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56章 杀人的证据(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子逸嘴角抽了抽,也跟着跳下了车。

    这无疑是最管用的不是么?

    凤红鸾看着被禁锢了一道的胳膊终于轻松了,回头看着云锦,云锦嘴角似乎勾起,她笑了一下,也没有心情再说别的,而是拉着云锦的手下了车。

    蓝雪国主、玉痕、君紫钰、君紫璃、八皇子、锦瑟等人的马车相继停住。

    众人下了车,蓝雪国主礼让一番,众人进了东璃使者行宫。

    还是与六天前凤红鸾来时一样。偏殿被重兵把守,琼华和四位侧妃的尸体依然在床上放着,并没有动。

    幸好如今天寒,内殿内不生炉火,尸体完好,没有任何腐朽味道传出。

    锦瑟先看了琼华的尸体,只是一眼,锦瑟对着凤红鸾道:“其它的如果都是这样,那就不用看了。我知道她是如何死的。”

    凤红鸾不语。

    锦瑟又道:“凤红鸾!你不是不知道谁是凶手吧?你只是不愿意说出那个人而已!”

    众人都看向凤红鸾。

    凤红鸾依然不语,神色淡淡的。

    “这算不算是家贼难防?”锦瑟看着众人,一双美眸一一从众人脸上掠过。蓝雪国主、玉痕、君紫钰、君紫璃、蓝澈、最后凤红鸾、云锦。她定在云锦的脸上,再不见痴迷:“云哥哥,你说我说不说出那个人呢?”

    众人目光转到云锦身上。

    “到底是谁?你废什么话,快说!”蓝澈看着锦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有些心慌。

    “你急什么?总有你知道的时候。”锦瑟看了一眼蓝澈,又盯着云锦。

    云锦淡而冷的瞥了一眼锦瑟,目光看向八皇子。

    八皇子接触到云锦的视线,凤目闪过一丝什么,偏头看了一眼锦瑟,对着蓝雪国主道:“既然内人已经知道是谁所为。蓝叔叔,你看此事……”

    “这不止我蓝雪之事。更是关系东璃和西凉之事。”蓝雪国主缓缓开口,看了一眼君紫钰、玉痕:“既然云小主已经知道是何人所为,那么自然是说出,让真相大白天日!”

    “既然如此,锦瑟,你就说吧!”八皇子看了一眼凤红鸾,道。

    “是蓝雪的当朝皇后!”锦瑟吐出几个字。

    闻言,那些随行而来的官员顿时大惊的看着她。

    玉痕、玉子墨等人并无丝毫惊异。

    “你胡说?”蓝澈想也不想反驳。

    “蓝太子,你怎么知道是我胡说?”锦瑟不屑的瞥了蓝澈一眼:“我知道皇后是你生母。但是本小主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自然不会胡乱言说!”

    “不可能!我母后病了数日,如何还能杀人?一派胡言!”蓝澈激动的怒瞪着锦瑟。

    锦瑟不理会蓝澈:“凤红鸾!你告诉他,到底我说的对不对?你之所以一直不说出是谁,还不是因为她是蓝雪当朝皇后么?”

    “当朝皇后杀人!后果对于蓝雪如何?你心中清楚。所以,你情愿推脱着众人查,也不说出。因为你知道,查出的结果对蓝雪不容乐观,或者是雪上加霜。你更是知道,蓝皇后杀人,无论如何你在十日之内都和云哥哥成不了大婚。所以,你才不说!”

    “凤红鸾!虽然我处处不及你,但是若论起了解,我锦瑟也算是了解你之人。”锦瑟看着凤红鸾,高声道:“我说的到底对不对,你心中最是清楚不过!”

    锦瑟话落,这一处数十人,半丝声音也无。

    蓝澈脸色惨白,上前一把抓住凤红鸾的手:“姐姐?”

    凤红鸾看着锦瑟,一副笃定的神色,她很想说不是,但偏偏就是如此。不错,锦瑟很了解她。谁说过那么一句话来着,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她和锦瑟,算是敌人吧?曾经是,现在似乎也是。

    这个女人一出现,她就总有不好的事情。应该算是一种叫做天敌的词来形容更贴切。

    “姐姐?”蓝澈向着凤红鸾求证,见凤红鸾半响不语,他心中一慌,回头怒瞪锦瑟:“不可能!你少胡说?”

    “是不是胡说,要讲究证据的!”锦瑟看着蓝澈怒容满面的样子,走向琼华:“我可以现在就给你证据!让你知道我是不是胡说!”

    在琼华床前停住脚步,锦瑟回头对着蓝澈又道:“你最好看好了!”

    话落,她手腕一抬,一股清灵之气覆上琼华的头部。

    “你最好别搞鬼!”蓝澈警告。

    锦瑟冷哼一声,侧开身子,让众人可以一眼就看到她的动作。

    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看着锦瑟,只见她没有别的动作,只是青灵之气环绕着琼华的头部,半响,只见她手腕一动,一道极细的光芒忽然顺着琼华的耳朵飞去。

    众人都睁大眼睛。

    只见那是一根极细的针,一出来,就银光闪闪。似乎锦瑟故意让大家看的清楚,她不动手,只用灵力吸着那根针一寸一寸的落在她的手心。

    众人都屏息看着,只觉得惊异。

    半响,锦瑟拿起那根针看向蓝澈:“这就是证据!”

    “这不过是一根针,能算什么我母后杀人的证据!”蓝澈脸色骇的吓人。

    蓝雪国主忽然开口:“澈儿!”

    蓝澈瞪着锦瑟,死死的:“你最好说明白,今日说不明白,休怪本太子对你不客气!”

    锦瑟冷哼一声:“你不客气又能将本小主怎么样?”话落,她将手中的针晃了晃,对着云锦道:“这可不是一般的针,别人不知道,云哥哥可是知道它的。”

    云锦目光定在锦瑟手中的那根针上,淡而冷。

    “这针称之为锋芒针。一共六根,是云族神女的护身暗器。可以自行听候所用之人指控,在午夜子时千里杀人于无形。它的锋芒可致使被杀之人一针穿透心脏。死后不见任何异状。”锦瑟声音响彻在众人耳边。

    众人惊骇,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东西。怪不得能悄无声息的杀人不被发现呢!

    即便是重兵守护的东璃使者行宫,挡得住人,也挡不住一根针。

    蓝雪国主看着锦瑟手中那根针,一双老眼深处闪过痛苦。

    “这是你云族之物,如何能说是我母后?”蓝澈始终不相信。这些日子皇后病倒在榻,日渐一日气色不如一日,如何能杀人?

    “蓝雪的皇后,是当初云族神女的内侍。这锋芒针在云族神女死后并未回归云族。据我云族所查,这些年就是在蓝皇后手中。”锦瑟瞥了凤红鸾一眼:“而且催动锋芒针的是秘术。云族之密只有神女和内侍二人可习得。不是她还是何人?”

    蓝澈手中的拳头死死的攥着:“不可能!我母后为何要杀她们?你也说了,她是蓝雪的皇后,杀了这几个女人对她有何益?她有何动机杀人?”

    “这就要问蓝皇后了!我怎么知道!”锦瑟拿着锋芒针,把玩了一下,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众人:“除了这锋芒针,还有一点,也能证明人是蓝皇后所杀!”

    “那就是这房中的香气。”锦瑟道:“锋芒针,之所以称之为秘术,就是云族禁术,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就是因为它有所害。施术之人,对身体精血有损。锋芒针会吸食施术人血。”

    锦瑟话落,眸光从蓝雪国主、玉痕、君紫钰、玉子墨等人脸上一一扫过:“难道你们没发现这屋中有隐隐药香么?”

    众人顿时静静而闻。的确是有很淡的药香。虽然很淡,但还是闻得到。

    “这药香,就是蓝皇后的血。蓝皇后长年服药。药已经入血。其中一味药就是红花。这血味中融有红花的味道。”锦瑟看向凤红鸾:“所以,凤红鸾!你即便是不知道锋芒针,也可以从这血味中辨别出是何人所为不是么?”

    凤红鸾不语。锦瑟说的对,她的确是从这淡淡的血药味中知道的。因为她毕竟与皇后见过一次面。整个皇后寝殿,都是这种味道。并不陌生。

    而还有一点,就是她恰恰从她娘留有那些书中和手札记载中知道锋芒针的。皇后既然是她娘的近身内侍,当看出是午夜子时而死。便更进一步确认了。

    所以,这也就是那天她说不知道的原因。

    其一,正如锦瑟所说,皇后是蓝雪的皇后。蓝雪的皇后杀琼华和君紫璃的四名侧妃,蓝雪总是要给东璃和西凉一个交待的。说与不说,她和云锦都无法在十日内大婚。

    这便是那日回去之后她在车上烦闷郁结。

    其二,就是情理之中。皇后是她娘的内侍,是蓝澈的生母。她更无法将事实说出。

    “也许不止是你!别人就不用说了。蓝叔叔,还有蓝世子,你们也许早就知道。不过是想揣着明白装糊涂!因为杀人的人是蓝皇后。”锦瑟看向蓝雪国主和蓝子逸道。蓝雪国主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蓝子逸微低着头,脸上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