你去西凉看看的。想着陪你站在高处。也好!”

    “那也不枉我来蓝雪这一趟了!”玉痕抬头,目光看向东璃方向,天边白云悠悠:“你可知,其实我心动更早。那一日,马车楼上,我就该下去留下你。带回西凉。或者在青山寺后山。我不该那么理智。”

    云锦手攥得更紧。只有他心中清楚,当初玉痕较之他有多么大的优势。他有好几次都想将姑姑的嘱托搬出来。但他清楚的知道,他不能。一旦搬出来。鸾儿的性情只会离他更远。

    “以后,我再不会手下留情!即便是你!”玉痕收回视线,盯着凤红鸾淡然的小脸:“这一局棋。我总会让你下完。我还是那句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话落,玉痕再不看凤红鸾和云锦一眼,抬步出了送君亭。

    凤红鸾默然的看着玉痕身影一步步走远,上了马车,帘幕落下,遮住那人的雅致风华。心忽然紧紧的缩了一下。她心系云锦,注定辜负玉痕。而辜负的背后,也许有朝一日,云锦和他兵戎相见。

    “我也是。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凤红鸾沉默半响,淡淡的声音飘出去。

    玉痕马车再未有声音传出。凤红鸾转眸看向玉子墨,温软一笑,执起酒杯,眼眶忽然有些发酸:“子墨,一路保重!”

    “嗯!”玉子墨点点头,执起杯,与凤红鸾递过来的酒杯轻轻碰撞。

    ‘叮’的一声清越响声,二人执起酒杯,一饮而尽。

    “以后,我便是西凉六皇子。”玉子墨道。

    凤红鸾点点头,将心里最叹息和最不愿压住:“我知道!”

    身不由己,这个词该用在这里吧?凤红鸾想着,他们都是身不由己。这一局江山为棋局,万里河山为棋盘。她们都是棋盘上的子。总要向着自己命运的轨道运转的。

    多留一刻,就是不舍和心伤。不如早些离去。

    “家国天下,心之所系。我以后,也不会手软。比如……金凤楼!”话落,玉子墨抬步下了送君亭。

    “好,你也别手软。因为我也不会手软。”凤红鸾看着玉子墨的背影,同样走远。明明今日阳光正好。他的背影是如此的清傲孤寂。忽然很想冲过去,将她抓回来。但她似乎没资格。

    西凉国的仪仗队缓缓走了起来。玉痕和玉子墨的马车缓缓离去。那马车帘幕再未掀开。一直到走离了凤红鸾视线之远。

    吸了吸鼻子,凤红鸾靠近云锦的怀里:“我是不是更年期到了。为何如今这小小的离别,凭的伤感?”

    云锦冷哼一声。

    凤红鸾想着这人又气了。指尖在他胸腹画了两道圈圈:“玉痕离开,我也只是叹息。子墨离开,我也只是不舍。但你若离开,我会很痛。所以,为了不让我痛。你以后再也不要离开。好不好?”

    “好!”云锦的神情瞬间暖了下来。

    二人再不言语,在送君亭坐了片刻。上了马车,回到公主府。

    公主府门口,蓝澈等在那里。

    凤红鸾挑开帘子,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蓝澈。才短短数日。这个孩子就瘦的仅剩一把骨头了。顿时心疼,走过去拉住他的手,看着他单薄的衣衫和触手冰凉的温度,嗔怒道:“怎么不多穿些?不知道冷么?”

    “姐!”蓝澈扯动嘴角,对着凤红鸾笑了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