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48章 我的心很小(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用!”蓝澈脚步不停,踩在雪上,发出厚重的声响。

    蓝翎只能跟在身后,看着太子殿下的脸色,自小跟随,如今头一次,他觉得他家太子脸上看不出心中想法。

    马车内,只有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吱吱响着。

    云锦打下去蓝澈,便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凤红鸾低着的头始终不抬,脸色变幻的神色褪去,似乎当做生命也没发生一般,懒洋洋的继续把玩着玉佩。

    蓝子逸依然坐在二人对面,始终没有动作的看着二人,脸上的神色也退去,恢复一如既往的清逸沉静。

    过了半响,外面除了车轱辘压着地面的声音还传来擦擦尖锐的铲冰的声音,透过刚才蓝澈被扔下车没掩盖严实的帘幕缝隙,蓝子逸看到了拿着铁锹铲地面冰雪的白灼,顿时一怔。

    “这一处刚才将我们滑倒了。惩罚!”凤红鸾头也不抬的给蓝子逸解释。

    蓝子逸再次怔了一下,想起这处门前是青郡王府的产业,顿时恍然,笑着道:“这一处冰可不小。这一下,他怕是要铲一日。”顿了顿又道:“白世子铲冰,这一处今日谁还敢过啊!”

    凤红鸾想起云锦胳膊那一大块伤,不以为意:“这是轻的!”

    “的确是轻的。”蓝子逸低笑点头。可是白灼是公子哥,如何能干过这个?一连大雪七日,如今这冰层可是厚厚一层,看他铲冰那一块块冰片飞舞,便觉得这冰是真要铲一日的。

    因为这低低的笑声,车中压抑的气氛似乎缓和了些。

    凤红鸾嘴角勾起,突然伸手挑开帘子,心情甚好的看着因为他们马车过来而停下的白灼:“不准别人相助!”

    话落,她就落下了车帘,马车也同时走了过去。

    白灼闻言顿时垮下了脸,任命的声音传来:“是,公主!”

    他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人都面面相眈的站在那里。尤其是眼前店面的老板和伙计,一个个更是垂头耷拉脑,等着主子铲完冰,他们的脑袋也不用在脖子上挂着了。

    “你们!将这一条街道的雪都给我铲了!铲完了就饶了你们,铲不完本世子让你们化成雪!”白灼从来没这么丢人过,从朱涣那里也清楚似乎是将公主真气恼了,顿时对着店面的一群等着处罚的人吼道。

    公主只说他铲一处冰,没道理他一个人干活!

    “是,世子!”那一群人立即连滚带爬去那铁锹,跟着铲了起来。

    楚枫坐在对面二楼,品着茶好笑的看着白灼。这回堂堂白世子的面子可落大了。看着白灼拿着铁锹和地上的冰使劲,他转头问身后的人:“怎么回事儿?”

    “不久前公主和云少主的马车路过,滑了,似乎云少主撞伤了。所以,公主封了下面的家店面,也罚了白世子铲冰。”身后的人立即道。

    “怪不得呢!”白灼点点头,收回视线,端着茶杯,低低一叹:“世间便有这样的女子,遇到便已经是荣幸,更何况她还一心一意对你,云锦,他可知天下多少人羡慕他!”

    “云少主好运气!”白灼身后的人道。

    “好运气?”白灼闻言顿时一笑,摇摇头。

    “这天下男子,红鸾公主偏偏选云少主,难道不是运气?”身后那人疑惑的看着自家世子。

    “你也说天下男人她为何独独选云锦。这仅仅是运气?”白灼摆摆手:“运气也许等人一时,但是不可能处处运气。”

    身后人有些似懂非懂。白灼不再说话,而是继续品着茶。那样的女子,宛如天上明月。只有伸手够得到的人才能得到她。

    马车在公主府门前停下。

    蓝子逸当先下了车,看车内云锦和凤红鸾都没动,伸手落下帘子前道:“我先去看看墨师兄!”

    “嗯!”凤红鸾应了一声。以前也下过这样的大雪,玉子墨每隔一两日便过去她房中坐。似乎从那日金殿选驸马之后,虽然都在公主府,但是好多日子没看见玉子墨了。

    “你若想见谁,也可以去见!”云锦清冷的开口。

    凤红鸾顿时一笑,仰着脸看着云锦:“你这是在吃醋么?”

    云锦瞥了凤红鸾一眼,推开她就要下车。凤红鸾忽然伸手抱住云锦的身子,一双眸子认真郑重的看着他:“我的心很小,只能装下一个你。明白么?”

    云锦身子止住,低头看凤红鸾,望尽她纯净的眼底。

    “我说我的心很小,别的什么江山天下,什么家国子民,哪怕是父亲和弟弟,我都可以不在乎。”凤红鸾一字一句,认真的道:“我的心,小到一种程度,只可以装下一个你。”

    云锦清凉的眸光忽然有那么一刻短暂的碎裂。

    凤红鸾清清楚楚看到,顿时一笑,凑上唇,在云锦唇边落下轻柔一吻:“不过,我相信你!”

    虽然,蓝澈看似铁证如山的指证,虽然他也承认。但是她自始至终都不相信。因为有一种人,他爱一个人入骨,是舍不得伤害他所爱的人在乎的人的。

    云锦,便是如此。

    尽管天下人不理解他,他都不以为意。天下人都唾弃他,他也不以为意。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放弃他。她若放弃他,他便真的再也不会爱了。便真的无心了。

    凤红鸾话落,不再开口,车厢久久静寂。

    半响,云锦突然推开凤红鸾,薄唇吐口:“愚蠢!”

    话落,他抬步下了车,不理会凤红鸾径自向府内走去。

    凤红鸾顿时一恼,这人从什么时候开口这两个字不离嘴边了?她立即跳下车,快走几步伸手拉住他的手:“你更愚蠢!明明受伤的都动不了,还赶来参加驸马终选。愚蠢!愚不可及!”

    云锦停住脚步偏头,就见凤红鸾绝美的小脸纯净如雪,因为激动,微微泛红,如雪地上洒下了一片霞光,他眸光晃了一下,忽然低头,照着她唇上吻去。

    凤红鸾一惊,顿时一躲,轻叱:“这里是在门口!”

    云锦强硬将她拉进怀里,低头,不容她躲闪,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

    清凉的唇瓣落下,如冰雪天的酒,清冽甘醇。

    凤红鸾羞红着脸刚要推他,碰触他手臂想起他胳膊的伤顿时住了手。光天化日之下,明日怕是传出她和云锦白日宣淫了。这人本性果然是不改的。

    直到将凤红鸾唇上的味道品完,云锦才放开她,这回到没将她扔下,而是拉着她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去。

    凤红鸾身子发软,脚发软,低着头不抬起,也知道公主府门口的护卫一个个都快将自己变成隐形人了。

    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凤红鸾都低着头,当感觉脚下的路不对时,她才抬起头:“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你不是要赏梅么?”云锦转头瞥了凤红鸾一眼,见她小脸更红了,堪比云霞。

    凤红鸾点点头,任云锦拉着向梅园走去。

    梅园内,入眼处尽是霜雪。梅树也被霜雪包裹着,一片梅花也看不见。刚停住脚步,云锦衣袖一甩,一阵清风刮了过去。

    凤红鸾察觉云锦的动作,也同时出手,顿时两股清风合为一起吹向梅园那些梅树。

    随着清风吹过,顿时梅树枝叶齐齐颤动,包裹的雪簌簌而落,转眼间,满院梅树露出包裹的梅花。

    梅花乍然破雪而出,鲜艳夺目,瞬间便一片繁花似锦。

    凤红鸾第一次终于体会到了一种什么叫做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觉。

    二人站在原地,谁也不动,静静的看着满院梅花这一刻破雪而出的芬芳。一株株,一串串,傲雪争霜。

    许久,凤红鸾开口:“我们的未来,就如这些梅花。繁花似锦!”

    云锦看着凤红鸾似乎散发着晶莹的光泽的容颜,闻言,眸光染上一层暖意。

    “公主!”凤红鸾话音刚落,便听到身后远处有高呼声,似乎很急,而且一连喊了几声,是在寻她。

    “我在这里!”凤红鸾蹙了蹙眉,如水的声音传了过去。

    不多时,公主府大管家匆匆向着梅园跑来,跑到近前气喘吁吁的开口:“公主,不好了,刚刚得到消息,琼华公主死了!”

    “嗯?”凤红鸾一怔,看着公主府的管家:“你说琼华死了?”

    “是!是琼华公主死了!不止是琼华公主,璃王带来的四名侧妃,都分别死在房中。”大管家立即道。

    “什么原因?”凤红鸾偏头看了云锦一眼,他面无表情。

    “宫中太医都查不出原因。皇上派人来传话,请公主和云少主此刻过去行宫看看。是否能找出死因。”那大总管立即道。

    “我知道了,去告诉来人,就说我们马上过去!”凤红鸾声音微沉。

    公主府大管家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凤红鸾如水的眸子微微眯起。如今大雪一停,各国来使就该离开了。琼华和君紫璃的四名侧妃这个时候都死了,可真是时机。偏头看云锦:“走,去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