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39章 谁便宜谁还不一定呢(5)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痕不语,看着凤红鸾目光有一丝心疼。

    “玉痕,别心疼我。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凤红鸾摇摇头,收回视线,目光落在玉痕的脸上,很认真的道:“其实,你又怎知,你在心疼我的时候,我又何尝不是在心疼你呢?”

    玉痕一怔。

    “但是心疼,永远也不是爱不是么?”凤红鸾叹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或者你也一直都知道,你爱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深的。最最深的,还是这江山天下。”

    “就如我爱云锦。无论他如何对我,我都爱他。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和你对着江山天下是一样的。相比较爱我,这江山天下才是你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无论何时,也是割除不去的。”

    “即便,我驸马选你,即便你答应我,可以为了我袖手天下。但是,总会有那么一日,你会背弃的。我,你可以挖除,江山天下,刻在你骨子里,挖除不去。”

    话落,凤红鸾本来很轻的声音变得沉稳郑重:“所以,我们始终是有缘无分。”

    话落,凤红鸾不再言语。

    玉痕静静站着,也不再言语,墨玉的眸子一再变化,那眸光如波涛一般,来回翻滚,许久,他忽然笑了:“原来真如你说,我们一开始,便错了!”

    “是,一开始就错了!”凤红鸾点头:“我重生后,你去东璃,难道不是因为凤星么?”顿了顿,又道:“后来虽然改变了心境,但是初衷不改,不是么?”

    “是啊!”玉痕点点头:“我开始去东璃,的确是因为凤星而去。但是后来,我不仅是想要凤星,而是想要你。”

    想起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不是凤星,而是她,玉痕此生唯一想要的。

    “你想要的江山天下,因为刻在了你的骨血里,你认为总会有一日是你的。所以,那种是理所当然,不算是你想要的。而我,你是想要的。但是归根结底,你还是为了江山天下而想要我,不是么?”凤红鸾接过话道。

    玉痕笑意收了几分,有几分默然的看着凤红鸾:“只是我没有料到,我会爱上你!”

    因为没有料到,所以,后来他才全力挽回。可是,却是晚了,她的心里已经住了人。他曾经想着,总有一日,会将她心里的人挖去,填上自己的身影,可是,尽管他做了许多,还是没能成功。

    而如今更是眼睁睁的看着她金殿上选了那人为驸马。即便是在那人绝情弃爱之后,她依然执着的执起他的手。那一刻,他心中百味陈杂。

    如今,看着她就这样任性的坐在地上,更是心中说不出是何滋味。

    凤红鸾不再开口,只是静静的坐着,任雪花打在她的脸上,只看着天空,白茫茫一片,如她未来的路。

    许久,玉痕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你可有想过,若是有朝一日,我对你的爱,如对江山天下一样,已经刻入骨髓了呢!”

    凤红鸾不语。

    玉痕看着她纯净的脸,纯白清透和冰雪,他又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这种情况吧!所以,即便今日最后一刻,他若不出现,你也不会选我,对不对?即便,我也答对了你的答案!”

    凤红鸾默然。当看到那张宣纸上玉痕两个字,她当时的心情,至今想起,都无以言说。

    玉痕忽然蹲下身,伸手捧起凤红鸾的脸:“红鸾,你真是狠心!”

    凤红鸾想,这句话不止是玉痕说过,云锦也是说过的。似乎更许久前,她恍惚记得有一个人也说过的。那个人是……

    她想了半响,才想起是亚林。亚林曾经似乎是说过,你这小丫头,真是狠心。

    当时她以为是因为她出使任务一走就是半年,他怨,才那样说的。但是如今想来,却是不是。那是无数无数个令人疯掉的事实堆积而成的。

    可是迄今为止,亚林的身影早已经模糊,当时的说这句话的表情她已经记不起来。而如今她看着玉痕,两个人的中间是大片雪花簌簌而落,玉痕白玉的脸上也尽是雪,尽管二人离的很近,她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凤红鸾忽然一笑,刚要伸手推开玉痕的手。

    忽然一声冷寒夹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云夫人,这就是你该对你丈夫忠贞一心的态度么?”

    凤红鸾一愣,顺着声音转头,虽然也是浓浓大雪,但是不远处云锦冰寒的脸色她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原来爱一个人,是记在心里,刻在骨头里的。无论如何,她都能看的清的。

    就如她一直心中清楚的知道,无论世界如何变化,无论沧海还是桑田。无论外界如何评判这个男人,无论他那一剑伤的她有多深,她都知道,如果可以,但分有一分可能,最不想伤害她的人是他。

    她心里,一直都清楚的。所以,才尽管在眼前没有路,在如这般白茫茫的大雪中,只能相信,他就是她的路。

    凤红鸾冲着云锦绽开一抹笑,似乎没看到他冰寒的脸色,极其轻柔:“云夫人的忠贞,你不必怀疑。”

    云锦脸色依然不好,目光冷冷如利剑的定在玉痕捧着凤红鸾脸的手上:“那你们是在干什么?”顿了顿,又道:“嗯?云夫人?你给我解释!”

    “天寒地冻,我借一双手,暖暖。”凤红鸾面不改色的道。

    “暖暖?”云锦猛的转头盯着凤红鸾的眼睛:“那用不用我给你准备个火炉,给你们准备一床暖帐?让你们更暖?”

    凤红鸾顿时蹙眉,无心之人,还会吃醋么?

    玉痕忽然转头,看着云锦,墨玉的眸子同时一望无尽的清冷清凉:“如果云少主能准备,最好!”

    玉痕话音刚落,一柄剑瞬间突破雪花向着玉痕刺来。快若闪电,转眼间就到了玉痕的面前。而玉痕居然一动不动,一躲不躲,依然蹲着身子。

    凤红鸾一惊,顿时出手拦住云锦的剑。‘叮’的一声,酬情的手柄挡住了剑尖,她伸手拿开玉痕的手,对着他道:“大雪天寒,早些回去休息吧!”

    “哪怕能借你这一双手,即便只是暖暖。原来,我也是愿意的。”玉痕忽然笑了一下,起身站了起来。随着他站起身,落了一地雪花。

    玉痕墨玉的眸子不看云锦,眸光凝视着凤红鸾:“红鸾,如果有朝一日,他还是不能再爱你。如果,那时候我已经爱你如刻骨铭心。你可会给我一个机会?”

    凤红鸾抿唇,道:“不会!”

    玉痕似乎没听到:“那也不见得。也许,你追的累了,总会的。”顿了顿,又道:“世间之事,本来就没有定准!棋逢对手,殊不知,也许有些时候,对手也是可以变成最亲密的人。”

    话落,他又道:“我等着那一日。”

    说完,玉痕抬步离去,再未转身,自始至终都没看云锦一眼。随着他离开,那黑色锦缎华袍渐渐的掩入浓浓大雪中,背影依然雍容华贵,甚至还有一众威仪风采。

    那前路茫茫下,终究也是有他走出的一条路的。

    凤红鸾收回视线,见云锦冷冷的看着她,用冷不不能再冷的眼神盯着她的脸,似乎要将她的脸扒开揉碎了。

    凤红鸾有些讪讪的撤回酬情:“一时间忘了躲开。刚要躲开,你就来了!其实,他没有帮我暖多一会儿的。”顿了顿,声音更小:“其实,我真的好冷的。”

    话落,凤红鸾低下头。

    云锦执着剑,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只见大雪快要将她半个身子掩埋,而他们身后走来的路这么片刻时候已经看不到痕迹,他脸色稍霁,忽然收了剑,走了过来。

    就在凤红鸾以为他要良心发现拉起她的时候,他忽然弯身,将她抱了起来。

    凤红鸾一惊,低着头猛的抬起看着云锦。

    云锦不看凤红鸾,而是冷声道:“我到不知道,我刚离开,你便有本事勾引到别人。”

    凤红鸾顿时一乐,自动忽视那勾引的话,手臂顺势环住他的脖子,笑道:“是啊,所以,你可要看住了,万不能将我像今日这样丢下。”

    云锦冷哼一声。

    凤红鸾眸光瞥见他的脸色,笑意渐浓。

    大雪依然簌簌而下,而且有越下越大的势头,凤红鸾被云锦抱在怀里,可以清晰的听到他的脚步声,似乎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

    忽然,她想,若是就这样走一辈子,也好。虽然冷些,但也是暖的。

    再长的路,终究会走到尽头。当公主府三个大字映在眼前,凤红鸾心里一叹,再美的梦,也是要回归现实的。她抬眼看云锦,云锦脸上已经恢复面无表情。

    虽然这脸色看着不好,但凤红鸾觉得,她如今能被他这样抱在怀里,至少,也是好的。更至少,他没有真的将她仍在雪地里,不是么?

    这样的云锦,她看不透,但是就如很久以前他说过,你不需要懂我,了解我,你只需要知道,我爱你,就够了。所以,如今,她也只需要知道,他是爱她的就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