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惊华》全文阅读 第535章 谁便宜谁还不一定呢(1)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乎迎合蓝澈的话,凤红鸾袖中的手缓缓伸出。

    云锦凤目刹那涌上沉寂,薄唇忽然抿得死死的,一双眸子一瞬不顺的看着凤红鸾的手。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注。

    “其实,在曾经的某一刻,我是动心了的。”凤红鸾忽然轻轻开口,话落,他见玉痕面色微微一白,浅浅一笑:“也许,从今往后,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

    “其实,或者是从初见,青山古寺,那三日的棋早已经注定。”凤红鸾又道,轻的只有玉痕能听到:“一局棋,两个人下,永远也只能是对手!”

    “玉痕,我们开始,便已经错了。”凤红鸾又道。

    玉痕身子微微一震。

    凤红鸾已经转身,最后一句话,极细的声音,如轻柔的风,传音入密到玉痕耳边:“这一局棋,江山如画,我会陪你下。哪怕我们自此不再见。也会将这一局棋陪你下完。”

    话落,她走向玉阶。如云锦刚刚走到她的面前一样,一步一步,步履沉稳。在云锦面前站定,一双如水的眸子一错不错的看着他。

    云锦迎着凤红鸾的视线,眸光清幽如深潭。

    半响,凤红鸾目光落在云锦的手上,只见被蓝澈咬伤的手腕几可见骨,鲜血滴滴嗒嗒的滴在地面上,她抿唇看了半响,忽然开口:“你可知道,其实有那么一刻,我是想要放弃你的。”

    云锦身子几不可见的一颤。

    “不过,放弃你,如挖骨焚心。哪怕挖骨焚心也割除不去。”凤红鸾再次开口,声音平静的迎上云锦的视线:“所以,即便你弃情绝爱,哪怕我们相互折磨到死。这一生,我也认了!”

    话落,她敏感的察觉出云锦在这一刻呼吸都不闻。

    她轻柔的执起云锦被蓝澈咬伤的手,五指紧紧扣住,一字一句的道:“不是驸马!而是夫君!凤红鸾一生的夫君!”

    这一刻,大殿千人,连空气都凝止了!

    所有人目光都看着那两只交握在一起的手。一大一小,如此和谐而紧扣。云锦的手上那鲜红的血一滴滴的落下,在地上图画出一片血莲花,不妖艳,不鲜红,反而觉得如冰莲绽开,美而炫目。

    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所有人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了。不是什么山盟海誓,不是什么花前月下,而是那个女子,坚定的眸光,一字一句的话。

    不是驸马!而是夫君!凤红鸾一生的夫君!

    这样的话,世间万千男子,在这一刻,都是该多么羡慕被她牵着手的那个人。

    曾经多少人都以为,红鸾公主和云少主真的完了!即便世界上所有人都可能是红鸾公主的驸马,独独云少主再无可能。

    可是这一刻,轻而易举的就被那一身白衣出现打破了曾经的以为,轻而易举的就被那两个交握在一起的手打破了曾经的以为。

    还有什么比事实和此刻更是让人震骇!

    世界上怕是再也没有了!

    许久,众人依然找不回自己的呼吸。

    玉痕目光落在那两只交缠的手上,脑中想着的尽是凤红鸾刚刚对他说的话。心中不是痛苦,不是麻木,而是恍然。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就错了的。

    原来,曾经某一刻,她是动心了的。

    仔细回想和凤红鸾相识的点点滴滴,脑中映出那一日在东璃的那处小小山谷。她任他揽着,和他说笑。尤其那一刻她飘逸的身影和放松的神情。以及他们比试游湖。

    原来,他才是不懂得珍惜的人!

    那个时候,他是被某种东西蒙蔽了双眼吧?他处处谋略,处处算计,却不知道,就在这算计中,算丢了本该算计的。

    许久,玉痕自失一笑。笑的飘远如烟云。从今以后,彻底的失去了!

    蓝子逸也看着那两只交握的手,唇边只有浅浅的笑意。其实,他早就知道的。这样的两个人,即便是山崩地裂,即便是斗转星移,即便是日月倒转,哪怕那个人冷心绝情,哪怕那女子心灰意冷。他们都不会放过彼此。

    有一种东西,早已经在他们的心里生根发芽,深入骨髓。

    在初见,他就知道;在种情花毒那日,他依然知道;在前几日的花灯会,他更是知道。

    所以,他从来都会守好自己的心。

    玉子墨也看着那两只交握的手,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黯然有,神伤有,欣慰有,感叹有……但更多的还是释然。

    他以前既然甘愿守护了十几年。幸福,又如何会有他的份呢!

    白灼和楚枫,以及其他能坐在终选的众位公子也都看着那两只交握的手,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感叹。他们早就清楚的知道,天上的明月,可看,而不可摘。

    来到这里,或许还会抱有幻想,甚至哪怕那么一瞬间为了那个女子心动,在云锦出现那一刻,那些顷刻化为乌有。在那人在那张纸上写上他的名字之后,他们手中的答案变的可笑。

    是啊!如何不可笑。

    那个女子早就告诉了他们,她求的是夫君,而不是选的驸马。所以,凤红鸾三个字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一个人的名字。能陪着她走一生的名字。

    如今,答案昭然若揭。那个人,是云锦。

    “好!”蓝雪国主忽然开口,打破了大殿的静寂和众人的视线,目光看向云锦:“朕早先说过,我女儿的心愿为主。所以,我女儿选的驸马。也便是朕选的驸马!”

    话落,他一锤定音:“云锦!”

    这一刻,云锦的名字,如一道清越的音符,划过众人的心头。所有人都看着他,即便前些日子关于那些污浊的传言,即便那些骂声,即便那些愤恨入骨的言词,一一出现在众人的脑海。但是谁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名字,和红鸾公主连起来,听着是最舒服的。

    莫非天下人已经习惯?

    蓝澈虽然不满,但看到凤红鸾和云锦握在一起的手,蓝雪国主已经承认,他狠狠的一咬牙:“真是便宜你了!”

    “谁便宜谁还不一定呢!”云锦对着蓝澈冷哼一声,看向凤红鸾,淡淡扬起眉梢:“夫君?”

    “是云夫人!”凤红鸾道。

    云锦忽然笑了,虽然笑意依然清凉,依然带着三分的清冷,但不可不承认,这一刻,他的笑最美。点点头道:“那可不可以请云夫人帮我包扎手!”

    闻言,凤红鸾淡淡的挑眉,看了一眼云锦:“有何不可?”

    话落,她松开云锦的手,刚扯出手指,就被云锦死死的扣住,他身子没骨头一般的倚靠在椅子上,不容反驳的道:“就这样!”

    凤红鸾看着被他紧紧扣住的手指,紧的似乎生怕她离开一般,点点头:“好!”

    云锦得到一个好字,便旁若无人的闭上了眼睛。

    “去拿东西过来!”凤红鸾对着一旁的老太监吩咐道。

    那老太监早就傻了,拿着手中的宣纸半天都没动一下,此时一听凤红鸾吩咐,立即惊醒,连忙放下那宣旨去拿了。

    “将凝脂露去取来!”蓝雪国主此时看着云锦的手,皱眉瞥了蓝澈一眼,吩咐道。

    “是!”那老太监立即去了。

    大殿静寂无声。所有人都看着那一坐一站的二人。

    不多时老太监取了凝脂露,这种是宫廷专用上好的修复肌理的好药,千金一瓶。老太监打开瓶塞,一股清香流散出来,有宫女立即打来清水。

    凤红鸾动作轻柔的将被咬伤的伤口洗净,一寸寸,极其的轻柔小心,似乎她手里这只手是世间易碎的至宝。

    很快的一盆清水就变成了血水。有肉被咬的翻起来。众人看着,都感觉太子殿下咬的实在太狠。

    蓝澈别扭的撇过脸。相比较他做了那么多不是人的事儿,他咬这一口算什么。

    将伤口洗净,凤红鸾倒出凝脂露,轻柔的在伤口四周涂抹上,宫女递过娟帕,她看着五指交缠在一起的手,动了动想拿出来,云锦紧扣着一动不动,她试了两次,也拿不开,抬头刚想提醒他这样没法包扎,便见那人已经呼吸均匀,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凤红鸾一怔。

    “他……他居然睡了?”蓝澈不敢置信的瞪着云锦。就这样,这个混蛋就这么睡了?

    蓝澈的声音很大,众人本来都目光定在那二人相握的手上,如今都看向云锦,只见那人便是真的睡的熟了的样子。

    人人顿时面面相眈!

    看着云锦,再看着凤红鸾,众人都想着事情似乎不该是这样的。

    如此大的日子,如此驸马尘埃落定的气氛下,云锦如今是天下最幸运幸福的男人,他该如何表现众人虽然说不出,但是绝对想不到就这么睡了。

    将大殿所有人都凉在这里,就这么睡了!

    “混蛋,你醒来!”蓝澈气怒。伸手就要去拍云锦。他怎么能就这么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