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52章 继续睡(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谁说我不敢了?你都敢,我有什么不敢的!”凤红鸾不服气的握住笔,躺着的身子坐起,看着密折:“写什么?”

    云锦见凤红鸾的架势,嘴角勾起薄薄的弧度,扫了密折一眼,道:“叶枫城北三十里,屯兵十万入野。周围草木不可惊动,不得有误!”

    叶枫城?凤红鸾心思一动。但随即稳稳的提笔落在纸上。

    与云锦的字,分毫不差,似乎出于一人之手。

    云锦低头看着落在密折上的字,温凉的眸子闪过一抹奇异的光。一个人,再仿效别人,也会有不同。即便字体再像,也难以绘及神韵。那是一种刻在骨子的东西。即便玉痕,也难以仿效他的笔迹。而他,也仿效不得玉痕的笔墨。

    而凤红鸾这样的笔墨,他若不是就在眼前,真以为是自己写的了。

    当然,因为这个人是凤红鸾,所以,他丝毫不惊异,不足为奇,更甚至心底知道,她一定可以做到。

    “怎么样?”凤红鸾仰头看着云锦,得意的对着他挑眉。

    云锦也挑了挑眉梢:“自然是继续写!”

    凤红鸾撇撇嘴,嘟囔了一句连奖励也没有,便继续拿起一份打开。

    云锦再次开口,凤红鸾落笔。两个人配合,时间匆匆流逝,一大摞密函全部写完,凤红鸾抖抖手腕,还有些意犹未尽。

    云锦瞥了凤红鸾一眼:“这几日都会有,有你写够的时候。”

    凤红鸾吸了吸鼻子,将笔放下。描绘所爱的人的笔墨,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儿。

    云锦喊黑雾进来,密函带了下去。

    黑雾离开,凤红鸾也饿了,便吩咐梅姨上饭菜。饭菜刚上桌,外面有脚步声进了院子,是玉子墨和蓝子逸。

    云锦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凤红鸾一眼:“你这里什么时候别人进来都如此随意了?”

    凤红鸾眨了眨眼睛:“也没有别人。就蓝澈,子逸,子墨三人。”

    云锦哼一声。

    凤红鸾好笑的看着他,忽然收了笑意,眉眼闪过一丝微暗:“他们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有了结果了?”

    “你若不想有结果,便没结果。”云锦道。

    凤红鸾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半响,摇摇头:“算了!顺其自然好了!虽然影响我们大婚,但即便没有此事,也还有别的事儿的。”

    有人,不会让他们顺利大婚的。

    云锦不置可否的挑挑眉。

    凤红鸾再不开口,等着那二人走进来。

    蓝子逸和玉子墨走到门口,停住脚步,齐齐看着浣纱格子窗前影射出的两个朦胧身影,他们并没有对坐,而是紧挨着坐在一起,朦胧的光熏下,男子丰姿卓异,女子娴静温软,令人不忍打扰。

    对看一眼,两个人眉眼间都现出犹豫之色。

    “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进来!”凤红鸾见那二人站在门口半响没动,笑着向外望了一眼道。

    “子逸和墨师兄不忍打扰公主和云师兄。”蓝子逸笑着揉揉额头。

    “不忍打扰就滚!”云锦清冷的声音丝毫不给面子的传了出去。

    凤红鸾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

    蓝子逸嘴角同样怪异的扯了扯,边走进屋边道:“既然已经打扰了,就不滚了!”

    凤红鸾扑哧一下子笑出来。蓝子逸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如此应对?难道本性如此?或者他一直清逸如君子兰是装的,她还是看差了?

    正想着,二人已经进了屋。玉子墨嘴角含笑的看了二人一眼:“还是这里暖和!”

    云锦瞥了二人一眼,冷哼了一声。

    “梅姨!再添两双碗筷!”凤红鸾见二人衣衫都未换,挂着外面的清冷霜色,眉眼都有些疲惫,显然是一日未曾休息。对着外面梅姨吩咐道。

    “是,公主!”梅姨立即应了一声,很快的便拿了两副碗筷。

    蓝子逸和玉子墨也不客气,二人径自走到一旁清水盆净了面,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可喝两杯,去去寒气?”凤红鸾问二人。

    蓝子逸和玉子墨齐齐摇摇头。

    “那就先吃饭吧!”凤红鸾从二人身上收回视线,她已经感觉对那二人太多关心某人不满了,连忙往云锦的碗里夹了两筷子他爱吃的菜。

    云锦瞥了凤红鸾一眼,面无表情的吃了。

    一顿饭,四人都不再说话,吃的安静。

    饭后,梅姨将剩菜残羹撤了下去。几人漱了口。云锦便理也不理二人躺在软榻上拿起书看了起来。完全当二人是空气。

    二人看着云锦,以前云锦就不可一世,如今性情大变又加了个更字。也许现在他的眼里除了凤红鸾根本就看不到别人。

    凤红鸾看着云锦,伸手揉揉额头,这大爷的脾性是天生来的,估计没改。紧挨着云锦身边坐下,二人不开口,她也不说话。

    房中静静。茶香袅袅。两人优雅的品着茶。

    许久,一壶茶凉,蓝子逸看着凤红鸾缓缓开口:“公主可是知道何人所为?”

    凤红鸾挑了挑眉:“子逸是来问我何人所为?还是已经知道何人所为来我这里确认?”

    蓝子逸微微沉默。

    玉子墨一叹:“看来红鸾是知道何人所为了!”

    凤红鸾心底也划过一丝叹息,还有许多环绕不去的晦暗,半响,点点头:“我知道!”

    闻言,二人面色不见丝毫惊异。他们对她,毕竟是了解的。

    “看来红鸾有无可言说的理由了!否则,不会听之任之凶手逍遥法外。”玉子墨又道。

    凤红鸾点点头:“也算是吧!”

    凤红鸾话落,玉子墨沉默不再开口。

    他们都是聪明人。琼华公主五人之死,可是有关蓝雪这一场风波息止的大事。换而言之,人死在蓝雪,东璃和西凉都不会轻易作罢。凤红鸾既然知道谁所为,而选择不说听之任之查下去,那么绝对有着她不能说的理由。

    房中再次陷入沉寂。

    “你们该走了!”半响,云锦头也不抬的凉声开口。

    “嗯,是夜了!子逸和墨师兄也该回去休息了!”蓝子逸放下茶盏起身。

    玉子墨也站起身,看着凤红鸾:“毕竟我身份摆在这里,如今七弟又交与我此事,若是查出……红鸾该如何?”

    “查出就查出了!该如何就如何!”凤红鸾断然道:“子墨总之是身为西凉六皇子。琼华是西凉公主。有些事情不可能永远查不出来,我不过是不想从我的口中指证此事而已。”

    “好!有红鸾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玉子墨点点头,抬步走了出去。

    蓝子逸看了云锦和凤红鸾一眼,也抬步走了出去。

    随着二人的身影离开,脚步声走远。凤红鸾身子软软的抱住云锦:“我们睡觉吧!”

    “你不是刚睡醒?”云锦从书中抬起头看了凤红鸾一眼。

    “你不是没睡么?不困?”凤红鸾仰着头问。

    “不困!”云锦继续低头看书。

    “既然不困,那你一边看一边念给我听吧,好不好?”凤红鸾声音软软的,身子也软似水,似乎要化在云锦怀里一般。

    “好!”云锦清凉的声音有一丝宠溺的温柔。

    话落,便照着手中的书本念了起来,清清淡淡的声音,不高不低的飘散在房中,伴随着屋中暖意融融的烛火,听起来无比舒服。

    凤红鸾窝在云锦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玉兰香,听着他特有的清凉中蕴涵淡淡温润柔和的声音,嘴角不由得勾起,心中暖暖的。

    曾几何时,有这么一个男人,让她愿意爱到骨子里。她终究有多幸运,只有自己知道。

    凤红鸾本来睡了一日,但还是在这种暖意融融侵入骨髓的感觉中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云锦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放下书本,低头凝视怀中的人儿,眸光沉静温和。

    第二日,凤红鸾醒来,云锦又在批注密折。吃过饭后,便依照昨日情形,云锦读,凤红鸾写,公主府无人前来打扰,宁静了一日。

    接下来两日,云锦每日必有大量的密函要批注受理。同样经手人的凤红鸾也感觉到了从大雪过后,天下时局暗潮涌动,愈发的紧张了起来。

    从云锦前些日子每隔一日一批注密函到如今一日一批注,便可看出。

    虽然大雪覆盖下,但依然阻止不了消息外传。

    东璃璃王殿下的一妃四侧妃神秘死亡的消息早已经一夜之间传遍天下。各种猜测众说纷坛。无论是何,有心之人都敏感的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蓝澈从被云锦那日晚弄回太子府,虽然没从凤红鸾口中得到想要的消息,但也再未来纠缠凤红鸾。

    相反被天下传的沸沸扬扬之事,蓝雪京都城无人谈论。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空前压抑的气氛。就如几个月前涿州城疫疾一样。等待着此事的彻查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