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45章 我是不是很美(3)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男人都有保护欲,千百年来,在这一方面女人向来争不过的,本来他是为了她好,宁可自己受伤也不让她受伤,还跟他喊什么!争什么?

    这样一想,凤红鸾心中舒服了些,不过刚才那一下,他的胳膊怕是伤了。身子凑过去,无视他寒着脸去拉他的胳膊:“我看看你的胳膊!”

    云锦对于她吐口的新鲜词虽然不理解也能知道所说的大致意思,寒着脸看着凤红鸾凑过来,拿开胳膊,冷硬的道:“没事儿!”

    “怎么会没事儿?拿过来!”凤红鸾板起脸,见云锦躲开,她顿时怒道:“我说拿过来!难道你真要我跟你急,你才拿过来么?”

    别以为她处处让着他便什么都由着他了!

    云锦果然不再动。

    凤红鸾见他不再躲闪,瞪了他一眼,虽然有些恼,但还是动作轻柔的挽起他的袖子,看到果然胳膊上被撞了红肿一片,而且还擦破了皮,顿时心疼:“这叫没事儿?”

    云锦看也不看一眼,冷着脸色不语。

    凤红鸾立即取出怀中的凝脂露给他涂抹上,掏出娟帕给他包裹上,又轻柔的给他放下袖子,看了一眼云锦冷着的脸色,本来恼着的心忽然一软:“好啦,我知道了,下次这种受伤的事儿都你先。行了吧?”

    云锦瞥了凤红鸾一眼,脸色稍霁。

    凤红鸾嘟囔了一句,这才伸手挑开帘子。

    只见目前正走在的街道上是一家店面门口,门前有人泼了水,夹着雪和天寒地冻,结成了厚厚的一大块冰层。而马就在这处冰层上滑倒,此时正窝在地上,而不远处躺着似乎被摔的起不来的大总管朱涣。

    只是一眼,凤红鸾抬步下了车,向着朱涣走去。

    朱涣实在是摔的够呛,躺在地上半天没缓过劲来,此时刚挣扎着要起来,看到凤红鸾过来,顿时趴在地上请罪:“公主恕罪,都是奴才没看好路……”

    “没事儿,起来吧?严重么?”凤红鸾伸手去拉他。

    老太监哪里敢让凤红鸾拉,顿时全身疼也不疼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奴才还好,还好,老奴多谢公主!”

    老太监说着,还有些怕意的向着云锦瞟了一眼,云锦冷着脸收回视线,只见他连车也没下,手腕一抬,趴在地上的马稳稳的站了起来,他对着凤红鸾道:“上车!”

    凤红鸾点点头,目光定在这家店面门前,冷冷的看了一眼,对着朱涣道:“将这家店面封了!”

    老太监一惊,也看向这家门前的店面,立即道:“公主,这是青郡王府的店面!”

    “封了!”凤红鸾言简意赅:“派人通知白灼,让他亲自过来将这冰铲了,若是留下一块冰渣,以后就别在我面前出现!”

    话落,凤红鸾轻身上了车。

    “是!”朱涣立即躬身应声。

    想着手下人惹的祸,白世子这回可怜了。不过险些把他这一把老骨头摔没了,也活该。而且摔他不要紧,尤其是摔了公主和云少主,让白世子亲自来铲冰,这还算是轻的。看以后还有谁敢在这大雪天在门前泼水。

    马车再次走了起来。

    凤红鸾看着云锦,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胸前。

    云锦看着怀中的女子,清冷如画的眉眼渐渐舒缓。

    车内静静,流畅着温暖的气息。马车转过这条主街,刚转入通向皇宫的主道,有一个小东西突破厚重的帘幕飞了进来。

    凤红鸾抬眼,就见是云锦的那只小鸟青鳞落在了他的肩头。似乎飞的很急,青鳞一进来就呼哈呼哈的喘着气看着偎依在云锦怀里的凤红鸾,有些愣愣的。

    凤红鸾看到青鳞的腿上绑着一个纸条。

    云锦将青鳞从肩上脱下来,伸手取下纸条,打开。凤红鸾抬眼去看,当看到纸条上写的那一行字,顿时蹙眉。

    其中写:“族主突破药力,昨日午时醒,属下不查误事,向主子请罪!”

    落款:卿娘

    凤红鸾抬眼看云锦,见他脸色没有多大变化,似乎对这个消息早有预料。薄唇紧紧抿着,一双眸子一望无尽的清冷寒凉。

    “是不是很难处理?”凤红鸾轻声开口。

    云族主被他控制,如今醒来,恐怕是会不好。又想到如果若不是他留了下来这些日子陪她,云族主一定不会醒来,如今,云族主脱离控制,他便会有麻烦。

    闻言,云锦挑眉,看了一眼凤红鸾:“难?”他轻叱:“他醒来才好!”

    凤红鸾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云锦。

    云锦手心微微一动,手中的纸条瞬间化为了灰烬,他淡而冷的道:“他不醒来,我们如何大婚!”

    凤红鸾一怔。

    云锦不再理她,已经拿起一旁的宣旨折了一小条,执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暗房自闭三日!”

    写完,他绑在趴在车厢累的懒得动的青鳞腿上,绑完,不理会那小东西控诉的眼神,直接一抖手扔了出去。

    凤红鸾伸手揉揉鼻子,相比来说,这人对她是最好的。知足吧!

    马车外朱涣自然不知道车内的动静,马车依然稳稳的走着。

    沉默半响,凤红鸾抱着云锦的腰,仰着头轻轻小心的试探道:“大婚?”

    “嗯!”云锦淡淡的,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凤红鸾又道:“为何他醒来我们就大婚?”

    那日在金殿上,当蓝雪国主问云锦文定,采纳,婚期的时候,她见他的样子,如此疲惫,而且紧攥着的手,她一如以前有过几次探不到他脉搏时候一样,就知道,这人是受了极重的伤的,所以,当时听他说都听她的,便顺势将大婚推脱了下来。

    而这几日相处,她也是不急着大婚的。既然她心意坚定,既然他在她身边,何时大婚,又有什么打紧呢?毕竟,如今天下时局,潜在的动荡不安,不知道有多少谋权谋术在等着他们,所以,她短时间内并没有想过大婚。

    如今乍然一听到云锦说大婚,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他是云族主,你丈夫的父亲,你的公公,你说为何?”云锦挑眉看着凤红鸾:“他若死了,我要守孝三年。你说,他是醒来好,还是死了的好?”

    凤红鸾顿时嘴角抽了抽,看着云锦,小脸古怪的看了半响,点点头:“那自然还是醒来的好!”

    醒来虽然麻烦些,但她可忍受不了再等三年。

    云锦不再开口,眸光清凉的色泽不变。

    凤红鸾紧紧的抱住云锦的腰。心中心疼。有那样的一个爹,才造就了如今的云锦。她是该庆幸还是该如何,已经分不清。她只知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如果不是被伤害的太深,云锦是对云族主下不去手下药的。

    以着这个人的聪明,若是想对云族主动手的话,那人也许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但是毕竟,他是他爹!

    这该是一种怎样的苍凉心境。凤红鸾不能想象,在她日日闺阁清闲度日这些日子,他该是在云族怎样的日日与他爹周旋夺权,将本来是他家的云族搅的血雨腥风,而同时困住了云族主,掌控了云族,这该是多大的心力。

    云锦僵硬的身子在感受到凤红鸾温暖包容,渐渐的软了几分。低头看怀中的人儿,手臂轻轻的环住了她的腰。

    车中静寂,一路再无话。

    马车在宫门口停下,老太监立即下了车:“公主,云少主,进宫了!”

    凤红鸾伸手挑开帘子向外看了一眼,皇宫门口早已经被人打扫,地面上干净整洁没一片雪,伸手拉住云锦的手下了车。

    一个在御书房侍候的小太监立即迎了上来,看样子也是等了老长时间,对着二人一叩首,立即道:“皇上在御书房等着公主和云少主半响了!”

    “嗯!”凤红鸾点点头。

    朱涣和那小太监头前引路。

    凤红鸾拉着云锦的手,二人联袂进了宫门。

    宫门内,厚厚的雪早已经被打扫干净,入眼处还是明黄色,彰显蓝雪国主皇权的中心依然一如往昔的厚重庄严。

    到御书房门口,朱涣连忙禀告:“皇上,公主和云少主来了!”

    “进来!”蓝雪国主威严的声音响起。

    凤红鸾和云锦抬步走了进去。

    蓝雪国主的御书房是凤红鸾第一次来,和东璃她进君紫钰的御书房也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一身明黄龙袍的人是蓝雪国主。

    除了蓝雪国主,御书房内还有两个人立在一旁,蓝子逸,蓝澈。

    蓝子逸见二人进来,担忧的目光看了二人一眼,清逸的容颜有着一丝显见的沉重。蓝澈看到二人冷哼一声,不予理睬。

    蓝雪国主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

    凤红鸾走到近前,淡淡唤了一声:“父皇!”

    云锦跟在凤红鸾身边,淡而冷的喊了一声:“蓝叔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