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68章 太皇太后毙(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守着的自然是辣的那个火锅,她喜欢这种一直辣到心里的感觉。尤其这种不寻常的日子,更觉得胃里填充点儿这种东西踏实。

    “吃吧?都看着做什么?知道怎么吃么?”凤红鸾对着众人挑挑眉,夹起一根青菜沾了料放进嘴里做示范:“就这样!”

    众人都被她的举动逗笑了。尽管在坐几人道不同,但不影响一起享用些新鲜的。

    蓝子逸学者凤红鸾的样子,夹了一片羊肉,在面前的碗里沾了一下,放进嘴里,品了品:“不错!”

    玉子墨也依样而坐,点点头,笑道:“是不错!”

    三人一开了筷子,众人纷纷下筷。

    云锦一直坐着不动,凤红鸾偏头对着他笑了一下,动手将他喜欢吃的青菜夹到他碗里。那人才慢条斯理的举筷。之后也自然给凤红鸾夹她喜欢的菜。

    在坐的都是敏感之人,看到两人之间流露的气氛是如此不同。即便隔着腾腾热气,也挡不住那二人的深爱和知之甚深。

    席间都没有太多话。或许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偌大的房间只听到炭火燃烧的很旺,和众人下筷子的声音。

    锦瑟无论吃哪个都挑剔的言语一番,无人理会,她半响索然无味,便也不再开口。

    凤红鸾想着,估计是孕妇的原因。其实她可知道,她心底还是羡慕锦瑟的。能有一个孩子,该是一个女人多大的福气。

    一顿饭,一个时辰,接进尾声。

    众人纷纷落筷之后,凤红鸾吩咐人将东西都撤了出去。

    该来的还是会来!

    “摆棋!”云锦挑眉看向玉痕。

    “摆棋!”玉痕同样淡淡挑眉。

    随着二人开口,流月进来,还是那副寒暖玉棋子,放在了案上。云锦和玉痕同时落座。

    棋盘展开。凤红鸾自然坐在了云锦身边。

    众人纷纷选了位置落座。

    房间静寂,即便是从进来便一直话语不断的锦瑟此时也没了言语。

    云锦当先落子,放在棋盘最中间的位置。凤红鸾顿时一愣。一举中锋?这正是她那日在寒山寺和玉痕下的开头。偏头看云锦,云锦瞥也不瞥她。

    凤红鸾伸手揉揉鼻子。这人知道?故意的?还是偶然?

    玉痕也抬眼看了云锦一眼,眸光扫过凤红鸾,如玉的手落子。放在云锦棋子的身边。并驾齐驱。

    正是那日和凤红鸾所落字的位置。

    凤红鸾看了玉痕一眼。那一局棋,至今两个人都还记得的。

    心里一叹,她那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由云锦将这一局棋摆出来。代替她的位置。那时候,她初来异世,是携带着毁天灭地的恨的。如今,恨早已经消失,她只剩下爱了。

    就连一直厌恶如蟑螂的锦瑟,她都能给她饭吃,和她坐在一张桌子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云锦再落子,果然是那个角落。

    云锦尾随而至落子,紧随云锦之后。

    四个角落填满,然后你追我夺,凤红鸾彻底的不再怀疑,云锦是知道那局棋的。她不由得又看了云锦两眼,那人依然没看她。

    凤红鸾想着,这人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那天在青山寺,除了他和玉痕,再就只有流月和青蓝、青叶。她敢确定,除了他们之外,再无别人。若是有别人,能瞒得过她,也瞒不过玉痕。

    流月忠于玉痕之心,自然不必说。而青蓝、青叶不懂棋局,而且也是断断续续所见,即便见全了,她们也未必能摆出七星幻阵和九转连珠。

    所以……

    凤红鸾想着,这人不是对他和玉痕太过通透,就是真有通天遁地之能了。她还是相信前者,这人的心思,比他的通天咒要深不可测许多。

    半年前,凤红鸾和玉痕下了三日的棋,如今放在这两人手中,不过三炷香。

    寒暖玉棋子落在棋盘上,发出清泠的声响。

    七星幻阵和九转连珠,这一局棋摆下来,分毫不差。

    屋中沙漏沙沙而响。很快就要未时整。

    凤红鸾薄唇紧紧抿着,还差云锦手中最后一颗棋子。只要这一颗棋子落下,今日之事,或许这天下之事,便在此时此刻,尘埃落定。

    心忽然很紧张,紧张的似乎要跳出来。

    房中数人,静寂的仿若无人。锦瑟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小手紧紧的攥着,似乎也很紧张。玉子墨、蓝子逸、君紫钰、君紫璃、八皇子同样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棋盘。

    或者说是看云锦手中的棋子。

    这一局乾坤如何定,端看这一颗子如何落。

    云锦面色始终清淡,眸光亦是温凉清淡。如玉的手把玩着棋子,一下一下,似乎旋转在众人的心坎上,而他如游戏一般,不动声色。

    玉痕同样不动声色。欺霜似雪的容颜一如在青山寺同凤红鸾下那一局棋一般,雍容闲适,清淡超脱。

    许久,云锦缓缓的,稳稳的落子。

    “皇上,王爷,不好了!”就在这一刻,外面一声疾呼。

    凤红鸾猛的出手抓住云锦的手。

    云锦偏头看凤红鸾。

    凤红鸾对着他一笑:“等等,先听听何事,再落子也不迟。总之早晚之事!”

    “好!”云锦不以为意的向着窗外看了一眼,点头。

    窗外自然是凌青。君紫钰的贴身护卫。

    “何事?”君紫钰心中提起,声音带着一丝微颤。

    七星幻阵和九转连珠。上古兵法古阵,能亲眼见,自然是激动非比寻常。连智缘和天音大师那样的得道高僧都受不住诱惑。更何况身在十丈软红高处的人。

    “秉皇上,王爷,大事儿不好了。太皇太后……”凌青开口。

    “皇祖母如何?”君紫钰和君紫璃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太皇太后今日午时……毙!”凌青沉痛的开口,困难的吐出一个字。

    君紫钰身子顿时向后退了一步。

    君紫璃身子猛的一震。

    众人心头都齐齐的响着那一个毙字。

    凤红鸾心里一叹,这一局棋,果然还是应该留到合适的时机。有些事情,就是天注定。西北天空那两颗锋芒,惊天伟略之能,通天地灵气汇聚孕育出这么两个倾世才华之人,他们如今还什么也没做,就因为一个她,如何能这般悄然陨落?

    看,连上天也是不允许的。

    她不求倾尽天下,只求别天妒红颜就好!

    “此事当准?”半响,君紫钰暗哑的声音响起。

    “回皇上,确认无误!”凌青道。

    “立即备快马,朕和王弟即刻回东璃!”君紫钰吩咐。

    “是!”凌青立即下去了。

    君紫钰回头看云锦和玉痕,目光从二人脸上扫过,又定在凤红鸾紧抓着云锦的手上,半响,笑比哭还难看:“看来二位该谢谢我皇祖母!”

    云锦挑眉:“为何要谢?本少主到盼着可以一举颠覆了这天下。”

    玉痕淡淡道:“本太子也等这个机会很久了!”

    “似乎不成!皇祖母大丧殡天,东璃举国哀恸。皇祖母在天之灵必是不愿意东璃兴兵,百姓困苦。所以……”君紫钰一字一句的道:“朕和王弟回东璃,东璃撤兵!”

    话落,君紫钰当先疾步出了大厅。

    君紫璃目光同样落在凤红鸾握着云锦的手上,半响,抬头看着凤红鸾的脸,意味不明的道:“不知道我皇祖母归去,到底成全的是谁!”

    凤红鸾瞥了一眼棋盘。这一局棋,看来今日还和青山寺那日一般,还是一局残棋了。到底成全的是谁?云锦?玉痕?还是她?还是这天下众生百姓?

    这一子未落,不得而知。

    但知道的是,总会有成全之人!“想来总有一日。希望君紫璃有幸,能见到最后一颗落子!”君紫璃目光定在云锦手中的子上,扔下一句话,也转身快步出了房门。

    这是这么些日子以来,君紫璃唯一开口的两句话。

    “哼!凤红鸾,你也别得意。即便东璃撤兵了,还有云族和西凉!蓝雪照样倾覆!”锦瑟不承认自己心底松了一口气,而是嘴硬的道。

    她不挖苦讽刺如刺猬一般的针对凤红鸾,心里就不舒服。

    凤红鸾淡淡瞥了一眼锦瑟紧攥着没松的小手,不以为然的道:“东璃大军临境之时,我蓝雪都不怕。如今又如何会怕了云族和西凉?笑话!”

    锦瑟瞪着凤红鸾,没了反驳之词。

    “果然世事如棋,难以预料。”玉痕淡淡开口。

    “这一局棋也可以下完!”云锦眸光微冷的看向玉痕:“子一样可落!”

    “本太子不会做令人渔翁得利之事。少了东璃,如何会有意思?”玉痕一推棋盘:“难道云少主愿意为他人做嫁衣?”

    云锦冷哼一声,‘啪’的一下子将手中的棋子扔进锦盒:“别人让我做嫁衣也要有命消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