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38章 谁便宜谁还不一定呢(4)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有为什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凤红鸾再次摇摇头,扬起脸,看着云锦:“你说我是你的女人不是么?”顿了顿,她嘴角扬起一抹笑:“那你一定不会让别人娶我的。”

    云锦无视凤红鸾扬起的笑脸,低着的头抬起,沉默的看着前方。眼前,白茫茫一片。

    凤红鸾看着云锦,嘴角的笑意一点一点的蔓开:“即便你通天咒大成,嵌入骨髓的东西,也是化不去的。所以,你根本就忘不了我。”

    云锦不语,继续看着前方。玉颜染了霜雪,看不清表情。

    凤红鸾依然盯着云锦的眼睛,半响,轻声且肯定的道:“你只是忘了如何爱!”

    云锦身子一震。须臾,他猛的出手推开凤红鸾。

    凤红鸾死死的抱住他,将脸重新的埋在他的怀里,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动作,轻柔坚定的道:“你忘了如何爱不要紧。从今以后,我会教会你如何爱。”顿了顿,她轻且轻的又道:“我只谢谢你,没有连我一同忘了。”

    话落,凤红鸾只是紧紧的抱着云锦,不再开口。

    那温柔坚定的话,融合着纷纷扬扬的大雪,飘散在风里,清冷的风吹起云锦的墨发,他不再推开凤红鸾,而是耳边环绕着这句话。连带着在今日上午,她在大殿上的那一席话,久久缭绕不去。

    她说:“你可知道,其实有那么一刻,我是想要放弃你的。”

    她说:“不过,放弃你,如挖骨焚心。哪怕挖骨焚心也割除不去。”

    她说:“所以,即便你弃情绝爱,哪怕我们相互折磨到死。这一生,我也认了!”

    她说:“不是驸马,而是夫君,凤红鸾一生的夫君!”

    她说:“……”

    即便再心冷如铁,即便再寒冰铸造,世间总是有些东西可以打破,可以让心死的冰湖裂开那么一道缝隙的。虽然极其细微,但总是有不同。

    两个人如雕塑一般,不出片刻被大雪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这一刻,天地静谧,似乎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般。

    许久,凤红鸾从云锦怀里埋着的头抬起,不理会自己身上的雪,而是动手将云锦身上的雪抖了抖,轻声道:“走,我们回府,再在这里待下去我们就能堆两个雪人了。”

    云锦一动不动。

    凤红鸾蹙眉看着他:“难道你真想堆雪人?”顿了顿又道:“要堆也要等明日早上雪停了,这样的话雪人没堆成,会先将我们两个埋了的。”

    话落,见云锦还不动,凤红鸾眉头更是皱紧,她转头:“你看看,我们在这里,宫门那些守门的都也要变成雪人了。”“我们走了,他们好关宫门。”凤红鸾又道。话落,见云锦还不动,她伸手拽他:“走啊!”

    云锦忽然转过头看没关的宫门,被大雪覆盖下,依稀还可以看到一排脚印,他看着那一排脚印,忽然开口问凤红鸾:“你刚刚瞄着我的脚印走的?”

    凤红鸾停住手,也看向那一排脚印,大雪覆盖下,依稀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痕迹,她点头:“嗯!怎么了?”

    “没什么!”云锦平静的移开视线,转过头,抬步向前走去。

    凤红鸾蹙眉,这回换做她站着不动了。

    “你不是说回府么?”云锦回头瞥了她一眼:“还不走?”

    凤红鸾松开云锦的手:“你先走!”

    云锦看着凤红鸾,半响,他抬步向前走去。

    凤红鸾咬了一下唇瓣,看着大雪上踩出深深的脚印,她也迈步,将脚放在那踩出的脚印上,发觉云锦走的太快,她不由得出声:“慢点儿,我跟不上了!”

    云锦脚步停顿了一下,回头,见凤红鸾正瞄着他的脚印走,凤目闪过一丝什么,冷声道:“愚蠢!”

    话落,他继续抬步前走。

    凤红鸾似乎没听见一般,继续低着头瞄着脚印,不用看,但她能感觉出他的脚步是真的慢了下来。顿时嘴角微微弯起。

    这个人一直骂别人愚蠢,去不知道他其实做了许多愚蠢的事儿么?别说以前那些事儿,就是现在。她选驸马这么大的日子,云族除了他再无一人出现,说明什么?

    她始终记得皇后那日说的话,云灵出现。那么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云族神女现世,一个就是云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今,他能今日出现,云族主未出来阻拦,那么至少说明,云族已经天翻地覆了!

    想到此,凤红鸾只觉得心疼,这么短的时日,整理云族,这个人该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和心力。她不想想,也不敢想他都经受了什么。如今她能做的,就如这样一般,追随着他的脚步走,他若是走累了,回头,就能看到身后的她。

    这种简单的幸福!

    再不想其他,凤红鸾低着头,一心一意的描绘着云锦的脚印走着。

    大雪簌簌而下,天地静止,只剩下两个人踩在雪地上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许久,凤红鸾正走着,忽然撞到云锦的身上,她顿时伸手捂住鼻子,抬头控诉云锦:“你停下怎么不吱一声。”

    云锦冷着脸色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垮下了脸,放下捂着鼻子的手,有些讪讪的道:“算了,也不怪你,是我自己没看到你停下……”

    凤红鸾话音未落,云锦忽然伸手将她拽到了怀里。

    凤红鸾一怔,看着云锦,刚要开口,云锦忽然低头吻了下来。

    这一瞬间,凤红鸾觉得呼吸都停了。虽然他们吻过了多次,可是和如今不同,当那清凉的带着丝冰雪气息的唇落在她的唇上,她感觉全身血液都僵了,不会呼吸了。

    天地静寂,什么风声雪声,她都听不到了,鼻息间只闻到他清雅如玉兰香的气息,以及唇上清清凉凉的味道。

    许久,就在凤红鸾要窒息的时候,云锦放开她,抬步向前走去。

    凤红鸾身子一软,‘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她顿时怔怔的看着刚才吻她的那个人就那么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甚至根本就理也不理摔到地上的她。

    这是什么情况?哪里有这样的人?吻完了就扔?凤红鸾顿时开口,对着云锦喊:“喂!你就这么走了?”

    云锦停住脚步,回头,见凤红鸾坐在地上,他皱眉:“你坐在地上做什么?还不起来走!”

    凤红鸾顿时有些无语的看了天空一眼,大雪依然簇簇而落,转眼间就盖了她脸上一层雪花,她伸手抚掉,恼道:“你为什么吻我?”而且吻完了就扔?

    “想吻就吻了,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云锦冷叱了一声,转身继续走去。

    “那你也吻别人?”还想吻就吻。凤红鸾想起那日花灯节夺得彩头出来的那个女子,就心中不舒服,见云锦只走着不答话,她又道:“我问你呢!若是别的女人,你想吻也去吻?”

    “你是在怀疑我的清白么?”云锦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凤红鸾,平静一改,又冷冷的道:“云夫人,你不用怀疑你丈夫的清白。以后都是。”

    凤红鸾一怔。只听他又道:“满意了么?还不起来走?”

    凤红鸾蹙眉。坐在那里不动,瞪着云锦,忽然伸出手:“你来拽我起来!”

    声音居然有几分撒娇的味道。

    云锦站着不动。

    凤红鸾脸上多了几分倔强:“你过来拽我起来,否则我不起来了!”

    凤红鸾话落,云锦忽然转身,不理凤红鸾,继续向前走去。

    凤红鸾顿时气闷。似乎是赌气似的。还真就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只是一双如水的眸子微带几分委屈的看着云锦的背影,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远。

    直到那白衣的身影消失在这处街道一角,凤红鸾才收回视线,低下头苦笑。

    她原来也会做这种傻事儿,明明知道云锦此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了,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让他变回以前将她捧在手心里的他。

    像如今现在明明可以自己起来的小事儿,却是赖在地上不动等着那人将她拽起来,若是以前,她甚至是不屑,可是此时,却是做的如此理所当然。

    再次笑了笑。凤红鸾抬起头刚要起身,便看到不知何时一个人站在了她的面前,一身黑衣,锦袍在纷纷扬扬的雪中飘袂,她一怔。

    来人是玉痕。只有玉痕,在霜雪中,还依然能有此雍容风华。

    “你什么时候来的?”凤红鸾一怔过后,开口。

    “在你跌到地上的时候。”玉痕道。

    那也就是说云锦吻她,他也看到了?凤红鸾小脸上不由自主的爬上一层潮红,有些窘迫,但也是一瞬间,便苦笑道:“那你都看到了!”

    “嗯!”玉痕点点头。眸光有些恍惚和漫不经心的看着凤红鸾。

    凤红鸾本来要起来的身子反而似没了力气一般,笑着向着天空看了一眼,有些叹息,有些无奈:“人总是这样,送到你面前的,往往不会珍惜。只有那遥远的,够不到的,或者是够起来费力的,却是偏偏入了魔一般,非要抓在手中不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