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53章 继续睡(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一连等了五日。都如第一日一般,查无证据,不明死因。开始被沉重气氛压抑的蓝雪京都城百姓,也开始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私下纷纷谈论了起来。

    公主府还是一片静谧安宁。

    第六日早上,凤红鸾醒来,她习惯性的伸手摸摸身边,早已经无人,睁开眼睛,屋内也无人。并没有往日一样批注密函,她一惊,坐了起来喊了一声:“云锦!”

    自己都可以察觉出这一声有多慌乱。

    凤红鸾话音刚落,梅姨声音从外面响起,推开门进来:“公主,您醒了?”

    “他呢?”凤红鸾看着梅姨。

    梅姨立即道:“云少主刚刚出去了,吩咐奴婢,如果公主醒来寻他,就告诉公主,他去梅园了!”

    闻言,凤红鸾顿时松了一口气,点点头:“我知道了!”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东西!或者是她在乎这个人比自己想象的要深许多。被这些日子气氛压抑和那些密折中波云诡异,暗潮涌动的天下时局影响,就连一贯淡然镇定自诩的她,也不能免俗不受控制的敏感。

    低着头默然在坐在床上片刻,凤红鸾推开被子,穿戴妥当下了床。直接向门外走去。

    出了门,一阵清凉的风吹来,虽然大雪过后五日,天色并没有暖几分,依然有着晨起的清寒。凤红鸾直接向着梅园走去。

    公主府奴仆本来就不多。一路上相当清静。

    远远的,凤红鸾就看到云锦背着身子站在那里。正是五日前他们来赏梅那处位置。

    白色锦袍,锦缎流云。秀挺如松竹,在盛开的如火如荼的梅花中,风景如画。

    凤红鸾本来急促的脚步不由得放缓,慢慢走近,一步,两步,云锦没回头,似乎没发现她到来一般。凤红鸾从背后环抱住他,声音微微暗哑:“云锦!”

    “嗯!”云锦应了一声,并未回头。听不出情绪。

    “我发现我很爱很爱你,特别的爱,爱的都不像我自己了,怎么办?”凤红鸾吸了吸鼻子,轻声道。她的骄傲,她的尊严,她曾经坚持的一切原则,在这个人的面前,她发现,她都可以弃之不顾。刚刚这一路走来,她有些迷茫。凤红鸾还是凤红鸾么?不,应该说白浅浅还是白浅浅么?或者,都不对,应该说她还是她么?

    云锦沉默不语。

    凤红鸾将头紧贴着云锦的背,轻轻的靠着他,才觉得心中的慌乱一下子就踏实安心了。

    也许,她早已经不是白浅浅,也不是凤红鸾。而是白浅浅和凤红鸾合在一起的人。是另一个人。如今,一个找不准自己位置的人。

    “或者我该是什么样的?我该怎样?你告诉我好不好?”凤红鸾又轻声道。

    云锦忽然转过头,伸手环抱住凤红鸾,似乎在清晨的雾色中站的久了,也沾染了这梅园中梅花香气和雾气,清透的眸光也蒙了一丝雾色:“你就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怎么样,都会是云夫人。我都爱你!”

    凤红鸾一下子就呆住了。呆呆的看着云锦。

    云锦凝视着凤红鸾,低下头,唇落在她的唇上。

    清凉的吻似乎也带着朦朦雾气,凤红鸾只感觉全身血液在这个清晨在这处梅花香气中被凝固了一般,她脑中只有云锦的话。

    你就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怎么样,都会是云夫人。我都爱你!

    似乎连心尖都感受到了颤意,凤红鸾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在她眼前放大的容颜。泪,在一瞬间迷蒙了双眼。

    “哭什么?”云锦蹙眉。

    凤红鸾吸了吸鼻子不说话,只是看着他。这样的一张容颜,早已经镌刻入她心脉骨髓。这样的人,她如何能不爱?

    “哭什么?”云锦看着那双眸子如泉眼倾泻一般,指腹轻轻的落在凤红鸾的脸上,拭去她脸上的泪痕。眉头更是蹙紧,又问。

    凤红鸾还不说话,而是打开云锦的手,身子埋进他的怀里,紧紧的用双手抱住他的腰,虽然他身上如此清冷,但她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比以往那些甜言蜜语,暖意融融温柔似水都要温暖她心千万倍。

    这一刻,没有什么人再能体会她的心情。那种失而复得,恨不得时间就此停留在这一刻的心情。

    云锦似乎叹息了一声,伸手环抱住怀中娇软的身子。

    二人都不再言语

    这一处梅园静静,偶尔有清风吹来,碎落的花瓣飘在两个人的身上,枝头早起觅食的鸟儿似乎也受到他们的感染,两两相携着欢喜的觅食去了。

    “眼泪怎么这么多?”半响,云锦感受到怀中人似乎还在流泪,眉头拧起。

    “高兴的,不行啊!”凤红鸾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行!”云锦低头看着怀里在掩饰窘迫的人儿,嘴角似乎勾起了一抹笑意:“那请问云夫人要高兴到几时?”

    “我愿意高兴到几时就几时,你管呢!”凤红鸾听到那一丝微带笑意的声音,脸有些红,别扭的在云锦怀里不出来:“你的衣服能给我擦眼泪是它的福气!”

    “呵……”云锦低低笑了一声,声音虽凉,但是笑意含了一丝真实和揶揄:“是,这衣服能给你擦眼泪,是它的福气。”

    凤红鸾的小脸一红,偷眼看看,云锦好好的洁净纤尘不染的锦袍被她弄的模糊一片。

    云锦见她低着头的小脸依然泪痕斑斑,眼圈微红,别扭的窝在他怀里不出来,像个孩子。嘴角笑意加深:“今日事情怕是会很多,你确定你要红着眼睛出去见人?”

    闻言,凤红鸾顿时皱眉。如今已经是第六天了。是该到火候了。该出现的人,今天怕是该粉墨登场了。心里顿时一阵烦闷,从云锦怀里退出来,红着眼睛看他:“你还笑?”

    “走吧!”云锦清凉的指尖怜惜的给凤红鸾擦了眼角的泪痕,收了笑意,拉着她抬步往回走去。

    凤红鸾被云锦拉着别扭的走了两步,看到被他稳稳的攥在手里的手,嘴角笑意扯开。

    清晨的公主府静静,两个人的脚步声一致,勾画成和谐的旋律。

    回到房间,梅姨见到凤红鸾虽然红着眼角回来,似是哭过,但是小脸上那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笑意还是让她本来早上看到凤红鸾心情不好出去的担忧顿时放下了心。

    吃过饭后,云锦难得没有密函传来,二人偎依在软榻上看书。

    刚翻看了两页,有急促的脚步声跑进了院子。是公主府的大管家。

    凤红鸾低着头抬起向外看了一眼,微微蹙眉:“来的到挺快!”

    云锦不置可否。低着头看书并未抬起。

    “公主,皇上派人来传话,请公主和云少主即刻进宫!”公主府的大管家停住脚步,显然是跑的急,喘着粗气道。

    “嗯!”凤红鸾应了一声:“可说别的?”

    “朱公公没说别的,只说云族来人了!皇上请公主和云少主即刻进宫!”

    凤红鸾如水的眸子眯了一下:“云族来人是谁?”

    “朱公公看起来似乎很急,奴才一时心急忘记问了。”大管家立即道。

    凤红鸾点点头:“告诉他,我马上就去!”

    大总管应了一声又急匆匆走了。

    凤红鸾偏头,看着云锦,从云族主醒来之后。这些日子所批注的密函并没有来自云族的任何密函。就是说云锦中断了对云族一切消息来源。

    她不认为是云族主抢夺回了云锦手中的权利致使他如此。而相反,云锦不想醒来的云族主从他手中有任何翻牌的机会。

    也就是说,云锦暗中不再运作云族之事,那么云族主醒来后想从中找出缝隙,再重新控制云锦得手的势力便不可能。

    心下暗叹,这人的心思和手段啊!也是令她赞叹的。

    须臾,凤红鸾开口问道:“你说云族来人是谁?”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云锦微微挑眉,放下书,对着梅姨简练的吩咐道:“披风、暖炉!”

    梅姨立即捧着披风、暖炉过来,给凤红鸾打理好,二人出了房门。

    公主府门口。

    朱涣急的转圈等在那里,看起来脸色发白,一见云锦和凤红鸾出来,立即迎上来,嘴唇都有些哆嗦:“公主,云少主……”

    朱涣还想说什么,凤红鸾挥手打断他:“先进宫!”

    朱涣立即打住了下面要说的话。

    云锦和凤红鸾上了马车,顿时马车较之六日前进宫那日快了不止一倍的向着皇宫赶去。

    一路无事,只听到马蹄声和车轱辘快节奏寒的连续响起。

    宫门口,马车停下。朱涣下车,伸手挑开帘子。

    云锦和凤红鸾下了车,入眼处,宫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马车。有熟悉的,不熟悉的。凤红鸾目光掠过那不熟悉的带着黑顶棚的马车,如水的眸子定在那显见的标志上眯了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