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47章 十日大婚(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顿时松了紧抱着云锦腰的手,改为拉住他的手,嘴角笑意欢喜:“我就知道你是记得的。”

    语气无比得意,像个孩子。

    云锦瞥了她纯然的笑颜一眼,拉着她,快步出了皇宫。

    宫门口,公主府的马车等在那里,云锦和凤红鸾刚上了车要走,蓝子逸身子追了出来,也不客气,直接伸手挑开帘子上了车。

    云锦看到蓝子逸,脸一寒:“下去!”

    “云师兄,我是缓步来的,搭车回去!”蓝子逸对着云锦尔雅的笑了一下,对着凤红鸾道:“有好几日没见到墨师兄了,顺便去看看。”

    凤红鸾刚要点头,云锦猛的出手。

    蓝子逸身子一躲,闪开,刚要开口,车帘子再次被掀开,蓝澈的脑袋凑了过来看了一眼,轻身上了车:“我也搭车!”

    凤红鸾顿时好笑。一个太子,一个世子,能没有回去的车?

    看到云锦清寒的脸色,凤红鸾伸手环抱住他的腰,也顾不得蓝澈和蓝子逸在跟前的不好意思,软声道:“这大冷的天,看他们怪可怜的。就捎他们一程吧!”

    蓝子逸闻言顿时嘴角抽了抽。

    蓝澈脸一黑,瞪着凤红鸾:“谁可怜?”

    “你不可怜别搭车啊!”凤红鸾瞥了蓝澈一眼,她可不想被云锦的冷气场冻死。尤其这个人以后是她一辈子的粮仓,自己丈夫的基准为先,弟弟要靠后一位,她一直很分明的。

    “你……”蓝澈一口气憋在那,不上不下的看着凤红鸾。

    “赶车!”凤红鸾见云锦似乎脸色稍好,立即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句。

    外面车夫应了一声,马车稳稳的走了起来。

    车内一时静寂,无人言语。凤红鸾则是软软的腻在云锦的身上,没骨头一般。

    蓝澈气恼半响,也无从反驳凤红鸾的话,看到凤红鸾腻在云锦身上的样子,更是生气,这女人什么时候能有点儿出息。见到云锦跟拔不动腿似的。以前她那股子冷劲也不哪儿去了,他真想帮她揪出来。

    凤红鸾似乎没看到蓝澈瞪视,故我的赖在云锦身上玩他腰间的玉佩。触手温滑,暖如凝脂,摸着就无比的舒服,一时间爱不释手。

    “你要喜欢就解下来!”云锦瞥了凤红鸾一眼。

    “不要!”凤红鸾想也不想的开口。

    云锦看着她:“不要?”

    凤红鸾摇摇头道:“不要!在你身上戴着,我也时常可以摸到,跟我的有什么两样。”

    云锦默然,目光定在凤红鸾把玩玉佩的手上。清冷的眉眼暖了几分。

    蓝子逸浅笑的看着二人。虽然一冷一暖,两人却依然如他初见一般,看起来如此的密不可分。

    蓝澈白了凤红鸾两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猛的盯着云锦:“我问你,那一剑怎么回事儿?”

    蓝澈一开口,凤红鸾敏感的察觉到云锦身子一僵,她蹙眉看着蓝澈。

    蓝澈不理会凤红鸾,似乎没看到她蹙眉不赞同的神色,紧紧盯着云锦的眼睛:“我问你,在云山,你刺我姐姐那一剑是怎么回事儿?别以为她如今选了你,什么也不问你,那一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顿了顿,蓝澈又道:“今日,你必须说个明白!”

    蓝澈话落,车中静寂无声。

    凤红鸾更是清楚察觉到云锦本来有几分暖的身子变得僵硬,僵硬的身子从内到外透出浓浓冰寒,那种冰寒似乎要灼伤她的身子。

    “怎么?你不敢说?还是有什么不能说?还是你如今也在设一局,无心之人,想借我姐姐争夺蓝雪!”蓝澈字字珠玑,盯着云锦,几乎最后一句,辞色严厉。

    凤红鸾感觉抓着的玉佩似乎瞬间就冰可入骨,浓浓一层清霜。她脸色一沉,制止蓝澈:“澈儿!”

    “姐!你今日管我也没用。因为你是我的姐姐,我是你的弟弟。蓝雪是你的国家。这个人,若是今日不将一切说清楚,即便你选了他为驸马,我也是不同意你们十日后大婚的!”

    蓝澈转眸看着凤红鸾阴沉的脸色,声音句句坚定。又转头看向云锦,一字一句的道:“因为,他不是以前的云锦。如今,他是一个无心的人!”

    凤红鸾看着蓝澈,更是感觉身边的人似乎冻结成了冰人,顿时一怒:“住口!”

    蓝澈看着凤红鸾,并不住口,而是道:“你可以想想,在云山,他毫不留情的刺了你一剑。我问过子墨了,那一剑只差一寸就伤到心脉。当时情形若不是那个女人挡住,你也就无可救的被他杀了。”

    “说明他是真的无心了,才对你下手。否则以他对你之心,如何能下的去手?”蓝澈看着凤红鸾,见凤红鸾唇瓣紧紧抿起,他又道:“后来他在北山猎场,我二十万大军包围下悄无声息离开。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在我蓝雪早有布置!”蓝澈虽然话说给凤红鸾,但是盯着云锦的眼睛:“后来呢!你中了情花毒那日,他再次消无声息出现,如此的及时,是他根本就没在云山,而是就在我蓝雪暗中筹谋什么,才能那么及时的出现。”

    “花灯节那日,纵火,暗箭,杀手,一系列的举动。又说明什么?”蓝澈声音已经阴沉:“你遭了刺客暗杀,我遭了刺客暗杀,父皇的皇宫遭了刺客暗杀。这些统统的说明了什么?”

    “说明他想颠覆我蓝雪。你,我,父皇一死,蓝雪还有何人?岂不是他的掌中之物?”蓝澈声音加重,满是凌厉:“如今这一系列之举不成,他便又来娶你,知道你对他有情,便加以利用。让你对他信任,对他一如既往。等有朝一日,他便是让你家破人亡。”

    一番话落,蓝澈死死瞪着云锦,看向凤红鸾阴沉的脸道:“所以,你最好醒醒!认清楚他,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云锦,而是没了心的人。”

    “父皇是被一生情蒙蔽,认为只要你们好就好,所以,他支持你。哪怕面临着的是蓝雪国破家亡。而你,你的眼里,没有我这个弟弟,没有父皇,从来就不当蓝雪是你的国家,蓝雪百姓也是你的子民,你的眼里,只有他!”

    “即便他败你家,灭你国,杀你亲人子民,你也无所谓是不是?”蓝澈最后一句话,已经不能用声辞厉色来形容。而是深深的触痛:“姐姐,你明明是那么聪明的人,你如何想不到这些?你是不愿意想,还是你根本就是要随着他倾覆家国?你何其冷心狠心!”

    话落,蓝澈再不开口。

    车厢陷入空前静寂,但是每个人耳边都响着蓝澈这一席话,在车厢四壁飘荡。

    云锦身上的冰寒气息已经将自己冻结,更是冻结了身边的凤红鸾,本来早先因为四人拥挤有一些温暖的车厢如今处处冰霜。

    凤红鸾紧紧抿着唇,一双眸子忽灭忽灭,脸上神色不明。

    蓝子逸也同样抿着唇看着云锦和凤红鸾。脸上同样看不出任何神色。

    许久,云锦寒气忽然退了,看着蓝澈:“我就要了蓝雪的江山又如何?”

    蓝澈本来低着的头猛的抬起,死死的看着云锦:“我果然猜对了!”

    “你猜对了又如何?你有本事阻止么?”云锦三分冰冷,三分寒凉,三分无情的看着蓝澈:“你可以拿出你的本事来,阻止我不动蓝雪,或者是动不了蓝雪。否则,即便你是她的弟弟,蓝雪是她的家国,但是若挡我的路,我也不容!”

    “你终于说出来了!这就是你一直所谋的。”蓝澈瞪着云锦:“你娶我姐姐,目的果然在此!云锦,你还是不是人!”

    云锦冷冷的哼了一声,玉颜清寒不屑:“在我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顿了顿,瞥了一直腻在他身上不动的凤红鸾一眼:“她于蓝雪无权,于天下大事漠不关心,即便有几分小聪明,在本少主眼里还不屑于利用!”

    “蓝雪是蓝雪,她是她!你是你!我若杀你,易如反掌!”云锦话落,手腕猛的一抬,瞬间就将蓝澈打出了车厢,伴随着外面闷哼一声,和他冰冷的声音响起:“愚蠢!”

    车夫看到蓝澈被扔到地上,似乎惊了一下,马车停住。

    “继续赶车!不准停!”云锦吩咐。

    车夫一哆嗦,不敢看从地上起来怒瞪着马车的蓝澈,连忙一挥马鞭,马车继续走。

    蓝澈站在雪地上,锦袍粘了雪,瞪着马车走远。他一双眸子满是恼怒,半响,恼怒褪去,有几分不甘又有几分迷惑还有几分不解,他怔怔的站着,直到马车消失了影子,他始终一动不动。

    “太子殿下!天寒,您还是回府吧!”蓝翎见马车都走了没影了,蓝澈依然还不动,如今大雪刚过,正是寒风入骨,试探的劝道。

    “进宫!”蓝澈收回视线,一甩袖子,向皇宫走去。

    “属下着人赶马车来?”蓝翎见蓝澈抬步就踏着雪走路,靴子踩了雪深深的陷进去,他如不查一般,再次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