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44章 我是不是很美(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红鸾低下头想着蓝雪国主让她入宫的目的,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不想了,抬头看着云锦:“起么?想来怕是真有事儿,否则也不会在这大雪刚停就召我们入宫。”

    “嗯!”云锦点点头。

    凤红鸾有些舍不得暖暖的被窝,伸手抱住云锦的腰:“真暖的不想起。”

    “刚才是谁还吵着看梅呢!这会儿不想起了?”云锦声音虽然依然冷硬但也有三分寻常的温和。

    “那怎么能一样?”凤红鸾白了云锦一眼:“看梅赏梅是一种心情。如今入宫是一种沉重。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云锦不答话。似是默认。

    凤红鸾腻在云锦身上蹭了蹭,不自觉的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叹道:“真暖!”

    云锦看着凤红鸾,怀中娇软的身子,暖暖温香,比他一个人那些日子睡的冷床冷板要好多少?清凉的眸子有一丝温柔不自觉的溢出。

    “哎,不想起也得起!”凤红鸾垮下脸,松开紧抱着云锦的手,坐起身去穿衣服。手刚拿过衣服,就被云锦夺过去,凤红鸾一怔,云锦已经动手帮她穿起来。

    凤红鸾愣愣的坐着,怔怔的看着云锦如玉的手指一个纽扣一个纽扣的给她系上,腰间的丝带又帮她束好。如以前一样,别无二至。

    “云锦!”凤红鸾忍不住开口。这些日子他都没给她穿衣服,他的衣服也不让她碰。

    云锦抬眼看了凤红鸾一眼,给她穿完便自己拿过衣袍。凤红鸾顿时一把手夺过:“我也要给你穿!”

    声音带着哝哝的压抑的鼻音。

    云锦并没有如第一日的坚持,而是顺手将衣袍给了她。凤红鸾低着头,给他仔细认真的穿戴。动作缓慢,似乎每一个动作,都想感受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再这么慢下去,不用进宫了!”云锦看着凤红鸾微红的眸子道。

    “让他等着,进宫一定没好事儿!”凤红鸾对皇宫一直就是抵触的。尤其是如今心爱的男人就在身边,她真有一种想将他和自己藏在龟壳里的感觉,对外事不闻不问,只日日暖帐温香。

    凤红鸾发现,其实原来,她也就这么点儿出息的!

    云锦看着他,顺着她手指,一下下的划过他身子,似乎那一寸寸轻衣缓带下都是她的爱。冷硬的线条渐渐散开几分柔缓。

    一件衣服穿了足足一刻,凤红鸾才满意的点点头,不看云锦的脸色,伸出手臂环住她腰:“真好!你还在我身边,我还能日日看到你,日日陪着你,日日为你穿衣,真好!”

    云锦沉默不语,身子不动,任凤红鸾抱着。

    半响,凤红鸾松开云锦,心情甚好,让她抵触的皇宫和心底升起几分沉重的蓝雪国主传召也不是那么郁郁了,对着外面大声道:“梅姨,将饭菜端进来!另外备车!”

    凤红鸾话落,梅姨迎了一声,端着清水走进来放下,又去端饭菜。

    二人下了床,洗漱收拾,简单的用罢饭菜,也已经是一个时辰后。

    梅姨取过披风给凤红鸾,云锦一双凤目凉凉的看着披风,梅姨被云锦的眼神看不过,拿着披风有些不知所措。

    凤红鸾抬头看了云锦一眼,又看向梅姨手里的披风,有几分了然,这人是吃醋呢,不过想起他曾经跟她抢火灵狐,人家子逸日日辛苦给她打了这个披风,比较起来他理亏才是。但也不想一天都对着他的冷脸色,只得道:“不用披了!”

    梅姨抱着披风不动,小心的看了一眼云锦开口:“可是公主……如今这大雪才过,最是冷寒,您没有别的披风,只有这一件最暖和……”

    梅姨话音未落,云锦已经伸手夺过披风,凤红鸾以为他要毁了,顿时身上一沉,披风已经披在了她的身上。

    凤红鸾抬头,只见他面无表情的给他系带子。心中一暖,这人啊……

    穿戴妥当,云锦对着梅姨冷冷吩咐道:“暖炉!”

    梅姨立即应了一声,连忙拿了两个早准备好的暖炉递给云锦,云锦直接都塞进凤红鸾怀里,拉着她向门外走去。

    凤红鸾跟着云锦抬步,看着他走在她前面的身影,嘴角勾起,再勾起。

    大雪过后,天地静止。到处都是白茫茫的白。出了房门,就看到屋脊房舍,宫殿庙宇,琼楼亭台。凡是入眼处,都是一片银白。

    木槿花被霜雪包裹,只看到木条上一簇簇的银白,根本看不到里面的话,凤红鸾笑着道:“幸好没去看梅,估计也是如此!”

    云锦冷哼一声:“你要看还不简单!”

    话落,他衣袖一扫,顿时一阵清风拂过浓浓大雪包裹的木槿树,只见木槿树颤动了两下,顿时哗哗的雪花簇簇而落,露出里面的木槿花。

    木槿花在浓浓厚重的大雪包裹里开的正娇艳。

    凤红鸾低笑,心中顿时暖暖的。云锦,其实还是云锦。还是那个因为她随时要求都会给她满足的人。

    听到凤红鸾的笑声,云锦瞥了她一眼:“云夫人,你不用怀疑你丈夫的能力!”

    凤红鸾眨了眨眼睛,眉眼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将手中的暖炉都塞进他怀里,而她的手则是改为怀抱他的腰,软软的道:“嗯,云夫人从来不怀疑她丈夫的能力!”

    云锦被抱住,只能停住脚步,挑眉看着她:“还走不走?”

    “走!”凤红鸾松开手,抬步。手炉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怀里。

    公主府门口。

    宫里的大总管太监朱涣早已经等的跺脚了。明明公主传话说了稍后片刻,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时辰,公主和云少主再不出来的话,他就要冻干巴了。

    朱涣正在抱着手跺着脚,一转圈就看到从府内相携的走出两道身影,顿时停止了求爷爷告奶奶的祷告,连忙迎了上来,本来想说‘公主、云少主,你们可出来了。’但当看到云锦清冷的脸色立即改为躬身请安:“奴才给公主、云少主请安!”

    云锦理也不理他,直接拉着凤红鸾向马车走去。

    凤红鸾好笑的看了一眼老太监冻的直哆嗦的样子,将手中的暖炉递给他一个:“走吧!想必父皇等的急了!”

    “奴才谢公主!”老太监受宠若惊的接过暖炉抱在怀里,连忙吩咐人赶车。

    马车刚一离开公主府门口,就快而稳的立即向着皇宫驶去。

    一时间只听到车轱辘压着地面的雪不停的咯吱咯吱响着。听着那厚重的声音和拉着马车的马吃力的喘气,就可以想到这雪有多大。

    凤红鸾上了车就没骨头一般的软软靠在云锦的怀里,将暖炉放在两个人中间,看着云锦如画的眉眼,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她发觉,一刻比一刻,她更爱身边这个男人。

    车中静静,两个人谁也不言语。

    走了两刻的时候,忽然赶车的马脚下一打滑,马车也随着马急促的滑去,凤红鸾听到外面老太监惊呼了一声,顿时蹙眉刚要挑开帘子,她的身子已经被一双有力的手稳稳的抱在怀里。

    凤红鸾怔了一下,两个人的身子齐齐的向着车壁撞去。

    云锦的身子眼看就要撞到马车,凤红鸾一惊,猛的生出手臂挡在了云锦背后,云锦目光一寒,抱着凤红鸾转了个圈,他的一边胳膊狠狠的撞在了车壁上。

    与此同时,马车塌陷下去,似乎马滑倒了地上。

    这一变故,只发生在一瞬间。

    凤红鸾刚要开口问你胳膊怎么样,云锦冷的吓人的声音响起:“谁让你动了?”

    凤红鸾抬头,就见云锦铁青着脸看着她,凤红鸾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云锦,当看到他目光定在她放在他后背的手臂上顿时明白了什么,立即道:“一时情急!”

    “收起你的一时情急!云夫人,你以后要记住,你丈夫是我!”云锦冷冷的盯着凤红鸾的脸:“以后再若是让我看到你做这等愚蠢之事,你清楚后果!”

    话落,云锦一把推开凤红鸾。

    凤红鸾被推离一边,紧挨在一起的身子温热退去顿时冰凉,她抬头看着云锦,只见他脸色冰寒,一双眸子如刀割一般定在她脸上,似乎刚才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儿。

    看到这样的云锦,凤红鸾目光定在他护住他的胳膊上,顿时一恼,怒道:“你说我做愚蠢之事,你做的事儿就不愚蠢?用你的胳膊代替我的胳膊,就不愚蠢?”

    凤红鸾的声音很大。简直用吼的说出来。

    云锦看着凤红鸾怒容满面的小脸,冷冷的道:“云夫人,用我提醒你的性别么?”

    “不用你提醒!我清楚,我知道,行了吧?你是男人,就天生该保护女人!”凤红鸾气怒:“你这是……你这是性别歧视!大男子主义,你……”

    凤红鸾正说着,触到云锦的目光忽然说不下去了,瞪着眼睛看着他,半响,她忽然气馁道:“算了,你说如何就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