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36章 谁便宜谁还不一定呢(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澈的手还没够到云锦,凤红鸾立即出手拦住他,声音平静:“他是你姐夫!不准没礼数。”

    蓝澈眼睛圆瞪,看着凤红鸾,死死的:“那你就这样让他睡了?”

    “他既然能睡着,想必是累了!小睡片刻又何妨?”凤红鸾松开蓝澈的手,招呼一旁的小太监道:“在这旁边加一把椅子给我。轻些,不准吵醒他!”

    “是,公主!”那小太监立即应声去了。不出片刻便给凤红鸾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云锦所坐的椅子旁边。

    凤红鸾坐了下来,不看众人,对着蓝雪国主道:“父皇!可以上筵席了!”

    蓝雪国主老眼深邃的在云锦周身扫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二人相握的手上,点点头,威严的声音响起:“摆筵!”

    随着蓝雪国主话落,大殿内侍候的太监宫女们立即忙活起来。

    不出片刻,各个桌前都上满了珍馐美味。

    一道道菜肴,一坛坛美酒飘香。美女宫娥鱼涌而出,轻歌曼舞。一扫刚才沉静的气氛,大殿内刹那就热闹了起来。

    尤其是那歌,那舞,唱的舞的都是鸾凤和鸣,喜悦祥和之曲。

    “吵!”一片热闹中,云锦忽然蹙眉吐出一个字。

    凤红鸾转眸看了云锦一眼,轻声道:“是鸾凤和鸣!”

    云锦闭着眼睛继续睡去,再未开口。

    蓝澈离二人最近,闻言板着脸狠狠的瞪了云锦两眼,转过头去看蓝雪国主。

    蓝雪国主似乎不以为意,笑着招呼众人用膳。

    开始大殿内众人的气氛都有些冷,渐渐的,从君紫钰开始给蓝雪国主敬酒之后,众人纷纷起身敬酒。说的恭贺词无非就是恭喜蓝雪国主喜得驸马佳婿之类的。

    气氛渐渐热闹了起来。

    玉痕自始至终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也并未起身敬酒。也并没有用酒买醉。而是清浅品着菜,小酌着酒。面色一如既往,令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蓝子逸和玉子墨目光偶尔落在云锦和凤红鸾身上,只见云锦睡着,凤红鸾在旁边陪着他坐着,面色清淡娴静,同样看不出心中所想。

    众人只觉得这样的筵席前所未有的怪异。明明是主角的两个人却是置身事外,明明无关的人,却是代替人家喜庆。

    一顿筵席,可谓是吃的心思各异。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蓝雪国主转向凤红鸾和云锦:“云小子!你该醒了!文定之礼,纳聘,婚期,你有何想法?”

    蓝雪国主话落,云锦闭着眼睛缓缓睁开。

    那一瞬间,一双冰寒的眸子映在众人眼前。人人心头齐齐一寒。有些人甚至觉得那一眼就将人冻住了一般。顿时喝下了肚子里的酒如喝了冰一般,凉到了心里。

    大部分人不敢触及那双眸子,都齐齐低下头,有些人身子居然因为那一眼在打颤。

    凤红鸾似乎并没有发现大殿众人的变化,手依然紧紧的被云锦扣在手中,他醒来的那一瞬间,她敏感的察觉到当时有一股冰寒的凉意从他手尖传来,那种透骨的凉寒,直直的凉到她心里,似乎将四肢百骸都冰起来了一般。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那种寒凉之意便突然退了去。

    凤红鸾不动声色的坐着。

    云锦收回视线,瞥了凤红鸾一眼,带着几分清凉的对着蓝雪国主开口:“都听她的,她说如何,就如何!”

    话落,他重新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极其无所谓。

    蓝雪国主还没开口,蓝澈顿时怒道:“云锦!你到底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云锦懒散的躺着椅子,漫不经心的凉声道。

    “你不想娶我姐姐就明说!不用跑这里来给本太子冲大爷!你这般无所谓的态度是做给谁看?本太子不稀罕!”蓝澈怒瞪着云锦。他本来因为咬了一口云锦泄去了些的火气如今又腾的一下子升了起来。

    今日该是何等的喜庆,该是所有人都来给她姐姐和他恭贺,可是如今是什么样子?他睡觉,而他姐姐干巴巴的陪着坐着。明明是喜宴,他半点儿高兴的气氛都没感觉到。

    云锦不理会蓝澈,闭着眼睛重新睁开,看向凤红鸾道:“你的弟弟似乎不满意我的说法!”

    凤红鸾瞥了蓝澈一眼,对着云锦道:“这是我们的事儿,你可以不用管他!”

    闻言,蓝澈顿时更怒,死死的瞪着凤红鸾:“你不用我管?”话落,他看着凤红鸾平静的脸,几乎咬牙切齿:“好!我不管!你以为我愿意管你的事儿?”

    顿了顿,蓝澈似乎气急,怒意无法发泄,看着凤红鸾眼神恨不得将她吃了:“你以后哭,最好别让我看见!”

    话落,蓝澈似乎再也不愿意在这大殿上待了,连和蓝雪国主告退都不曾,大踏步下了玉阶,拂袖气怒而去。转眼间就出了大殿。

    大殿众人屏息。

    所有人都想着云少主果然是通天咒大成了。以前不相信的人,这会儿没有不相信的。他就如换了个人一般,以前云少主只是不近人情,但是如今的云少主则是让看到他的人冰冻三尺。

    人人不由得为凤红鸾以后的日子担忧。和没有情爱的人生活一辈子,该是何等的艰难。

    就连蓝子逸和玉子墨都齐齐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头。

    玉痕一直低着头忽然抬起看了云锦一眼,那一眼幽深深邃。

    大殿有短暂的静寂。

    蓝雪国主对着凤红鸾开口:“那就听红鸾的意思。你说说,你是如何打算?”

    凤红鸾淡淡开口:“如此大事,人生只此一次。自然要好好斟酌准备一番的。过些时候再说吧!”话落,她转头询问云锦:“如何?”

    “随你!”云锦薄唇吐口两个字。听不出任何情绪。

    “好!那就这样!”凤红鸾一锤定音。

    众人都看着二人,本来以为今日选驸马之后会很快就商定婚期大婚的,可是两位主角显然都没有意思。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只觉得今日大殿内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人人都觉得这么喜庆的日子不该是这样的。可是这就是事实。

    半响,众人的目光看向蓝雪国主。

    蓝雪国主脸上也看不出任何情绪,闻言,只是平静的点头:“也好!这的确是大事儿,是该好好斟酌准备一番!”

    话落,蓝雪国主看向君紫钰、玉痕等人:“几位贤侄短日子内是喝不上喜酒了。不知何时启程?”

    君紫钰看了凤红鸾云锦一眼,眸光担忧一闪而逝,道:“既然如此,朕和王弟明日就启程回东璃!”

    蓝雪国主点点头,看向玉痕。

    玉痕淡淡道:“在下和六哥也准备明日启程回西凉!”

    玉痕话落,众人惊异的看向玉子墨。这才想起,墨公子是西凉的六皇子,理该回西凉的。惊异过后,便很快恢复了平静。

    玉子墨一直静然而坐,面色没有半分异样。

    凤红鸾同样神色不动,面色看不出什么。

    蓝雪国主再次点头:“也好!明日朕让太子和三王世子为诸位送行!”

    蓝雪国主话落,众人点头。

    筵席落下尾声。众人心中几乎都揣测着云锦和凤红鸾未来如何的心思纷纷散了去。直到出了宫门,众人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感叹,姻缘就是姻缘。无论如何也是拆不散的。

    大殿静了下来。只剩下云锦和凤红鸾。

    太监宫女们收拾好了大殿的都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殿外,不敢弄出半丝声响。

    云锦依然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动,凤红鸾陪坐在他身边,也闭上了眼睛,同样一动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整个大殿静的连半丝声息也不闻。

    两个人谁也不开口,似是睡的都熟了。直到天色滑下黑纱,宫门即将关闭的钟声响起,凤红鸾闭着眼睛睁开,看向身边的人。

    云锦似乎没听到一般,玉颜沉静的睡着。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下了一抹暗影,更是衬得那容颜比玉还莹白剔透。如冰雪。

    凤红鸾想着有人形容冰雪一般的容颜,大抵也就是如此。

    不开口,只是看着云锦,眸光凝固一般,一动不动。

    直到门口有大总管太监的轻声询问的声音响起:“公主,皇上派奴才来问公主和驸马是在宫中夜宿,还是回公主府?若是在宫中落宿,已经着人收拾了寝宫。”

    “回公主府!”凤红鸾道。

    “是!”那老太监立即应声去了,随着脚步声走远还可以听到他轻声吩咐晚一刻钟关宫门的声音。

    “你是离开,还是和我回公主府?”凤红鸾轻声问。

    “你希望我离开,还是希望我回公主府?”云锦闭着眼睛忽然睁开,看向凤红鸾,眸光是如此的清凉和沉静。

    凤红鸾看着云锦的眸子,这样的眸光,让她不由得想起情花毒那日。她盯着看了半响,由内到外,除了凉意和沉静,再看不出来其他。她收回视线,低垂下眉眼,淡淡道:“随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